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老公和保姆联手迫害我,真相太戳心

罗俊生转过太师椅,背对着石荷,但石荷能看到那锃亮的书桌上,罗俊生痛苦的脸。“那是你姐姐的私事,对你并没有好处,每个人都有污点。人都不在了,你还提那些做什么?”他脸色痛苦,摘下了眼睛。透过书柜的玻璃,石荷看到他拿着手绢在印眼泪。
云姨也许是憋坏了,竟一下子说了那么多。
 
石荷拿着空空的肥皂盒站在门外,她的心里也是空落落的。听了这些话,只觉得昏天暗地的巨石一颗颗地砸下来,全部砸在她的胸口上。
 
姐姐怎会是自己冲下去的?明明小熊里那段录音里说的是“你不要逼我”。
 
如果按照云姨说的,当时姐姐的房间里,只有姐夫罗俊生和小豆子,莫非那句不要逼我,说的是姐夫罗俊生?
 
石荷觉得后背脊渗出了冷汗,她不敢往下想了。
 
如果她的判断没有错的话,只有小豆子的那段录音是真的,完全记录了当时现场的状况。既如此,必定没有任何其他人听过那段录音了吧?
 
石荷赶紧转身进屋,她放下肥皂盒,把上次复制出来的那段录音锁在了保险柜里。
 
直到做完这些,她才觉得稍稍放心了点。起码,最原始的证据在她手上了。
 
人一旦冷静下来,头脑就会格外清醒,许多的线索就会不约而同地蹦出来。方才云姨说,罗俊生为姐姐找了一个心理医生,并且是北京有名的专家,那么,刘瑾华会不会认识呢?
 
她看了看手腕上那只卡地亚腕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小豆子已酣然入梦,唯她,无法入眠。
 
新西兰和北京有五个小时的时差,于石荷而言,晚上十点不睡觉,已是熬夜了。
 
可她管不了那些了,必须现在、马上、立刻给刘瑾华发信息,让他帮找找看,看看他能不能联系上北京的那些心理名家。
信息来时,刘瑾华正捧一本弗洛伊德的书,一边喝茶一边看书。
 
他穿一件白色打底高毛衫,外套着一件开司米,坐在客厅的昏黄灯光下,一室的安静祥和。
 
手机震动了几下,他才缓慢拿过来,看是石荷,马上放下手里的书。
 
看石荷说要找个治疗抑郁症的心理名家?
 
不难。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圈子,况且心理医生这一行,同行之间为了交流案例,经常组织沙龙,这是相互提高,互为督导的需要。
 
擅长抑郁症,并且有国外留学经验的,刘瑾华就认识好几个。
 
但有一个去年专职读博,据说不接个案了。另外一个在学校任教,课业繁重,接诊时间很少。刘瑾华用排除法,找到了两个最有可能的。
 
一个是他慕尼黑的校友安佳佳,另外一个是他目前的督导兼老学长董华。
 
刘瑾华拿出手机,翻到了安佳佳的电话,犹豫良久,还是没有勇气拨打出去。
 
他给董华打了电话。
 
好哥们间对彼此也比较了解,闲谈了一会,刘瑾华说道石媛的案子,声音略沉,“董哥,你那有没有一个叫石媛的抑郁症患者,她的个案有没有什么特殊?”
 
开门见山。
 
刘瑾华和董华都知道这个行业规则,客户所有的信息都是保密的,即便用于学术交流,也需要征得来访者个人的意愿。如此直白,只有一种可能,来访者已经有生命危险,或者正在遭受死亡的威胁。
 
“怎么?她,出事啦?”董华惊诧道。
 
“一个多月前,死于坠楼,目前家属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表面是死者抑郁自杀,但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刘瑾华言简意赅。
 
那边的董华,颇为震惊。
 
“我的印象不深刻,如今得抑郁症的人不少,有学生,有白领,还有家庭主妇,你等等,我给你翻翻看。叫什么名字?”董华又问。
在来访者登记册里,董华很快就找到了石媛。
 
今年的夏天,这叫石媛的女人确实来过。董华记得,当时陪她一起来的是他的丈夫,长得温文尔雅,很帅气。
 
和面容憔悴的石媛相比,那样光鲜亮丽的丈夫简直就是原罪。两人站在一起极为不搭配。石媛看上去比罗俊生老了十岁不止,虽然打扮入时,但难掩哀容,毫无当日叱咤职场的模样。
 
通过抑郁量表的测试,以及董华本人的问询,判断她是患有抑郁症的,不仅如此,她还出现严重的幻听,她说她能听到有人在她的耳边说话,并且那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可是那个女人只来了两次,一个月一次。一般这样严重的情况,董华会建议她一周来两次。
 
可她一个月只来了两次,后来就不来了。
 
董华并不知道石媛的后续如何,当时听说她要转到国外去治疗,他还真的以为是她丈夫转诊了呢。
 
现在想来,确实疑窦众生。
 
董华把自己接待的事跟刘瑾华说了,临挂电话,董华忽问,“你怎么不给安佳佳打电话?你们曾经那样好,现在真的老死不相往来了?”
 
刘瑾华不语。他不愿提起子自己的过往。
 
“可惜了,当时老师最看好你们这一对……”董华心有戚戚焉。
 
“董哥,我以后再打给你哈。”刘瑾华挂了电话,沉默了一会,摘下眼镜,觉得无限疲惫。
最近罗俊生回家的次数很少,石荷好不容易逮着了他,唤了一声“姐夫”。
 
罗俊生正上楼,腰间还夹着公文包,穿戴整齐,一身的商务装,好像临朝回后宫的帝王,那么霸气,居高临下地看着石荷。
 
“姐夫,有件事,我想问问你。”石荷并不退缩。
 
暗查姐姐的坠楼真相,本来就不是容易的事,况且她的对手,或许不仅仅是罗俊生。
 
石荷鼓足了勇气,跟着罗俊生上了楼。她怕小豆子和云姨他们听见,她进书房时,还特意关了门。
 
“姐夫,我姐姐出事的时候,你是否报案了?”石荷紧紧地攥着拳头,连掌心都沁出了汗。
 
罗俊生疑惑地看着她,“什么意思?你怀疑我?”罗俊生站起来,他本来就身子高大。此刻站起来,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石荷被他逼得后退一步,可她依旧昂着头,“姐夫知道那个画画的老师王帅?”
 
罗俊生身子一僵,后退一步,坐到他的太师椅上,“你姐姐的事已经过去了,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罗俊生转过太师椅,背对着石荷,但石荷能看到那锃亮的书桌上,罗俊生痛苦的脸。
 
“那是你姐姐的私事,对你并没有好处,每个人都有污点。人都不在了,你还提那些做什么?”他脸色痛苦,摘下了眼睛。透过书柜的玻璃,石荷看到他拿着手绢在印眼泪。
 
他是在意姐姐的,是的,他爱姐姐。石荷在心里告诉自己。
 
既然报了案,必定会有案底。石荷知道该怎么查了。她没有多问,转身下了楼。
手机里那几张模糊的照片,只显出王帅的背面。石荷翻了又翻,看了又看,忽地她想起了什么。
 
对,就是方才的书柜,姐夫书房里的书柜。
 
石荷翻了出来,果然,其中的一张照片,拍出了书柜,是姐夫家的书柜。且,那书柜,那锃亮的玻璃,映出了那个男人模糊的身影。
 
石荷把那张照片放大,放大,她反复地看了又看,虽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但,现代的技术,能不能把这书柜里的人还原清晰,画出那个人的真实面貌来呢?
 
这个想法给石荷带了新的希望。她决定第二天就去找技术人员帮处理一下那张照片。
 
石荷想了想,第二天要办的事很多,去南苑华府管辖的派出所看看有没有姐姐跳楼的备案,出警记录,另外要带小豆子去刘瑾华那。
 
请人处理那张照片也是重中之重。
 
石荷开始数羊,希望早点入睡,明天要办的每一件事都很重要。
“小姨~”
 
迷糊间,石荷感觉有人在叫自己,“小姨。”那人又叫了一声,然后咯咯咯地看着她笑,“你看, 我在你的脸上画猫猫了。”石荷照镜子一看,她的脸果然是被人用彩笔画了一只小猫。
 
她气恼,到处高声喊小豆子出来,小豆子出来。
 
但小豆子早就躲起来了,只见石媛在客厅里进来说她,喊什么喊,一个大人了还跟个小孩似的。
 
姐姐脸上带着笑,佯装怒斥她。
 
“姐姐……”石荷喊了一声,满心欢喜地跑过去,但扑通一下,她踩了空,一个激灵就醒了。
 
旁边,小豆子正在酣睡,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一场梦而已。
 
原来幸福与不幸,竟是睡着与醒来的距离。
 
石荷觉得胸口还是钝钝地疼,十分难受。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胸口都藏着一份隐痛,别人看不见,但每个人都必须顶着自己的那份隐痛踽踽独行。
 
石荷起来洗脸刷牙,听到外边客厅里,许清秀跟云姨在讨论穿什么衣服。
 
“姑姑,你看这件及膝的长款外套是不是极好?你看,我昨晚下班买的,才发了工资就买了一件。”许清秀穿上,像一只蝴蝶一样在客厅里打了一个旋。
 
石荷刚巧出门,看到罗俊生从楼上下来,只见他止住了脚步,但马上黑着脸一语不发地走了。
 
“哎,先生,等等我。”许清秀在后边喊,又回屋去拿自己的包,可是罗俊生一脸怒容地出了门,直接驱车走了。
 
别说是罗俊生,就连石荷也有一瞬间的恍惚,以为姐姐回来了。
 
那时姐姐刚毕业,也如许清秀这般的年纪。罗俊生给她买了一件大衣,姐姐就穿着那件大衣在堆满杂物的客厅里转圈,那时的她,那么快乐,那么艳丽,如一只起舞的蝴蝶。
刘瑾华想到石荷会早来,但没想到她竟来得这般早。
 
他才起床刷牙,就看到石荷领着小豆子站在了东四的朱门外。那时她正站在逆光里,寒风吹得她脖间的兔毛围脖簌簌涌动,她雪白的长衫跟着寒风起舞,像雪域里来的公主。
 
石荷见刘瑾华怔怔地看着自己,有点不好意思,“我今天要去办事,我能不能先送小豆子过来画画。”
 
画画的业务早就取消了,但对她,什么都可以例外。刘瑾华点头,“当然可以。”
 
石荷把小豆子领进了屋子,正打算去南苑华府的管辖派出所,却听到刘瑾华谨慎地说,“石小姐,你姐姐确实患上了抑郁症,但…… 有人……。”刘瑾华看着她的眼睛,继续道,“有人在干预她的治疗。”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1007153934336
20221007153934336

操控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操控

第7章:保姆说漏了嘴,暴露了姐姐死亡的真相

2022-10-8 19:42:01

操控

第9章:保姆说错一句话,暴露了老公的狠毒

2022-10-8 19:45: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