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为情郎做的事

“也是,”叶夫人轻抿茶水,点头道,“东边骊山不就有个道观嘛,听说里面的王真人懂得炼气化神,通阴阳,知生死。楚王若得闲,倒可以去求一求丹药。”

前情:

李策低着头,声音越来越慢,越来越沉重。

“叶娇,”他问道,“你在给我做药吗?”

第37章:

院子里原本有许多看热闹的人,被塌落的丹炉吓走一半,剩下的又被李策这句话吓走。

快走啦,人家花前月下,怎么能偷看呢?偷听就可以了。

院内只留下有些娇憨地笑着的叶娇。

“没有啦,我自己闹着玩的。”

叶娇解释着,唯恐李策会因为这件事担忧难过。她已经听出李策语气里的不对,像初秋的溪水,凉凉的。

但叶娇的解释显然没什么用。

颖悟绝伦的人,几句谎话是骗不了的。

李策抬起头,往日深邃的眼睛通红一片,像夕阳染红的晚霞撞进去,在眼角散开。

 

“硫磺,”他看着叶娇清亮的眼眸,沉声道,“粉末遇明火爆燃,味臭,有毒;硝石,朝廷用来做黑火药,违禁品。你是有多大的胆子,才敢在这里炼丹?万一——”

万一炸的不是丹炉,是整个国公府呢?

李策隐忍着心中汹涌的情绪,对叶娇声色俱厉。

炼什么药?

他宁肯死了,也不要看她这个样子。

“不会的,”叶娇还在辩解,“硫磺和硝石的用量都不大,最多也就是炸掉丹炉。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她抬起手臂转了个圈,像往常那般娇嗔可爱。

李策静静地看着叶娇,紧咬的牙齿让下颌骨有些酸麻,心里的气渐渐烟消云散。

“不准再这么做。”他无奈地叹息道,“炉子也拆了。”

叶娇不情愿地嘟嘴,但李策生气的样子有点可怕。

“好啦!”她跺脚道,“来人!拆炉子!”

国公府再次忙乱起来,叶夫人一颗心总算放下。

她轻摇折扇,对叶柔道:“成了,还是楚王能治她。”说完又轻轻叹息,“你说楚王这身子,怎么就不见好呢?”

 

虽然叶娇不见得要嫁给李策,但叶夫人也希望李策能身体康健。

那孩子招人喜欢。

“您就放心吧,”叶柔为母亲揉捏肩膀,“天下的名医那么多,道士也多,如果丹药真的管用,楚王肯定会去寻找。”

“也是,”叶夫人轻抿茶水,点头道,“东边骊山不就有个道观嘛,听说里面的王真人懂得炼气化神,通阴阳,知生死。楚王若得闲,倒可以去求一求丹药。”

叶夫人只是随口说说,但这件事被叶柔记在心里,当天晚上,便告诉叶娇。

“当真?”叶娇正在沐浴,闻言从水桶里站起身,被奶娘勒令坐回去。

地面上遍布水渍,叶柔站在屏风外,点头道:“你告诉楚王就好了,你一个姑娘家,可别自己去。”

“放心吧。”

叶娇嘿嘿笑了笑,钻进水中,留下一串气泡。

骊山又不远,她快去快回,出不了乱子。

 

张黎是李珑的贴身护卫。

大约从李珑十七岁起,张黎便跟着李珑做事了。

他没读过书,只认识几十个字,好在不挑活儿,力气大,杀人不眨眼,故而深得李珑器重。

说是器重,其实也没有给他一官半职。

李珑总怕张黎有了职位后会被朝廷调走。

张黎是知晓秘密的人,对于这样的人,要留在视线以内。

既然不给官做,给钱总成吧?但李珑给他的银子也不多,所以张黎便总趁着做事,偷摸得些好处。

司马承恩的田产房屋,便是张黎捞的好处。

他哪能想到,这些好处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张黎从李珑府上离开,先回一趟家。

他脱下常服,换上一件不起眼的黑底长袍;丢下惹眼的大刀,藏两把匕首在衣袖内;取几张银票,便轻装出门。

不能待在京都了。

张黎今日偷听到李珑和刘砚以及王府詹事说话,听那意思,是要杀人灭口。

刚刚走出坊街,便见京兆府的人冲进来。张黎翻墙进入一个院落,避开衙役,躲在墙内沉思良久。

还是要躲到外面去。

什么地方容易躲藏呢?

他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骊山。

 

京兆府府尹的位置不好坐。

下辖的郡县太多,京都又到处都是皇亲国戚,哪个都不好惹。

但刘砚有自己的处世之道。

他是闷葫芦,不拉帮结派,也不巴结逢迎,专心审自己的案子,立志不出冤假错案,不让百姓心寒。

司马承恩的案子也不例外。

即便你是十几年前死的,即便你跟谋逆有关,只要死在我的地界,我就给你查清楚。

但部下跑一趟,没有抓到张黎。

这个私自处置司马承恩田产的人,竟然先一步逃跑了。

刘砚干脆把张黎的家人亲眷全都缉拿到案。

京都的百姓看着被绑在一起,一连串进入京兆府的疑犯,个个瞠目结舌。

“现在都一抓抓一窝了?你们大人行不行啊?”

刘砚不在乎别人怎么评判,能问出线索最重要。

果然,张黎的一个亲戚担心受到牵连,透露给刘砚,说家里有位长辈,在骊山出家。

骊山……

刘砚神情沉沉,那倒是个躲藏的好地方。

 

刘砚封禁骊山搜捕张黎。

在此之前,肃王府的人马已进入骊山。

山顶的青云观被围起来,道士们看着冲进来的衙役,不明白出了什么事。

刘砚请道长放心,询问这里是否有一个名叫张安的道士。

那是张黎的亲戚。

“张道长进山采药了。”道士们答。

“那你们的观主王真人呢?”刘砚又问。

“一同采药去了。”

骊山数百丈高,山势逶迤,树木葱茏,想在这里寻找一个采药的人,何其艰难。

道士们也觉得不容易。

“大人们来之前,有位施主也找王真人,不知道她找到了没有。”

“什么施主?”刘砚担心泄密。

道长手掐子午诀道:“福生无量天尊,贫道只知道施主是京都人士。”

 

叶娇失踪了。

傍晚时分,叶柔在赵王府外求见李策,惊动李策,也惊动了李璟。

李璟主要是喜欢看美人,而叶柔长得不错。

“你不要急,”他趁夫人不在,亲自给叶柔递上茶水,“慢慢说。”

叶柔眼含热泪道:“小妹去骊山了。”

“她也去骊山了?”李璟惊讶道,“不会是跟刘砚一起去的吧?小九你完了,母狮子看上闷葫芦了。”

李策没有理会李璟,他的脸色一瞬间阴沉。

“叶娇去骊山?什么时候的事?”

“一早就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瞒着母亲差人去找,说骊山封山,妹妹的马车停在山脚下,却没有人。”

李策站起身。

 

“都怪我,”叶柔急得坐下又起身,“是我跟她说骊山王真人会炼丹药,她才跑去道观的。”

李策明白了。

又是为了给他找药。

这个傻姑娘。她这次运气不好,说不定已经遇险。

“你不要慌,”虽然劝叶柔不要慌,李策的肩膀却撞到柱子,“城门快关了,我会快些出去,到骊山找一找。”

“听说那里有猛兽。”叶柔咬着嘴唇。

“你别怕,“李璟安抚道,“你妹妹比猛兽厉害多了。”

虽然在开玩笑,但是叶柔走后,李璟也担心起来。

 

“刘砚去骊山,是查案的吧?你真的要去?你要是被牵连了,可别藏在赵王府。”

“去,”李策取下弓箭,“我去把她找回来。”

“如果招惹到某些人,代价就大了。”

李策迈出门栏道:“不惜一切代价。”

他说完又转过身,对李璟道:“给我两辆马车,三十个护卫,两百支火把,护卫要人人有马,个个精壮。火把先不要点燃,裹上油布放在马车里。把你的马给我,你的车夫也给我,要快,我在外面等你安排。”

他说完向外走去,留下李璟怔在原地。

“所以——”李璟深吸一口气问,“你不惜一切代价找叶娇。那个代价,是我吧?”

我的车,我的马,我的人。

 

城门关闭前,李策带人向骊山奔去。

他心中充满了懊悔。

那种心上人因为自己陷入危险的懊悔。

火把熊熊,马蹄踏破黑暗,骏马飞驰间,李策仿佛看到叶娇的身影。

红衣绚烂,眼神如星辰般清澈闪烁。

不能再这样了。

他曾经用自己的病弱,博取皇帝的同情、换来怜惜。他用习惯了,眷恋那些温暖和炙热。

但如今李策蓦然发现,这样的自己有多么可恶。

因为如果那个人真正关心自己,是会为了他的身体殚精竭虑、只身涉险的。

 

叶娇……

李策端坐马背,看着月色中,骊山的暗影。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想,把一个人拥入怀里,死也不分开。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夺嫡

第36章:叶娇要出家

2022-9-19 21:25:46

夺嫡

第38章:抢夺人妻

2022-9-22 22:03: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