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保姆的变脸,毛骨悚然

清荷园的606室,上次的锁已被人换过了,石荷当初配的钥匙已经打不开了。正气恼间,她猛地一踹门。一个穿着居家服的阿姨顶着泡面似的一头黄发从隔壁走出来,她用手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老花镜,歪着脑袋看着石荷,疑狐地问她,“你怎么又来了?”
石荷已经觉察出不对,既已取消了送货上门的服务,那么姐姐为何会留下那份地址?
稍微出神之后,石荷想起微信里加了那个店员,翻通讯录去找,却发现对方已经把她拉黑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点异样,让石荷的内心情绪翻腾,她想了想,跟云姨说要出门去见一个朋友。
并非真的去见朋友,而是拉着小豆子去珠宝店。凭着印象,石荷描绘出那店员的容貌,几个店员根据石荷的说辞,已知道了她要找的人。
“这位小姐,您要找的店员不在,她一周前已经辞职了。”其中一个店员说。
“辞职了?”石荷微微一愣,心下大概已经知道,那店员必定是做了亏心的事。既然店员不在,那么所谓的东坝清荷园,难不成也是一个幌子?
石荷拖着脚下沉重的步子,不敢有丝毫的耽误,驱车直奔东坝清荷园。
 
清荷园的606室,上次的锁已被人换过了,石荷当初配的钥匙已经打不开了。
正气恼间,她猛地一踹门。一个穿着居家服的阿姨顶着泡面似的一头黄发从隔壁走出来,她用手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老花镜,歪着脑袋看着石荷,疑狐地问她,“你怎么又来了?”
“阿姨您好,我上次来见过您。这房子是我姐姐租的,这几天有人来过吗?”石荷着急着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倒也没有过多的虚礼。
对方仍旧摇摇头,“上次跟你说过了,我都没见有人出入这房子,我还以为没人租呢。”
“你要说谁来过,大概是房东,这房子不是没人住了吗,房东收回来也正常。”那六十岁的阿姨上下打量了石荷,眼皮耷拉下的双眸露出好奇。“你姐姐怎么就不住这儿了呢?跟男人走了?”
石荷没听清她后一句话,只思索着那句房东收回来也正常。
正常吗?
这房子的租期是两年。
姐姐既不常住,跟邻居当然没有往来,眼前的这位邻居没见过姐姐也属于正常。只是房东,怎会无故地收回这房子?
王海洲出事,姐姐也死了,到底是谁通知房东说这房子已经不租了的?
石荷想到了罗俊生,呼吸顿时凝固。
她快速扫了这位好奇的邻居,笑了笑,“阿姨您和房东认识吗?我想租下这房子。”
 
房东过来时,石荷已经等了有两个小时了。
一个中年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烟,腰间别着一个小腿那么大的铁圈,铁圈上系着大小不同的几串钥匙,看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监管牢狱的捕头呢。
“谁要租房子?”他的声音从鼻腔发出,京味甚浓。
石荷站到他面前时,他浑浊的双眼眯了一下,盯着石荷看了一眼,脸上掠过一点疑狐。
“你?”
石荷点头,“这是房子的租赁合同,你看?这房子,我还能继续住吗?”
那房东脚下似乎踩到碎石,重心不稳,向后趔趄了一下,但马上倚靠着走廊的墙壁稳住了身子。“你哪里得到的这份合同?”声音略微变调,心内的惶恐显露。
石荷向前紧逼一步,语气冰冷道,“我哪里得到这合同重要吗?我问你,这合同还在手里,这房子怎的就不让住了?”
石荷逼得那房东连连后退,声音颤抖,“可以住可以住,您随时都可以入住。”说话间,瞥见石荷满脸仇怨地盯着他,赶紧低头背过身子。
当初租这房子的时候,那人就说过这房子不会有人来住,但房东不可干涉,保持原样就行。
谁知这房东竟起了贪婪之心,想着既然没人住,何不再次出租。于是乎,最近有相熟的人来找房子,他又低价转租了。
这才导致石荷过来时,这房子已经另易其主,住上了新的租户。甚至连门上的锁也换了。
房东此刻看到石荷,心知有愧,不敢辩驳,只说着这房子,石荷随时可以住。
 
但石荷心里真正想要的,并不是在这房子里住。“我问你,当初是谁来租这房子的?”石荷的声音冷得像冰山刮来的朔风,把对方逼得不敢抬头。
那房东略微迟疑,最后还是胆怯地说,“一个女的,长得跟你有几分相似。签了合同后就再也没来过。”
是姐姐。
石荷心下一凛,觉得后背生寒。
听那房东又说,“签合同几天后她就后悔了,找我想把房子退了,我不同意。后来一个男的说让我把钱给了她,他另给我一笔钱,让我保留这房子,说这房子不会有人住,但必须保持原样。”
石荷只觉脑中嗡嗡作响,一阵混乱的思潮在脑海里奔涌。在一场长久的静默和梳理之后,原本模糊的东西似乎逐渐清晰明确,展露出棱角来。
心里的疑云已被吹散后,石荷想起那个店员处心积虑地要把她请到VIP室,又加她的微信发来清荷园的地址,一步步把她引入这清荷园的租赁房里来,无非是要她确信姐姐和“王帅”在此同居。
既是同居,当然就能确认姐姐和王帅的J情了。那么云姨所说的那些为情痴狂的言论或许已经得到证实,石荷就不会一味追究下去。
如此就能瞒天过海吗?
或许,对方竟没想到小豆子的小熊里还有一份录音。也没想到石荷会顺着录音,查到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东西。
石荷想了想,对着那房东说,“我来这边的事情,还望不要跟任何人说起。”说罢,她转身离去。
这一路,她想了很多,既然已经知道那店员引她入局,又知道这房子和王帅的事是有人刻意捏造,或许这背后,是一桩更加肮脏不堪的事。
想到此处,石荷浑身犹如坠入冰窖,遍体生寒。
 
东四的街巷,人声鼎沸。
快过年了,北京城的热闹比平时更甚。因为是全国的的交通枢纽,北京的客运路线呈蛛网状向四处输送回乡的乘客。
但在这年底关头,却有一个人悄悄地从南处的客运站挤向了这繁忙的北京城。
这人便是刘佳琪的表哥莫文斌。
莫文斌来时,无处可去,借住在罗俊生北面的小公寓,逼得罗俊生这几天不得不回家住。
“你说你,钱没捞着,倒把自己给搭进去了。”莫文斌依在窗前,看着寒冬里的萧索叹气,“不如趁着手上还干净,赶紧脱了身。”
“脱身?谈何容易。”刘佳琪脸露讥笑,“你跟着大哥这些年,不会还是那般天真吧?你以为想要脱身就能脱身?”刘佳琪摇摇头,“羽儿还在他们手中,我岂有随意脱身的道理。”
莫文斌眯眼看着刘佳琪,声音冰冷,“还差多少?要是不多我倒还有些,你可以先拿去抵用……”
“这跟钱并无关系,没有人会嫌钱多。”刘佳琪的声音冷得像地狱跳出来的鬼魅,哂笑,“况且,我若是走了,羽儿怎么办?”
莫文斌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似乎已是见惯了模样。
过了一会他才拍拍刘佳琪的后肩说道,“你自己小心点,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或者,你可以为我在公司谋个岗,这样,我也能帮着你点。”
刘佳琪不做声,双手掩面,把俊秀的一张脸埋在沉沉夜色中。
 
小年夜,罗俊生回来得很早,进门就上了楼。
许清秀紧跟在身后,回来时嘴巴噼里啪啦地,说公司提前放假让大家回家团聚,所以今天都不用加班呢。
石荷帮着云姨在包饺子,并不搭腔。只许清秀继续说,“说来也奇怪,大过年的公司竟然还招了一个新员工。现在居然还有人不回家团聚,大过年的还出来找工作啊?”许清秀也洗了手,加入了包饺子的队伍中来。
石荷始终保持着面色的平静,没有半分的异样地包着饺子,许清秀的那些话,她似乎一句也没有听到。
“不过那男的长得挺好看的,我看过他的学历,好像是硕士,怪不得让他当总助。”许清秀又沉浸在对那新来员工的赞赏之中,却不料有人大声地喊她的名字,把在场的人吓了一跳。
“清秀,你上来一下。”罗俊生站在扶手边,样子恼怒地抚着楼梯扶手。
石荷眉睫一跳,心想,罗俊生该不会知道自己许清秀身上做了手脚吧?虽心里有不少的担忧,但石荷脸上始终保持着温婉的笑容。
其实公司新来的员工,石荷早在白天已经知道了。
那晚她在楼下的衣帽间收拾旧物,拿了一件桑蚕丝的内搭给许清秀,那上面,就有石荷安装的针孔窃听器。
所以这招聘的新人的事,对石荷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许清秀上楼时,胸口似乎揣着一只小兔,整颗心上蹿下跳的。
可下来时,脸上已“下过一场雨”,双眼微红,粉脸上还挂着泪痕。“先生让我过年回老家后,不必到公司上班了。”她万般委屈,竟然不知自己错在哪里。
云姨听了,拿在手中的筷子哐当一下,砸到那盛着饺子馅的不锈钢盘边,“这……是为什么呀?”云姨看看石荷,看看许清秀,一头雾水。
石荷在一旁正不知如何安慰,却已经被云姨抓起她的手腕,凑过来颤声说,“荷小姐,我和清秀的事,就指望你了,那几天的事,我想先生也是不知道的。你也不想让先生知道吧?”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1007153934336
20221007153934336

操控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操控

第13章:保姆的野心,不寒而栗

2022-10-8 19:54:03

操控

第15章:凌晨2点,我发现了镜子后面的偷窥

2022-10-8 19:58: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