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小三被塞辣椒沫之后,报复手段令我瑟瑟发抖

这个接收收件的人,和背后操纵她们姐妹的人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呢?这个背后操控她们姐妹的人,一定是对她和石媛的性格把握得十分准确,不但有机会把姐姐的微信删掉,甚至还认定她出国之后就会因愧疚主动断了和石媛的联系。
出了星宇大厦,石荷才发觉太阳穴两边有些微的疼痛。
 
刚才的一切,虚幻得像一场梦。
 
高甜推荐的那部《催眠·裁决》她已看完了,罗俊生那些心理学的书籍,她也从楼下的小仓库搬出,没事就翻来学习,所以对于催眠,她略知皮毛。
 
哪里会想到,真正的高手,催眠于无形。
 
当时她对莫文斌西装上的胸针略微好奇,因那是一枚女士的胸针,所以她多看了几眼,想不到那枚胸针,是莫文斌故意设的一个局,男人别女士的胸针,无论是谁都会多看几眼的。
 
幸好鲁莽的许清秀把她从危险的境地唤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石荷仍心有余悸,听许清秀在小心翼翼地叫她,“石荷姐,你袋子里的手机一直在响。”
 
她一看,打电话的是高甜。
 
高甜语气着急,“石荷姐,你在哪里,你快过来一下。”她的话像连珠炮,根本没等石荷反应过来,她已经说要开车来接。
 
许清秀还要上班也不能送她回去,索性就让高甜来接吧。石荷说了自己的地址,不到半个小时,高甜开着刘瑾华的车就来了。
 
“石荷姐,快跟我走,我哥出事了。”高甜风风火火地,把石荷拉上副驾驶就走。
 
“高甜,你哥到底出什么事了?”石荷正想找刘瑾华说说刚才在公司发生的一切,没想到他却出事了。
 
高甜显得很气愤的样子,“我哥这人道德败坏,始乱终弃,我看不下去了,我必须告诉你。咱们都是女人,石荷姐,我站在你这边。”她噼里啪啦地把石荷说得一阵发懵。
 
 
到了东四,才发现刘瑾华和一个女孩坐在餐厅里。
 
是一家西餐厅,两人分别坐在玻璃窗边上,旁边还各自坐了他们的妈。
 
“看,那是我舅妈,跟我哥吃饭那女的,好像是北京大学毕业的,她旁边坐的就是女孩的妈。”高甜远远地就开始介绍那几个人。
 
“他们,这是?”石荷没继续问就想明白了,刘瑾华是在此相亲呐。
 
她原担心刘瑾华真的出事,匆忙赶来却看到他在跟别人在相亲,而她这几天忙得团团转,小豆子还在医院,她在罗俊生的公司差点被人下了蛊,想到这,石荷心里有点恼。
 
接触了这些时间,两人似乎也有了难得的默契,她以为在感情方面,刘瑾华跟她一样,等她把姐姐石媛的事解决了,再向对方表露心意。
 
正烦着呢,餐厅里的刘瑾华就看见了她。
 
原来是高甜给他打电话了,噼里啪啦地一顿骂他。“哥,我把石荷姐给你带来了,人在这呢,你还相什么亲,你赶紧出来,就说你有老婆了。”
 
石荷起初难以接受刘瑾华居然背着她相亲,现在听到高甜打电话骂刘瑾华,心里有点感动。毕竟她和刘瑾华什么也不是,难为高甜这般向着她。
 
倏忽间,看到刘瑾华已经起身,不知和那饭桌的人说什么,餐桌上的几个人都往这边看。石荷只觉得窘迫,但刘瑾华已经从餐厅里出来了。
 
 
“这么冷,你怎么来啦?”刘瑾华还穿着里面的羊绒开衫,连外套都没带出来。
 
石荷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早上险些遇害,小豆子还在医院等着肾源,她心里着急忙慌的无人可诉,这偌大的北京城,形形色色的人来这逐梦,而自己竟像这人潮中的一个孤魂,那么孤单无助那么心酸难自抑。
 
想到这,石荷双眼泛红,千言万语哽在喉中。
 
她这么一哭,倒是让刘瑾华有点不知所措了,他真以为自己跟别的女孩吃饭惹怒了她,忙解释道,“那人是我妈的发小,从小看我长大的,我不好拒绝,所以我就……”
 
“你不好拒绝你就跟人家吃饭啦?要是她想跟你睡觉跟你结婚你是不是也不好拒绝呀?”高甜为石荷不值得,帮着呵斥刘瑾华。
 
那天她看到石荷和刘瑾华睡在同一个房间,以为两人私下已经好了,她哥这次来跟别人相亲,就是始乱终弃,越说越生气,看石荷哭了,更生气。
 
“哥,你这人能不能靠点谱,向石荷姐道歉呀。”高甜用手肘捅刘瑾华的后腰。
 
石荷被他们俩弄得更囧,脸上略略泛红,抬头就见刘瑾华正看着她,嘴角挂着莫名其妙的笑意。那样子就好像在看自己无理取闹专门爱吃醋的女朋友。
 
石荷正恼,转身要走,却被刘瑾华反手扣在了怀里,“别走。”
 
“不要走。以后,我再也不用跟别人吃饭了。”
 
他低头小声说话时,温热的气息让石荷心头激荡,酥酥痒痒的感觉,一直顺延到心里。他手臂的力气很大,好像怕石荷转身就再也找不回来一样,他把她搂得很紧。
 
两颗心此起彼伏地胡乱跳动着,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炙热。石荷被他紧紧地箍在怀里,有一种幸福的眩晕感。
 
“瑾华哥,这是你的大衣。”耳边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
 
刘瑾华这才松开石荷,但见她要躲闪,又从身后反扣了她的手,把她拉回身边。他像个无赖似地冲那女孩一笑,“不好意思,我不能陪你们吃饭了。”
 
那女孩笑笑,打量了石荷一眼,很识趣地走开了。也不知她对屋里的人说了什么,那两个妈辈的人也频频往这边看。
 
“我们走。”刘瑾华拉着石荷转身上车,派高甜去跟屋里的人说有急事。
车上,刚才的余温未消,两人此刻都在等对方先开口。
 
刘瑾华用眼梢轻轻一瞥石荷,发现她心事重重,不免也替她担忧,问:“小豆子现在什么情况了?”
 
石荷情绪似乎不高,“肾衰竭,不可逆。”
 
沉重的现实灭掉两人心中的小火苗,石荷把医生的话转述给刘瑾华,无奈道,“不知为何姐夫就是不愿到医院做肾源配对。”
 
想起今天去公司找罗俊生时遇见莫文斌,石荷心里泛起疑惑,“大过年的,姐夫为什么会突然招聘一个助理,他已经有一个秘书刘佳琪了,这个助理不用发工资吗?”
 
“况且我今天去姐夫的公司,看到他那个助理似乎会催眠。我只不过多看了他的胸针一眼,就被他一直引着上楼。他的声音似有一种魔力,让你无法抗拒地跟着他往前走……”石荷想起那枚胸针和它的主人,太阳穴又隐隐发疼。
 
这些年,刘瑾华对催眠还是有着极大的兴趣,但此刻听石荷说来,也觉得那枚胸针的作用特殊。
 
“你当时盯着他的胸针看?”
 
“嗯,只看了几秒钟,但人已像灵魂出窍了一样,难以自拔。”
 
听到此处,刘瑾华倒吸一口冷气。若不是世间高手,怕是难以有人轻易借一个物品就能催眠别人。
 
以前在学校,老师也做过一些催眠相关的沙龙,现有的这些催眠师,都是需要几年的潜心修炼,再加上来访者的配合,环境条件理想才能将人催眠。
 
而这个新来的助理,能在对方稍不戒备就将人催眠,这让刘瑾华不得不对他产生兴趣。
 
看来,这新来的助理绝非等闲之辈。
刘瑾华心里还在想这催眠师的事,听石荷惊诧地叫了一声,“我的邮件,果然被人做了手脚。”
 
石荷的心砰砰地狂跳着,似千军万马踏过。“瑾华,你停车。”
 
从姐姐出事,石荷都是小心谨慎地查探着,很少这般一惊一乍地乱叫,这让刘瑾华也大为不解。
 
此刻她的电脑正搁置在腿上,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说,“看,我的邮件,竟然真的被人设置了收件自动转发,并且转发后的邮件全部删掉。”
 
石荷查了一下上面设置接收的新邮箱,心里就判断这个人不好揪出。因为那是个陌生的邮箱,她从未见过。
 
Lily0708,加上后缀。
 
她并不认识一个叫Lily的女人,这个名字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随手写下的,根本不代表任何的意思。邮箱也不是任何一个公司的后缀,也不需要实名认证,看来,要找到这个叫做Lily的女人,简直比登天还难。
 
刘瑾华也知道这件事的难度,闷闷地说,“看来对方并不是想要查收你的邮件,目的是为了不让你姐姐联系上你。”
 
“我听你姐姐的那份录音,她,并没有不想跟你联系,她说,她唯一牵挂的人就是你。”
 
刘瑾华没有记错,那两次来访的录音他反复听过,虽然有些事情石媛说得很隐蔽,但,她一直在强调她试图联系石荷。
 
石荷坐在副驾的位置怔怔出神,好像被人钉在那上面。
 
这个接收收件的人,和背后操纵她们姐妹的人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呢?
 
这个背后操控她们姐妹的人,一定是对她和石媛的性格把握得十分准确,不但有机会把姐姐的微信删掉,甚至还认定她出国之后就会因愧疚主动断了和石媛的联系。
 
既对她们姐妹那样了解,那么,这人也一定知道那晚她和罗俊生的艳事。
 
那件事那么隐蔽,除了姐姐,还会有谁知道?
 
想到这里,石荷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如果,那天不是一个意外,而是被人设计陷害的呢?
 
目的是什么?
 
让她和姐姐决裂,把她从姐姐身边调走,然后再对石媛下死手?
 
这么推断,当初她和罗俊生的情难自禁,现在看来,不过是别人为了离间她们姐妹的一个手段罢了。
 
石荷胸口似被人重重捶了一下,闷闷的痛楚停滞在胸口。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1007153934336
20221007153934336

操控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操控

第18章:小三下体被塞辣椒沫之后,对我疯狂报复

2022-10-8 20:04:15

操控

第20章:渣男在车里的恶心事,被我撞个正着

2022-10-8 20:06: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