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婆婆撞见我新欢,我冷笑,“比你儿子优秀太多,你气不气吧?”

两人凑近孩子,只看到一张可爱的脸,刚出生真的太丑了,不忍直视,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又因为血脉关系在,罗永堂露出了难掩的笑。王苗苗几乎都以为自己看错了,罗永堂卸下了平时的冷淡,整个人温柔起来,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要去摸孩子的脸。

两人开车一路到医院,罗永堂本不是个多话的人,被王苗苗逗得一路上都嘴角挂着笑。

不知道的真以为他是个二傻子。

到医院,下车,在医院附近买了点东西,罗永堂拉着王苗苗的手进去,进电梯的时候,王苗苗忽然安静了下来,不多言不多语了。

罗小芳的父母某种意义上来说,等同于罗永堂的父母,这些年对他的照顾,就是父母对亲儿子的照顾。

虽说她早就见过罗家夫妻,但以这种身份过去,倒是头一回,第一印象很重要。

且金将玉和陶安贵估计也在,都是老熟人,不尴尬怎么可能……

罗永堂没察觉到她的紧张,直到下电梯,要往病房走,她脚步停了一下,“我今天这个粉是不是打得太白了,要不要淡一点?”

“不用。”

“那我……”

“苗苗,你别紧张,有我在没人会为难你,我舅舅和舅妈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你知道的。”

她知道,但也控制不住的紧张,她太在乎了。

金包玉和金将玉坐在门口,两姐妹像是被架空了似的,屋里的一切都是万媛和月嫂在做主。

金将玉也是觉得搞笑,出来后没忍住跟金包玉吐槽,“明明是我抱孙子当了奶奶,现在搞得像是人家抱了孙子当了奶奶似的。”

“姐,你别这么说。”

金将玉叹气,余光瞥到王苗苗的身影,下意识的用手打了一下金包玉,金包玉也看过去。


罗永堂偏爱穿黑色,白色他懒得洗,黑色洗不干净也看不出来。

王苗苗则是什么颜色都可以穿,图新鲜感,但她今天和罗永堂都穿了黑色的外套,看上去有点像情侣装。

不是冤家不聚头,最坏的事竟然被他撞上了。

王苗苗有些难受,罗永堂下意识的拉着她的手。

“小芳表哥来了啊!”

罗永堂没跟金将玉和金包玉打招呼,直接往里进。

被前婆婆看到了自己的现男友,王苗苗本来挺紧张的,但罗永堂拉着她往里一进,她又觉得不算什么了,他都不怕,她怕什么。

“目中无人……”

金将玉嘀咕得很小声,怕被屋子里的人听见,金包玉面如死灰,“不要脸。”

“可不是,之前跟明昌结婚两年,啧啧……这才一年不到,半年都没到,这就……”

两姐妹心里不平衡,但想到罗小芳生孩子之前,跟罗小芳说的那些话,心里一下子又平衡了。

进去的时候陶安贵正在给罗小芳喂粥,罗小芳简直是公主级别的待遇,一家子守着她,就连罗宣也是寸步不离的。

“小芳,你多吃两口。”

罗小芳正脆弱,下身撕裂的伤口疼了一天了,火辣辣的疼,不能受寒要盖着被子,捂出汗沁在伤口上,酸爽可想而知。

最难受的时候当数上厕所,张开腿,蹲下来,那伤口撕扯得令人头皮发麻,还得忍着眼泪尿出来,一瘸一拐又回到床上,动都不敢动。

每个顺产的女人都是这样过来的,无一例外。


罗小芳躺在床上,喝粥喝得更加一身热,那下面痛得她叫天天不应,她喝粥喝到一半,哭了,陶安贵擦去她的眼泪,“小芳,多吃点,你不吃怎么有营养,不吃怎么好?”

“妈,好痛啊。”

万媛一整天都是兔子眼睛,一触即发,“放心,爸爸妈妈都在这,过两天会好的,你忍忍。”

“妈,你生我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万媛点头,“那时候还没这个条件。”

罗小芳哭得更惨烈了。

“舅舅,舅妈!”

罗永堂拉着王苗苗的手进来,罗小芳当场石化,她记得自己发动之前听到了什么,此刻看到王苗苗没有半点亲切,只觉得她很虚伪。

但人在虚弱中,说不出多严厉的话来,她也没这个胆子当着罗永堂的面让王苗苗难堪。

“哥,苗苗!”

陶安贵嘴角抽了抽,竟然不知道作何反应。

“叔叔阿姨,小芳,小芳,你怎么样?”

“蛮好的。”

罗小芳微微笑着,看着王苗苗。

这人究竟城府多深,才会在自己偷人后,将过错全都甩给男方,这种女人好可怕,罗永堂和她在一起,怕会被她吃死。

“苗苗,好久不见了,越来越漂亮了啊。”

万媛不满罗永堂姗姗来迟,却也不得不奉承王苗苗几句,“最近好吗,你爸妈身体可好?”

“挺好的,谢谢阿姨。”

金将玉进来了,她道,“哎呀,小芳这胎生得快啊,直接生在家里了,打了救护车的,救护车都没来,就在家里生了,就在客厅里啊,我跟他二姨连忙给她把裤子脱了……”


一屋子人,金将玉说得津津有味,也不知道是要说给王苗苗听,还是罗永堂听,屋里的其他人都听她说过一遍了。

“赶紧把腿掰开,没多久看到孩子的头发了,嗖的一下就出来了,快啊!”

“那个快啊,我赶紧……”

金将玉爱热闹,但万媛不喜欢金将玉把这种事当作热闹说,“亲家母!”她喊了金将玉一声,金将玉笑意更深了,看着罗永堂。

“当时啊,我以为是什么出来了,我一看哎呀……我赶紧……”

“亲家母!”万媛拧眉,“别说了。”

金将玉不知道自己说错什么了,只好闭了嘴,罗小芳面色非常难看。

王苗苗很理解,这种事被人轻松说出来,是有点难为情的,这屋里男人女人都有,父亲母亲有,表哥和男人,婆子,月嫂,孩子都在。

是她,估计也得发飙。

陶安贵见万媛面色不对,清了清嗓子,“妈,别说了,孩子都生了,你一直说有什么意思?”

“是是,亲家母,我惹你不高兴了,我不说了。”

万媛看她一眼,欲言又止,最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白了她一眼。

这时候,孩子突然哭了,王姐过去抱孩子,金将玉喊到,“包玉,你快过来!”

万媛一心只想让月嫂全权负责孩子的健康,金将玉非要金包玉帮忙,而金包玉,恰好也很乐意!


大喜事,气氛却不对头,尤其是罗小芳,王苗苗注意到罗小芳一直看着自己和罗永堂,她朝着罗小芳笑,罗小芳直接将头别开。

没人注意,但王苗苗自己察觉到了,她心想,刚生完孩子,怕是心情不好,一屋子人太闹腾了。

她正觉得尴尬,无所适从,罗永堂便拉着她看了一眼被月嫂抱着的孩子,王姐眼疾手快,她可不想失业啊,这不得表现表现。

“宝宝乖,我崽子乖,顶呱呱啊,不哭不哭……”

“永堂,苗苗,看看吧。”

“好。”

两人凑近孩子,只看到一张可爱的脸,刚出生真的太丑了,不忍直视,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又因为血脉关系在,罗永堂露出了难掩的笑。

王苗苗几乎都以为自己看错了,罗永堂卸下了平时的冷淡,整个人温柔起来,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要去摸孩子的脸。

王姐连忙后退,“摸孩子要洗手,刚生下来抵抗力不强,要洗手才能摸。”

“行。”

他转头就拉着王苗苗去洗手,两人多恩爱,显而易见。

擦了擦手,喷了消毒水,罗永堂去摸孩子,摸了摸脸蛋,又摸了摸小手,他一脸姨母笑,王苗苗都看呆了。

此情此景,这要是不是罗小芳生孩子,估计王苗苗出现在这些人面前,会被金将玉和金包玉嘲讽致死。

但是今天是罗家的主场,她们岂敢放肆?

王苗苗在心里笑出了猪叫声,实际上她面上也在笑,她想,她的男人怎么可以那么温柔。


罗永堂摸了摸,还不尽兴,“能抱一抱吗?”

罗宣和万媛都愣了一下,陶安贵更是当场石化,这特么到底谁当爹?

“能,抱吧。”

“怎么抱,我手怎么……”

罗永堂看着自己两只粗糙的大手,不知道该如何将孩子从月嫂手里搞过来。

“这样的,先托着头,这个手托着屁股。”

罗永堂照做,托着孩子软绵绵的屁股,脑袋,无限温柔,“名字取了没?”

“还没,要不你给娶一个?”

罗小芳开着玩笑。

金将玉笑笑,“名字不能乱来的,要找算命先生算八字的。”

“还有这个说法?”

“有的,亲家母,你们没这个说法吗?”

这种事宁可信其有,关乎孩子,不敢马虎,罗小芳只好没有再继续说了,罗永堂也没有真的要给孩子取名字的意思。

从医院出来,王苗苗拉着她的手,感觉鼻尖的空气都带着花香,“你很喜欢小孩子啊?”

“不喜欢。”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认真,“抱一抱可以,长期相处就烦了。”

他其实说的是反话,他怕自己说了喜欢孩子,王苗苗真会马不停蹄给他生一个,责任太大,他还没自信自己能对一个孩子担负起责任。

而王苗苗,她值得拥有她作为女人的辉煌,生孩子这种事,暂且不谈。

“刚才你看到小芳婆婆看我的眼神没有?”

“看到了。”

“你有没有觉得她更狠讨人厌?”

“觉得。”

“你也觉得她讨人厌对吧……”

“对。”

王苗苗眉开眼笑,脑袋往他肩上蹭了蹭。

天快暗了,老刘将王京华送到医院,刚从车上下来见一男一女往停车场来,撞了个正着。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生了野种我妈请月嫂,婆婆大骂我败家

2022-10-17 21:04:03

情感故事

生孩子到娘家坐月子,婆婆去做亲子鉴定

2022-10-20 20:47: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