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姐姐和一个死人睡了两年,真相不寒而栗

“刘医生,这两天,我打听到小豆子之前跟一个叫王帅的学画画,但目前我也只知道这么多。”说起小豆子,石荷心里泛起一些苦涩。姐姐不在,姐夫罗俊生对小豆子的关心有限,云姨始终是一个外人。如果自己再不尽心,小豆子还能指望谁呢?
来人竟刘瑾华。
石荷一时错愕,忙顾着去擦眼泪,但那种灰头土脸的落寞已经被他尽收眼底。“我刚好路过,怕你忘记了明天的约定,所以特地来提醒你一句。”他解释。
既不拉近关系,也不无端窥探别人的隐私,这点恰到好处的界线感,让石荷觉得很舒服。
是的,成年人的关系,舒服最重要。
石荷眨了眨还挂着睫毛上的泪珠,说谢谢。
那件羊绒衫还披在石荷的身上,带着一股清冽的味道。石荷想要取下还给他,刘瑾华忙止住了,他凑近小声说,“刚才我看到有两个人蹲守在外,我想,要是我进来找你,那两人就不敢轻举妄动了。你的车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说完,他挽起石荷的胳膊,走出银行的自助取款处。刘瑾华左右看了一眼,那两个贼眉鼠眼的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人静默地走到停车处,石荷左右打量一番,没发现什么异常,又向刘瑾华道了谢。临走时,刘瑾华小声地说,“要小心点,快过年了,最近异地返乡的人很多,也许有人想趁机捞一笔好回家过年。”
石荷点点头,说谢谢。心里隐隐有一股暖流。那是从去年出国后,第一次觉得心里有了些许的安慰。
等她的车子缓缓启动,刘瑾华才走。从后视镜看到他俊朗的身影飘逸在寒风里,颇有古代侠客的风范。
 
云姨这几日,行为举止有点反常。
石荷带小豆子出门回来,见她从楼上罗俊生的书房下来,看着石荷,笑笑就快步走开了。鬼鬼祟祟的样子,倒是让石荷不得不注意她。
吃过晚饭,石荷见她匆匆收拾后,躲进房间里打电话,“哎呦,你个榆木脑子,你还惦记你的工作,这件事要是成了,你说你还有必要工作吗?”
石荷猜不透云姨跟谁打电话,但总觉得她在谋划什么东西。想要多听点,却哐当一声,小豆子拿着的小碟子掉在地上,碎了。
兴许是听到外边的动静,云姨马上噤了声。
屋里恢复了往日的沉寂。
小豆子始终缄默,石荷和罗俊生关系本就挺尴尬,云姨也不怎么说笑了,这个家,少了姐姐,竟有天翻地覆的不同。
 
那夜北京下了雪,皑皑的一片白。
东四的胡同外,刘瑾华的工作室门前,几株腊梅开得正好,在胡同的角落,零散的几株,开在风霜雪雨之中。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小豆子竟脱口而出一句诗,声音小如蚊蚋,只有他自己可听得清。
“来啦?”刘瑾华出门扔垃圾,看到石荷和小豆子正在院子外逗留,忙把两人请了进屋。
离正式约定开始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刘瑾华让他们到会客室里喝茶。“高甜,给我们泡一壶水仙进来吧。”
石荷这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她正低头在一张书桌前写着什么,长长的睫毛,似一把小扇。
 
“哎,来啦。”那姑娘甜甜一应,抬眸,双眼灵动跳跃,黑亮的眸子似嵌入西湖的明珠。
 
她站起来,身姿轻盈,像奏着一曲西洋舞曲,洋洋洒洒就去烧水煮茶。
 
见石荷的目光一直跟着高甜,刘瑾华有点不好意思道,“她是我远房的表妹,来这,跟我实习。”
 
石荷笑笑,没搭腔。但她心里仍是开心的,他愿意把自己和那个姑娘的关系解释给自己听。为这,她是开心的。
“刘医生,这两天,我打听到小豆子之前跟一个叫王帅的学画画,但目前我也只知道这么多。”说起小豆子,石荷心里泛起一些苦涩。
姐姐不在,姐夫罗俊生对小豆子的关心有限,云姨始终是一个外人。如果自己再不尽心,小豆子还能指望谁呢?
 
“王帅?”
 
“对。怎么,刘医生你认识他?”
 
刘瑾华摇头,不,不认识。就是因为不认识,才觉得这人有问题。上次看小豆子画画,手微微颤抖,这点细微的不同,只有他这样的心理医生才会注意。
 
或许,小豆子曾在画画上受过伤害,以至于,那天让他在画板上画点什么,小豆子毫不迟疑,拿起画笔就画。但他全程身体微抖,心里的恐惧可想而知。
 
不像别的孩子,收到这样的讯息时,目光探寻地看着大人,拿起笔又迟疑反复。
 
刘瑾华当时没有说出自己的观察,他不敢从一个细小的动作断言孩子的心理。而现在,得知小豆子跟随一个老师画画,判断又有不同。
 
“这几天,我让小豆子搬到我房间里睡,他倒也没有特别的反常,只是夜间做了一个梦,也是关于画画……好像,是我姐在逼他画画。”
 
石荷把家里发生的事,和小豆子的失语联系在了一起,“姐姐的死,对他的刺激很大,对了,我这还有她临终前的录音。”
 
她从包里掏出一个录音笔,把小熊肚子里的录音复制了一份放在录音笔里。
云姨今日在等人,听到敲门声,脸上笑开了花,忙把手随意地往围裙一擦,就去开门。
 
门外,果然就是她的侄女许清秀。人如其名,长得很是清秀,那精致的五官凑在一起,简直就是上天最好的艺术品。
 
特别是她的那双眼睛,看人时婉转灵动,似有说不完的情话。
 
“清秀,你可来啦!”云姨笑眯眯地。
“姑姑。”许清秀腼腆一笑,上下打量了罗俊生的房子,大,真大。她今天刚毕业,现在是一家公司的普通职员,也见过不少有钱人的房子,但那些房子,装潢摆设,恨不得直接把金条往墙上贴,一屋子的暴发户的低级趣味。
 
不像罗俊生的这所房子,装修的风格是简约派,但是屋里的摆件和墙上的装饰,无一不透着主人不俗的品味。
 
“快进来吧,你个傻丫头。”云姨笑着一下把许清秀拉进屋里,又走到石荷的房间,确认石荷不在家,云姨才把她侄女拉进自己的房间。
 
“我前一阵就跟先生提过,说你在这借宿几天,你这几天,就在这附近找个工作。当然,不要真的找啊,到时候就说找不到,我请先生把你安排到公司去,这样你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至于成不成……”
 
她说着,看到侄女咧着嘴在笑,马上啐了一口,“我呸,肯定成,我们家清秀长得这么好看,怎会不成?”
罗俊生并不知许清秀已经来了家里。
 
昨夜他听到云姨说,她哥哥家的女儿要到北京来找工作,刚毕业的姑娘,没多少钱,北京住酒店又贵,问他,能不能到家里借住几天。
 
罗俊生当时正恼,他的秘书最近总三天两头的请假,公司很多的事都耽搁了,他摆摆手,说随便吧,你安排就行。
 
他哪里会想到,云姨竟然藏着那样的心思。
 
石媛才死了一个月,本来云姨不必那般着急,但是出国了的石荷又突然回来,云姨有点担心呐。
 
她在罗家干了好几年,罗家的家底且不说,就说罗俊生这个人吧,开的豪车,自己有公司,外面还有不知多少套房产,这无论是谁,嫁给了他,后半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等石荷从东四回来,推门,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来开门,退回头看了看门牌,没走错。
 
门里站着的许清秀先开了口,略带讨好地矮下身子问,“你就是小豆子吧?”
 
小豆子盯着她不说话。石荷也不知这许清秀什么来头,也不说话。许清秀这才讪讪地,直起身子,看了石荷一眼,笑着说,“这位就是小豆子的小姨吧?你好,我是许清秀,云姨的侄女许清秀。”她主动伸手。
 
石荷手里拿着钥匙,这边牵着小豆子,腾不出手来跟她握手,“你好”,她礼节性地说了一句,然后挤身进屋去换鞋。
 
姐姐在一楼设了一间衣帽间,平时她出门的衣服和姐姐的衣服都挂在衣帽间里,离玄关有点远。等她拉着小豆子过去,听到许清秀还在玄关处嘀咕,“不就是小姨子嘛,有什么可牛气的?”
 
石荷换鞋的动作一滞,想了想,又继续脱下那双马丁靴。她不想惹事,自己身份尴尬,一个小姨子,也不是家里的女主人,有什么资格管他罗俊生家里的事。
 
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思潮起伏。
罗俊生给的那两百万,还是有它的特别用处。
 
这两天,石荷找了间律所,就是那种表面是律师事务所,私下实际干的是侦探的活。石荷让他们帮着调查姐姐生前的行踪。
 
那边探子的信息倒是很及时,“我们在文华,金茂,博锐,希尔顿这样的大酒店,都有查到你姐姐和一个男人的开房记录……对方的名字,就是王帅。”
 
王帅。
 
石荷的心咚的一下,之前总隐隐觉得埋着一颗雷,此刻突然炸开,她心下慌乱。
 
这怎么可能,姐姐不可能这么做。她有罗俊生,有小豆子,有一个幸福的家。怎么至于跟另外一个人开房?
 
但念头一转,石荷又觉得用幸福这个词不妥。或许在撞见她和罗俊生的那个晚上,姐姐的一生,和幸福就再也无缘了。
 
心里茫然,身体似乎被人撕开了一个口子,里面寒风萧索。茫然无措间,探子又发来一条信息:
 
“我们还查到一个爆炸消息,那个开房的王帅,已经死了。两年前,死在一场车祸。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1007153934336
20221007153934336

操控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操控

第3章:保姆用我5000块茶杯喝茶,背后撑腰的人让我颤抖

2022-10-7 23:51:10

操控

第5章:一张发票,暴露了姐姐出轨的真相

2022-10-7 23:55:4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