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怒打我弟,骂他是个负心汉

王子阳看她还要动手,下意识拉着她的手,熊燕挣扎着,“你有钱就忘本,我为了你离婚,你对不起我,你不得好死!”

于珍香在数钱的时候还将熊家父母羞辱了一顿,江爱国倒也很配合,骂人不带脏字,含沙射影的高手。

她和于珍香一配合起来,天衣无缝。

熊家老两口被于珍香气得吐血,恨不得立刻就走,又怕走了没看到她数钱,到时候多了少了说不清楚,愣是如坐针毡,听她一边数钱一边念叨完了。

“没问题了,你们可以走了。”

熊家老两口起身,毫不犹豫的走了,两人黑着脸。

于珍香顺带着送江爱国一起出来,江爱国朝着她笑,“搞完了你开心了。”

“开心了,解决完了,松了一口气,谢谢你啊爱国。”

这一来,两人的感情更近了。

于珍香又去那了鞭炮,噼里啪啦,一边放一边说道,“感谢老天爷开眼,我们王家送走了瘟神,今后顺顺利利,保佑王家全体健康,保佑我家子阳早点遇到良人,我苗苗也遇个好人。”

“瘟神一走,拨得云开见月明!”

熊家老两口跑得很快了,于珍香在后面还不依不饶,“你们走慢点,熊燕也不亏,嫁给刘俊彩礼二十万,她还是赚了十万的!买卖不亏的,你们俩别怄气!”

一边说一边笑得合不拢嘴,江爱国说她,“你可真损。”

“这种人半人不鬼,没必要跟他们说什么人话,捡难听的说!”

王子阳接到于珍香的电话,说拿到了钱,他松了一口气。

“晚上妈把钱给你,你早点把那些贷款还了,大男人回头是岸,重新开始。”

“我知道。”


于珍香开心得不行,她幻想着哪天安排王子阳和江洁见一面,江洁乖巧可爱,王子阳肯定会喜欢的,家教也好,对人也好,加上她和江爱国的关系,亲上加亲。

但她电话里没说,叮嘱王子阳好好工作,加油把事业干好。

王子阳从办公室调到公司生产线,本就不是个很光彩的事,大家都有点无法理解。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缺钱。

中午吃了一顿饭,继续回到生产线忙。

下午的时候熊燕不知道从哪里找过来了,他正在忙,朝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把他打懵了。

“万子阳你个负心汉!”

“你家里拆迁户了不起是吗,我为了你和我前夫离婚,你直接就把我踢了,你简直不是男人,你不是个东西!”

“我看透你了王子阳,我跟你没完!”

“你胡说八道什么?”

王子阳看她还要动手,下意识拉着她的手,熊燕挣扎着,“你有钱就忘本,我为了你离婚,你对不起我,你不得好死!”

她胡搅蛮缠,王子阳不便对她动手,只能拉着她,被她抓得一脸痕迹。

最后是两人以前共同的同事看不下去,这才过来将熊燕拉开,熊燕哭得撕心裂肺,“分手你还要把在我身上花的钱要回去,你都拆迁户了你还一毛不拔!”

熊燕这么一闹,王子阳百口莫辩,“你别乱说,我要回来的是小钱吗?”

“你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熊燕哭哭啼啼的,大家都很同情她,见她年纪轻轻就离婚了,心里更偏向于弱者,无论王子阳怎么说都没用。

好不容易经理出面把熊燕送走了,王子阳落了个清静,但大家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

这种事情,两人之间肯定有说不清的缘由,不方便对外人说。

男同事调侃他,“拆迁户啊,厉害啊。”

“真牛啊,羡慕羡慕……”

面上说好话,背后却说他人品不行,亏得还是个大学生,没点男人的样子。

从办公室主动申请下产线,部分普工本就想不通,看他又出了这档子事,后知后觉,怕是不想在办公室丢人,所以到生产线来避避风头。

结果这一闹,大家都知道了,一时传得人尽皆知,全公司都知道。

大家在工作群里调侃王子阳是拆迁户,丝毫不提熊燕的事,但两人的矛盾发在了微信群里,经理让大家以后私人之间有什么事,尽量私下处理,不要闹到公司造成不好的影响。

下班的时候经理也找到王子阳说了,让他注意一下形象,虽然下生产线就是普工,但自己那些事情还是藏好,受人议论就不太好了。

王子阳一下午心情都不怎么好,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哪里对不起这个女人,事情都解决完了还要跑来他公司杀个回马枪,损人又不利己。

“经理,不是她说的那样。”

“熊燕之前也是公司的员工,她也有工作群,也跟同事有联系,这种事你跟我说没有用。”


王子阳也觉得解释是越描越黑,但不解释心里憋屈得厉害,下了班给熊燕打电话,那头语气很嚣张。

“现在知道找我了是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让我不好过我才不让你好过,要不然你就跟我结婚,要不然我隔三差五到你公司闹,我到处跟人说你坏话,看你要不要脸。”

“熊燕,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王子阳是你先对我无情的。”

“咱俩到底谁无情?”

“你纵容你妈跟你姐欺负我,害我上了当。”

“是你自己思想不干净!”他吼她,气得发抖,“我只希望好聚好散,你……”

“做梦,你要是不答应我复合你就等着吧!”

王子阳啪的一下挂掉了电话。

熊燕竟然威胁他和她结婚,这女人简直是脑子有毛病。

但他了解熊燕,要是不答应她,这女人绝壁会再去公司找他,这样下去他还怎么上班,他的脸还要不要了。

俗话说清者自清,但这事还真说不清楚。

权衡一番,王子阳还是决定辞职,这事儿他没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

晚上吃饭,于珍香说起熊家老两口那张臭脸,笑得合不拢嘴,王军和王苗苗也跟着笑。

但王子阳笑不出来,他快被熊燕烦死了,有可能熊燕现在这么缠着他都是因为于珍香侮辱熊家太狠,但他觉得于珍香做得对,就该侮辱他们,这些人对他们再好都没用。


次日王苗苗跟许明昌去中介走最后一趟程序,等着钱到手,由于她是户主,钱先是到她账上,没过多久就到了,她接到王京华的电话去了王京华那边,方便谈事直接关了静音。

许明昌打电话过去,没人接,他着急怀了,难不成王苗苗想卷钱离开,不给他分钱。

他一个头两个大,直接去了王家找她,到了王家附近,看到“拆”的子字样,以为自己看错了。

王家之前也闹过一次拆迁的事,他知道王苗苗住在那一片,所以在工作上刻意多照顾她,拉近关系。

后来把人搞到床上去了在一起了,王家那一片房子又不拆了。

他揉了揉眼睛,看了又看,生怕自己看错了,他为了看个仔细,甚至还将车子停在外面,去王苗苗娘家亲自看看,竟然真的要拆!

王苗苗娘家的房子外璧印了大大的“拆”字,他张了张口,嘴唇都白了。

怕有人看到他,他开车直接离开,先回公司了。

王子阳当天就提了离职,晚上走完了程序,收拾了一些东西回家,将东西放在车上,不敢拿下来。

王苗苗晚点的时候收到中介电话,让看资金到账没,她看了一眼,到了,把借苏锦绣的钱还了,又把钱还给苏锦绣男朋友,打车到商场,给苏锦绣打了个电话。

“喂,锦绣,叫你男朋友出来一起吃饭吧。”

“不了不了,他家今天有客人。”

“我卖房子的钱到了,我要请他吃个饭表示感谢,不给我机会啊?”

苏锦绣笑了笑,“要不然这样,他跟他朋友在一起,我带着你过去,大家吃个热闹,这总可以吧?”


王苗苗心想,黄小明是神经科的医生,他的朋友估计也是医生,内伤外伤这块,多个人脉好办事,一起吃个饭认识了,以后到医院看病也有关系。

她受了王京华的指点,逐渐明白人脉这块多重要。

“行啊,我就爱热闹,过去看看吧,我还没到你男朋友家里看过。”

“也行,我本来也要留下的,但我怕就我一个女的尴尬,那你,你在哪儿?”

“我在地铁上,要到家了。”

“那你在你家附近地铁站等我。”

“可以。”

挂完电话,王苗苗点开和许明昌的微信,想通知他钱到账的事,她估摸着许明昌肯定急坏了,但当她点开,竟然一个催她的信息都没有。

这还是许明昌吗?

她没有给许明昌任何通知,直接把钱打到他银行卡。

等到到账了,许明昌这才给她回电话过去,“喂苗苗。”

“哎,钱到了,你的那份我给你了,以后咱俩两清了。”

“房子卖了,一起吃个饭吧。”

“不用了,我忙着呢,没空和你吃饭。”

“你还在生气吗?”

“我跟你生什么气,我最近可忙了……”

她忙着做生意,忙着社交呢。

许明昌笑笑,“子阳那个事处理好了没,你妈还在生气吗,你让她别气坏了身子,她跟你一样性子急。”

王苗苗莫名其妙,“我家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许明昌将她“很忙”,理解为她被家里的这些事缠得抽不开身,“苗苗,明天吧,我到时候打你电话,我有很多话跟你说。”

“再说吧,我有事先挂了,你看下钱到账没。”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情感故事

一个有钱女人的悲惨婚姻

2022-9-14 21:53:40

情感故事

离婚后傍大款,我踢到了铁板

2022-9-15 22:37: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