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夜晚的幽会

前情:

她看着李策,知道对面的人七窍玲珑足智多谋,只希望他不要骗自己。

李策定定地看着叶娇,仿佛坊街上没有别人,仿佛张牙舞爪的李璟,只是一团空气。

第31章:

已经有七天零两个时辰没有见过叶娇了。

还好,她和他记忆中的样子,分毫不差。

仍然是那么活泼灵动。生得娇艳无双,却偏偏透出莽撞的单纯感。她的皮肤健康红润,跟自己病弱的白完全不同。她的气息很热,朝气蓬勃,让人不由得想靠近。

李策看着叶娇,忘记回答她的问题。

为了提醒李策,叶娇伸手攥住了他的领口。

“怎么说?”她又问,人也站得更近。

 

这简单的动作,惊红了李策的耳垂。

“不是。”他笃定道。

叶娇松了口气,但很快又觉得不对。

尸骨挖出后便被京兆府带走了,李策不认识她的父亲,更不可能辨别出尸骨。她这么逼问他,没有道理。

“算了,”叶娇叹口气道,“我还是去京兆府问问吧,我担心……”

她转过身,眼帘有一瞬间的低垂,那是她从不曾流露过的恐惧。

心底最大的恐惧。

李策看到这个表情,感觉自己的心似被割了一刀。

“不是,”他追着叶娇又说了一句,“我听到的消息是,令尊如今在天台山修行。”

 

这个消息是李璟透露的。

“老五!”李策说完呼唤李璟,“你告诉她,她的父亲还活着。”

李璟慢悠悠走过来,饶有兴致地看一眼李策。

他的印象中,这个男人心思深沉有些阴险,做事想十步走一步,心里有十句话,也只倒出一句。

但是面对叶娇,他好像突然简单起来。

“哦,”李璟打着哈哈走近,咽下最后一口包子,回答道,“令尊的确还活着,如今在天台山修行。本王用这个消息,换小九监工修建玉琼楼,绝不会错。”

天台山……

在江南道,那么远。

 

叶娇对李璟要客气些。

她把弓箭背回肩膀,对李璟恭恭敬敬地施礼,郑重其事。

李璟吓得后退两步,下意识去摸衣袖里的泰山石。石头有两块,一块砸李琏,丢在玉琼楼了。这一块还带在身上,有些小,不知法力够不够。

叶娇以前没有兵器尚且张牙舞爪,现在带着弓箭,可更了不得了。

叶娇却没有像以前那样开口就要他的东西,更没有出言不逊,而是郑重道:“请问赵王殿下,家父的消息,您是从何处得知?”

眼前的女人忽然正经起来,真是让人不适应。

李璟压制住自己想要打哆嗦的冲动,低声道:“自然是从宫里知道的,父皇天纵英明,世间的事,他都知道。”

其实李璟是偷听了皇帝同禁军的谈话。

这么多年来,禁军对叶娇父亲的监视,从来没有停止过。

叶羲在安国公府眼中,是十年不归家、杳无音讯的家主,可皇帝甚至能知道他上一顿饭吃了什么,收了几个徒弟,哪本经文破了个角。

 

“那如果……”叶娇缓了缓心神道,“如果你们没有骗我,玉琼楼下埋的不是家父,那又是谁?”

谁会恰好身穿道袍,恰好三十多岁,恰好佩戴鱼符,死在距离安国公府最近的酒楼。

怎么会这么巧,巧到无懈可击。

“你不必管他是谁,”李策道,“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跟我,跟老五,都没有关系。我继续修楼,你继续到西市吃吃喝喝。案子该京兆府来审,他审出什么,就是什么。”

总之不关心,不插手。

可叶娇做不到。

“我要去看看那具尸骨,”她摇头道,“家父的小腿骨折过,我确认了,才能放心。”

 

但京兆府的验尸房不是想进就能进的。

李策犹豫片刻,对叶娇道:“我去打听打听。”

叶娇明白了。

这件事他要避嫌,所以不能像上次那样,直接去叩京兆府尹刘砚的门。既然要避嫌,便是担心会惹祸上身。

叶娇于是点头道:“别着急,你慢慢打听,多谢你费心。”

她说完果然向西市走去,那里是京兆府的相反方向。

“怎么这么乖?”李璟见叶娇走远,撇嘴道。

“不是乖,”李策看着她的背影,缓缓摇头,“她没有谢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李璟顿时为叶娇打抱不平起来,“人家一个姑娘家,难道因为你打探个消息,就要以身相许吗?”

不是的。

李策目光沉沉看着李璟,轻咳道:“她每次谢我,总会送谢礼,从不吝啬金钱。那才是她真的托我办事。”

如今叶娇只是说谢,什么都没有给。

那是她准备自己解决了。

她看出李策在避嫌,不想麻烦他。

“我不管啊,”李璟站开一步,抚着胸口道,“见到那副枯骨已经够倒霉了,你要是敢再去见一次,就别进我赵王府的门!”

这个吓唬一点都没有用。

当天晚上,李策在安国公府外,等到了身穿夜行衣的叶娇。

 

李策简直不敢正眼看她。

她穿一件男人才会穿的骑马裈裤,上身裹着窄袖小衫,细腰被缎带束紧,看起来玲珑有致,也让某处显得曼妙无比。

这打扮跟国公府小姐的身份格格不入,俨然是一个江湖大盗。

“你怎么在这里?”叶娇解下蒙面的丝巾,惊讶道。

李策就等在墙外面。见叶娇跳下来,他没好气地挥动马鞭道:“你这衣服哪儿来的?”

叶娇低头看看自己。

“今日临时买的。你是在等我吗?国公府的墙那么长,你怎么知道我从这里翻?”

李策坐在马车上,斜斜地靠着车厢。

“因为这里没有墙头草。”

翻墙多了,墙头走成了路,当然就长不出墙头草。

叶娇恍然大悟地点头,又对李策挥挥手:“我走了。”

 

她说着便真的向前走去。

李策驾着马车跟在叶娇身后。月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又衔接在一起。

“走吧,”李策妥协道,“我带你去。”

“你去找刘府尹了吗?”叶娇问。

“没有,”李策道,“我恰好知道去验尸房的路。”

他知道的真多。

京兆府的后门打开着,只轻轻一推,门便开了。

李策的脚步有些迟疑,想了想,还是迈进去。

 

往日戒备森严的京兆府此夜没有几个侍卫,通往验尸房的路很好找,李策递给叶娇一块手帕,让她捂住鼻子。

那手帕有些潮湿,不知涂了什么东西。放在鼻子上,有缕兰花的幽香,能遮蔽验尸房的浊气。

李策打开火折子推门进去,对叶娇道:“你怕吗?”

“不怕。”叶娇说。

她只怕这里躺着父亲的尸骨,除了这个,不惧鬼神。

李策让叶娇稍等,他在数张木板架上找到那副枯骨,对叶娇道:“你来看吧。”

叶娇走过去,刚看了一眼小腿,刺目的光线忽然射进验尸房。数十支火把围拢过来,人声鼎沸,为首的道:“果然如人告密所说,今日京兆府有人闯门!来呀!抓起来!”

叶娇怔在原地。

 

李策似未听到外面的喧嚣,他把火折子凑到那副尸骨腿部,温声道:“你看,没有骨折过的痕迹吧。这不是令尊,你放心。”

只要她放下心,也便好了。

他明知这是陷阱,也踏了进来,就是为了让叶娇放心。

火把的光芒在李策身上闪动,他们站在数具尸体前,认真看那具尸骨。骨头的颜色很暗,丝丝缕缕的灰色覆盖原本的白。

但它的确光滑,没有伤痕。

“我看到了,”叶娇到底不如李策镇静,问道,“然后呢?”

“你说……”李策看向外面,“如果我们说是来这里幽会,他们会信吗?”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夺嫡

第30章:父亲的下落

2022-9-14 21:29:13

夺嫡

第32章:还想要更多

2022-9-14 21:38: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