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秋天,我该问你索要一朵落花的

念了又念的秋季,我该如何形容呢。我想该是那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空前盛况,又或是“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中,在秋雁声声里畅饮的快哉肆意,又或许是大多人心里那般“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接下来就是落叶,国庆,卫衣,跨年烟花,冬天的第一场雪。

——题记

裙下,我踩着纷扬里落来的枯朽,一步步越过灯火阑珊漫步在街头。此时的秋风啊轻柔的晕在脸上,吹动了我的步伐,吹乱了我的长发,也吹散了我的心事重重。是了这当然是秋天,我该问你索要一朵落花的。

念了又念的秋季,我该如何形容呢。我想该是那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空前盛况,又或是“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中,在秋雁声声里畅饮的快哉肆意,又或许是大多人心里那般“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中无边的凄清萧瑟呢。但与我来说无论是这“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清新美妙,还是眼前“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的凄楚飘零,字字句句这都不及秋日盛景之万一。

望着门前的落枫一步步生,一步步落,我总要在这幸福又哀伤的矛盾日子里收敛情绪。看庭前花开庭下叶落,还有我低头捡起片片枯萎,却也在无意中窥起枝下这萌生的新绿,那自然是生命的生生不息!凋落吗不过是一番萧瑟而已,但我总要脱口而出那句:“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来贺我可以正式地拥有整个秋天的秘密。

我也曾暗自企图瞒过夏天未退的暑热,来早早的迎接清风徐来的曼妙和那古老千年向我走来的诗情画意。可姗姗来迟地秋雨总不是我能拿捏的坏脾气。即使生气,我总要为这铺天盖地拂落的满天花雨感到欣喜。这是晚来的秋,也是晚到的惊喜。我还要为这一场滂沱大雨写下我略带嗔怪的相思意,那绵长深刻的期盼又何止十万八千里。

提起笔,我总是想起郁达夫写给你,写给秋天的爱意。即使远在千里也要在故都相聚。我不是他但我同样知道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美而好的。在入川的两年里,我捡拾了片片秋天送我的笔记——关于各式各样的落叶枯荣,我尽收眼底。还有那样安详坠落的花瓣,我相信也是有缘让我们相遇。这季你再来,我也该向你问候一句:好久不见,我们又到相聚。

今夜,又在寂静里听见落雨淅淅沥沥,渐冷的空气也向我透露秋深的秘密。转眼间,九月已去,我已经许久不见好天气,但我仍旧欢喜,因为我正逐步的完全拥有你。未来日子里,我将永远期待下一季。

忽然想问你一些有关秋天的事。比如桂花的花期是多少天,天气冷了要新添几件长袖,能不能趁着九月喜欢我。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散文

我们何时松手

2022-9-21 23:34:46

散文

云英未嫁,许我生而欢喜可好?

2022-9-23 23:30: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