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5岁那年,我目睹了父母房里的恶心事

“当然要。我相信这绝对不是一次意外事故,而是一场谋杀。”石荷转过脸,眼里的坚决让人肃然。“我们看到王妈妈收下的那些钱,接着是这离奇的车祸。而王海洲跟我姐姐的死有着密切的联系,你能相信这是意外吗?”
漆黑的山涧,茫茫的夜幕,石荷忽然觉得自己和王海洲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任凭命运的大手随意蹂躏着,就像这寒夜里的风,携刀带刃地往人的脸上刮来,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
 
正在她恍惚失神时,有人忽在背后擒住了她的肩,让她一阵趔趄,差点跌入了王家小院新砌的高台。
 
“石荷,走。”她被人擒住肩胛,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小院。“跟我来。”刘瑾华拉着她,踩着山坡上的枯叶,越过一座小山丘,伏在地面。
 
此时,石荷才发觉山下的小路,两束手电的光越来越亮,一会的功夫就进了王家小院。
 
两人皆是套着头,面目黑漆漆的看不清楚,但见他们背着一个袋子,袋子里装了东西。步伐匆忙。
 
“哐当”一声。好像是玻璃碎掉的声音。石荷和刘瑾华侧耳细听,屋里的那个盲妇在骂骂咧咧的,声音很是激愤。
 
那两人动作干脆利索,前后逗留不到五分钟,人已下了山。
 
石荷和刘瑾华满心的好奇,他们摸索着再次靠近王家的小院,只听见里面的盲妇声音激动,“钱,这么多的钱。”也许是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钱上面了,盲妇倒也没有注意到外边还有人。
 
石荷的心揪地一下觉得很疼。她认识王海洲的时候,王海洲曾带他回家,那时王爸爸还在,王妈妈,也就是屋里的那个盲妇,总摸着石荷的手,叹息说可惜这辈子都看不见儿媳妇长什么样了。王海洲每每那时,总安慰盲妇说,妈,漂亮着呢。
 
说罢,王海洲就笑,石荷也笑,那看不见的王妈妈也笑,一个屋子都盛不下的欢乐。如今屋里仅剩一人,显得那么苍凉寒肃。
 
石荷心里正惆怅,发现自己的手正被刘瑾华握在手里。他的手,厚实,温暖,即便在漆黑的后山,也给了她踏实的感觉。
“走吧。”石荷轻轻地想把手抽回来,却被刘瑾华识破了她的意图,一下攥得更紧了。
 
“让我牵着,不然我不放心。”他说话时,离得那么近,温热的气息就旋在耳边,让人心头一荡。
 
两人默默地下了山。一路无话,但是牵在一起的手,胜过千言万语。
 
车子停在村头,石荷进村的时候,特意绕远停放。也幸好停得远,刚才那两人并未发现他们的车子。
 
才上了车,刘瑾华挑眉看着满脸愁郁的石荷说,“你怎么一直不问刚才那两个人到底是谁。”
 
“能带钱过来的,就一定不是什么好人。这年头,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已经绝种了,那人,我估摸着,对王家不利。”其实刚见两人打着手电上山,石荷就预感那不是什么好人。
 
却又见他们莫名其妙地扔下一笔钱,必然是做了什么亏心的事。
 
莫不是,王海洲已经出事了吧?
 
想到这里,石荷心头骤紧,隐隐的痛楚翻涌上,堵得难受。
 
刘瑾华启动了车子,车内的灯关闭前的一瞬,他看到石荷苍白着的脸。他知道石荷担心王海洲,知道或许有人对他不利。
 
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车子里流淌着缓缓的音乐,交通电台的美女主持悠扬的声音传来,她说要插播一条路况信息。
 
“现插播一条交通信息,淮海路段出了交通事故,一男子过马路时被车撞了,已有热心人联系救护车。该男子脖间有二指宽的红色胎记……”石荷一下像被人点中了穴位,整个人呆坐在车上。
 
刘瑾华也感觉到了她的不安。他马上记住了电台播报的医院,一个急促的调头,车子往医院飞驰而去。
 
同样的广播声在星宇大厦顶楼的董事长办公室回荡着,那句“目前正在抢救”深深地扎进罗俊生的心。
 
他霍然转身,凝聚在眼里的寒光几乎要把身后穿黑色羽绒服的人吞噬。
 
“废物。”他仰头,深吸一口气,寒冰再次覆盖上他的双眸,“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何用。”说罢,他拨打了个内线电话,“带下去,处理了。”
 
那个穿黑色衣服的人双腿一软,似一滩烂泥瘫坐在地,“老板,你不能这样,老板,别这样。”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已有两个人进来,一人夹着他一个肩膀,硬生生地把他拖走了。
 
就在罗俊生深觉疲惫时,里间走出一个女子,踩着九厘米的恨天高,脚下似踩着莲步,婀娜生姿。
 
她修长的双手搭上罗俊生的太阳穴,一边帮他按摩一边轻笑道,“你何必动气,一点小事。其实要摆平这件事很简单,你倒是舍近求远了。”
 
 
罗俊生心头一凛,说道,“你敢?”
 
那女子仍旧只是笑笑,脸上神色难测。“罗先生什么时候也学会怜香惜玉了?只是一个小姨子,只要解决了她,就再也没有人会追查这件事了。”
 
罗俊生那寒冰一样的脸轻轻抽动了一下,眸子紧缩,似利箭射出,“你敢动她试试?”
 
那女子就是刘佳琪,她跟了罗俊生那么久,并非吓大的。听了罗俊生的警告,仍微微一笑,“当初你用什么办法对石媛的,就可以用什么办法来对付你的小姨子,对吧,罗大催眠师。”
 
此刻的罗俊生,似乎被人踩着尾巴的老虎,猛然转头,看着刘佳琪,声音里满是怒火,“你调查我?”
石荷和刘瑾华赶到医院时,急诊的手术室内正亮着灯。王海洲已经在手术了。
 
“患者正在急救,伤得很重,目前情况尚未可知。”助理医师只简单地说了一句,就撇下两人去忙了。
 
直到此刻,石荷才发觉自己浑身在抖,害怕,担忧,紧张,各种复杂的情绪在她的体内穿梭冲撞,一时难以承受。
 
刘瑾华搂着她的肩,“咱们坐下来,你也累了一天了。”他心疼她。
 
从第一次,她带着小豆子走进他的会客厅时,他就从石荷的眼睛里看出了一丝不同。她倔强,她坚韧,她勇敢,她不是花,不是树,她是一株小草。
 
破土而出,绕石而生的小草。
 
石荷听话地跟随刘瑾华坐下,粗重的呼吸带出她强烈的情绪。
 
“我绝不相信这是一起简单的车祸,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石荷坚决道。
 
刘瑾华转脸,看到石荷眼里的精光,心内震动。“你想要调查这起车祸?”
 
“当然要。我相信这绝对不是一次意外事故,而是一场谋杀。”石荷转过脸,眼里的坚决让人肃然。“我们看到王妈妈收下的那些钱,接着是这离奇的车祸。而王海洲跟我姐姐的死有着密切的联系,你能相信这是意外吗?”
 
石荷转过脸目视前方,好像对着什么人似的,她说:“只要我活着一天,我绝不会袖手旁观。”
 
“你,不害怕吗?”
 
“怕?怕的。所以我要秘密进行,为了姐姐,为了小豆子,我们这件事,尽量要小心谨慎些。”
 
过了一会,她凄楚一笑,眼里蓄满了泪光,对着刘瑾华,她说。
 
“你知道我为何会那么执着吗?那是因为姐姐。”
 
“我们家是卖鱼的,我爸爸在年轻时死了老婆,留下了年仅七岁的姐姐。为了姐姐,我爸爸娶了我妈妈,生下了我。在我五岁那年,爸爸去海里打鱼,但我妈妈,她却跟对面卖鸡的男人好上了……”
石荷仍记得,那天爸爸浑身湿透地回来,见她一个人坐在鱼摊前吃糖,就问她妈妈在哪里。石荷还小,指了指鱼场的小阁楼,说和叔叔在楼上谈点事。
 
爸爸上楼时,撞见了妈妈和叔叔的好事,当时只听见爸爸一声怒吼,接着她上楼,发现满地的衣服,妈妈一手挡着胸部一手挡着下面,而那卖鸡的男人,正转着身子。
 
气急败坏的爸爸,攥着那男人的命根,像拗甘蔗一样使劲地想要撅断了它。石荷吓得在阁楼的门边哇哇地哭。
 
后来姐姐上来把她抱走了。
 
那年,她五岁。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妈妈。
 
“后来,我爸爸带着我和姐姐搬到了城里,离开了那个小镇。”石荷眼里闪着莹莹的光亮,垂眸间,那颗晶莹的泪珠坠下。
 
“爸爸仍旧要出去打鱼养家,姐姐就负责照顾我,早晚跟着我一起上下学。”
 
“有一次我发高烧时,姐姐背着我去隔壁郎中那买药,看我们俩是女孩,那郎中骗姐姐到屋里,然后他我和姐姐锁在了屋里。”
 
“那满口黄牙的郎中当着我们姐妹的面脱下裤子,让我去摸他的朝天椒,我当时吓傻了。姐姐一下抓住了他的手,拼了命地咬他,咬得他吱哇乱叫。”
 
“他一边叫一边甩掌照着姐姐的脸打下来,一个个清脆的巴掌,把姐姐打得满嘴的血,那些,不知是姐姐的,还是那郎中的。”
 
“姐姐一直没哭,她背着我离开了那个郎中的家。后来,她用冰袋帮我降温,又去另外去药店买了退烧的药,一直守在我的床边。”
 
那年天冷,南方的冬天寒气袭人,潮湿的墙上还冒着水滴,石荷蜷缩着身子,冷得发抖。
 
后来不知石媛从哪里借了一张电热毯,铺在床上,温热的感觉从她的皮肤渗进她的身体,记忆里的那种暖,让石荷惦记了一辈子。
 
对于石荷,姐姐石媛不仅仅是姐姐,更是她的爸爸,妈妈,是她童年的守护神。
 
“姐姐毕业那时,爸爸也不在了,给我和姐姐留下了一套房子。后来,姐姐嫁给了罗俊生,就把那套房子卖掉了,两人从零开始创业。那几年,应该是姐姐这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了吧。”
 
她满是泪痕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姐姐把我也带到了北京,让我吃在罗家,住在罗家,像养一个闺女一样地照顾着我。可是我……”
 
一阵难过的哽咽堵住她的喉咙,她什么也说不出来。那天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任罗俊生拉到房间里?
 
石荷已经想不起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只记得姐姐呆呆地站在门边,眼神绝望如一潭死水。
那夜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石媛。
 
她试过联系姐姐,可是姐姐的邮件没有回复,国内也没有任何的一个电话打来,更没有邮件发给自己。
 
石荷忽地浑身颤动,那种痛苦的感觉如梦魇一般追随着她。
 
刘瑾华轻轻地把他圈在怀里,用手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他多想抚平她心里的伤痕,可他什么也做不了,唯有紧紧地抱着她。
 
手术室的门被人重重的推开了,一个医生看着刘瑾华和石荷,问,“谁是家属?”
 
石荷有点茫然地抬头。
 
“我们已经尽力了。这两天是患者的危险期,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1007153934336
20221007153934336

操控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操控

第9章:保姆说错一句话,暴露了老公的狠毒

2022-10-8 19:45:02

操控

第11章:在房东家借宿一晚,发生了诡异的事

2022-10-8 19:49: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