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孩子到娘家坐月子,婆婆去做亲子鉴定

金包玉已经走了,这病房里除了来看望女人和孩子的亲戚们,就只有罗家夫妻和金将玉母子,外加一个月嫂,月嫂就管大人孩子,别的什么也不插手。罗宣和万媛夫唱妇随的,纵着月嫂,说什么都听,金将玉这一天下来,又是高兴又是烦躁的,人前卖笑,人后翻白眼。

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真不小。

王京华一眼就看到了王苗苗,王苗苗也看到了他,正好王京华身边的老刘,王苗苗也是认识的。

“哎,王苗苗!”

先是老刘跟王苗苗打招呼,又看着王京华。

“你们怎么在这?”

王京华看上去有点憔悴,眼神落在她身上。

“这是你亲戚?”老刘看了一眼罗永堂。

“不是。”

这么明显,怎么可能是亲戚,但老刘心想不对啊,王苗苗不是跟王老板是一对吗,哪来的其他男人。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大家都心知肚明,老刘不说话了。

王苗苗看着王京华,觉得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她有些不自然,“华哥,我男朋友。”

“你好罗警官。”

罗永堂诧异,王京华怎么会认识他,王苗苗也有点懵了,她从没有在王京华面前提过罗永堂的名字,两人似乎,也并不认识。

王京华笑笑,“我先去看病,搬货受了点伤。”

“怎么了,严重吗?”

“不严重。”

王京华没有跟她多言,和老刘一起就要走,王苗苗心里忐忑,回头看了他一眼。

王京华倒是没回头,但走路一瘸一拐的,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砸到脚了。

罗永堂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清了清嗓子。

之前的误会直接有了解释,王苗苗是告诉过王京华他的存在,所以不存在所谓的劈腿,他坚信王苗苗不是那种人。


男人的眼神温柔了些,

“你跟他提过我?”

“没。”王苗苗摇头,她没提过,但他不信。

王京华搬货的时候被车顶上的货物砸到脚了,脚背的骨头上受了伤,肿得老高,好在没有断,在医院包扎,拍片,暂时要用拐杖走路,不能用力。

老刘还在为刚才的事耿耿于怀,“王苗苗有男朋友?”

王京华听黄小明提过,不觉得意外,虽说他知道黄小明反对他再找,可骗人的事他不会做,但看到王苗苗和罗永堂那么恩爱,心里还是有点说不出来的滋味。

自前妻黄雯去世这么多年以来,王苗苗是唯一一个让他想要放下过去,和她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女人,他动了心的。

“应该是吧。”

“那她也太过分了,她怎么没说?”

老刘替王京华不平,“你送的那些礼都用了心,还给她搬了家,忙活了一天。”

“朋友嘛,相互帮忙是应该的。”

这话带着几分心酸,说完这话王京华便没再说了,沉默了。

门打开,王苗苗准备开灯,罗永堂从她身后搂着她,直接将她抱到沙发上去了,王苗苗今天穿得厚,像个黑色的毛毛虫,罗永堂准备拉开她的拉链,想起外面挺冷,在沙发上容易受寒。


动作停下了,王苗苗扭了扭,“你什么人呀!”

到一半干嘛要停下,继续啊,人渣,禽兽。

“去床上。”

“沙发上也可以。”

“不,去床上。”他将人抱起来,在怀里亲了一口。

到了床上,将人放上去,还没等王苗苗去亲他,他就扑过来了,将她领口往下拉,里面是件白毛衣,他拉下来后碰到她胸口,软乎乎的。

王苗苗想说,你不要拉我的衣领啊,拉变形了,这羊毛衫几大百,不便宜啊。

但真的太舒服了,她只好躺平了,去亲他的脖子,亲得罗永堂一直缩,她笑,“你这么怕痒吗?”

“你不怕?”

“我也怕,但我喜欢你来痒我。”

孤男寡女,是个人都受不了,罗永堂将被子盖在自己后背,跪在她边上,打开了抽屉。

她在他胸膛上亲了一口,没开灯,但他竟然察觉到她有些害羞。

很快的,他就知道自己会错意了,她不是害羞,她只是看着他,“你快点呀!”

你怎么还不过来呀,人家都准备好了……

罗永堂是外冷内热,看着冷冷淡淡的,好像谁来撩他都是自讨没趣,可一旦撩到手了,销魂也是真的销魂啊。

王苗苗被他弄得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了,开始还能调戏他,到后面完全被动了,哼哼唧唧的喊他快点结束。

罗永堂脱了自己的上衣,“你要困了你先睡。”

“我睡不着。”

这不是难为人吗,她推他,“我真的困了,想睡觉了,不来了。”

“刚才那点儿能耐呢?拿出来。”

“我不要了,我认错了,我喊你哥哥行不行?”

他沉默,低头继续去亲她,“不行,你下次再敢跟我嚣张试试。”

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她紧紧地抱着身上的男人,拧了拧眉,结束的时候被子盖在身上,秒入睡,洗澡都不想起来洗了,太冷了。

偏偏这男人太狗,愣是拿了个毛大衣裹着她让她去浴室,王苗苗站在浴室,周边全是水蒸气,她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站在这都能睡着。

那厮还在精神焕发的搓澡,心情极好,往她身上打了点沐浴露,她自己也在往搓泡泡,但她是闭着眼睛搓得,手就在那一个区域打转。

男人站在她身后,将她与他拉近了一点距离,给她搓脖子,然后往下,王苗苗笑了一声,“你别洗得太干净了。”

“啊?”

“人家还想留一点你的味道。”

罗永堂:……

“该正经的时候你不正经,不改正经的时候,你又……”

她转身面对着他,勉强睁开眼睛,“你是不是人,你看我都多困了,快点结束会死啊?”

“我不。”

还傲娇起来了。

她打了个哈欠,还想弄点沐浴露继续洗,被他一把扯过来,她面色发烫,“你不是吧,你不累啊?”

“累啊……”就是平时太累了,才想在这件事情上为所欲为之为所欲为。

她开始有多想,现在就有多不想,她真的要困死了,“罗永堂,你个禽兽……”

再次结束,王苗苗真的累了,累得躺在床上每一分钟就睡着了,罗永堂转头去外面给她打了杯水,“起来喝点水。”

他坐在床头,看了一眼工作信息,“王苗苗,起来喝点水。”


一转头,她趴在床上,两只手搭在枕头上,露出一截手腕出来,竟然睡着了。

他有点不信,推了推她,“起来喝点水,不是口渴吗?”

“王苗苗……喂……”

罗永堂将手机放下,去外面抽了根烟,关了灯,就留了个台灯。

王苗苗手机炸了,她本来要跟家里打招呼,今晚不回去,但一进屋就跟罗永堂大战三百回合,打了败仗。

这一下子累得扛不住,竟然睡着了。

唔唔唔,唔唔唔……震动一直在响,但她听不到。

罗永堂在客厅抽了一支烟,心里正在犹豫一件事,罗小芳之前拜托他查的事,究竟还要不要继续……

今天人太多,他也不方便问,但他感觉罗小芳估计把这事儿忘了,罗家新添了人口,大家都很开心。

医院里,晚上还有罗家那边的亲戚过去看罗小芳,也不知道是谁说了句,说罗小芳的儿子跟罗永堂小时候一样帅气,直接将陶安贵整石化了。

罗家人说什么都不要紧,罗宣和万媛也笑,大家无话不谈,可金将玉和陶安贵一听,哎呀这不对啊。

金包玉已经走了,这病房里除了来看望女人和孩子的亲戚们,就只有罗家夫妻和金将玉母子,外加一个月嫂,月嫂就管大人孩子,别的什么也不插手。

罗宣和万媛夫唱妇随的,纵着月嫂,说什么都听,金将玉这一天下来,又是高兴又是烦躁的,人前卖笑,人后翻白眼。


最后一个看望罗小芳的亲戚走了,金将玉便让罗宣和万媛也走。

“亲家公,亲家母,你们回去休息吧,亲家公才动了手术不久,千万不要熬夜。”

“我不要紧。”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万媛一脸担忧,“你的身子也要紧。”

金将玉松了一口气,“那你们快走吧,我让安贵开车送你们,回去休息好,亲家公千万要好好养着!”

“亲家母你费心了。”

“不费心的。”赶紧走吧!

罗宣起身,正要走,摇头,“算了,我去病房休息吧,安贵,你送我到病房。”

“爸,回家休息吧。”

 

“是啊亲家公,医院的床哪有家里舒服,回家吧,回家……不然我真是担心了。”

“我去病房睡,你守着小芳,万一有什么不方便的,你照料好。”罗宣拉着万媛的手,无视金将玉刚才的话。

“放心吧,我知道。”

“你也要适当休息。”

“嗯。”

金将玉急了,“亲家母,还是让亲家公回家睡吧,医院里条件不好啊!”

“没事,他一个男人,睡哪里都一样,安贵,你扶你爸去病房里睡,我在这照看小芳。”

陶安贵见状,只好扶着罗宣走了,金将玉郁闷得快不行了。

这两人在这,处处压她一头,烦都要烦死了。

还有请来的这个月嫂,究竟是谁出前也没说清楚,她也不方便问啊。

夜里,万媛睡得早,金将玉拉着陶安贵到走廊上,“你今天听到没,说小芳的孩子长得像他表哥。”

“听到了。”

陶安贵也为这事心存疑虑。

“这孩子会不会是……”

“我会悄悄去鉴定,头发我已经拔了。”

浅浅的几根胎毛,陶安贵抱孩子的时候硬拔下来的,不黑,还带着些许黄。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前婆婆撞见我新欢,我冷笑,“比你儿子优秀太多,你气不气吧?”

2022-10-20 20:43:45

情感故事

婆婆把我吃死了,当妈的女人活该受罪

2022-10-20 20:51: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