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保姆的野心,不寒而栗

石荷第六天把小豆子送来时,刘瑾华起了疑心。之前她瞒着刘瑾华说要给小豆子找一所幼儿园,所以接连几天出去,刘瑾华觉得没有什么不妥。但她每次回来神情黯然,似乎受了什么冤屈。刘瑾华是个训练有序的心理咨询师,虽不知石荷心里想什么,但猜测她一定不是去找学校。
罗俊生这几日没有回南苑华府。
他在星宇大厦安有一张床,要是公司事务多,他会借住在办公室。在北面,他也另置了一间小公寓,刘佳琪常去。
此刻他正对着窗外萧索的景色抽烟,袅袅烟雾中,看不清他脸上的喜忧。
刘佳琪正在洗澡,卫生间里水声哗啦,满室的香艳呼之欲出。
但罗俊生神色黯然,似乎没有什么兴致。
他在想,自己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当初刘佳琪来公司,还是石媛极力举荐的,才短短一年的光景,石荷出走,石媛跳楼,如今自己的处境,也是骑虎难下。
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在操纵着他。
他好似被命运攥在手里的风筝,一切去向,都被那条无形的绳索操控着。
正烦忧间,见刘佳琪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出来了,未干的秀发滴着水珠,脸上的线条柔和,柳眉下一双狭长的凤眼波光流转,诉不完的旖旎香艳。
罗俊生掐灭了烟,想要去洗澡,却被刘佳琪一下拽着领带拖到床沿边,“怕啦?”刘佳琪在他颈脖处哈着热气,眼眸深处,一股不易察觉的寒气被压了下去。
“你我现在都是单身,怎么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刘佳琪笑起来,红唇轻挑,青葱玉手按着记忆中的步骤一次次逗弄。
但罗俊生似乎性情寡淡,他轻轻地甩开刘佳琪的手,起身进了卫生间。
刘佳琪一下灰了心,像一只泄气了的皮球,趁罗俊生不注意,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有点黯然有点不甘。
 
许清秀今天是倒霉了,穿着高跟鞋站了一天,加上来了大姨妈,到下班的时候已经腰酸背痛到不行。
本来她想回家时能蹭罗俊生的车,所以从五点下班她一直等罗俊生到晚上十点,谁知罗俊生竟偷偷地走了。
等她去食堂吃了宵夜,回来听说罗总刚走,全世界顿时黯然失色。
跟着上班族挤进地铁,又遇上商场下班的高峰,连个座位都没有。到了南苑华府,屋里黑漆漆的,只姑姑的房间露出一点星光。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云姨平时睡得早,但今日得了石荷的指点,有些事她还是想跟许清秀说一说的。
许清秀腰背发胀,正难受。看到云姨,语气并不好,“姑姑,我就拿五千工资,可却要没日没夜地卖命,我什么时候才能住上大房子,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啊。”
她仰躺在云姨的那张床上,像得了什么臆想症一样,“要是我有这么大的一套房子,家里还能雇得起保姆,把我伺候得像古代的娘娘一样,那我死都值了。”
正在发牢骚,听见云姨啐了她一口,“呸,说的什么不三不四的,也许要不了多久,这房子就是你的了呢?”
许清秀听闻,腾地一下翻起身来。
“我今天听石荷说,她看上了你,说你来当小豆子的后妈合适。我看石荷那意思,她有可能会帮你的。”云姨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她已经预见她们许家的门楣,会因为许清秀攀上罗俊生这样的有钱男人而闪耀。
许清秀眼睛一亮,但随之又黯下来,“我看罗先生未必看中我。我学历不行,家庭条件也不行,我觉得我没什么优势。”
“呸,又来了。我们隔壁村那个招娣,论长相比你差一截,小小年纪给城里的一户人家做保姆,后来听说私下给人家生了个男孩,那男的给她房子车子,人家现在过得好着呢,连原配都没她神气。”云姨说罢,撅着脸,似乎让许清秀上位这件事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许清秀到底不一样,她连罗俊生的董事长办公室都没进去过,根本就不知道刘佳琪这号人物。在公司,她也不懂那些手腕,除了做点美梦,对星宇大厦的事一概不知。
云姨虽然很早就在大城市里做保姆,但她接触的人毕竟有限,层次也不同,在她的潜意识里,女人凭着自己的身体上位,这是上天赐给女人的机会,没有什么丢人。
姑侄俩商议了一夜,第二天许清秀又高高兴兴地去上班了,还带了一份神秘的使命。
因为王海洲出车祸的事,石荷觉得这里面必定有什么蹊跷,主动报警。
但是辖区的警察似乎对这件事没有什么热情,“交警大队那边的资料和档案我们都查验过,肇事者也关起来了,我们已经依法办事,还请这位小姐不要叨扰我们办公。”
辖区的片警昨夜埋伏一个入室盗窃的团伙,累了一夜,字面上对石荷是客客气气,但那语气充满了不耐烦。
“可是你不觉得奇怪吗,那肇事者患了重症,他马上就要死了,有那么巧的事?”石荷仍旧不死心,把在探子那翻出来的一点信息告诉警察,希望民警把这案子上报。
但似乎并没有人愿意接这烫手的山芋。
石荷的声音吵醒了旁边一位年轻的警员,他躲在报纸下的眼珠一转,又盖上报纸假寐。
“你们警察怎么不办事呢?这件事能不能彻底地查探一下,这车祸后面牵扯了不少的案情,难不成你们也视而不见吗?”石荷倔强起来,倒是让那累了一天的警察更加地不愿意搭理她了。
她在接待室里呆了有半个小时,那些昨夜出警的队员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石荷等了半个多小时,不得不走。
翌日天刚亮,石荷又来了,还是那一番言辞。
后来的几天,石荷准时九点出现,队里的警员一上班就看到她穿着厚重的羽绒服,带着栗色翻毛的手套等候在门外。
她倒也不吵不闹,只把头一天来说过的话,重复又说了一遍。
 
石荷第六天把小豆子送来时,刘瑾华起了疑心。
之前她瞒着刘瑾华说要给小豆子找一所幼儿园,所以接连几天出去,刘瑾华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但她每次回来神情黯然,似乎受了什么冤屈。刘瑾华是个训练有序的心理咨询师,虽不知石荷心里想什么,但猜测她一定不是去找学校。
这天石荷出门时,刘瑾华交代了高甜偷摸跟着她出去。
高甜这姑娘实诚,看到石荷在辖区民警处,也跟着进去,听了她的话语,高甜赶紧把她拉出去。
“石荷姐,警察办是讲究证据。这个车祸的事,现在证据确凿,那肇事者准是判刑的,我们回去吧。”高甜扯了扯石荷的衣袖,乌黑的眼珠向办公室投去。
里面,每个人忙得热火朝天,年关将近,各种失窃的案子层出不穷,像石荷这种案子,根本就没人愿意去管。
“小宇,你过来一下。”队长把那年轻的警察叫到身边来。“你看,这种网路诈骗,你刑警有没有侦查的手段可以攻破的?”
小宇点头,“倒是有,等过了年我回去帮您看看。”那年轻的警察和煦一笑,眼角瞥见石荷和高甜还在室外,心里有点动容。
他是被借调到民警帮着勘破这种网络诈骗的。民警和刑警分工明朗,一般网络诈骗但是谋财不出事,都是民警处理,但若是事态严重,出了人命,刑警会介入。
这几天,他一直在暗中观察了石荷,也私下找人打听了那车祸的前因后果,确实觉得蹊跷,但他始终没有声张。
 
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往年这个时候,姐姐已经开始张罗置办年货,一家人的新衣,小豆子的鞋子衣服,还有吃的喝的堆在一楼的小仓库,满满的像一座小山。
但今年不同,今年格外的冷清。
石荷陪着小豆子在客厅折纸鹤,罗俊生和许清秀还在上班,只云姨在厨房忙碌着。
“马上就要过小年了,小豆子又要长一岁咯。”石荷爱怜地摸了摸小豆子的头,他黝黑的小眼珠看过来,浅浅地对着石荷一笑。
那次小熊事件后,他似乎刻意忘记了石媛,从未主动提过妈妈。
刘瑾华说过,有的人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会选择性地忘掉一些让他们痛苦的记忆。小豆子呢,他是真的忘记了妈妈,还是障碍后遗症,选择性去忘记。
石荷犹记得刘瑾华那天说,有的记忆令人痛苦,所以人会选择忘记。
看着小豆子轻笑的模样,石荷顿觉心口绞痛难耐,眼睛里水雾升腾。
正心绪难平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是珠宝店的店长?”石荷霍然被惊到了,站起来躲进房间里。
只听对方笑着说,“哦,对,您姐姐罗太太是我们这里的常客,这不到了年底回访了嘛,她的电话也打不通,当时留了您的电话作为应急联系人,我就给您打个电话,问一下罗太太有一件定制款的珠宝什么时候来取?”
话语间并无不妥,但石荷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听说,你们有送货上门的服务,我姐姐之前不是给您留了地址吗?直接送过去不就行了。”
“石小姐,您有所不知,送货上门的服务虽一直都挂着,但并未有顾客会真的留下地址。
能在我们店铺买下珠宝的客人,非富即贵,哪里会随便留下地址呢。既然是有钱人家,当然对自己的隐私是十分注重的。
所以我们总部两年前就取消了上门服务的业务了。对方依旧笑着说话,没有半分的恼怒。
但石荷已经觉察出不对,既已取消了送货上门的服务,那么姐姐为何会留下那份地址?
石荷怔忡出神,想起微信里加了那个店员,翻通讯录去找,却发现对方已经把她拉黑了。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1007153934336
20221007153934336

操控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操控

第12章:保姆供出姐夫的龌龊,我喜上眉梢

2022-10-8 19:51:05

操控

第14章:保姆的变脸,毛骨悚然

2022-10-8 19:56: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