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抢夺人妻

叶娇手里拿着一根狗尾草编的小狗,坐得距离李珑远些。她的视线扫过李珑的腰刀,见刀柄滑出寸许,说明他在见到自己之前,曾经想要拔刀。

前情:

叶娇……

李策端坐马背,看着月色中,骊山的暗影。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想,把一个人拥入怀里,死也不分开。

第38章:

叶娇知道自己的缺点,仗着有蛮力,武艺好,做事就毛躁草率,容易惹出乱子。

就像她用计把傅明烛抬去御街,却差点被对方毁谤;打晕发狂的狗,却险些被肃王求娶;验尸房被刘砚抓住,炼丹又炸掉炉子。

她做不来小心谨慎,但好在她记得,出门要带兵刃。

比如现在,夜色沉沉中,叶娇把匕首藏进衣袖,对面前突然出现的男人笑了笑。

“这么巧,”她问道,“肃王也上山采药啊?”

 

鬼都能看出肃王李珑杀气腾腾,但叶娇就是笑着走过来,分花拂柳般脚步轻盈,脸上带着浅笑。

“我那些护卫去打水了,山路难行,肃王也在这里歇歇?”

其实她是跟护卫走散了,但是面对可能居心不良的人,叶娇不能暴露弱点。

她身后有一处山洞,里面点一堆火,洞口堆一半石头,留下的空间刚好够两人进出。

李珑常年待在军营,知道叶娇这是在提防野兽。

他原本不想到骊山来,他该避嫌,该派下人除掉张黎。但是因为在就藩路上折返回来,跟随他的护卫,都是张黎的部下。

李珑信不过他们,便只带了几名随从,亲自跑来骊山。

他命令下属前去搜寻,自己找一处山洞暂且安身。

遇到叶娇之前,李珑准备杀掉所有见过他的人。

但眼前的女人似乎懵懂无知,倒也不必急于击杀。

 

“叶小姐怎么在这里?”李珑迈步走进山洞,脱掉披风丢到一边,大大咧咧坐在篝火旁,随口问道。

“采集草药啊。”

叶娇手里拿着一根狗尾草编的小狗,坐得距离李珑远些。她的视线扫过李珑的腰刀,见刀柄滑出寸许,说明他在见到自己之前,曾经想要拔刀。

叶娇心念电转闪过无数个念头。

肃王来这里干什么?司马承恩的案子牵扯到了肃王,皇帝命肃王回到京都待命。他来这里,难道跟案件有关?

李珑闷哼一声。

他知道叶娇没有说实话。

国公府的小姐,怎么需要亲自采集草药?想到叶娇同李策的关系,李珑更加心生不爽。

那个男人真是粗心。

怎么能让如花似玉的美人,独自宿在这杳无人烟的山洞呢。

或许不必杀死叶娇,趁机把国公府纳入手中,才是良策。

女人都是很好哄的。

 

“你来为楚王寻药吧?”李珑宽大的手掌放在篝火上,在忽明忽暗的光影中,声音温和。

叶娇没有答话,她坐在最利于反击或者逃走的位置,靠着石壁缓慢呼吸,保存力量。

“我那弟弟真是可惜,”李珑又道,“当年他中毒后,太医都说活不到束发之年。如今看来,太医说短了。但即便如此,他也熬不了多久。”

“是吗?”叶娇淡淡道。

“不如……”李珑扭头看着叶娇,眼中掠过猛禽伏击猎物的愉悦,“小姐把楚王的婚事拒了,嫁给我吧。我没别的意思,我是看不得小姐守寡。”

 

叶娇的手探进衣袖,按住匕首的刀柄。

她没想到会有人如此寡廉鲜耻,强夺人妻,且是弟弟的妻子。

叶娇看向李珑宽广的肩膀、厚实的脊背,和肌肉虬结的胳膊。

她明白自己打不过李珑。既然打不过,那就——

“不太好吧,”叶娇微微垂头道,“我不想做背信弃义的人。”

她虽然在拒绝,声音却没有底气。

她的软弱犹豫,给了李珑希望。

“怎么是背信弃义呢?”李珑笑道,“良禽尚知择木而栖,小姐如此聪慧,反而要嫁给活死人吗?”

 

叶娇攥紧双手。

她讨厌别人这么称呼李策,折辱他,像是在折辱她自己。

那人守护皇陵二十年,换来沉疴难愈的身体,却没有人疼爱,没有人认可。真是白瞎了他的付出。

守个屁的陵,还不如守着自己的小命。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叶娇却道:“请王爷容我想想。”

李珑起身向叶娇走来。

他高大的身影在山洞投下暗影,伸出手,探向叶娇。

叶娇猛然起身,李珑已拔下一根发簪。

那是一支金丝镶多宝凤尾簪,做工精细、价值不菲。

“这个,”李珑道,“算是我们的定情之物。”

“接下来,”他的手揽住叶娇的腰,低头道,“我同你……”

他的动作很蛮横,脸颊虽然还算俊朗,却带着一种莫名的自信。那自信带着攻击性,好像是个女人,都要臣服在他的脚下。

毫无尊重,没有怜爱,只有赤裸裸的占有。

 

忍不了了。

叶娇迅速握紧匕首,心道干脆玉石俱焚吧。可她手中的兵刃尚未刺出,外面忽然亮起火光,一个声音唤道:“王爷,我们寻到张黎了。”

那声音透着局势危急的紧张。

李珑立刻收手。

他来不及同叶娇再说什么,转身便离开洞穴,向外走去。

叶娇身体僵硬脚步踉跄,走了两步才恢复力气。她小心向外探头,见李珑消失在洞穴口,或许是怕她听到什么,离得远远的。

火光灼灼,烘烤着她几乎湿透的衣服。

短短一刻,她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叶娇搬起几块石头放在篝火上,在忽然变暗的光线下,一点点摸出去。

李珑正压低声音同部下说话。

“人在哪里?”

“刘砚先一步抓到张黎,但他们困在山沟里,干脆歇下,到天亮才会走。”

叶娇仔细听着,李珑却半晌不说话。

过了许久,他才用极缓慢的声音道:“落叶纷飞,天干物燥,刘府尹毕竟不常在野外,怎么能住在山沟里呢?”

这句话没什么意义,叶娇却听得心生恐惧。

夜空里传来鸮鸟的惨叫,她向后退了一步,脚踩卵石打滑,险些摔倒。

“什么人?”一声厉喝传来,叶娇向山下飞奔而去。

 

她走过许多难走的路,但山路最险。

在没有火把的情况下摸黑下山,无异于自寻死路。

李珑没有追叶娇,他只做最重要的事。

叶娇磕磕绊绊跑了数丈,转身见山崖上数点火光,向一处山沟靠过去。

临近中秋的月光很圆,她停下脚步,犹豫该早些逃命,还是去救刘砚。无论是刘砚还是张黎,都跟她没什么关系。

她是来给李策寻药的,不是来送命。况且李策昨天还嫌她胆子大呢,他吓人的样子,叶娇不想再看到了。

但叶娇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她空荡荡的发髻。

她想起李珑拔掉她发簪的样子,便觉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又恶心,又气恼。

“我不是为了救人,”叶娇转身向下,走一条她白天走过的小路,“我是为了要回东西。”

她的东西只能她来送,不能由别人抢。

这是叶娇给自己找的理由,万一李策再生气,就这么解释。

 

但叶娇还是慢了一步。

山路难行,天亮前,叶娇听到兵刃相击的声音。

看来李珑准备先杀人,再纵火。

叶娇向山沟跑去。好歹救几个人吧,尽她所能。

刘砚是个好官,不能死在荒山野岭。

他死了,司马承恩的案子就破不了了。

叶娇拨开密林,不顾草木划伤她的手臂,只想着要快些,再快些。叶娇听到自己的喘息声、心跳声,看到远处地面上散开的血。

但是她还没有冲到下面,忽然听到一个颤颤的声音道:“施主?施主?”

叶娇转过头,看见密林深处,探出一张惊惶的脸。

 

那人满脸鲜血,手里死死抓着一个人。

被他抓的人双腿被绑无法行动,手里握着木棍,拼命打向说话的男人。

“你们是谁?”叶娇拔出匕首。

她不认识这两个人。

谁是好的,谁是坏的?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夺嫡

第37章:为情郎做的事

2022-9-22 22:01:55

夺嫡

第40章:最真切的依恋

2022-9-25 21:00: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