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旧教室内,我把他扑倒在课桌上

上期回顾

我装着低头玩手机,偷听了一个关于曾何的八卦,不知真假,但足够震惊。

开学前一天,有一起震惊全国的刑事案件终于结案,女人杀夫分尸,且藏尸冰柜。

听说,那是曾何的亲生父母。


杀人分尸?

这从来只发生新闻中的事,第一次似乎真切地发生在身边。

我有点回不过神来。

直到那几个小声议论的女生已经走远,我才勉强反应过来。

起身,准备回宿舍换衣服,却忽然迎面遇见一人。

曾何。

他直直地朝我走来,神色如常,甚至今天还戴了银框眼镜,将那双卡姿兰大眼隐匿在了镜片下。

少了几分英气,多了些书卷气。

若是在平时,我可能会多瞧上两眼,然后感慨一句真是个宝藏少年。

可是,此时此刻,我满脑子都是刚刚听见的那些八卦小消息。

曾何的父母……杀人分尸……

我震惊又心疼,憋不住好奇心想问一下,却又担心触碰到他的伤疤。

甚至,直到曾何走到我面前,我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在想什么?」

他递了杯奶茶给我,声音温和。

我顺手接过,想问的话却也瞬间憋回了肚子里,这么好看的男孩子,我怎么忍心在他伤口上撒盐。

「没事」

我顺手拍了拍他手臂,「走吧,不是说晚上请我当你的私人模特吗,先请我吃个饭呗。」

「好」

曾何应声,却因着那句「私人模特」而耳根泛红了几分。

出了校门,曾何温声问我想吃什么时,我忽然想起了那个传闻。

如果……那个传闻是真的,那曾何应该很缺钱吧?

父母一死一入狱,生活应该很艰难。

我瞬间改口,「学校附近也没什么好吃的,还是去食堂吧。」

曾何一怔,随后转头看我,「当模特很辛苦的,不用替我省钱。」

我抬头看了看他,忽然笑了。

「当模特为什么会辛苦,难道……还有什么隐性条款?」

作为一个成年人,曾何当然明白我这句玩笑话中的意有所指。

所以,这人的脸瞬间红了。

啧。

看起来是个精气神十足的少年,实际上,居然一逗就脸红。

我偏着头看他,对他兴趣更足了些。

拽着曾何去了食堂,一人一碗麻辣粉,我托着腮打量他。

「曾何」

「嗯?」

他应声,却头也不抬,正一下下地挑着碗中的香菜。

因为,我刚刚随口说了一句,我从小就不吃香菜。

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一番,我不急不缓地问道:「你有没有女朋友?」

曾何挑香菜的手停顿了一下。

「没有」

他依旧垂着目光,看不出脸上情绪变化。

「那你现在有了。」

说着,我探手过去,用指尖在曾何手背上轻轻挠了挠。

曾何的手瞬间僵了几分。

良久,他才抬头看我,微微蹙着眉,忽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许昕,你现在的样子,和那天的小白兔一点都不像。」

我笑了,指尖在他手背上画了个圈,而后又收回。

「我本来就不是小白兔。」

说着,我把那碗被他挑尽了香菜的麻辣粉端到自己面前,抬头朝他眨眨眼。

「给我个机会,我绝对是大灰狼,把你推倒,吃干抹净的那种。」

曾何愣住,而后,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端过自己那碗麻辣粉,埋头猛吃。

不过——

我嗦粉的同时抽空看了他一眼,耳根通红。

吃过晚饭,我们一同去了学校的一间废旧教室。

这座教室位于某教学楼的顶楼角落,可能是位置偏僻了些,平日里也没有课班安排在这里,显少有人过来。

不过,从这里望出窗外,景色倒是不一般。

曾何说,他正是看中了这扇窗外的景色。

推门进去,为了保持氛围感,我们没开灯,黄昏时分,教室内也不算暗,光线温和,特有感觉。

 

我走到窗边看了一眼,推开窗,微风习习。

「在这里拍吗?」

我回身去看曾何,却意外对上了他的目光,他正静静地看着我,似乎有些出神。

「嗯」

曾何飞快地收回目光,低头去摆弄他的摄像机。

我笑了笑,坐在靠窗的位置等他。

等的久了,我便转头看向窗外。

「咔嚓——」

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快门声,我转头去看,刚巧对上了曾何的镜头。

我毫无防备,微微错愕的表情就此定格在了他的相机中。

曾何低头看了看照片,唇角微微抿着,似乎噙着笑。

「好看吗?」

我倚在窗边问他,曾何点点头,声音细微到我几乎听不真切。

「好看」

离这么远,我似乎都能看见他耳根处微微泛起的红晕。

明明长了张明星脸,却偏偏是个经不起撩拨的小奶狗性子,一逗就脸红。

我将身子往后倚了几分,抬头看他,「那这样怕一张吧。」

说着,我将肩头的衣领朝下扯了扯。

今天穿的衣服本就是宽松领口,扯上去就是略微宽松的衣领,扯下来,就是寻常的一字肩。

我微微吸气,尽量让自己的锁骨更明显些。

我摆好了姿势,一口气都快憋不住了,曾何那边还不见动静。

我转头去看,却见曾何静静地看着我。

夕阳西下。

他站在原地看着我,神色微怔,喉结轻轻滚动,耳根早已红透。

我轻笑,「曾何,该拍照了。」

「嗯」

他陡然回神,连忙举起相机,眼底是明晃晃的慌乱。

我再次摆好姿势,旧教室内满是相机的快门声。

直到——

曾何压低了嗓音说道:「那个……你把衣服往上提提。」

我有意逗他,「提到哪?」

曾何给我说了一下,我故意装作听不懂,皱皱眉:「你过来帮我。」

曾何沉默一下,还是放下相机走了过来。

他用指尖轻轻捏起我衣领,拿捏着分寸,没有碰到我肩头半分。

但是,我吸了一口气,轻轻动了动肩头,曾何尚未提起的衣领,反倒又往下滑了几分。

我往下一扫,都能看见自己白皙的肩头。

果然。

曾何的呼吸声急促了几分。

不知不觉,天色又暗了些,曾何俯身轻轻拽着我衣领,而我挺起身来,故意拉近了我们之前的距离。

昏暗光线,又为这此情此景平添几分旖旎。

「曾何……」

我软着嗓子喊他,「我好看吗?」

我问的通俗又直白,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许更容易撩拨人。

「嗯」

他应了一声,矜持地点点头。

我轻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那我有点口渴,怎么办?」

曾何有着片刻的恍神,然后猛地起身,「我……去给你买水。」

然而,他没能走成。

因为被我攥住了手腕。

我攥着他的手,然后站起身来,想要凑过去再逗逗他。

我发誓,我只是觉着他面红耳赤,耳根通红的样子有点莫名地可爱,想逗逗他而已。

可是——

好巧不巧,同一个动作坐的时间久了,腿麻的不得了,而我起身又太匆忙,直接拽着曾何向后倒去。

先是倒在课桌上,而后,又滚落在地。

真是要命了。

曾何在我身下,估计更是摔的不轻。

然而,无论是腰疼屁股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我趴在曾何身上,四目相对,我和他的距离似乎只有几厘米。

曾何的呼吸落在我脸上,灼热滚烫。

我有点后悔了,黄昏本就是带着几分暧昧的时刻,昏黄光线下,气氛平添几分旖旎。

我咽了咽口水,曾何喉结悄然滚动了一番。

然后。

我主动拽住曾何衣领,低头吻了下去。

虽说现在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但是,两人都是单身,管他呢。

先亲了再说。

曾何的唇真软,还带着淡淡的草莓味。

嗯,吃饭后,他吃过草莓味的口气清新糖,当时还塞给了我一颗。

他一定是对我蓄谋已久了!

曾何也只是愣了几秒,很快便反应过来,一只手扣在了我脑后,加重了这个吻。

我笑了笑,缓缓阖上眼,看来,小绵羊也并非是软绵绵的。

还是个行动派。

这个草莓味的吻温软又绵长,我正细细品味时,教室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急促无比,似乎正是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我和曾何甚至都没有反应的时间,一抬头,便看见一众书桌中探出一颗脑袋来。

那人站在桌前,静静地看着我们。

反观我和曾何,此刻,我压在他身上,一只手紧紧揪着他衣领,而他单手扣在我脑后,另一只手不知何时轻轻落在了我腰际。

激吻过后,我和曾何脸色微微泛红,唇角湿润。

视线再往下,我的裙角因为刚刚的动作而掀起几分,不由让人想入非非……


讲真。

那个脑袋冒出来的一瞬间,我甚至脑补了各种各样的杀人案件,然而,头顶露出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

陌生的,男生的脸。

 

六目相对,那忽然冒出的男生显然也是吓了一跳,愣了几秒,将我和曾何飞快地打量了一下,男生匆忙道歉。

「不好意思啊,我刚巧路过听见动静就来看一眼,打……打扰了。」

说完,男生转身就跑了。

跑了……

我和曾何对视一眼,愣了几秒,却是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我抬手替他擦了擦嘴边的湿润,正想说话,忽然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

又是那个男生。

我还以为他有什么事,结果,他飞快地跑过来,举起手机「咔嚓」拍了一下,然后又跑了。

我:「……」

作为一个男生,这么八卦真的好吗??

不敢再保持这个姿势,我匆忙从曾何身上爬起来,正想伸手去拽他,却偶然有了一个不得了的发现——

曾何的某处,似乎有些悸动,格外的显眼。

可能是我盯的久了几秒,曾何也反应了过来,蹭地一下站起身,红着脸转过了身去。

果然。

我是假的小白兔,他倒是实打实的小绵羊。

亲一下嘴就会脸红的不得了的那种。

我拿起一旁课桌上的相机,本想着给他时间来冷静冷静,然而,拿着相机随意翻了翻,我却有了些意外惊喜。

良久。

我拿着相机走过去,点开其中一张照片,举到他面前——

「曾何,你的相机里,为什么都是我的照片?」

没错,曾何的相机里一共几十张照片,无一例外,都是我。

或走或坐。

唯一可惜的是,第一张照片的拍摄时间也是在那次相识之后。

发现这个小秘密的时候,我第一反应还以为曾何早在开学之初就暗恋我了,说不准那次食堂见义勇为不是巧合,是他暗暗跟踪我呢。

然而,并没有。

在我的追问之下,曾何自己也亲口承认了,是那次在食堂见到我后,见到我后惊为天人,被我的美貌所折服。

从此爱上了我。

当然,曾何的原话可比这要委婉的多。

委婉地承认了喜欢我这件事后,曾何索性将我挡在墙角,紧张地舔舔唇角。

「所以,你……」

「我什么?」

我歪着头看他,眨眨眼。

曾何似乎更紧张了些,深呼吸,他轻轻开口。

「那你对我感觉怎么样?」

「你猜?」

曾何摇摇头,示意我猜不出来。

我揪住他衣领,踮起脚去吻他,「曾何,你怎么像个小绵羊?」

「又绵又软。」

「……」

那天黄昏,曾何将我堵在墙角,而我揪着他衣领吻的缠绵。

这一吻结束后,曾何正式地成为了我的男朋友。

不过……

没过几天,一张照片就在大家朋友圈传遍了。

照片上,我和曾何躺在地上,周遭是各种桌椅板凳,我趴在他身上,裙角微微掀起几分,和曾何一起震惊地看着镜头。

啧啧。

原本就是一个意外的吻,被那男生拍出来,简直可以让人脑补出一部格外精彩的小电影。

真是哔了狗。

那天中午,我和曾何坐在食堂角落里,看着那张照片,默然无语。

「咋办?」

我咬了一口冰淇淋,抬头问他。

曾何眉头紧锁,一脸不悦。

倒不是他怂,主要是那天那个男生,我俩根本都不认识,找都不知道去哪找。

「你还记得那人的长相吗?」

曾何问我。

我摇摇头。

开什么玩笑,那种紧张又刺激的时刻,我哪还记得住那人的脸。

曾何叹口气,「我也不记得,不过你放心,我保证把那人查出来。」

说着,曾何扯起一张纸巾,替我擦了擦嘴角。

「不用」

我趁他把手探来的时候,用舌尖在他手指上轻轻舔了下,曾何身子一僵,无奈皱眉。

「许昕,不许再撩我。」

「为什么?」

我就喜欢看曾何害羞的样子,一八五的大个子,某奶爸同款的大眼,一派正气的长相,偏偏一撩就脸红。

一句话被他说的结结巴巴:「我……会忍不住。」

「哪里忍不住?」

我笑,目光不怀好意地往下瞥了一眼。

曾何拿起冰淇淋塞回了我手里,转移话题:「快吃,冰淇淋化了。」

我没忍心再为难他。

不过……

说归说,快离开时,我发现曾何说的没错,他经不起撩拨是真的。

我不过是塞给他吃了一口冰淇淋,然后趁着食堂没人,凑过去将他唇角沾的冰淇淋用舌尖轻轻舔去,曾何便瞬间红了脸。

他似乎想要吻我,却又顾忌着这是在食堂,便生生忍住了,我瞧了下周围无人,便保持着刚刚的姿势,轻轻咬了下他的嘴唇,又用舌尖轻轻舔舐了下。

我发誓,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

目光朝下一扫,居然看见某人瞬间起了的反应。

我盯着他的裤子多瞧了两眼,乐不可支:

「曾何,你是不是火气太大了?吃点六味地黄丸吧。」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912144742905
20220912144742905

爱情摄氏度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爱情摄氏度

被学姐校园暴力后,我化身绿茶找上她男友

2022-9-12 22:51:36

爱情摄氏度

中年油腻老男人,x骚扰女大学生

2022-9-12 23:00: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