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闺蜜抢我男朋友

上期回顾

她似乎很意外,想了想,又一脸了然,「对了,你刚刚也叫她学姐了,我都没注意。」

说着,小姑娘吐了吐舌,动作自然可爱。

「你好厉害啊,我刚刚真的吓死了……」


第一次被女生夸厉害,我竟还有些不好意思。

摆摆手,我别开目光看了一眼学姐离开的方向。

「是她欺软怕硬罢了。」

说来也奇怪。

我这人向来是没多少朋友的,因为自在惯了,很少去主动和谁亲近,总觉着大家在一起要顾忌别人的感受,所以也习惯了独来独往。

但是,我和这个中文系的小姑娘,莫名其妙地成为朋友。

小姑娘名叫许诺,和我同姓,倒也算有缘分。

而且——

许诺和我有点相像,我们都没有什么朋友,我是独来独往惯了,而她则是被孤立排挤。

我也算理解,许诺家境不错,长相出众,身材长相方面算是标准的白幼瘦,说话温声细语的,在男生们眼中是块宝,在女生圈子里,恐怕就没那么受欢迎了。

正因如此,上次英雄救美后,许诺就始终黏在我身边。

我倒是无所谓,就是曾何对此颇有微词。

因为,许诺实在是太黏着我了。

我们中午吃饭,她要跟在我身边,还总要在我碗里抢肉吃;我们出去逛街,她一定会撒娇跟我们一起,然后和我一人捧一杯奶茶,笑话被远远落在后面,拎着大包小包的曾何。

又比如,我和曾何偶尔有吵架的时候,她会板着一张小脸插进我们中间,用手指暗戳戳地怼着曾何:「我给你说,少惹昕昕生气,你是男生,就不能哄哄她吗?」

最让曾何无法理解的是,就连我和曾何之间的第一个情人节,她都要凑过来。

今天就是情人节。

中午吃饭时,曾何十分含蓄地告诉许诺,晚上我要和他去吃饭,过一下二人世界,让她自己找舍友吃饭。

然而,许诺愣了两秒,然后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昕昕,要不你们带着我吧,今天我请客,而且我保证只吃饭不说话,当一个安安静静的灯泡。」

说着,她垂了垂目光:「我们宿舍晚上都没人,我自己在宿舍害怕……」

我其实并不是个太追求浪漫的人,情人节对我而言也并不是非过不可。

所以,在看见许诺那张可怜兮兮的小脸蛋时,我险些松口应下,然而,下一刻,却忽然反应过来,抬头看了曾何一眼。

果然。

曾何难得地板着一张脸,不悦地看着许诺。

深吸一口气,他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可是许诺,今天是我和许昕过的第一个情人节。」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二十来岁的人了,不至于吧。」

许诺愣了愣,挽着我手臂的手一点点松开,低着头扒了一口饭,笑容有些勉强:「我知道了,那你们玩得开心点。」

我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曾何私下里经常会说,感觉许诺太黏我了,有那么一段时间,曾何甚至有些怀疑许诺的取向问题。

我倒是觉着他小题大做。

不过,这个情人节,我们到底还是没能度过一个温馨的二人世界,因为——

晚上,烛光晚餐刚吃了一半,我便接到了学校附近某酒吧的电话,许诺喝醉了,且独自一人。

无奈之下,我和曾何只能扔下吃了一半的晚餐,打车回了学校。

小酒吧里,许诺坐在角落,趴在桌上睡着了,旁边一堆空酒瓶。

「许诺?」

我上前轻轻拍了拍她肩膀,却不见有什么反应,看样子,是真的喝醉了。

我只能叫曾何过来搭把手,好把许诺给扶回学校。

然而。

许是搀扶的动作大了些,许诺睁开眼看了看,她靠在我身上,刚巧一眼看见了旁边的曾何。

我看不见她脸上表情,却能听见她瞬间喑哑的声音,语气委屈极了。

「曾何,你终于来了……」

我怔住,挑挑眉,这语气似乎不太对劲啊。

下一刻,已经喝大了的许诺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扑过去搂住了曾何脖颈,声音呜咽:

「曾何,你和昕昕分手吧,好不好?」

「我那么喜欢你,你也看我一眼,行吗?」


我愣住了,曾何也愣住了。

不过,灯光闪烁的那一刻,我在曾何眼底看见了难以掩饰的厌恶。

下一刻——

曾何竟直接松了手,我这边毫无防备,眼睁睁看着许诺软着身子滑倒在地。

挑挑眉,我抬头看向曾何。

却见他双手一摊,「太茶了,我怕被碰瓷。」

我哭笑不得,其实,这话也没错。

 

现在看来,反倒曾何是人间清醒,自始至终都在我耳边絮叨说许诺像是绿茶白莲花。

而我这个装绿茶的,居然碰见了真绿茶。

当真讽刺。

这么一摔,可能是把许诺的酒意摔散了几分,她站起身,一脸委屈地看着曾何,正想说什么,目光一转,又忽然看见了我。

那一瞬间,许诺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相当精彩。

脸色红了又暗,许诺很快反应过来,伸手过来,想要像过去一样挽住我的手。

「昕昕,你别误会,我刚刚以为你不在,想要替你测试一下曾何,不然的话,把你交给他我怎么放心呢。」

苍白的小脸蛋,无辜的神色,真诚的目光,许诺一本正经地和我解释着。

我要是个傻子,说不准就真的信了。

真是太可惜了,我不是啊。

所以——

我推开她的手,然后走到曾何面前,堂而皇之地挽上曾何的手臂。

「曾何。」

「嗯?」

曾何垂着眸看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许诺一眼。

我笑着看向许诺,话却是对着曾何说的:「诺诺不放心你,要不,咱们恩爱点给她看看?」

曾何瞬间意会,在我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伸手轻轻捧起我的脸,低头吻了过来。

音乐声振聋发聩,酒吧角落里,曾何捧着我的脸吻的格外认真。

我原本只是想做个样子气气身边这朵把我欺骗了的小绿茶,结果,曾何却一点不含糊。

双唇相接的那一刻,他撬开我的唇,舌尖顺势而入。

靠,居然还是舌吻。

不知是不是真的受了刺激,还是觉着有些难堪,总之,这个缱绻绵长的吻结束后,本以醉得「一塌糊涂」的许诺已经不见了踪影。

跑就跑了,结果——

我和曾何准备离开时,被老板告知她还有两瓶酒没结,我俩对视一眼,只能认命地替她结了账。

真晦气。

从那以后,我和许诺再也没联系过。

那天酒吧里一别,我就把她微信拉黑了,绿茶吗,喝多了容易失眠。

我和曾何的感情倒是十分稳定,除了——

曾何的家庭。

这应该是曾何的雷区吧,我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话题,生怕触碰到他的伤心事。

直到——

有天中午,我和曾何在食堂吃饭时,他接到了一则视频电话。

我当时正埋头吃黄焖鸡,夹了一块鸡肉塞进嘴里,转头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却就此愣住。

对方的备注是两个字:妈妈。

妈妈?

我瞬间来了精神,连忙抬头去看曾何,却见他神色没什么变化,放下筷子,直接接通了视频。

我用余光瞟着。

视频另一端,是一个化着淡妆的中年女人,笑容满面地看着曾何,看起来十分亲切。

我愣住。

这……看来那个八卦是假的了。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便忽然在屏幕里看见了自己的脸。

是曾何把手机对准了我。

他在一旁笑着道:「妈,快来认一下你儿媳妇。」

我自认从不是个脸皮薄容易害羞的姑娘,但是,和曾妈妈隔着屏幕对视时,我还是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阿,阿姨好。」

我端着自认为得体的笑容,看着屏幕打了声招呼。

曾妈妈愣了一下,随即笑得更亲切了些,「你好,你就是昕昕吧?阿姨经常听曾何提起你,宝贝比曾何给我看的照片里还漂亮。」

阿姨这句「宝贝」着实叫得我有些慌,连忙回敬了两句,夸阿姨年轻漂亮之类。

总之,这个视频最后以我的手忙脚乱作为了结束。

挂断视频,我重重松了一口气。

一转头,却对上了曾何含笑的目光,我脸一红,随手推搡了他一下,「你还笑?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曾何笑着拿纸在我嘴角擦了一下,我瞥了一眼。

漂亮,一大块油渍。

真是丢脸到家了。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窘迫,曾何在我脸上捏了一把,轻笑,「放心,我妈挺喜欢你的。」

我白他一眼,我又不傻,通常情况下,这种话无疑是在安慰人。

然而,曾何却格外认真地朝我保证:「真的,因为,当年我妈就是装纯情小白兔,才钓到我爸的。」

我挑挑眉,这么劲爆?

对了。

听他提起爸妈,我忽然想起当初听到的那个八卦,连忙扳过他的身子,正色道:「我问你一件事。」

曾何怔了怔,随即点头:「好」

然后,我给他讲了当初听来的那个有些恐怖的八卦。

曾何安静地听着,结果却听沉默了。

我讲完很久,曾何才默默吐出一个字:

「靠!」

然后,在曾何的描述里,我明白了具体是怎么回事。

开学初他请假,的确是因为家里有事,他奶奶去世了,他原本是请了两天丧假,但是刚巧痔疮犯了,又被家里拉去割了个痔疮,索性就直接请假到军训结束了。

「就这么简单?」

曾何点点头,「就这么简单。」

我眨眨眼,还是觉着有点不对劲,「家里人去世能请半个月假吗?」

曾何叹了一口气,「我是替我们辅导员回去奔丧的。」

「什么意思?」

「辅导员是我姑。」

「……」

好吧,那我大概是理解了。

「那那个新闻是怎么回事?」

平白无故地,为什么要把这事造谣到曾何身上?

曾何叹口气,「我大概知道为什么。」

原来,那个新闻上出事的夫妻俩,曾何认识,就是他家楼上的邻居,出了这事后,曾何家里已经准备搬家了。

而新闻上报道时只说了小区名字,没说具体门牌号,而曾何在学校填资料时,地址也都留的小区名字,外加新闻中丈夫也姓曾,谣言大概就这么传出来了。

绕了一大圈,居然是个乌龙,我用了好半天来消化,随即感慨:「怪不得她们误会,也是挺巧的,你们都姓曾,又住同一小区,刚巧你又请假了半个月……」

「后面的确是巧合,但是,至于姓氏问题」,曾何停顿了一下,认真地道:「我们小区是安置楼,住的基本都是过去同村的人,我们村叫曾村,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姓曾。」

我愣了愣,注意力却不由得偏了些。

擦擦嘴巴,我凑过去挽上他手臂,轻声啧叹:「呦,拆二代呀?」

曾何怔了一下,随即配合着我扬了扬下巴:「怎么,后悔没对我好点了吧?」

「是是是」

我连连应声,「曾哥你饭都凉了,我喂你吃吧。」

说着,我夹了一块他的水煮鱼,递到他嘴边。

曾何却傲娇地不肯张嘴,反而朝着我扬了扬下颌。

我皱眉,什么意思,让我用嘴喂?

左右看了看,我压低了声音,「太恶心了吧?而且,食堂里这么多人呢……」

曾何怔了一下,随即用手戳了下我额头:「想什么呢?我口渴,想先喝口水而已。」

说着,他探身过来,拿走了放在我手边的矿泉水。

然而,坐回去的时候,他却顺势在我唇上亲了一下,温热触感一闪而过。

我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已经得逞后坐回去了。

曾何轻笑:「本来不想的,你一提,便忍不住了。」

我白他一眼,「真肉麻。」

曾何也不恼,反而指了指我身后,「我这还好,你后面那对才肉麻呢。」

八卦之心瞬间燃起,我连忙回头看去。

然而,一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时我才反应过来,我身后是玻璃窗,哪来的情侣?

正准备转回身去,肩膀忽然被他扳住,然后——

玻璃窗的倒影中,曾何俯身过来,捏着我下颌又吻了一下。

而我身后玻璃窗的倒影中,倒映着我们两个的身影。

啧。

小绵羊似乎不绵了呢,不过……我喜欢。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912144742905
20220912144742905

爱情摄氏度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爱情摄氏度

中年油腻老男人,x骚扰女大学生

2022-9-12 23:00:59

情感故事故事

情感故事:我不会为了个可怜的妈宝男改变自己的人生规划,哪怕是打着爱情的名义

2022-7-29 22:35: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