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恶魔西安连环杀人案

这片玉米地是细柳医院放射科大夫郑龙选家的,就在王军林杀人奸尸的1个小时后,郑龙选和老婆张菊彩来到自家玉米地干活,顺便就发现了下体裸露,已经死亡的刘瑞萍。

给大家讲一个西安的案子,这个案子可不小,而且非常让人心痛,因为受害者中有好几个年纪非常小,属于幼童,除了幼童外还有孕妇,可以说这个案子在当时的西安乃至全国来说都是令人痛心疾首的连环杀人案,个别案子简直就是挑战人类的底线,西安的大案也不少,除了著名的魏振海和董雷,还有淫魔王万明,但是魏振海和董雷的性质和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个案子不一样,他们是持枪抢劫杀人,而这个案子和王万明的一样是为了发泄兽欲,但没法和王万明相提并论,因为王万明(辽宁省盖州市人)可是陕西刑侦历史上第一淫魔。

首先我给大家说下王军林这个案子是一个糊涂案,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公布案情的时候把王军林和王万明的案子给搞混了,当时相当一部分警察都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王万明第一淫魔不假,但是王军林只杀了8个人,官方公布的是王军林杀了12人,因为有4起案子是王万明做的,当时两个人都在作案,而且都是性质类似的强奸案,地里位置又非常接近,警方稀里糊涂就定案了,真的是不知道咋说了。

有人就要问了,不是他杀的那么审讯的时候为什么他要承认?这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首先杀一个人也是死罪,杀12个和8个有什么区别?关键是警方那边说你杀了12个,你要是不承认的话会不会遭受皮肉之苦?反正都是死,为何不少遭点罪?

王万明这个案子之前我也写过,我又重新翻阅了一下,可是无法分别,只能按照官方已经发布的内容来写王军林这个案子,我估计下面将的案子中有几个幼女的案子弄不好是王万明所为,可是时间节点又对不上,咱就将错就错把他按到王军林身上吧,当做故事去听。

王军林这个案子当时在长安县和户县影响很大的,当时有吸血蝙蝠的传说,说专门吸女孩子的血,没有家长接送的话都不敢去上学,为此《西安晚报》还专门刊登了短文进行澄清,从科学的角度分析所为吸血蝙蝠是子虚乌有的。

今天这段历史拿出来说,让不知道此案的陕西乡党们了解一下真相。

这个恶魔名叫王军林,男,出生日期1968年,出生地是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阳隅乡回坑村,因为这里是著名的“回坑遗址”,回坑遗址是新石器时代的,新中国第一批省级保护文物。

100

运城是离陕西最近的山西城市,从运城经过黄河后首先抵达的就是陕西的韩城,韩城的历史就不说了,因为太多了,如果你不知道韩城,那么你一定知道司马迁,夏商时期称为“龙门”,隋开皇十八年(598),改称韩城县,“韩城”二字已经上千年了。

100

我们得把时间往前推,从她母亲说起,1967年那一年王军林的母亲张永兰年仅19岁,这个张永兰也不简单,虽然只有19岁,但是和王军林的父亲王建改并不是头婚,也就是说张永兰已经结了一次婚,已经怀上别人孩子的张永兰移情别恋爱上了王建改,就和王建改一起回到了回坑村,1968年王军林出生了,但是王军林毕竟不是人间王建改的亲生骨肉,所以张永兰接下来就给人家王军林又生了2个儿子。

王军林下面多了2个弟弟,虽然都姓王,但是王军林的待遇和两个弟弟截然不同,王军林的同年是在挨打和受气中度过的,就连学校的同学都骂王军林是野种,王军林上学的时候都不是父母拿钱,王建改巴不得王军林自生自灭,王军林上学的书本钱都是外祖父救济的,上到了小学四年级王军林就辍学回家,开始放牛。

你看这家庭是何等的悲哀,可以说从她母亲怀孕改嫁那一刻就注定了王军林可悲的一生。

无法忍受继父王建改的暴打,1982年王军林直接离家出走了。

王军林离开闻喜县阳隅乡回坑村老家后,开始先在山西的侯马混,王军林多是与流氓、小偷、乞丐、捡破烂的为伍,当地人把他称作“怪毛”,在山西混不下去后然后经过了黄河来到了陕西韩城,陕西西安等地流浪,王军林一共有两套衣服,一套负责过冬,一套负责过夏,从小得不到家庭温暖的他,长大后也是无法和社会上的正常人一样,王军林对人全部都是冷漠无情,王军林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白天在哪干活,晚上就睡在哪里,他拉粪、看果园、地里种地都能干,谁家盖新房他还可以当小工,别人干活挣钱,他只要求有口饭吃。

1983年王军林9月来到了陕西省韩城的桑树坪,这里有一家百货批发部,王军林到这来打零工,结果就和一个叫马小玲的打工妹谈起了恋爱,当时也仅仅是恋爱,可是王军林等不了啊,没有经过马小玲同意就把人家给强奸了,马小玲是伤透了心要和他一刀两断,结果王军林把马小玲骗到了批发部后面的山上,在劝马小玲回心转意失败后起了杀心,趁其不备把马小玲给掐死了,杀完马小玲后王军林就辗转到了西安。

1983年10月份,刚到西安一个月,王军林白天乞讨,晚上就住在火车站桥洞,因为没有身份证就没法找工作,王军林给家里还写了几封信让他妈给他办身份证,但是都杳无音信(是否收到来信还是个未知数),所以他就无法在西安市区混,只能在城乡结合部靠打烧饼混到了1990年,最后经过人介绍到了户县(现西安鄠邑区)大王镇梧中村给人帮工,由于王军林要的工钱非常低,所以用他的人也越来越多,从此王军林就留在了村上,那个年代很多村子都有一些不明来历的人,村上的人也习以为常,所以就没人关心他是从哪来的,是做什么的,这也是历史原因,可岂不知这是引狼入室。

时间到了1991年,这一天王军林在一家人家里干活期间,打算干完活给家里寄信问问身份证的事情,可是不小心把身上的信封给掉了下来,结果掉在了这家主人身上,可是这个人是盲人,他就不知道是什么,旁边的人就说是小王掉的信封,盲人就让念念,这个人就一字不差的念了出来王军林的老家地址:山西省闻喜县阳隅乡回坑村,但是这个事情没有引起任何人的重视,还是出事后才了解到这个信息的。

随着年纪的增加,王军林对于异性的需求更加强烈,自身的条件那肯定比较困难,所以他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那就是强奸。

刘瑞萍,女,当年刚刚16岁,她是西安市卫生学校93级的新生,刚刚开学,刘瑞萍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因为刘瑞萍上初中的时候梦想就是穿上白大褂,当一名白衣天使,初中刚毕业就已经戴上了西安市卫生学校的校徽,这就让刘瑞萍有些手忙脚乱,因为这意味着她要第一次离开自己的家,一个人去上学了,于是刘瑞萍还给自己制定了《新学年新打算》,暑假后刘瑞萍就跨进了自己仰慕已久的西安市卫生学校,那个年代当医生确实是个非常不错的职业,如果坚持到现在发展一定不错。

1993年9月10日上午,刘瑞萍参加了学校的庆祝教师节大会,会后还和其他同学们一起拔草劳动,到了下午的3点50分刘瑞萍穿着牛仔衣,手里还提着红色的尼龙绳提兜走到了西安市长安县(区)的细柳乡姜仁村附近,碰到了自己原先在向阳小学的老师孙群牢和高桂珍等人,打了个招呼后继续往回家的方向走去,仅仅10分钟后,刘瑞萍走到了姜仁村到孙家湾生产路时,被已经埋伏很久的王军林从后面用胳膊卡住了自己的脖子,王军林直接把刘瑞萍拖进了附近的玉米地,到了玉米地后王军林先把刘瑞萍活活掐死,然后脱下刘瑞萍的裤子进行奸尸,发泄完兽欲后匆匆离开了玉米地。

100

这片玉米地是细柳医院放射科大夫郑龙选家的,就在王军林杀人奸尸的1个小时后,郑龙选和老婆张菊彩来到自家玉米地干活,顺便就发现了下体裸露,已经死亡的刘瑞萍。

如果有粉丝就住在这个地方,看到我写的这个案子,会不会勾起你的回忆,这地方我太熟悉了,虽然我不是长安区的,但是高新四中我可去过,是一所比较新的学校,好像门朝北。

杀死刘瑞萍后,仅仅过了一周,王军林又出动了,王军林来到了延大村北寻找目标,结果就碰到了已经怀孕且马上就要临产的孕妇张辉莉,事情经过是这样的,陕西过去有个习俗,就是女儿生头一胎的时候,在临产前一定要回娘家住几天,正所谓“开个道儿”,生孩子也会顺顺利利,张辉莉的家是高桥乡东马坊村的,她娘家是高桥乡五席坊村的,两个地方仅仅相隔3公里,结果就出事了。

1993年9月16日,张辉莉一个人走回了娘家,2天后的9月18日下午,14岁的弟弟张卫国用自行车推着姐姐准备回东马坊村,假如说一直这样的话也就不会出事了,可是在半路上张辉莉突然想起自己一样东西忘记带了,就打发自己的弟弟赶紧骑自行车去娘家取,自己一个人在原地等待,就在姐弟两刚刚分开没多久,王军林从玉米地里面钻了出来,用胳膊夹着张辉莉的脖子拖进了玉米地,张辉莉怀孕了,可是张辉莉非常的勇敢,为了保住自己和孩子,张辉莉拼命和王军林搏斗,在这过程中王军林也是拼命的抵挡张辉莉的拳头,奋力的去解张辉莉的裤子,可是张辉莉当天穿的牛仔裤特别的紧,王军林始终是没有脱下张辉莉的裤子,生气的王军林和张辉莉互相厮打,王军林毕竟是男人,在王军林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把张辉莉给掐死了,掐死张辉莉后王军林都没有对尸体进行摧残,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张辉莉丢了性命,但是保住了名誉,确实很难得,杀死张辉莉后王军林赶紧离开了现场,这一天距离张辉莉预产期只剩下了6天。

过了一会张辉莉的弟弟张卫国来了,可是没有看到姐姐,他觉得姐姐应该是走路往婆家去了,张卫国就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追,可是都追到婆家了还是没有看到姐姐张辉莉。

那还了得,婆家和娘家人同时去找,就这么点路能去哪里?主要是怀着孕很不方便,难道是累了在路边休息张卫国没有看到?不会啊那么大个人,难道是要生了被人送医院了?或者是睡着了?总之家人都是往好的地方想,可惜始终没有找到。

 

这边报警后,警方就开始找,果然在10月7日这一天找到了张辉莉的尸体,由于天气太热,再加上时间过去了半个多月,张辉莉的尸体已经白骨化了,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腹中胎儿也形成了一小堆白骨,家人看到这样的情形无法接受,哭干了眼泪,将胎儿的白骨从母亲体内取出,最后在母亲的坟旁专门修了一个小坟,安葬了这个还没有接触这个世界的小生命。

王军林在不作案的时候就会在村子里休息,要么帮人干活,要么睡觉,村里的人也习以为常,没有把他当一回事,可是王军林残忍远远没有结束,他给长安区人民带来的痛苦还在继续,而且手段是更加令人发指。

1994年8月19日这一天长安县马坊村12岁的小学生张艳芝去果园替换他的爸爸回家吃饭,到了果园后张艳芝就让自己的爸爸赶紧回家吃饭吧,张艳芝的爸爸就回家去了,而这一幕早已经让埋伏在附近的王军林看在眼里,可是王军林不确定果园还有没有其他人,而且果园的栅栏门还拴了一条狗,王军林就假装讨水喝,绕过了栅栏门进入了果园,张艳芝就拿起水瓢转身给王军林弄水,就这时王军林从后面掐住了张艳芝的脖子,后面的事情大家自己脑补。

1994年9月5日,王军林来到西安市雁塔区杜城街道南沈家桥村伺机寻找目标,来自雁塔区北山门村的19岁女孩孙亚萍一个人独自走到了南沈家桥附近,结果被王军林卡着脖子拖进了玉米地里面,王军林直接先把孙亚萍掐死,然后把孙亚萍的衣服全部脱光,可是发生了一个意外,孙亚萍来例假了,这可把王军林气坏了,无处发泄的他对着孙亚萍的尸体像狗一样一顿乱咬,然后又把经血抹在了孙亚萍的肚子上,临走的时候还拿出小刀刺破了孙亚萍的手和眼睛,这狗东西真特么狠。

王军林已经丧心病狂了,孕妇没有让他发泄兽欲,这次又因为例假还是没有发泄成,王军林彻底疯了,1994年9月9日,王军林把一名只有4岁的幼女拖进了一块空地进行奸污,完事后王军林立马跑了,由于孩子太小造成了大出血,幸亏被路人发现及时送到了西安市中心医院,这才保住了性命,王军林彻底禽兽化了,还没完后面还有。

1994年9月14日这天,王军林骑着自行车,戴着墨镜和一件旧的军用黄雨衣在高桥乡曹坊村将一名只有五岁的幼女进行了奸污,仅仅过了一个半小时,王军林又在庄摆樊村将一名八岁的小学女生进行了奸污,结果被庄摆樊村的青年刘柏林给发现了,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100

一个半小时2位幼女遭到不测

中午2点左右刘柏林和自己嫂子在玉米地里面掰玉米,一边掰一边往前走,结果就到了村小学附近,刘柏林就听到了好像是小孩子的惨叫声,可是接下来就没有了声音,刘柏林就心想这段日子好像有人贩子专门抓小孩,难道是遇到人贩子了?刘柏林就给旁边的嫂子说应该去看一下,刘柏林放下了手上的架子车(陕西拉玉米用的架子车),顺便在路边捡了一块砖头,慢慢的往玉米地里看,可是没发现什么,想进去看,可是考虑到自己一个人不保险,就想到在旁边的小学叫个老师一起去地里看,可是没叫来老师,刘柏林只能一个人拿着板砖往里走,结果就碰到了王军林,王军林还在提裤子,刘柏林就看着这个人已经要走到路边的黑色自行车跟前了。

刘柏林:你在这干啥?

王军林:没干啥?

刘柏林:那我咋听到有娃叫声?

王军林:(手指一指)不是这,是那边的。

问题是王军林非常的镇定,刘柏林看不出此人有一点的慌张,然后就说:你先别走,让我进去看一下再说。

王军林:嗯,好的。

结果刘柏林进去后,王军林骑上自行车就离开了现场。

刘柏林进入玉米地十多米,就发现了地上躺着一个女娃,衣服朝上拥着,裤子已经脱到了膝盖下面,蓝色发青,刘柏林赶紧把女娃抱起来,边跑边喊,直接送到了大队医疗站,后来刘柏林才知道女娃脖子上还勒着一根尼龙绳,当时太着急了就没有发现。

至此起码有人和王军林打过照面了。

王军林这畜生幼女不放过,精神病也不放过,1994年9月25日这天王军林来到了马王镇黄桥村,在这里盯上了17岁的精神病患者翟发静,王军林很容易就把翟发静拉到了附近的玉米地,掐死翟发静后进行了奸尸。

做完这个案子后王军林也换了地方,他到镇东108国道与7号公路交叉十字的永红饭庄上班,永红饭店在十字的东边门朝西,北邻一家煤店,南邻一家杂货铺,由于王军林工钱要的不多,而且男的可以当苦力使用,老板娘刘志英也不容易,老公因病去世,自己独自带着女儿在户县大王开了个饭店,她很痛快的接收了王军林,可是一段时间后王军林就对老板娘有了意见,他还给饭店旁边的邻居抱怨,原因是每次都让自己干最脏最累的活,可是一天才管两顿饭,这就让王军林心里非常的不爽,但是王军林并没有离开,那是因为一个人。

那就是老板娘的女儿黄蝴蝶,来到饭店2个月的王军林对黄蝴蝶有了想法,于是就约黄蝴蝶去外面跳舞,黄蝴蝶自然不愿意,但是在多次的盛情款待下黄蝴蝶不好意思拒绝,然后就和王军林出去跳舞了,结果这就被他妈刘志英给知道了,王军林和黄蝴蝶都骂了一顿,然后王军林就对老板娘有了不爽。

到了永红饭店才多久啊?这王军林就对如花似玉的老板娘女儿黄蝴蝶产生了想法(这名字叫的好),可是黄蝴蝶每天晚上都和母亲在一起睡着,王军林根本没有机会下手,所以王军林一直等待机会。

100

不知道画的动不动,懂的乡党可以纠正

1995年的3月4日这天,王军林去吴村看电影去了,得知老板娘今天要回家里浇地,晚上不回店里睡觉,王军林就在梧村看完电影后返回了永红饭店,那个时候的饭店们不是铁门,而是几块竖条的木板拼接而成的。

王军林返回饭店后,他清楚饭店门哪里容易弄开,王军林一共卸下了2块门板,偷偷的进入了黄蝴蝶的房间,刚准备来个饿虎扑食的时候,黄蝴蝶醒了,看到是王军林就开始大骂,你个狗日的给我滚出去,王军林怎么会善罢甘休,用穿上的枕巾堵住了黄蝴蝶的嘴巴,顺手扯下旁边的电灯绳缠在黄蝴蝶脖子上使劲的勒,黄蝴蝶就这么死了,王军林把黄蝴蝶的上衣拥在了胸部以上,下身的健美裤和内裤脱到了膝盖以下,然后王军林从从容容的发泄了她的兽欲,用被子盖在了黄蝴蝶的身上,完事后王军林就离开了永红饭店,再也没有出现。

第二天1995年3月5日,这天是周末,浇完地回来的老板娘刘志英奇怪的看着饭店,这大礼拜天饭店门咋还没开,还一肚子的火打算给黄蝴蝶和王军林发泄,打开门后没有看到任何人,就直接去了女儿房间,眼前的一幕把刘志英吓坏了,床上的黄蝴蝶早已经冰冰凉凉,脖子上的绳子勒的非常深,刘志英撕心裂肺的哭声把周围的人都给惊动了。

邻居帮忙报警了,20分钟后户县公安局局长高永智就带人从县城来到了大王镇,紧张的进行现场勘查。

民警揭开了黄蝴蝶身上的被子,黄蝴蝶上身赤裸,下身的黑色健美裤被脱到了膝盖,脖子上2厘米深的痕迹证明这是一起强奸杀人案,确切的说应该是杀人奸尸案。

警方通过现场勘查发现,能够准确的取下这两块门板的人应该是本店自己人,因为只有这两块门板是可以用手抬起的,所以说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很大,而饭店唯一的雇工“小王”今天没来上班。

经过调查,七号公路边上的古乐餐厅老板梁志春给警反映,案发当他晚上他们饭店的“小王”跟他谝闲传,说刘志英跟他过不去,他这口气咽不下去,梁志春就问他为啥,小王说女老板一天只给他吃两顿饭,肚子根本填不饱,还问谁把他和黄蝴蝶出去跳舞的事情告诉女老板了。

然后警方就问刘志英有没有这回事,刘志英说确实是的,半个月前小王和蝴蝶去跳舞,这事让我知道了,我就骂了他们,我只知道他住在梧村,其他情况就不知道了。

其实王军林压根没有跑,因为他认为没必要跑,他都算好卦了,事情是这样的,在杀死黄蝴蝶后,王军林去了梧村庙,找的了里面住的吴门王氏,让这个80岁的老太太给自己算了一卦,结果是吉卦,所以王军林就没打算跑。

警察这边赶紧去了梧村,到了梧村打听了200多户人家,终于通过那个盲人了解到,这个小王叫王军林,他家是山西运城喜县阳隅乡回坑村,警察马不停蹄给闻喜县公安局发了协查通报。

户县公安局与长途汽车站也被警察控制了起来,就在警方准备去山西抓人的时候,一个小伙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说:快、快、快,小王正在我家饭店,他正在探你们的风声,民警火速靠近了这个饭店。

大约离饭店还有五六十米的时候,王军林就在饭店门口站着,可能是有了直觉,突然王军林沿着咸户公路(咸阳-户县)向北撒腿就跑,后面的警察穷追不舍,可是没有追上。

不过他们追到了一个宅基地,这里西边是饭店,北边是开阔地根本无法藏人,王军林很可能在东边的石棉瓦厂,警察直接冲了过去,大王派出所副所长韩和平沿着北边的开拓地进行包抄,高永智带人从石棉瓦前门的两侧进行围堵,突然张彦昌大喊一声“石棉瓦下面爬着个人”,李庆山和麻兵团一左一右把趴在下面的王军林拖了出来,让人一认,此人就是王军林。

面对铁证,王军林交代了他在永红饭店犯下的罪行。

我们在回头说说那4起糊涂案,王军林之所以承认是自己干的,肯定是在里面迫于无奈,他非常清楚那四起案子对于自己的生死是起不到任何影响的,痛痛快快的承认也许会少许多皮肉之苦。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真实故事

跨越36年之久的连环杀人案(下集)

2022-9-12 19:22:38

真实故事社会

陕西“二华”系列强奸杀人案(不公开)

2022-9-19 0:22: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