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驸马爷的死因

李璟怔在原地张大嘴巴,直到报丧人离开,还迟迟没有说话。这种匪夷所思又容易引起议论的死法儿,怪不得报丧人不肯说。皇室在乎颜面,恐怕之后正经发丧,也只能说是伤重不治。况且因赈灾而伤,百姓又会对皇室崇敬感激几分。

前情:

难道真的是,寿限到了?

“怎么就死了?”马车上的李璟也在问。

死在这中秋的团圆夜。

第50章:

长街如银雪覆盖,报丧的人支支吾吾,不知因为什么,竟然不肯如实回答。

李策只好耐心询问。

“是病情加重了吗?”

驸马爷因为在赈灾路上摔下马,伤重骨折,正在家里休养。

“不是,”报丧人垂头道,“爷的病已经好转,今日还参加了中秋家宴。”

李璟急得跳下马车,闻言问道:“是有刺客?小偷?还是事有不巧,他掉茅坑里摔死了?”

“都不是。”报丧人退后一步,就要离开。

李璟急得要去踹他,报丧人躲闪着抹泪道:“的确是事有不巧。驸马爷今日心情好,吃了一口豆沙糯米月饼,就……就……”他哭道,“噎死了!”

 

噎死了。

就算太医守着,也没能及时救治。不是天灾没有人祸,是他自己吃东西不注意,噎死了。

李璟怔在原地张大嘴巴,直到报丧人离开,还迟迟没有说话。

这种匪夷所思又容易引起议论的死法儿,怪不得报丧人不肯说。

皇室在乎颜面,恐怕之后正经发丧,也只能说是伤重不治。况且因赈灾而伤,百姓又会对皇室崇敬感激几分。

“这,这……”李璟转过头来,对李策道,“我怎么觉得又可怜,又好笑呢?”

“不好笑,”李策正抬头看向赵王府的某处,那里住着骊山的道长王迁山,“我只觉得可怕。”

世间真有人,可勘破天机吗?

连一个人的死期,都能精准掐算。

 

第二日去长公主府吊唁,李璟说什么都不肯去。

“小九啊,”只是初秋,他却穿得很厚,“你带上我的唁礼去吧,我就不去了。”

“怎么?”李策道,“被吓破胆了吗?”

李璟缩着头,团紧外袍,幽幽道:“本王只是感受到人有旦夕祸福的可怕,绝不是怕招惹什么晦气。你看,我都没有带泰山石。”

他扬起空荡荡的衣袖,的确没有泰山石,却从里面飞出两张符纸。

比巴掌略大的黄色薄纸上,密密麻麻画满符文。

李策捡起看,李璟来抢。

“快给我!人家王仙人给我画的呢!可震四面妖魔,能退八方厄运,一千两银子都买不来!”

提起王迁山,李策表情微微凝滞。

“他在府中吗?”

“没有,”李璟道,“他说他昨夜被雷劈到,一早躲出去了。”

昨夜晴空万里,哪里有雷?

但经过驸马爷的事,别说打雷,就是他说天上下过金子,李璟也会信的。

 

长公主府已经来了许多吊唁的宾客。

李策扫了一眼,便在女宾那里找到叶娇的身影。

她今日穿得素雅大方,雪青色的短衫一直包裹到锁骨处,把胸前的雪肌遮得严严实实。腰中束一条荼白暗花裙,裙裾垂到脚踝,露出半截云头锦履。

叶娇正同身穿斩衰孝服的驸马女儿舒文说话,舒文的眼睛哭得红肿,叶娇牵着她的手,低声安慰。

她安慰得很认真,不知说了些什么,舒文一面点头,一面露出感动的神色。宾客们轮流上前进香叩首,李策的目光总忍不住在叶娇身上流连。

终于,叶娇也看到了他。

 

她的眼睛蓦然亮起,像今日晨起天边的星辰。李策对她点头,叶娇仍被周围哀戚的氛围感染着,虽然高兴见到李策,却没有笑。

周围是哀乐声、哭泣声、迎来送往的应酬声。

白的孝服、黑的棺椁,招魂幡迎风飞扬,黄色的菊花被宾客不小心踩碎。

他们就这么隔着人群,远远相望。

叶娇穿得肃重,头上的配饰也素雅。没有了她喜欢的金器东珠,只留一只小巧的银梳,插进黑漆漆的头发,留出刻着月月红的圆柄。

她的眼中有浅浅的宽慰,还有相见却不方便说话的郁闷。

 

今日这里都是皇亲国戚,又是哀痛的丧礼,他们若聚在一起说话,不合礼数,也遭人耻笑。

叶娇偏过头去,示意李策注意她身后。

李策这才发现,叶娇的母亲也来了。

叶娇又对李策眨了眨眼,趁舒文放开她的手,偷偷比划了个形状。

他知道叶娇想说什么。

——我母亲来了,你是自己来的吗?怎么驸马爷就这么死了,真是不幸。你可要注意身子哦,人参吃完了,我这里还有。

他看着叶娇,还是忍不住,对她露出极浅的笑。浅到他的唇角只微微勾起,笑容来不及散开,便收住了。

叶娇知道他想说什么吗?

千言万语,他只想唤她一声娇娇。

“娇嫩”的娇,“娇宠”的娇,“娇妻”的娇。

娇娇。

 

吊唁后离开长公主府,李策向后看看,叶娇仍没有出来。

安国公府长久不能露面,这次公主肯请,她们肯来,必然要多说些话。这是必不可少的交际,对她们有好处。

李策还想再等等,随从青峰过来,说找到王迁山了,他躲在客栈里。

李策立刻去见王迁山,他正在吃茶,看到李策,目光躲闪着,面色僵硬道:“呵,是楚王殿下啊。”

李策开门见山道:“请问道长,您还知道些什么?”

“楚王殿下是什么意思?”王迁山俊逸的脸上掠过一丝惊慌。

李策屏退左右,关上门窗,跪坐在王迁山对面。

 

“您说驸马爷寿限到了,他吃东西都能噎死自己。”

“殿下是不是听错了,贫道没说过。”王迁山向后退去,不知为何,忽然捂住大腿,疼得龇牙咧嘴。

“怎么了?”李策问。

王迁山站起身,把外袍撩起来,给李策看他的大腿。

从膝盖向上,有一道青紫痕迹。

“被雷劈了。”他无奈道,“还以为赵王府风水好,结果会打雷。再这么下去,我不等成仙,就成了游魂。”

 

成仙总是王迁山最挂念的事,李策不想转移话题。

“道长,”他正襟危坐,平日有多散淡,此时便有多郑重,“本王想问你一件事。”

室内没有别的人,门窗也关着,王迁山小心翼翼站在李策对面,看他扬起的头,微蹙的眉宇,明明他只是坐在那里,王迁山却似看到平地掀起万丈高的狂风,忍不住心神激荡。

“你是怎么知道驸马爷会死的?”李策再次问道。

王迁山身体未动,却感觉心在动,神在动,意在动。

在这说不清是什么的威压下,他下意识坦白道:“本道曾偶然知道他的生辰,推演而来。”

李策沉沉点头道:“那么,本王想再问你一件事。”

 

李策的随从青峰待在客房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他们说了什么啊?这么久。

昨夜主人没有睡好,他也就睡得不太好。此时青峰强打精神,才没有靠着门板睡着。

他的眼睛呆呆地看向四周,希望能找到什么有趣的东西,提提神。

这家客栈虽然位置普通、住客不多,店家却很有心思,把竹筒绑在柱子上,插了不少菊花。

有几个书生模样的客人走得快,衣衫蹭掉一支花。

盛放的菊花落在地板上,青峰要去捡,却迟了一步。

花被踩踏,丝丝缕缕的花瓣碎裂在地上,一瞬间便失去了妖娆美丽。

花都是这样的吧,短暂易夭。

青峰叹了口气,门开了。

李策从里面走出来,又转身对王迁山道别。

“王道长还是住回去吧,”他劝道,“这里毕竟需要花费。”

“多谢殿下,”王迁山道,“本道一定会多为殿下祈福的。”

李策道声谢,便带着青峰离去。

青峰走在李策身后,他抬起头,总觉得主人今日的脚步,格外沉重。

 

中秋节的第二日,循例是要进宫给皇后请安的。李策因为去吊唁过亡人,故而先回府重新沐浴更衣,这才进宫。

李璟早去了,李策到时,他正跪在皇后脚边,给皇后捶腿。

“母亲,母亲,”年近三十的壮男人捏着声音撒娇,“就把她给我吧。”

皇后嫌弃地看了李璟一眼。

“给你多少,你也给本宫添不来皇孙。”李璟成婚多年,尚未生养孩子。

李璟继续求着:“母亲,儿臣看那舞姬屁股挺大的,说不定能生。”

皇后不搭理李璟,看到李策来,示意女官递过去一匹衣料。

“知道你还要到含棠殿去,入秋了,这料子给顺嫔做新衣裳吧。”

李策跪地叩谢,便带着布料离去。

“过会儿还回来!”李璟喊他。

“不了五哥,”李策回绝道,“午后父皇还要召见。”

皇后含笑道:“本宫也听说了,瞧瞧楚王,愈发做事干练。你这个哥哥,得见贤思齐,懂吗?”

她抬手向李璟额头点去,李璟躲闪着,一屁股蹲在地上。

 

李策到含棠殿去。

刚走到殿外,便听到顺嫔哭闹的声音。

她拿着一根木棍在院子里乱跑,跑累了停下,把棍子插进砖石的缝隙,要撬出砖头打人,被宫婢小心按住。

见到李策来,宫婢齐齐施礼,求李策哄哄娘娘。

李策走上前,轻声唤道:“娘。”

顺嫔的头发乱了,衣服脏了,鞋子跑掉了一只,白袜子上都是泥巴。

听到李策呼唤,顺嫔歪过头,仔细看着他。

李策取下她手里的木棍,牵着她的满是泥巴的手臂,走回寝宫。

迈过台阶时,李策的眼泪滑落下来,沿着清俊的脸颊,在秋风中飘飞。

“娘。”

他哽咽着呼唤。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更新中)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夺嫡

第49章:她的情意绵绵夜

2022-10-8 19:25:53

夺嫡

第51章:陛下赐婚

2022-10-10 21:55: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