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小三下体被塞辣椒沫之后,对我疯狂报复

云姨手上拿着一只气球,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小豆子就拍那只气球玩。他脸色略略发白,人和之前倒没有太明显的变化。看到石荷过来,小豆子举起手上的气球冲石荷笑。他笑起来时,腮边的肉嘟在一起,像小面团,跟姐姐的神态极为相似。
罗俊生听到此处,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脸色显得极为难看。“她…不是小豆子的妈妈,她是小豆子的小姨。”
 
罗俊生此时,在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信息做解释,这让石荷不解。
 
即使需要解释,也没有必要反应那么大吧。
 
莫非他刚才的反应,是在担心其他的事。
 
石荷只是轻轻扫了罗俊生一眼,说,“姐夫,我看你是累了,要不然你先回去,这边我来处理。”
 
“你来处理?你怎么处理?你回国两个月了,小豆子的病情毫无进展,你还想怎么处理?”罗俊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如同发怒的豹子一般盯着石荷。
 
“小豆子是我罗家的血脉,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活,这件事情,我不容许你再插手。”这是石荷回国后,第一次看到罗俊生发脾气,并且是当着外人的面发脾气。
 
这样的反应,和他过去两个月对小豆子的不管不顾截然不同,这是,抽的哪门子疯?
 
石荷并不反驳,作为小姨子,她确实很难去反驳。
 
但是她并没有走,姐姐已经没了,姐姐此生最牵挂的必然是小豆子,石荷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
 
于是,她留了下来,用行动来抗争。
罗俊生倒想什么也不让石荷插手的,但是他有心无力。才到医院两个小时,公司那边就打电话过来,说财务有些事,需要罗俊生亲自回去一趟。
 
罗俊生走的时候,面如寒铁,一副无可奈何却不得不走的模样。
 
“公司那边的事处理完了我就立刻回来。”罗俊生说着,瞥了一眼那诊治的医生,神色难测,无奈地一叹气,人就如一股旋风走了。
 
那医生也露出一丝鄙夷,本以为罗俊生多关心孩子呢,现在看来,还不是一个电话就把他给请走了。
 
“医生,孩子到底怎么样?”石荷焦急。
 
医生这才抬头细看了石荷一眼,心情沉重地说,“你既是孩子的小姨,估计这肾源,也有很大的概率能配对上的。”
 
医生还说了许多的专业名词,石荷一句也没有听懂。只知道医生说目前诊断是急性肾衰竭,发展下去就有可能肾枯萎。
 
“这种病,最后的结果都是要换肾,如果保守治疗,化疗和透析就可以,但这只能维持个一两年,并不能彻底根治。”
 
“肾衰竭是不可逆的,发展到最后,还是需要换肾。”医生坐得笔挺,他虽然知道这些话残忍,但常年见惯了这场面,必须如实告诉家属,让他们尽快拿定主意。
 
从门诊出来,见云姨抱着小豆子等候在外,石荷眼睛刷地一下就红了。
 
云姨手上拿着一只气球,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小豆子就拍那只气球玩。他脸色略略发白,人和之前倒没有太明显的变化。
 
看到石荷过来,小豆子举起手上的气球冲石荷笑。他笑起来时,腮边的肉嘟在一起,像小面团,跟姐姐的神态极为相似。
 
石荷不愿那么细细地盯着小豆子看,赶紧走过去拉他的手说我们先回家吧。
 
回家收拾收拾,然后跟罗俊生商量,安排小豆子住院。
这个年并不好过,这边是小豆子住院,家里缺人,石荷跟云姨商量,希望她能留下来,没想到云姨一口就答应了,还忙前忙后地在家里和医院两边跑。
 
前期办理住院,入院,化疗,做透析。
 
眼看着一个胖嘟嘟的孩子越来越孱弱,石荷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逼着罗俊生赶紧做肾源配对,看能不能和小豆子配上。
 
但罗俊生总说有事不愿来医院,跟那天在医院冲石荷咆哮说不让她插手时候判若两人。
 
石荷一贯冷静,但看着脸色越来越白的小豆子,她这次冷静不下来。
 
农历二十八那天,石荷给罗俊生打过电话,还是让他赶紧到医院来一趟,“现在你是最有希望能救小豆子的人,公司再多事也不急在这半天呀?”
 
“我在外面有点事,回去跟你说。”罗俊生低着声音推脱。
 
能有什么事,大过年的建筑公司早该放假了吧?谁还会在这年底派活来?石荷觉得罗俊生是在找借口敷衍她。
 
“云姨,你在这看着,我去外边买点吃的。”石荷揣着一肚子的怒火,这次非要去把罗俊生拽到医院做肾源配对不可。
石荷去过星宇大厦,以前姐姐在的时候,她会带点好吃的上楼,偶尔也会带小豆子到楼上去见见姐姐。
不过这次来,发现公司的很多人员都换掉了,就连前台之前巴结她的小妹子,也被裁掉了。
进门时有个前台小妹非要拦着她。
 
石荷给罗俊生打电话,他不接。石荷怕罗俊生有意躲着自己,不敢说自己到了公司,所以叫许清秀来开门。
“石荷姐,你怎么来啦?”许清秀倒是很意外,她从没见石荷来过公司。
“我姐夫在吗?”石荷直奔主题,“我找他有事。”
许清秀摇摇头,说出去了。石荷不相信,自己径直上楼。旁边两人个不认识的人想要拦下,却被许清秀摇摇手说是董事长的家人,那两人也不敢来拦了。
就在石荷刚要上楼时,看到刘佳琪从行政办公室出来,踩着一双小拇指一样的细跟鞋娉娉婷婷地上楼去了。
“那是罗董事长的秘书,她待人很好的,我们都很喜欢她。”许清秀言语间透露着对刘佳琪的欣赏。“听说她是国外毕业的,父母也常年在国外。”浓浓的自卑感从许清秀的嘴边溢出。
 
“哦对了石荷姐,谢谢你帮我说话,罗总说我过了年可以继续留在公司。”许清秀笑着说,毫无心机。
 
石荷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十分奇怪,虽然那天答应了云姨,可她并没有找罗俊生说过许清秀的事,更不可能帮她说话。
 
她自知还没那个能耐说服罗俊生。
“石荷姐,看,那人帅不帅?”许清秀有点激动,人依在石荷身侧,明显的发花痴状。
 
石荷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在格子间的一侧站着一个男人,年纪跟罗俊生差不多,人长得比罗俊生略微壮一些,一只修长的手正搭在女同事的桌子上正在谈事。
 
“他就是我们公司新来的,上次我跟你说过的。”许清秀继续道,好像要向石荷介绍男朋友那般慎重。
 
看来许清秀最近目标有了变化了。莫不是看上这小子了吧?
 
觉察到这边的关注,那人抬头看过来,目光跟石荷些微的接触,那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眼睛猎鹰一般。在短暂的接触之后,石荷略感胸有些滞闷。那双眼,似乎给人莫名的压力,让石荷不敢继续看下去。
 
“走吧,我们上楼去看看。”石荷想要走开。
 
“别呀石荷姐,他是罗总的助理,或许他知道罗总去哪里。”许清秀在找借口去接触那个男人。
 
石荷有些恼怒想要走开,那男人已经走了过来,“石小姐您好,我是罗总的助理莫文斌。罗总不在,要不要在会客厅等他。”他彬彬有礼的样子极具涵养。
 
即便他长得很招人喜欢,但石荷却对他莫名地反感。
 
“不必了,我上楼去拿点东西就下来。”罗俊生的办公室在楼上,上楼,不过是想看看罗俊生公司这边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谁知莫文斌似乎不识好歹,也要跟着上去。“让我陪您上去。既然是罗总的家人,我想罗总肯定是希望我们能替他照顾周全的。”
 
石荷还没答应,他已经领了先,人站在高处睥睨地看着石荷。
 
他抬手轻轻擦过左肩,手滑落时,石荷看到他西装的口袋上系着一枚小小的胸针。似女人的胸针,在室内的灯光下泛着银光。
 
石荷定定地看得出神。
“请随我上来。”莫文斌在前面领路。
 
楼梯两侧铺着锦毯,小豆子和姐姐在前面引路,一路笑着招呼石荷进屋进屋,好像屋里藏了什么惊喜的礼物。
 
一切玄幻得好像在时空的回廊,她一直在身后追寻着姐姐,姐姐牵着小豆子一直在前面引路。
 
石荷抬步循着楼梯而上。
 
“哐当~”一声,许清秀捧在手中的青花盖碗掉了一只盖子,砸在地上发生清脆的响声。
 
石荷转身的瞬间,看到许清秀那张模糊朦胧的脸慢慢清晰,周围幻化的办公楼,也逐渐露出本来清晰的面目。
 
刚才,难道是一场梦?
 
石荷觉得胸口有深深的坠胀感,再转头时,看到莫文斌已经等候在罗俊生的办公室了。瞬间的醒悟让她有了深深的恐惧,石荷后退了一步,手扶着许清秀,声音发颤道,
 
“清秀,扶我下楼。”
 
许清秀不明所以,刚才她看石荷跟着罗文斌上楼,怎么就要急着下楼了呢。
 
因为和石荷关系好,她知道石荷不喜欢喝白开水,所以她匆忙去茶水间给石荷倒了一杯柠檬水。
 
她走得很急,那瓷碗的杯子盖掉在了地上,她刚弯腰捡起来,就见石荷铁青着脸说她要坐电梯回去。
 
许清秀犹在迟疑想问她为什么就走,却看到石荷脸色十分难看地附在耳边说,“快点,帮我刷卡。”
 
非内部员工,没有门禁卡上不了电梯,刚才上楼时是跟着一个外出买烟的员工混进来的,现在必须刷卡才能出去。但她没有门禁卡。
 
许清秀怔忡间不敢去看莫文斌,匆忙扶着石荷的肩膀就朝电梯走去。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1007153934336
20221007153934336

操控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操控

第17章:小三下体被塞辣椒沫,报应太过惊悚

2022-10-8 20:02:50

操控

第19章:小三被塞辣椒沫之后,报复手段令我瑟瑟发抖

2022-10-8 20:05: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