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外卖,时我被女鬼缠住了——

【第一章】

总编剧办公室里,周仁又在挨骂。

总编剧秦达华颐指气使地口沫横飞:“你是猪脑子吗?我告诉你多少遍了,一定要多写男主角和女主角腻歪的剧情,实在想不出来就打擦边,你看看现在正上映的那个仙侠剧,照着人家的情节搬你还不会吗,真是废物。”

周仁假装听懂了一样点头,为了保住饭碗他只能忍住想要狠揍秦达华的冲动。

最后,秦达华命令周仁说:“你回去好好把第二集的剧情改了,连带到第八集的剧本,下周一交给我。”

下周一?今天周五。

“我知道了。”周仁表面笑呵呵,心里真想立刻辞职。 

下班后房屋中介联系了他。

他现在租的房子房东临时不租了,他只能另寻他处。

中介给他说了房子的大概情况,是个老旧小区的一居室,房租也不贵,距离他公司来回半个小时车程,房子自带家电,付了钱随时可以入住。

正好明天是休息日,周仁约了中介去看房子,小区的环境也很好,不仅有绿化,他楼下还有一个挺大的湖,湖水清澈。周仁觉得不错就租了下来。

把东西搬上楼的时候,他在电梯间里看到棚顶有一张黑色的符,上面画着红色的不明字体。

周仁心里有点犯嘀咕。

出了电梯,隔壁邻居的楼梯间飘出浓烟,周仁以为是着火了,赶忙拿了楼道里的灭火器冲过去,看到一个老太太手里拿着一大把香,对着白墙拜了又拜,然后把香插在地上的香碗里。

周仁有些惊慌地愣了一下,心想遇到这么邪门的邻居也太倒霉了吧。

搬家公司的人离开后,他打扫房间,却在每个房间的角落都发现了黄色的符。

周仁觉得这房子肯定有问题!他立马联系中介,中介却说他想多了,房子没有发生过什么邪门的事情,而是这个小区有些问题。

中介告诉周仁,五年前小区里曾经有一个女人跳楼自杀,摔在楼下的水池里,从那之后小区里经常发生诡异的事情,传言是女鬼怨气冲天出来作祟

靠,这也太晦气了。周仁原本不信鬼神,自从在剧组碰到过灵异事件之后他就对这种事发自内心的恐惧。

可是合同已经签了,他原来的房子都退了,现在退租让他上哪找地方住。他还有剧本要赶,他只能告诉自己别害怕!

晚上,他把房子里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再写剧本。

四周很静谧,仿佛整栋楼都没有人似的,只有敲键盘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突然,屋里的灯灭了一下,吓得周仁大叫一声。有雨滴打在窗户上的声音,他这才察觉外面下雨了。

手机猛地响起,又把他吓了一大跳。他真的很害怕小区女鬼的传闻,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

是外卖小哥打来的电话。

“实在不好意思,周先生,我还有好几单急送,现在已经超时了,我求求你,能不能下来取一下,我在楼下水池边等你。”外卖小哥说完挂了电话。

周仁拉开窗帘,正好那个死过人的水池就在他家窗户下面,外卖小哥顶着大雨站在水池边上。

“好吧好吧,我马上下去。”都是打工人,谁都不容易。周仁心软,拿着伞立刻乘电梯下楼,雷雨天的夜晚,小区里一个人都没有,他拿了外卖后转身就走,一刻都不想多停留,可他的身体却站在水池边一动不动,撑着雨伞的手抖得厉害。

有人拽住了他的衣角,他闪烁的余光里,水池里幽幽地浮出一个红衣长发的女人,就是女人的胳膊拽着他的衣服。

女人从水池里站起来的同时,周仁手里的外卖摔翻在地,他惊慌失措地一通乱喊:“别抓我,我还没活够呢,你放过我吧。”不停挥舞手里的雨伞打向女鬼,试图用物理攻击将女鬼击退。

女鬼一只手扒开贴在脸上的长发,露出干净单纯的笑脸,声音惊喜:“周仁,怎么是你!”

周仁停下动作,转过头仔细打量女鬼的脸,思索几秒后试探地问:“你是……陆鸣?”


【第二章】

普通人看不到陆鸣的存在,只有极少的人才能看到他。幸运的是,周仁是极少的那部分。

陆鸣是周仁的初中同学,上学的时候两个人关系一般,周仁对陆鸣不是很了解。 

不过,周仁记得陆鸣初一下学期的时候转学了,后来从其他同学那里得知陆鸣车祸去世的消息。

周仁看着站在客厅里一身女鬼打扮的陆鸣,皱着眉欲言又止。

陆鸣看穿了他的困惑,笑着说:“哥们,我已经死了很多年了,我现在是鬼,不过你别怕。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话毕,他身上的长发和红裙如雾一般消散,恢复了小男孩的样子,身上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

周仁惊呆地半张着嘴,仍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我饿了,哥们你家有什么好吃的吗?”陆鸣一脸期待地望着周仁。

他期盼的眼神让周仁无法拒绝,“这……我家里没有元宝蜡烛。” 

陆鸣切了一声:“我才不吃那些,我和人一样,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虽然我已经快十年没吃过人间的饭了。”说着,他可怜巴巴地叹气,十分怀念地说:“我真的很想炸鸡柳的味道。就咱们上学时门口有一家小摊,特别好吃,五块钱能买好多,你还记得吗?”

周仁点头,“记得。”

被陆鸣这么一说,周仁不禁想起了曾经年少时光。

当年校门口的小摊早已找不见,他也彻底从学校毕业,走上了社会。

周仁叫了两份炒饭,还给陆鸣叫了一份炸鸡柳。

陆鸣还是当初上学时的学生模样,个子外表都没有变化,只是他衣领上星星点点的血迹让周仁觉得有些刺眼。

“谢了,哥们,虽然味道和校门口的一点都不一样,但也是人间美味。”饱餐一顿的陆鸣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

当晚,周仁边赶剧本边和陆鸣彻夜长谈。

陆鸣:“我也以为人死了会去天堂或者地狱,但我死了之后就变成灵体了,嗅觉和视觉都变得特别发达,刚开始觉我觉得挺好玩的,谁都看不见我,想去哪里可以直接飘过去,还能穿墙,特别有意思,不过我还没玩够就遇到了鬼老大,然后就被鬼老大分配到这一片来吓唬人,每年都要吓唬一万个人。”

周仁吐槽:“太惨了吧,死了做鬼还要完成kpi。”

而且陆鸣的灵魂不能离开这个小区,也不能未经允许偷吃人类的食物,那样属于抢,更不能和活人混在一起,被鬼老大发现了,一样要被惩罚。

“那完成了有什么奖励吗?”周仁好奇地问道。

陆鸣表情不太感兴趣的说:“有啊,鬼老大会帮完成任务的人完成一件功德簿上的好事。”

周仁赶稿子赶得哈欠连天,没精神继续好奇,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翌日周仁被煤气报警声震醒,他跑到厨房一看,是陆鸣把锅烧糊了,并且厨房里一片狼藉。

“你到底在干什么!遇到你我就倒霉,你能不能别缠着我。”周仁对着陆鸣大吼,他本来就因为工作很累很烦了。

“我……”

周仁不听陆鸣解释,拿着衣服摔门离去。

陆鸣委屈又失落地看了看橱柜上泡好的泡面。那个烧糊的盆,陆鸣用来煮泡泡面的开水了。


【第三章】

周一,周仁交了剧本后,上司秦达华又对他一顿辱骂,要求他修改。他早料到是这个结果,秦达华就是故意针对他。

秦达华要求周仁抄袭现在热播仙侠剧的桥段,遭到了周仁的强烈反对。周仁鄙视抄袭,更坚决抵制。

秦达华脏话连篇地喷了他一顿后让他滚出办公室。

这个破工作他真的干够了。他开始偷偷投简历,打算跳槽。

下班后,周仁带着一身疲惫进门,陆鸣躺在客厅沙发上用平板看篮球赛。

“上次弄乱你的厨房,对不起。咱俩还是好哥们,对吧。”陆鸣一眨眼飘到周仁面前,语气小心翼翼。

周仁压根忘记那件事了,他有些意外陆鸣的耿耿于怀,看着陆鸣垂头丧气的样子,不自觉心软,说:“当然啊,那件事我早忘了,我就是工作不顺利,有点心烦,那天口气不太好。”

陆鸣听了笑逐颜开:“你不怪我就好!工作的事情我不是很懂,但我知道做人很快乐。因为人可以吃美食。你可算下班了,今晚吃什么?咱俩喝点酒吧。”自从再次尝到人间烟火之后,陆鸣每天都很期待吃什么。

周仁疲惫地瘫倒在沙发上,“你才多大,能喝酒吗?”

陆鸣不服气地切了一声,“你别小看人,我能把你喝倒。”

喝就喝。反正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泄。

周仁叫了外卖外加一提啤酒。

周仁酒量不好,两罐啤酒下肚就开始上头,他头晕目眩地靠在沙发上,“唉,人间不值得啊,陆鸣,幸好你不用继续做人了,我真羡慕你。”

陆鸣一点没醉,表情不是很懂周仁的话,他摇头道:“你这话不对,我觉得人间特别好。有好吃的,还有酒喝,还有自由,多美好啊。”陆鸣眼里的渴望亦是周仁难以理解的。

周仁摇摇晃晃地回到卧室躺下,浑身冒冷汗。

半夜,周仁迷迷糊糊地醒来,他发烧了。家里没有退烧药,他只能忍着。约莫一分钟,陆鸣手里拿着好几样感冒药问他:“你吃哪个?”

周仁震惊,“你从哪弄的这些药?”陆鸣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去楼下药店买的啊,我扫过码付过钱了。”陆鸣跟着周仁去楼下小超市买东西的时候看过手机支付,默默学会了。

“谢谢。”周仁异常感动地说。这一刻他觉得能遇到陆鸣真是他的好运气。

吃了药,周仁emo地叹气:“明天要是请假,秦达华那个人渣肯定又要找我麻烦!”

陆鸣想了想说:“要不我替你去上班,你在家养病。”

“这也可以?”周仁皱眉质疑。

陆鸣笑容有些狡猾,压低嗓子说:“只要你不说出去,我明天就可以替你去上班。”

“好,我保密。”周仁发誓,“所以,你要怎么做?”

于是,陆鸣用手捂住周仁的眼睛,眼前一黑一亮,周仁的灵魂躺在床上,陆鸣进入了周仁身体。

陆鸣激动地大叫:“长得高太棒了!我再也不是小矮子了!我可以离开这个小区了。”陆鸣的身体从他车祸之后就永远停止了成长。

“嗯嗯嗯。”吃了药的周仁有些困倦,叮嘱陆鸣道:“你明天去公司千万别和秦达华起冲突……”话没说完,周仁睡着了。

而陆鸣早就狂欢着跑了出去,他精力充沛,如获新生一样又跑又跳。引得邻居骂道:“大半夜的吵什么吵。”

陆鸣哈哈大笑,用力喊道:“死了有的是时间睡觉,活着就得起来嗨。”

邻居:“神经病。”

陆鸣跑出小区,天空从黑夜变成白昼。

家里。

“靠,这也太爽了吧!”周仁的灵魂不停在窗户里外穿梭。不仅如此,他还能直接飘上天!

他要飞去更远的地方!

想了想,周仁地来到了曾经的中学校园,意外在里面看到了陆鸣,陆鸣在操场里和几个学生一起打篮球!

周仁震惊之余立刻飘进去,陆鸣能看到周仁,朝他使了个眼色,周仁心领神会,让陆鸣抛向篮筐的篮球顺利投中。

陆鸣不费吹灰之力获胜,和他一队的队员围着他夸赞:“你打球真厉害,你是省队的吧!”

陆鸣臭屁地笑了:“我可是体校特长生,当然比你们厉害!”

一旁,周仁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上学的时候陆鸣就特喜欢打篮球,如果他没死的话,他肯定能实现他的愿望,可惜……

“那边那个人,你是谁的家长,怎么擅自闯进来的。”门卫大爷跑进来,陆鸣立刻跳围墙溜走。

跑了好远之后,陆鸣气喘吁吁地蹲在地上吐槽道:“我好久没做人了,都不习惯跑步了,还是当鬼方便。”

周仁哭笑不得,“对了,你怎么跑这来了,现在是上班时间。”

“上班?”陆鸣歪着头反问,一脸迷惑。

“你没去替我上班啊!”周仁快被气死了。

陆鸣一脸尴尬地道歉:“对不起,我太开心,就给忘了。”

“你快和我换回来,我现在要立刻赶去公司!”周仁说罢,和陆鸣把灵魂换了回来。

周仁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陆鸣也跟着一起上车。

不等周仁开口说要去的地方,出租车已经开了起来,司机的脖子扭了一百八十度,阴森瘦削的白脸瞪着陆鸣怒吼:“谁允许你离开小区的!你还和活人混在一起,你破坏了我的规矩!”

周仁被吓坏了,陆鸣比周仁还害怕,他缩在周仁脚边,瑟瑟发抖地说:“鬼老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第四章】

车窗外的景色变得模糊,恍然间,周仁有种置身于科幻电影中时空隧道的感觉,连他自己的存在都变得不太真实起来。

出租车消失,三个人站在地上。

鬼老大一身紧身黑衣,肤色惨白中透着淡淡的青色,双颊因太过瘦削而内凹,他身后还有一条毛茸茸的黑色尾巴,让周仁不禁联想起黑猫。

周仁小声问躲在他身后的陆鸣:“这个鬼老大是吸血鬼吗?”

“从没人敢在背后嚼我的舌头!”鬼老大眼角一耷拉,周仁腾空飞起,越来越高,仿佛要被这股神奇的力量推到外太空去。

高高地,周仁看见陆鸣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被鬼老大用手指头指指点点地数落,鬼老大摇了摇尾巴,抖出铁锁链,将陆鸣的双手锁住。

此番情景,不禁让周仁会想起他被秦达华训斥的场景,他太感同身受了。

“你放了陆鸣。”周仁愤怒大喊。陆鸣不敢反抗,他敢!

鬼老大不搭理周仁,周仁便继续对着鬼老大一顿咆哮输出:“陆鸣是自由的,凭什么听你的指挥,那些吓唬人的坏事都是你逼他做的。像你这种恶鬼,早晚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说完,周仁重重地摔在地上,鬼老大怒不可遏地瞪着他,“你敢教训我!”

周仁摔得浑身疼,却并未受伤。他脑子转了转,对鬼老大挑衅道:“如果你能坚持看完这个,我可以让你带走陆鸣。”

鬼大佬很不屑:“就凭你!”

周仁点开手机里的邮件,他把秦达华让他写的天雷偶像剧剧本拿给鬼老大看。

只见,鬼老大的表情由皱眉逐渐变为暴躁,他忍无可忍地把手机摔在地上,“这是什么垃圾玩意,简直晦气!”说罢,鬼老大的消失不见,余下他的声音在空气中飘荡:“陆鸣,这次给你记过,下不为例。”

陆鸣手腕上的铁锁链消失不见,他松了口气,无比感谢地看着周仁,“哥们,多亏有你!”

陆鸣先回了小区,周仁赶去公司。

到了公司,秦达华对他满口喷粪。换做往常,周仁或许还会忍,但他不想再忍了,他一脚揣在秦达华的办公桌上,瞪着秦达华怒吼:“闭嘴吧,你就是个只会抄袭的王八蛋。”

“周仁,你敢骂我,我是你的顶头上司,你不想干了是不是。”秦达华威胁周仁。

周仁硬气地大吼:“对,老子不干了,这个月工资也不要了,破烂剧本你自己抄吧,反正你很擅长抄袭。”扭头就走。

秦达华下不来台,拿起桌子上的保温杯打算偷袭周仁。

砰,保温杯擦过周仁的耳畔打偏在地上。周仁惊慌回头,难以置信地瞪着秦达华,以及秦达华身旁站着的鬼老大。

秦达华自然看不见鬼老大,但周仁可以。

鬼老大摇了摇尾巴,秦达华被定住,鬼老大傲慢地坐在椅子上,长腿交叠,瞥了周仁一眼,“我不是帮你,这里是我的地盘,而我生平最讨厌背后偷袭,给你个机会,打回去,不用负责。”

周仁揉了揉拳头,狠狠给了秦达华一拳。而秦达华看到的画面则是一个满身是血的无头鬼在打他。秦达华中了鬼老大的迷幻术,他吓得狂喊:“鬼啊。”疯了一样跑出去。周仁痛快地大笑。

转过头,鬼老大已不见了踪影。

周仁买了陆鸣爱吃的披萨回家,他边吃边问陆鸣:“你就没办法摆脱鬼老大吗?”

陆鸣叹气:“有啊,去投胎就可以摆脱鬼老大的控制。”

“对啊,你怎么还不去投胎!”周仁才反应过来。

陆鸣对投胎提不起一丝兴趣,“投胎很麻烦的,要完成功德簿上的功德,才有机会再投胎成人。”

周仁看了看陆鸣的功德簿,上面写着:完成一百件好事,即可获得投胎转世为人的机会。

“这还不容易啊,我帮你完成,我一定要让你自由!”周仁语气坚定地打包票。


【第五章】

只要做好事,就能在功德簿上记上一笔。

周仁开始到处找能做的好事。他开始喂流浪猫狗、喂鸟,给贫困儿童捐钱等等。忙活了半个月,打开功德簿一看,上面显示才完成了两件功德。

周仁无语了。陆鸣劝他:“还是算了吧,我早试过了,真的很麻烦的。”

“不行,我说过要帮你投胎。”周仁执意。

周仁还没找到新工作,陆鸣玩他电脑的时候无意间把他五年前写了一半的剧本翻了出来。

陆鸣看了之后由衷感慨:“这个故事挺精彩的,后面怎么没了?我很想知道结局!”

周仁合上笔记本电脑,叹气道:“不会有结局的。现在不流行这种家庭喜剧了,投资方都想拍甜宠剧耽美剧捞快钱。要是早几年,或许还能卖出去,现在想都别想。”

陆鸣不太懂周仁的苦恼,他歪着头看着周仁:“反正你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把剧本写完。管那么多干嘛,我支持你。”

“你才闲着呢!我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做功德!”周仁哭笑不得。

早年写的剧本现在不流行了,功德簿上功德又进度缓慢。周仁满心郁闷,他烦躁地下楼,打算去楼下的7-11买点酒。

周仁去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幸亏便利店24小时营业。

店里就一个年轻女生在拖地,他拿了一提啤酒后到后面去找下酒菜,刚蹲下,就听见前面男声粗暴地威胁:“把钱都拿出来,不然我杀了你。”

陆鸣有些惊慌地说:“周仁,有劫匪。”

周仁立刻冲出去,女生已经被瘦高的男人挟持了,男人手里拿着一把生锈的菜刀,架在女生的脖子上,女生抽泣着哀求道:“我给你钱,你放了我吧。”

女生在歹徒的劫持下打开了收银台,把里面的钱全拿给劫匪,劫匪一看才两百多,恼羞成怒地咒骂女生:“贱货,怎么才这点钱!”

女生瑟瑟发抖地回答:“都是手机、手机支付,现金就这么多。”

“实在太可恶了。”陆鸣说着幻化成红衣女鬼的吓人模样后飘到劫匪面前,果不其然,吓得劫匪大叫着后退,女生见状立刻逃了出去。

周仁用手里的啤酒砸向劫匪后背,劫匪反应过来后怒视周仁,将手里的菜刀丢向周仁,周仁闪躲不及,胳膊被菜刀划了个口子,鲜血流出。陆鸣看到周仁受伤了,他怒不可遏地瞪着劫匪,店里的灯光不停闪烁,商品漫天乱飞,把周仁都吓到了,只见陆鸣怒吼一声将货架推到,劫匪被砸在下面动弹不得。

“哥们你没事吧。”陆鸣担心地看着周仁流血的伤口。

“没事,皮肉伤而已。”周仁捂着伤口。

女店员报了警,民警及时赶到并将劫匪逮捕。

周仁去医院处理伤口,女店员为表感谢,一路跟着周仁,非要承担周仁全部的医药费。

“真的不用。”周仁第4次推辞了。

“不行,你救了我的命,这是我应该做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女生非常坚持。

“那好吧,谢谢了。”周仁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别这么说,是我该谢谢你才对。”女生表情腼腆,转身去缴费了。

离开医院之后,周仁对女生说:“太晚了,你一个小女生不安全,我送你回家吧。”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女生很是感激地说:“谢谢你,我和你应该住同一个小区。”

二人一同回到了小区,陆鸣在小区门口等周仁。原来女生就住在周仁隔壁那栋楼。

临走前,周仁有些担心地嘱咐女生说:“你和你们店长说一下吧,别上夜班了,太不安全了。”

女生有些为难地小声说:“那个……我就是店长,店员家里有事不做了,我还没招到人。”

周仁表情有些尴尬,原来女生是老板。

“谢谢你们。”女生道谢后进了楼梯间。陆鸣挥手说:“byebye。”

翌日一大早,周仁被陆鸣激动的大叫声吵醒,“周仁你快看。”

周仁看到功德簿显示已经完成五十二件功德。


【第六章】

周仁负伤在家休养,他将没写完的剧本翻出来,重新梳理大纲,文思泉涌,一周他就写完了初稿。陆鸣作为读者提出了一些建议。

陆鸣问周仁:“这个剧会拍成电视剧吗?”

周仁一脸苦恼:“不知道,如果有人愿意买的话,估计能吧。”

陆鸣若有所思,他趁周仁不注意的时候把剧本的全稿用邮件发了出去。

“我去换药了。回来给你买好吃的。”周仁说着出门去了。他的伤口还是挺深的,需要按时去医院换药。

由于陆鸣不能离开小区,所以没办法陪周仁一起去。

周仁换完药后往家走,他最近一直在写剧本,实在太累了,导致他不小心在地铁车厢里睡着了,坐过了五站,下车的地方是甸湘市大西边的郊区了。

周仁想起来上次陆鸣说这附近有一家烤饼夹串很好吃,就是店家比较任性,不定时营业。来都来了,周仁打算碰碰运气,便出去寻找店家。

外面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前面的小岔路里传出来小女孩微弱的哭声。周仁察觉不对劲,拔腿跑过去,惊骇的一幕在他眼前上演,一个约莫十来岁的小女孩被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压在地上,男人光着下半身,暴行已经结束了。

男人和周仁对视,周仁大骂脏话冲上去,男人却不惊慌,而是冷静地跑上了旁边的黑色轿车,车子发动,周仁以为男人会开车撞向他,结果车子从他面前驶过,周仁甚至来不及反应和喊人,小女孩瘦小的身体被车子碾过。

更加可恶的恶行上演,男人竟然倒车,车轱辘又在小女孩的身上碾压了一遍。

周仁捡起地上的砖头跑过去用手扣住车门拉手,拼命用砖头砸车窗,男人开车将他甩飞,车子开出了巷子。

绝不能让这个畜生逃走。

周仁先用手机拍下车子的车牌号,他跑出去看见前面的小饭店门口一个人刚从电动车上下来,他冲过去推开车主,骑上车子道:“后面巷子里有人杀人,快报警。”

他跨上电动车,开始追逐犯人。

周仁大学的时候骑过电动车,有点底子。

犯人察觉到周仁的尾随,故意往巷子里钻。

周仁左拐右拐,咬着犯人不放,电动车正要拐出巷子,犯人的车就停在巷子口,仿佛等待猎物一样等待周仁冒头,然后狠狠撞向周仁。

周仁来不及反应,就在他即将被撞飞的瞬间,熟悉的身影挡在他面前。

“陆鸣?!”周仁震惊。

陆鸣在家里感应到周仁有危险,他又一次破坏了鬼老大定下的规矩,以最快的速度飞到周仁身边。

陆鸣用手将周仁连人带车推回了巷子里,犯人的车子狠狠撞在了陆鸣身上。周仁看到陆鸣面色惊恐地被车子碾压。

这一刻周仁头皮发麻,他脑子里想起陆鸣曾经是出车祸死掉的,眼前的一幕仿佛让他回到了当年陆鸣车祸身亡的现场。

“陆鸣!”周仁面色发白地大喊。

犯人的车子开走了,陆鸣从地上爬起来,像是看穿了周仁的心思,故作轻松地说:“放心吧,哥们,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不会死掉第二次的。”表情却快要哭出来似的,“不过刚才真的太吓人了!我以为我要死了呢,幸亏我已经死了。”

周仁松了口气,心里却说不出的难受。

“我去追那个人渣了。”陆鸣一眨眼消失不见,他飘到了犯人车里,犯人看不见他。他抢犯人的方向盘,只见车子一会左一会右,开出巷子之后,迎面有一个老太太推着婴儿车,犯人仿佛视而不见一般猛踩油门。

“快躲开!”紧随其后的周仁大喊。

就在众人都以为悲剧要上演的时候,一个外探阳台从天而降,直接把凶手的车子砸扁了,凶手当场凉凉。

陆鸣和周仁震惊之余都松了一口气。

“陆鸣,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啊!”是鬼老大。他教训陆鸣的同时,双手环抱在胸前,傲慢地昂着头,用眼角看陆鸣说:“我刚才不是帮你们,我只是要抓你这个臭小子回小区,不小心飞得太快,把阳台撞了下来。”

周仁感激地说道:“是是是,你一定是不小心的。”

随后警察赶到,处理了事故现场。

鬼老大正要用锁链把陆鸣的双手锁起来,陆鸣浑身散发温暖的金色光芒,他的身体飘在空中,越飘越高,飘向明亮的太阳。

周仁一脸惊讶,鬼老大则无奈地叹气,凶巴巴的脸上难得露出了欣慰的笑意:“臭小子,你功德圆满了,我以后都抓不了你了。”

是的,陆鸣的功德簿全部完成了,现在他要去转世投胎了。

周仁开心之余,和陆鸣分别不免有些感伤,他释怀地看着陆鸣开玩笑:“老同学,你下辈子过马路的时候小心点。”

陆鸣开心地大笑,笑容单纯清澈,“周仁,我又能做人了,我又能品尝人间美食了,我都快等不及了。”话毕,陆鸣的笑脸融化在蓝蓝的天空里。一阵风吹过周仁耳边,藏着陆鸣给周仁的最后一句话:“哥们,开心点,人间值得。”

一周后,某知名影视公司联系了周仁,说要买他的家庭喜剧剧本,周仁很意外,因为他并没有给对方投过稿。后来见了面,看到那天他救下的7-11店的女生他才明白,原来女生的姐姐是影视公司的老板,而且女生可以看见陆鸣,至于剧本,当然也是陆鸣偷偷发给女生的。

女生腼腆地解释道:“你别误会啊,我这可不是为了报恩,是我和我姐姐都觉得你的剧本很好看。”

周仁听了有些不好意思,“谢谢。”

签了合同之后,周仁想,或者这就是陆鸣说的人间值得吧。

Fin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惊悚故事

西北尸客:三斗米请尸客显,原是背尸还乡来

2022-9-20 22:22:04

惊悚故事

鬼妻

2022-9-28 23:38: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