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一张发票,暴露了姐姐出轨的真相

石荷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许清秀过来,竟是要和云姨联手,准备拿下罗俊生这个中年丧妻的钻石王老五,实现她阶层跨越的美梦。石荷不禁觉得后怕,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些人,为了爬出自己的阶层,竟然如此不择手段。
这个消息太过惊骇,以至于外边有人敲门,石荷都没有听见。
 
“石荷姐,吃饭啦。”许清秀娇声在门外喊。餐厅那边杯盏相碰的声音,带来了难得的热闹和欢腾。
 
这个许清秀真有两下子,人才到,就反客为主,热热闹闹地帮着张罗一日三餐,俨然一个女主人。
 
石荷在房间里敛了敛自己的情绪,又对着镜子拍了拍僵了一天的脸,挤出一丝笑容,从房间里出来。
 
许清秀在给罗俊生盛饭。看到石荷出来,罗俊生有点不好意思,对许清秀说,“到家里来都是客人,不必这样客气。”
 
许清秀也看到石荷,马上帮着她拉开一张椅子,说,“来,石荷姐,你坐这里。”她帮石荷安排的座位,在罗俊生的右侧面。离罗俊生最远的距离。
 
先前,云姨在罗家,一直都跟石媛她们在一个桌子吃饭的,罗家不计较这些。但如今许清秀过来,她的热情和主动,凡事都先安排上,倒是让石荷有点不舒服。
 
她突然想起那晚云姨对着电话在教唆一个人,说你这事要成了,还有必要工作吗?
 
石荷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许清秀过来,竟是要和云姨联手,准备拿下罗俊生这个中年丧妻的钻石王老五,实现她阶层跨越的美梦。
 
石荷不禁觉得后怕,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些人,为了爬出自己的阶层,竟然如此不择手段。
可能因为家里无端来了个陌生人,罗俊生后来几天都不怎么回家吃饭,不是应酬,就是出差。
 
石荷带着小豆子出去买冬衣。
 
路过一家首饰店,一个店员叫住了她,“罗太太,好久不见。”
 
石荷刚想说自己不是罗太太,怎奈那人已经笑眯眯地冲着石荷又说,“罗太太,你订制的那款镯子到了。”
 
那店员招呼着石荷进去看看,“另外的那款,也有货了。”后面的那句话,意味深长,让石荷心里落下了一根刺。神使鬼差的,石荷跟着进了那家珠宝店。
 
难怪她会认错,这间店的光线,因要衬托那些珠宝,所以比一般的店铺要暗一些,加上自己的外貌,跟姐姐石媛,确实有八分相似。今日又拉着小豆子出来,人家一看就认定了她就是姐姐石媛。
 
石荷笑笑,轻咳嗽一声,说,“我前一阵生病好久没出门,今天又感冒,东西我改天再拿吧。”
 
那店员一定,十分紧张地拦下了石荷。“罗太太,里面是VIP的包间。上次您看那中的那枚白玉别针,我们已经进货了。您跟王先生都看中的了的,当时货不全,我们这个月特意为您进了几款,您一定会喜欢的……”
 
王先生。
 
难不成就是王帅。
 
石荷一下僵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那店员看她没走,以为是她的劝说有效了,就又拿出好些精致的配饰,让石荷进门去瞧瞧。
 
“您不要见怪哈,我们经理今日出门办事了,但是您和王先生看中的东西,她都一一登记在册的,我给您挑选也是一样。”说罢,她把那些摆件一一拿出,摆在石荷面前的一张檀木商务桌上。
 
石荷狂跳的心此刻才消停了一些,原来是个想要从经理处撬单的小姑娘。不懂事。
 
石荷平时最讨厌这种私底下玩弄小伎俩的人,可今天不同,她一旦在那个经理面前出现,一定会露馅的。
 
幸好是这个小姑娘来接待,石荷暗自叹一口气。
 
她假装看了看,选了两枚胸针,刷卡拿上了。然后又笑着对那店员说,“其他的东西我以后再来拿,对了,我们加个微信吧,方便你以后联系我。”
 
那店员听闻,脸上的喜悦快要滴下来了,“真的?那太好了。”她马上掏出手机,加了石荷的微信。
回家的这一路,石荷忐忑不安。
 
姐姐跟王帅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探子说他们一起开房,而云姨那边的消息,这个王帅是小豆子的画画老师,姐夫罗俊生又极力地压下这件事,不让人提。
 
石荷的烦闷又聚了上来,王帅,身份证上的王帅已经死了,绝不会有错。而这个出来陪姐姐逛街买东西,教小豆豆画画的王帅,想必就是一个骗子。
 
若是寻常骗子,骗骗感情和金钱,石荷是不愿追查的。
 
但姐姐临死前的那句不要逼我,让她不得不查。还有心理医生刘瑾华的话,他说小豆子正在遭受来自成年人的迫害
 
这个被怀疑的对象,王帅为首。
 
姐姐认识的这个所谓的王帅,一定是假冒的。
 
用一个死人的身份证出来招摇撞骗,并且做得这般天衣无缝,看来,这是个惯犯。
 
石荷一下没了主意,现在要怎么办,怎么样才能揪出那个真正的王帅?如今他又化名为谁?叫李帅,还是蓝帅?
 
正一筹莫展,那个店员发来了消息,“罗太太,您订制的那款首饰,我们是不是按照之前的地址,给您送到东坝清荷园呢?”
 
东坝清荷园?
 
石荷的心咚咚咚地,像擂着一面小鼓。
 
那个死掉的王帅,身份证上的地址是个外地的,这个东坝清荷园,莫非就是王帅在北京的地址。
 
没错 ,既然店员知道这个地址,说明那个珠宝店以前曾送过东西到那边去。
 
石荷决定,找个时间去东坝清荷园看看。
小豆子这几天,状态似乎有所好转,虽然仍旧不说话,但看见石荷,眼睛里有了光亮,脸上也有了表情。
 
那晚罗俊生不回来,石荷陪小豆子在房间里做手工。
 
正折一只纸船,许清秀就敲门,探半个脑袋进来,“石荷姐,你要是累的话,我来帮看看小豆子吧。”她讨好地看着小豆子。
 
石荷心里一阵反感,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想在小豆子身上作文章,这是她不能忍的。
 
如果说,罗俊生看中了许清秀,她无话可说,毕竟姐姐已经死了,让青年才俊的罗俊生为姐姐守寡,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若是有人想拿小豆子来上位,她必然会护在小豆子跟前。
 
石荷噌地一下站起来,也不跟许清秀说话,而是直接走到客厅,对着云姨的门,“云姨,有些话,我想我是要你们说一说的。”
 
云姨不知发生了何事,慌张地从房间里出来。
 
看到石荷气鼓鼓地站在客厅,身后跟着不知所措的许清秀,她以为许清秀得罪了石荷,忙陪着笑脸,说道,“荷小姐你这是怎么啦?谁惹着你啦?”
 
石荷不答,冷着声音道,“云姨,我们不管你们藏了什么心思,但是我劝你们不要在小豆子身上打主意。这个家,虽然不是我的,但我若是要开除一个保姆,我姐夫还不至于为难我。”
 
说罢,她转身砰地把门关上。
 
云姨和许清秀仍旧站在门外,两人有点莫名其妙。但也因为石荷的那一次警告,两人似乎也有所收敛,做事规矩了不少,更不敢在小豆子面前献什么殷勤。
和许清秀发生了冲突,石荷对她有了不少的防备。
 
她的房间,每天都是云姨来打扫,而自己为了姐姐的事,经常带着小豆子在外奔走。房间里有些东西,还是锁进保险柜里比较好。
 
姐姐在时,有个习惯,什么珠宝首饰都喜欢锁在保险柜里。因为家里有外人,明面上的东西容易丢,姐姐说,珠宝诱人犯罪,要锁起来。
 
那个小小的保险柜嵌入衣柜里,每个房间都有一个。她这个房间的保险柜之前一直空着,姐姐帮她设置了一个密码,但她一直没有用过。
 
密码倒也不难记,是她的生日和姐姐生日的组合。石荷凭着一点记忆,试探地打开,滴答的一声,居然真的开了。
 
石荷把白天在珠宝店买的那两枚胸针放了进去,手忽地碰到一个东西,硬硬的,似乎是个文件夹。
 
拿出来,在灯下一照,文件夹果然夹了一张纸。薄薄的一张。
 
是一张租赁的发票。
 
租赁地址:清荷园10栋2单元,606。
汽车缓缓驶入车库。
 
忙了一天,罗俊生感到无限疲惫。此刻他正趴在方向盘上,心里乱糟糟地,似一丛杂草。
 
远传,身穿冬衣的女子缓步走来,远远地向罗俊生招手。
 
罗俊生早就从后视镜看见了她,可他不想动。
 
半年前的浓情蜜意,今天却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怕,石媛才死了一个月,这个女人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跟他结婚。
 
“还不下车?”她娇俏一笑,眼里柔情蜜意。
 
“歇会。”罗俊生疲惫地回答。
 
她也不恼,挤身上了车子,然后冲罗俊生笑了笑,“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罗俊生吓得一下挺直了身子,声音慌得不行,“什么好消息?”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1007153934336
20221007153934336

操控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操控

第4章:姐姐和一个死人睡了两年,真相不寒而栗

2022-10-7 23:53:49

操控

第6章:邻居的一句话,戳穿了姐姐和男人的龌龊

2022-10-8 19:40:4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