到底谁嫖谁?

丽子给陈琳打电话的那一刻,她正站在一家名叫“绿洲酒楼”的饭店门口。

她的朋友约她吃饭,而她在别处有饭局,这是来赶二场。

到了饭店门口,丽子敏锐地觉得不太对劲——门口竖了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祝江涛、吕兰兰新婚快乐,永浴爱河。

看到江涛的名字,丽子心里咯噔了下:“该不会是陈琳前夫吧?”

她立马看了下牌子上的两个人——是一张中式的婚纱照,照片上的两个人穿着红色的礼服,笑得特别灿烂。

女的丽子不认识,再看男的,不是江涛是谁?

虽然照片P了又P,但丽子绝对不会认错,就是江涛。

当初陈琳还没离婚的时候,丽子跟江涛见了很多次面,简直不要太熟。

丽子又抬头看了看,饭店门口上面的LED显示屏上也在滚动放出“祝江涛 吕兰兰新婚快乐,永浴爱河”的字幕。

她立马掏出手机,火急火燎地给陈琳打电话,告诉她江涛正在结婚。

“啥?”陈琳不明白,丽子口中的“正在结婚”是啥意思。

丽子三言两语说了一下,总之,江涛再婚了,再婚的对象吕兰兰,就是之前跟江涛相爱相杀的,他们谈过,同居过,又分手过。

怎么现在又结婚了?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那又怎样,他再婚他的,与陈琳没啥关系。

“我就是告诉你这事,等下我再去婚礼现场看看。”丽子说。还没等陈琳回复,她就挂断了电话。


这家饭店在本地算是中档酒店,一般人家举行婚礼办酒席都是在大酒店进行,很少来这样的中档酒店的。

主要是布局老旧,空间小,几十桌铺展不开。

不过,这家绿洲酒店开辟了2楼一个大厅,勉勉强强可以摆下10桌酒席。再挤挤,可以摆12桌,不过,那样看起来就太局促了。

江涛选在这个酒店办喜酒,说明什么?

丽子心想:也许小范围地举行个婚宴,这家饭店刚刚好;也许邀请的亲友不多,不想大操大办。

也许还有个主观+客观的原因——主观原因是,婚礼决定得很仓促,一对新人也许临时起意,决定结婚,决定办婚礼。客观原因是,年底和春节期间,大酒店的场地早就被预定了,有些抢手的酒店需要提前半年预定。就算江涛想在大酒店办婚礼,都不会有大酒店空着。

何况初八是个好日子,很多大酒店同时举办几对新人的婚宴,热闹得很。

丽子看到了“吕兰兰”的名字,知道是江涛谈的对象。

吕兰兰自己有房子,江涛一度搬到女方的房子里跟她同居,有一次吵架,吕兰兰把他的行李物品扔了出去,江涛也一气之下搬离了。后来,又搬过去同居了。

反正循环往复,轰轰烈烈,过家家似的。两个人时好时坏,两家人都不得安身。

直到后来,江涛说自己得了大病,就那个阶段,他和吕兰兰是真的分手。

也许是因为未知的大病,也许是江涛存心求复婚,也许是江涛爹妈不同意江涛去做上门女婿,总之他们分开了。

丽子也知道江涛一直缠着陈琳要复婚的事,现在怎么又结婚了?还这么迅速,简直太魔幻了!


丽子的朋友在一楼包厢,她先不进去,而是走到二楼婚宴厅。

门口又是立着江涛的婚纱照。

丽子小心地不让江涛发现自己,探过头去,朝里面瞄了一眼。

此时的江涛也顾不上看门外,他正携着吕兰兰挨桌儿敬酒呢。

只见他穿着笔挺的西装,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一旁的吕兰兰穿着大红色的长裙,一手挽着江涛,一手端着酒杯,对着桌上的人不住地微笑。

多么和谐美好幸福的画面啊!

谁看到都会祝福这么一对新人。

可丽子知道,江涛之前是如何对陈琳死缠烂打的。

她不禁疑惑:吕兰兰知道江涛去找陈琳复婚吗?她知道江涛屡次上门求和吗?

丽子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读者朋友们,咱们不得不佩服江涛一家的心机,他们早就埋好了伏笔,进退都可以。

什么伏笔——之前他们在外放出风声,说是陈琳要求复婚的,还记得吗?

当时潘园长是怎么跟陈琳一起分析的,你们还有印象吗?

他们颠倒黑白,说是陈琳要复婚。假如陈琳同意复婚,那就是江涛一家大度,不计前嫌,为了孩子捏着鼻子接纳陈琳;假如陈琳不同意复婚,那就是江涛一家嫌弃陈琳,离了婚的女人好比是泼出去的水,没有回收的道理。

那么,在吕兰兰面前,在吕兰兰一家人面前,江涛完全可以说,前妻陈琳要求复婚,他断然不肯,他心里一直记挂着吕兰兰,说不定还要踩着前妻去舔吕兰兰。

这不是不可能。

而且,很大可能是事实哦!

丽子想明白这一点,狠狠地白了一眼婚宴厅。

对,江涛是垃圾,陈琳不屑于回收垃圾,但是垃圾耍心机,进退得宜,称心如意,丽子帮陈琳不平。


不过,现在也无所谓——有人回收垃圾,垃圾再也不会沾染自己,总归是一件好事。

退一万步说,就算陈琳跟秦小羽成不了,她也不可能跟江涛复婚。

难道她的生活没有其他选择?对吧?

只是,陈琳和丽子都不知道,江涛和吕兰兰是如何结婚的。

在陈琳数次断然拒绝复婚之后,江涛也是心灰意冷,他也明白,陈琳不会回头。

而且,现在的陈琳今非昔比,再也不是当初他可以糊弄、拿捏的女人。

潜意识里,他觉得自己配不上陈琳。以陈琳现在的眼光,绝对看不上自己。

他悄悄地来到陈琳的店,从没进去,只是在对面远远地偷看。

看到店里人多,生意好。也看到秦小羽陪着陈琳,俨然热恋中的情侣的模样。

他羡慕,他嫉妒。

他拿出手机,拍下来了秦小羽跟陈琳在一起的视频,头靠头,无比亲昵的样子。

他找到秦小羽的爸爸,把这些视频给他看,说了陈琳很多坏话。

秦爸跟秦小羽发狠时说的那些所谓“流言”,全部是来自江涛之口。

真是恶心至极!

江涛秉着“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的原则,做着心理扭曲的事。

另一方面,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又想到了吕兰兰,想到了吕兰兰的好,又燥热了起来。

除了燥热,还有焦灼,陈琳的冷淡和决绝让他明白复婚没戏。

他不能两头落不着啊!

再说了,前妻陈琳跟小鲜肉打得火热,他这里凄凄惨惨戚戚,孤家寡人一个——他不能输给陈琳。

江涛的爸妈也知道没有指望复婚了,又开始松口:“兰兰其实也不错,还是个未婚大姑娘……”

这时候,他们已经忽略了兰兰爸妈提出的要江涛做上门女婿的要求了。

“又不是外地的,都在本地,现在不都流行在两边做房间,两头住么?哪有上门女婿这一说?”江涛爸妈劝慰自己。

而且,他们也不是不眼热吕兰兰家的小作坊,一年几十万的收入总不是问题吧?

他们试探地问江涛:吕兰兰那头是不是彻底凉了?

殊不知,江涛心里也是蠢蠢欲动。

都说无巧不成书。

你们猜怎么着——吕兰兰不是跟江涛分手了么?在分手的时间里,江涛求着陈琳复婚,在外放风是陈琳要求复婚。

吕兰兰听到这个风声,她的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好胜心上来了——没人争的时候,江涛是块抹布,可以用,也可以扔;现在有人争了,她不由得想起了江涛的那点好来,毕竟他们同居过,有感情在里头。

正当她心里盘算着如何进行下一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吕兰兰的例假没来!

她顿时慌了!

她回忆起了分手前,她和江涛数次温存。

那时候,江涛不是说自己生病么?话里话外,像是没几天活头似的。因此,他们做的时候,都抱着“这是最后一次”的想法,带着狠劲和疯狂。

包括分手之后,两个人也有些藕断丝连,江涛在陈琳那里触了霉头,心灰意冷,就厚着脸皮跑去找吕兰兰。

吕兰兰表面上横眉冷对,但该接纳还是接纳,跟江涛名不正言不顺地做了几次。

那段时间,严格地讲,他们互为前任,并没有再同居,也没说到未来,就这么睁只眼闭只眼,该上床还是上床。

下了床之后,两个人日常还是淡淡的。

有次,在事后,吕兰兰问江涛:“你这算不算嫖啊?”

江涛看了一眼吕兰兰,说:“谁嫖谁还不一定呢!”

哪晓得,春节前,吕兰兰发现自己例假没来,她便自己买试纸测了,妥妥的两道杠!

她气急败坏地打电话给江涛,问他怎么办。

江涛一听,大喜过望,这真是柳暗花明啊!

他忙不迭地去找兰兰,接她去医院检查,结果就是怀孕了!

吕兰兰想不通,他们做的时候确实不喜欢戴套,但江涛都是体外,怎么就怀孕了呢?

医生说,体外也不能保证绝对不怀孕啊!

现在怎么办?依着吕兰兰的意思,她要把孩子打掉,毕竟她和江涛已经分手了。

“别啊,我的姑奶奶!这个孩子就是天意,是为了让我们结合在一起的。”江涛断然不肯,“我们结婚!我们把孩子生下来!”

他先斩后奏,把兰兰怀孕的事告诉了双方的爸妈。

吕兰兰是大龄未婚女,现在怀孕了,生米煮成熟饭了,要打掉孩子啥的,双方老人都不乐意,江涛也不肯。

现在就剩吕兰兰的意思了。

两家人好说歹说,吕兰兰自己对江涛也有不舍的成分在里头,于是决定留下孩子,接着张罗着结婚。

两家的意思,都是越早越好,肚子大了再举办婚礼有些不好看。

事情紧急,两家人坐下来谈,两天内,就敲定了彩礼、以及婚礼的各项事宜。

婚礼定在正月初八。

还是那句话,仓促间找大酒店结婚,几乎是不可能。于是退而求其次,找了家中档酒店,还是找的熟人定的。

在筹办婚礼的时候,在邀约亲朋好友的时候,江涛一家人关照所有人一句话。

你们猜,这句话是什么?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

那个开宝马的女人,是卖X的

2022-9-12 19:33:05

情感故事

一个有钱女人的悲惨婚姻

2022-9-14 21:53:4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