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姐校园暴力后,我化身绿茶找上她男友

学姐怀疑我抢她男朋友,带人把我堵在食堂教训了一顿。

我没反抗,无辜地等旁人录了像,转头把视频发到网上,并给她男友发了条消息:

「学长,我被误会不要紧,但我担心学姐这样闹对你影响不好……」


大一开学半个月,我在操场被一位相貌中等的学长搭讪,并且被要了联系方式。

学长言辞诚恳,我没好拒绝,便加了微信。

谁知,晚上「嫂子」便带着一群人找了过来,口口声声说我勾引她男朋友。

学校食堂的角落里,我被一群学姐围的严实,为首那位学姐就是正主了,学长的正牌女友。

学姐穿了厚底鞋还比我矮了几厘米,黑衣黑裤,架势倒是很足,和前段时间火遍全网的某学姐气势很像。

「小姑娘」,她伸手戳了戳我肩头,「你爸你妈没教过你,离别人男朋友远点么?」

我俩距离有点近,我皱皱眉。

tmd,她有口臭。

伸手扫了扫肩口被她戳过的衣服,我耐着性子解释:「我不知道他有女朋友,而且,加微信后我只和他说过几句话。」

并且,我从头到尾只回过“嗯”“是”等字眼。

「闭嘴!」

讲真,学姐炸毛的样子像极了一只老母鸡,她单手叉腰,「懂不懂规矩?我让你说话了么?」

「……」

我深吸一口气,也有点窝火,不过,在我发火之前,目光一偏,刚巧看见左前方的楼梯拐角处站了一个人。

一个手持相机,似乎正在录像的男生。

啧,看来有免费的小记者。

我态度立马软了下来,嗫嚅着轻声道,「学姐,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我……」

果然,打断我的又是一阵咆哮声:「让你说话了么?」

嗯,我乖乖闭了嘴。

刚巧,今天我穿了件娃娃领的白裙子,半扎丸子头,此刻委委屈屈地低头站在那里,估计是像极了一个被欺负的弱小可怜的「小白兔」。

「刚来大学不懂事没关系,学姐今天就给你好好上上课,以后,离别人男朋友远点,明白么?」

「学点规矩,以后看见学姐嘴甜点。」

「别以为自己有点姿色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勾引男生,不然的话,早晚有你哭的那天!」

我一律点头应是,「学姐说的对。」

可能是我态度实在太良好,这几位学姐像是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无处着力,最后也仅仅是口头侮辱外加推搡了我几下便作罢了。

当然,其中还包含了一些很难听的话,多少有些人格侮辱,都被我自动忽略了。

而我,余光则一直暗暗瞥着楼梯上那个男生。

「训话」结束。

我目送几位学姐离开,然后,在男生微微惊讶的目光中走上楼梯,不急不缓地停在了他面前。

歪着头看了看,我朝他伸出手,没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男生愣了一下,倒也很有眼色地把相机交给了我。

接过相机,我很自觉的没有乱翻,而是直接点开了刚刚的视频。

果然是在录我们。

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我做了点不专业的点评:「小哥哥,下次再有机会的话,最好从这个角度拍我。」

说着,我侧了侧身子,给了他一个左半边侧脸。

「我这边侧脸比较好看。」

「……」

男生沉默了一下,居然还点点头:「好。」

看完视频,我把相机还给他,「加个微信,把视频传给我呗。」

说着,我直接掏出手机点开好友二维码,递到了他面前。

小哥哥看我一眼,默默掏出了手机。

加好友的空档,我抬头看看他。

这么仔细一瞧,居然还挺好看的,长相偏英气,浓眉大眼,细细看去还有点像娱乐圈那位大眼奶爸。

我看的正出神,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收到了一条消息:

「同学,好看吗?」

好看吗?

看了一下,陌生的头像和网名,我这才反应过来,是面前这个英气的小帅哥。

我收起手机朝他笑笑,「还挺好看的。」

说着,我朝他扬扬手机,「别忘了发我视频,谢啦。」

我摆摆手,握着手机跑出了食堂。

身后一片寂静。

……

晚上。

我洗漱后刚上床,便收到了「摄影师」小哥发来的视频。

看他网名叫曾何,听起来像是真名。

收到视频,我道了句谢,转手就把视频发去了网上。

而且,学校的各大平台,我一个都没落下,还专门艾特了一些学校里出了名的八卦号。

前有火遍全网的女工部部长,后有她们这些教训学妹要守女德的「嫂子」。

真是想不火都难。

如我所料,视频发上去没多久便开始发酵,逐渐引起了同学们的关注。

与此同时,我则给那位相貌平平的学长发了消息。

一顶绿茶婊的帽子已经扣在我头上了,我又何妨茶一回。

打开学长对话框,我发了一个委屈的软萌表情包,并飞快打字:

「学长,你有女朋友了吗?/哭/」

「今天学姐带了好多人来找我,骂我不要脸。」

「我被误会倒是没什么,但是,学姐一直说我勾引你,旁边有很多人听见了,我怕对学长影响不好……」


学长消息回的很快:

「抱歉学妹,我早就和她提过分手了,没想到她会闹这么一出,给你造成困扰了/哭泣/。」

「你别急,我马上去找她。」

我瞥了一眼手机,漫不经心地喝了口速溶咖啡,然后噼里啪啦地打字:

「学长,你别为难学姐,她可能也是太在意你了,怕我抢走你吧。」

这次,学长倒是很直白的表露了一下心迹:「我倒是希望你把我抢走呢。」

呕。

我强忍恶心,回了一个表情包,便再没了下文。

别分,千万别分。

他们在一起刚刚好,千万别出来祸害他人。

男的有女朋友还加别的女生微信,嘘寒问暖;女的管不住男朋友,反而出去找无辜小学妹找茬立威。

都不是什么善茬。

不过,我更不是。

扔掉手机,我敷了张面膜。

手机忽然震动,我靠在床边,随手按亮。

是那个大眼摄影师。

曾何:胆子不小,把视频发出去,就不怕被报复?

我:那就雇你当我的专职摄影师呗,来一次曝光一次。

我是说着玩的,可是——

没想到,他真的应了。

曾何:好啊。

「明早我去宿舍楼下等你。」

啧,真积极。

我照着镜子左瞧右打量,心想,是不是最近保养的好,桃花似乎都多了起来。

我性格并不算可亲,平日里多半是独来独往,不过,多一位大眼睛的帅哥作伴,我当然不会拒绝。

所以,我应的也很干脆。

 

 

又闲聊了几句,我们才以「晚安」结束了对话。

扔下手机,准备去摘面膜时,我才发现,镜中我的唇角竟是微微上扬的。

我愣了愣,摘掉面膜,静静地看着镜中人——

脸颊微红,双眸含春。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恐怕,是动情的前兆。

临睡前,学长的消息忽然又发了过来。

我缩进被窝里扫了一眼,是一篇洋洋洒洒的小作文。

经验之谈,这种东西一般只看最后一句就可以了,至于前面,基本都是废话。

果然。

最后一句才是这篇「小作文」的中心思想。

学长含情脉脉的问我:学妹,现在是单身的我,可以追你吗?

这句文绉绉的话成功的把我逗笑。

我不急不缓地打了两个字:不能。

学长几乎秒回,「为什么?」

「因为,我有性单恋综合症。」

学长没有再回消息,因为,在我把话发出去后,学长就静静地躺在我的黑名单里了。

 

第二天,我难得起了个大早。

在不打扰室友的情况下,起床,换衣,又化了个淡妆。

说句实话,对于和大眼摄影师同行,我心里还是有那么几分期待的。

对了。

摄影师真名就叫曾何,人好看,名字也好听。

整理妥帖,我在镜前照了照,准时下了楼。

然而,到了宿舍楼下,摄影师没等到,反而等到了学长。

学长穿了一身黑,胡子拉碴,不细看的话,和昨天学姐那身倒是像极了情侣装。

「许昕。」

学长叫着我的名字,快步走了过来。

「我昨晚查过了,性单恋是指对别人产生爱恋,却不希望获得来自对方的情感回应的人。」

他深吸一口气,停顿了一下,「所以,你原本是喜欢我的对吧?那简单,我们可以做朋友吗,谁说朋友不可以亲密接触了?」

说着,他竟还想过来牵我的手。

我:???

他是不是理解能力有点问题。

而且,最后这句话也很是可圈可点,意思就是,可以和我做情侣之间做的事,他还不用负责。

呕。

我躲开学长伸来的手,后退一小步,歪着头看他。

「学长,你好像有那个大病。」

看来学长不仅花心,还格外地自恋。

闻言,学长一脸震惊地看着我,似乎还沉浸在我喜欢他的幻想中回不过神来,「你说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回应,一道声音忽然自学长身后传来:「她说你有病。」

我侧头看了看——

嗯,是我的专属摄影师,我眯着眼打量一下,曾何的眼睛,似乎有学长两个大。


这么一对比,还真有些喜感。

我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学长的脸瞬间沉了下来,他看了我一眼,最后还是选择把矛头先对准曾何这个同性。

「你他妈谁啊?」

烂大街的开场白,学长横眉冷对,一副要拿曾何开刀的架势。

曾何挑挑眉,走到我身边来,毫无预兆地伸手揽住了我。

心跳似乎加速了些。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曾何比我高,从我的角度只能看见他弧度清冷的下颌。

这个角度看,似乎也挺好看的。

果然,这种好看的人都是360度无死角的。

我飞速收回目光,压抑住自己微微加速的心跳,配合地朝他身上贴近了些。

曾何似乎笑了,「还看不出来?」

说着,这人语气瞬间转冷:「既然碰见了,刚好警告学长一下,如果再来骚扰我女朋友,别怪我不客气。」

学长明显愣住了。

「男朋友?」

他转头看我,眉头皱的几乎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你不是说你单身吗?」

「是啊」

我笑了笑,然后踮起脚来在曾何脸上亲了一下,转过头一脸无辜地看着学长:

「但是,今早有了。」

啧啧。

学长的脸,六月的天,前一秒还晴空万里,下一刻,忽然就阴沉无比。

不过,在学长兴师问罪之前,有个女生慌里慌张地跑了过来,“快……沈慧闹着要自杀呢,我们劝不住她,你快去哄哄她!”

沈慧,就是那个拽的和二五八万一样的学姐。

学长愣了两秒,然后一脸憋屈地跟着那个妹子跑了。

不过——

 

 

学长临走时那眼神,怎么看都觉着心虚,我估计,就算不是刚巧学姐闹自杀把他叫走,他也不太可能和曾何打起来。

曾何很高,目测有一米八五,身形虽然不算健硕,但露出的小臂线条也流畅而结实,看得出平时是有健身的。

反观学长呢,目测身高一米七,体重一百二,和曾何对比起来则显得瘦削的多。

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眼见着学长跑开,曾何松了搭在我肩上的手,并后退一小步,与我拉开了些距离。

我将他上下打量一番,挑挑眉,「不错嘛,比上次表现的男人哦。」

曾何笑笑,「我有原则,不能对女生动手。」

嗯,还挺绅士。

拍拍他肩膀,顺势感受了一下单薄衣衫下的肌肉触感,我满意地笑笑:「那我走了,先去上课了。」

「好」

曾何似乎是那种爱笑话不多的人,总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可那双眼睛实在太有神,大而明亮,让人很难忽视。

很少有见男生有一双这么大的眼睛,显得十分英气,精气神十足。

和曾何告别后,我朝着教室走去,然而,进了教学楼,路过一间教室门口时,我忽然从玻璃折射的倒影中,看见了曾何的脸。

我错愕回身,果然,曾何就好端端地站在我身后。

「你这会没课?」

「有课」

我一头雾水,「那你跟着我做什么?」

曾何勾勾唇角,「昨天不是说好了,当你的贴身摄影师么。」

??

玩真的?课都不上了,就全程跟着我么?

接下来,曾何真的跟着我进了教室,然而——

直到听见老师点名,我才明白,靠,他居然是隔壁班的。

我们这一届只有两个会计班,所以,大半的课程都是两班一起上的。

巧了,他在一班,我在二班。

同坐最后一桌,点完名后,我用手肘碰了碰他,「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军训时没见过他这张脸,这两天开始上课了,似乎也没见各科老师点过他的名字

「之前家里有些事,和学校提前申请过了,这周刚来上课。」

他回应的轻描淡写,我一脸了然:「哦,你是病号连的?」

曾何愣了一下。

「不是,军训我没参加,家里有事。」

两次听他提起家里有事,我这才反应过来,打量了一下曾何的脸色。

果然,他垂着眸,神色黯淡。

我没敢再多嘴去问,看样子,应该真的是家里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故。

 

 

下午没有公共课,也没有专业课,曾何离开我一下午,我特么就被堵了。

这次,我是被堵在女厕所里。

而且,为了不引人注目,这次学姐是单枪匹马来的。

「你耍我啊?」

学姐上来就是一声质问,满脸怒气。

我没急着回应,反而将他上下打量一番,这么热的天,学姐穿了身皮衣裤,可以是想凹辣妹风,让自己显得更炫酷一些。

哪有半点要自杀的样子。

「怎么说?」

上课铃已响,女厕所里没什么人,我倚在洗手池上,垂着目光看她。

她一抬手,直接揪住了我的头发,狠狠一拽,直接按着我的脑袋将我压的弯了身子。

我皱皱眉,这个动作不用看都知道,一定特狼狈。

「学姐,有话好好说,松开。」

我耐着性子劝道。

「有话好好说?」

学姐似乎特别生气,声音尖而细,刺耳无比。

「你勾引我男朋友,又耍手段偷拍我们,弄的我现在失恋又被网暴,我好好说个屁!」

说着,学姐揪紧他我的头发,更用力地往下压了压,大有要把我脑袋塞进马桶里的架势。

深吸一口气。

我抓住她手腕,使劲一捏,学姐瞬间吃痛松手。

下一刻——

一个过肩摔,学姐被我反摔在厕所的地上。

厕所的地面似乎刚被保洁阿姨清理过,满是尚未风干的水迹,蹭在学姐的皮衣裤上,显得油光水亮。

「学姐」,我蹲在地上看她,无辜地眨眨眼,「我说过,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学姐哪还有心思反驳我,躺在地上皱着眉呻吟了一会,然后匆匆忙爬了起来,一脸愤恨地盯着我。

「你……」

「我怎么了?」

我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学姐别介意,我一时手滑。」

学姐瞪了半天,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最后撂了句狠话,转身跑了。

我收回目光,转身照了照镜子,真讨厌,头发都拽乱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那个不太标准的过肩摔给弄怕了,总之,接下来几天,学姐没再找过我。

学长也乖乖地躺在我的微信黑名单里,没再来骚扰过。

不过,我和曾何的关系倒是飞速发展,尤其是今晚,曾何邀请我做他的私人模特,让我配合他拍摄私人写真。

当然,是免费的。

而我当然不会拒绝,相反,我还主动提出要请曾何吃晚饭。

一想起晚上,我还隐隐有些期待。

夜色,写真,孤男寡女。

想想都刺激。

不过——

在我准备赴约去找曾何吃饭时,偶然听见同学们在谈一个小八卦。

我向来是对这种八卦不感兴趣的,不过,在听见「曾何」这个名字时,我心念一动,原本已经抬起的屁股又轻轻坐下。

我装着低头玩手机,偷听了一个关于曾何的八卦,不知真假,但足够震惊。

开学前一天,有一起震惊全国的刑事案件终于结案,女人杀夫分尸,且藏尸冰柜。

听说,那是曾何的亲生父母。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912144742905
20220912144742905

爱情摄氏度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惊悚故事故事

惊悚故事:出车祸的女鬼,来报仇了!

2022-7-29 22:15:55

爱情摄氏度

废旧教室内,我把他扑倒在课桌上

2022-9-12 22:57: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