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曾从事特殊行业

跟闺蜜安雅再见时,兰兰的心是异常激动的。
安雅和兰兰是穿开裆裤长大的闺蜜,两人感情非常好,幼儿园、小学、初中从未分开过,两人还开玩笑,说将来嫁人的话,一定要嫁一对双胞胎,永远不分开。
只可惜,还没等到嫁人那天,安雅家庭就出现了变故,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安雅被台湾的爷爷接走了。
两人这一别,就是10年。
这10年来,只有刚开始分别时有点联系,但后来,随着兰兰在这边多次搬家,手机号码多次换掉,联系几乎全无了。
直到前两天,老家的妈妈打电话给兰兰,说安雅回来老房子了,还给大家买了好多东西,问兰兰要不要回来看看?
要!要!兰兰没有多加思索就应承了下来,她和安雅度过的10几年的相知相惜,岂是这10年未见的光阴能磨灭的。
还没等兰兰订下车票,安雅的电话就来了。
兰兰!?安雅的声音冷静里面带着喜悦。
是我。兰兰觉得自己激动得舌头都打转了。
你还没买票吧?不要买了,我直接过来看你,地址分享来!
挂掉电话后,兰兰觉得自己的手都在颤抖,那种激动,就像要跟初恋情人见面一样。
c4bde35ce68d9df7335251582ece88c4

时钟在滴滴答答走着,兰兰也在厨房乒乒乓乓忙着,她不想带安雅去外面吃,她就想让安雅尝尝自己的手艺,尝尝家乡菜。
兰兰老公苏波正好出差7天,家里有时间和空间供两个女人叙旧。
兰兰一边忙碌,一边不停想着,安雅现在变成什么样了?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不修边幅,披头散发?
回忆起以前兰兰就觉得好笑,那时候兰兰成绩很好,而安雅则是她的跟屁虫,又是她的护花使者。每次有男孩想跟兰兰搭讪时,安雅都会拦在前面:一边去!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还来缠我们家兰兰。
每当此时,兰兰都欣慰的笑着,在她心目中,安雅就是个假小子,是她的护花使者,若不是安雅是女的,兰兰还真想嫁给她呢。
叮咚!门铃响了。
兰兰一个激灵,快步走向了门口,忽然想到了什么,兰兰又退回到镜子面前照了照,镜子里的自己穿着得体,面容友善,兰兰满意地点了点头。
但她拉开大门看见安雅的那一刻,脸上的自信一扫而光。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打扮非常洋气的女人,她盘着一个发髻,穿着一套西装套裙,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成熟风韵。如果不是知道安雅要来,恍惚中兰兰以为来的是哪位女明星。
看到兰兰发呆的模样,安雅一句话就打破了沉默:怎么?10年没见?以为见到鬼啦?

安雅这句俏皮的话,瞬间把兰兰拉回了现实,安雅还是那么俏皮,但她现在的俏皮跟以往不同,是一种透露着高级的俏皮。
两闺蜜重新见面,很快就打破了起初的拘束感。吃着兰兰做的食物,安雅赞不绝口,而兰兰则一脸欣慰的笑。恍惚中,她们又回到了当年无话不谈的状态。
安雅跟兰兰讲起了自己在台湾的经历,安雅的经历,让兰兰瞠目结舌。
当年,跟爷爷去到台湾后,安雅才明白,奶奶和爸爸之所以那么恨爷爷,是因为爷爷在台湾已经有了另外的家。
那么些年来,奶奶和爸爸拒绝接受爷爷的钱财,被妈妈不知道埋怨了多少回,直到奶奶抑郁而终,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后,爷爷才再次出现在了安雅面前。
虽说安雅跟爷爷没有很深的感情,但她需要吃饭,她想读书,而母亲和继父都不待见她,为了生存,她毫不犹豫地选择跟爷爷走了。
去到台湾的日子,也并不是那么好过,爷爷找的新奶奶很有钱,而安雅,不过是爷爷带回去的“野种的孩子”。
不,安雅不觉得父亲是野种,因为爷爷是先娶的奶奶,只是行了礼没领证而已,在安雅心里,奶奶才是爷爷明媒正娶的妻子。
只可惜,争这些都没用,为了生存,安雅不得不埋低自己,学得八面玲珑。
安雅很努力地读书,很努力地学习各种管理知识,终于在大学毕业后,在家族企业有了一席之地。
安雅觉得,自己终于熬出头了,而熬出头的下一步,就是自由。
7482a6a495fbe77357f22c5c23a6ddf3

兰兰安静地听着,她想听安雅继续讲后面她是如何实现自由的,安雅却将话锋一转,压低声音说:你知道我压力最大时,是怎么解压的吗?
兰兰摇了摇头。
安雅笑了一下,蹦出一句话:找鸭。
说完这句话,安雅熟练地从包里掏出一根烟,点燃,在烟雾缭绕中,讲起了那段历史。
第一次去那种地方,安雅是被一个女同学带去的,说实话,虽然爷爷家里不待见安雅,但是该给的零花钱还是给的,并且还不少。
那天,安雅想起去世的奶奶和父亲时,又一次泪流满面,同宿舍的嘉文说要带她去一个可以寻求安慰的地方。
去到那个地方时,安雅并不知道是什么店,只是觉得那个店开得很雅致,像是一个清吧,当她们吃饭喝酒时,会有很多英俊的男孩在旁边贴心作陪。有的倒酒,有的帮夹菜,有的会过来陪你聊天,来来去去的,看得安雅眼都花了。
嘉文对安雅弩了弩嘴,让安雅随她去厕所,在厕所里,嘉文对安雅说,有看中谁吗?
看到安雅还是一脸懵逼,嘉文笑了:他们很会聊天也很会安慰人的,刚开始就是亮个相,看你喜欢哪个,有看中的就固定到自己桌上,记住哦!
嘉文对安雅挤了下眼睛,安雅还是不太明白,但她至少明白了,这是一个有专人陪聊的地方。

安雅挑选了一个男孩陪自己聊天,挑选他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跟安雅一样,是大陆人,听口音就能听出来,姑且叫他墨子吧。
安雅对墨子感觉很好,他就像深谙心理学一样,无论安雅吐出什么烦恼,他都可以帮她抚平。那种感觉,就像春风轻抚着安雅的脸庞,又似催眠一样,让安雅心静如水。
从那天起,安雅迷恋上了跟墨子聊天,但她每次去那个店,也仅限于跟墨子聊天,并没有进一步行动。
相对于安雅来说,嘉文显然是老手,她会跟身边的男孩突然失踪,然后第二天再出现在安雅面前,安雅心知肚明,因为嘉文的零花钱花得很快。
如果安雅没记错的话,嘉文在这家店起码带出去过三个,而安雅,却只固定跟墨子聊天,聊完就结账。
她有时会多加点小费,墨子也从不拒绝,安雅心里有些隐隐的失落。
每次他们倾心而谈时,安雅都觉得自己跟墨子是多年的好朋友,只有墨子懂自己。但当墨子拿过她的钱迅速收好,礼貌地说“谢谢”时,她又会瞬间惊醒,是啊,他不过是个鸭,我连他真实姓名都不知道,能算什么朋友呢?
86f8b04dfcb5d07bc6af04f84ce0f959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而安雅,也渐渐对墨子产生了一种情愫,她每天都渴望见到他,甚至挖空心思想知道墨子的一切,但墨子很有职业操守,从不透露自己的任何信息,安雅只能从他对钱的渴望中,知道他很缺钱。
安雅曾经对墨子暗示过自己的情感,但墨子毫不理会,在他的眼里,他是商品,她是买家。
安雅有想过跟墨子进行最后那步的服务,但她还是忍住了,她想给自己留个念想,她不想破坏心中那份朦胧的情愫,她甚至想,等到自己完全财务自由后,她来直接带墨子走。
后来,大学毕业的安雅得到了家族的认可,顺利进入了家族企业,她越来越忙,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去那家店了,等她再次去时,却没有见到墨子。
同店的服务员说,墨子回大陆了,但具体是大陆哪里人,他们都不知道。
安雅感到很失落,从那以后,她再也没去过那家店,她后来也谈过几次恋爱,但再也没有哪个男人有墨子给她的感觉,所以依旧孤身一人。
后来,新奶奶去世,叔叔跟下代能力都太一般,安雅在爷爷的扶助下青云直上,通过2年时间打下了自己的一番新天地。
财务自由了,精神却越来越空虚,安雅想回老家看一看了。
听完安雅的经历,兰兰心里既心疼又敬佩,心疼的是安雅多年寄人篱下的生活是怎么熬过来的,敬佩的是安雅努力向上的精神。
而自己呢,普普通通大学毕业,普普通通找份工作,一年前遇上老公苏波结婚,现在又在平缓的备孕中,虽说没什么大富大贵,但至少没经历大风大浪,老公温柔体贴,工资全部上缴,自己很满足。
赚多少钱,都不如身边有个人给你家的温暖啊!她决定,安雅在这边的7天,她要给安雅足够的家的温暖。

兰兰说到做到,这7天来,像亲姐姐一样,给予了安雅无微不至的关怀,安雅一方面非常感激,另一方面,心情却如打翻了调味罐,五味杂陈。 
 
其实,她那天一进门就看到了兰兰的结婚照,而照片上的新郎,像极了墨子。只是,墨子的眼角有两颗痣,而照片上的苏波却没有。她很想证实一下,苏波到底是不是墨子。
也许是顾忌到她单身,兰兰从不主动跟她谈老公的事情,而她也不好追问什么,只能等着苏波回来,一探究竟。
安雅是有私心的,她特意把自己在台湾的经历讲给兰兰听,是想提前给兰兰打个预防针,一旦她发觉苏波就是墨子,她会揭穿他的,是她先认识墨子的,是她。
只是,兰兰这7天来对她的关怀,把她当亲姐妹一样的对待,又让她犹豫了,她已经习惯了商场的尔虞我诈,却在兰兰这里又找回了当初的纯真,她很矛盾,她不想伤害她,唯有寄希望于苏波不是墨子。
安雅特意问了兰兰苏波回来的时间,然后订了第二天的机票。兰兰并没多想,反而觉得欣慰,闺蜜嘛,当然得见到闺蜜的老公了才能走。
该来的那天,终归还是来了。
4771f1678ce0f1a740c71c227420e1a0

苏波回来的那天是个傍晚,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时,兰兰整个人明显地紧张起来,虽然结婚已经一年了,但兰兰觉得那种恋人的感觉还在,她无时无刻都想用最好的状态迎接苏波。
在她的旁边,安雅同样紧张。
门开了,兰兰直接扑了过去,风尘仆仆的苏波也放下行李迎了上来,两人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里,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安雅,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
在夕阳的照射下,苏波眼角的那两颗痣异常明显,也就是说,婚纱照上的照片,是为了美观,把眼角的痣P掉了。
等到两人抱了很久后,苏波才轻轻推开兰兰,说有礼物要送她,就在他抬头的那一刻,看到了正盯着他的安雅。
瞬间,苏波的脸色变了,头顶开始冒出冷汗。
沉浸在幸福中的兰兰丝毫没有注意到两人的面部变化,依旧热心地为两人相互介绍。
安雅是最先整理好情绪的,她当不认识苏波一样,向他伸出了手,做了自我介绍。
苏波也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匆匆握手后,就以整理行李为由回了房间。

这一晚,兰兰依旧跟安雅同一个房间,也就是在这一晚,安雅从兰兰口中了解了苏波的经历。
苏波上面有两个姐姐,大姐残疾,二姐自闭,当初苏父是冲着生儿子,让苏母接二连三生的。说起大姐的残疾,还是苏父弄的,因苏母出去办事,苏父在家看护不周,让大姐摔断了腿。
后来,二姐6岁都不会说话,查出得了自闭症。苏波虽说是得来不易的儿子,但苏父也并未怎么多管,都是由苏母带着,所以苏波的性格也随了苏母。
两个姐姐早早辍了学,家里的收入都供着苏波读书,其实收入,大部分都是母亲挣来的。
直到苏波高一那天,苏母熬得油尽灯枯,最终撒手人寰,只可惜,苏母尸骨未寒,苏父就打算带着苏波另寻新欢,抛下两个姐姐,苏波说什么都不同意。
在被父亲强制带走的那天,苏波偷偷溜回来,带着两个姐姐去投奔了小姨。
只是,小姨家也穷啊,虽说有个住处给他们三,但养不起啊,撑着让苏波读完高三后,苏波主动放弃了高考,出外打工了。
后来,苏波通过门路到澳洲做了两年矿工,终于赚了一大笔钱回来,改善了小姨和姐姐们的生活,至于是怎么去的澳洲,苏波没有具体讲,就说打工认识的朋友有门路。
听完兰兰的讲述,安雅彻底沉默了,心里也暗自做了决定。
f59636a57595404b065a1eac94163d34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安雅发现身边的兰兰不见了,留有一张纸条:我出去帮你买点早餐带到路上,我记得你那时最爱吃煎炸煮包子,这里有一家味道很好,等着。
安雅心里一阵暖意,这么多年来,她看尽了人情冷暖,看惯了自私自利,却在兰兰这里的短短7天,又重新感受到了那份纯真和温暖。
她打开房门,另一间房的门也正好打开,看到她在门口,苏波飞快把门又关上进去了。
安雅稳了稳情绪,敲响了苏波的房门,趁兰兰没回来前,她觉得有些话必须要跟苏波说。
很久后,苏波打开了门,脸上写着惊慌,还有不安。
安雅冲他笑了笑:兰兰是我最好的朋友,好好待她,你在澳洲那两年很辛苦,我希望你能永远忘掉那两年,陪兰兰好好走下去。
说完这句话后,安雅感觉心里的巨石落地了,脚步有说不出来的轻松。
她转身回到另一个房间收拾行李时,听到身后的苏波如释重负地说了句:谢谢你。
听到苏波的这句话,安雅的泪掉了下来,别了,我那青葱的朦胧的单恋。
离开的那天,安雅走得特别轻快,当她转身向苏波和兰兰挥手时,看到兰兰靠在苏波的肩头,安逸而幸福。
安雅露出了由衷的笑容。谁没有过去啊,谁没有伤疤啊,既然过去都已经封窗了,伤疤都已经愈合了,何必还要再强行撕开呢?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短篇小说

为了救你,我被我亲爹追杀

2022-9-22 22:10:22

短篇小说

未来审判:靠提取记忆,重现案发过程

2022-9-26 23:24:5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