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把我吃死了,当妈的女人活该受罪

王军叼着一根烟,“我再不济那也比你强,你看看子阳跟苗苗,被你管的……”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于珍香能够读出他后面要说的话,当即脸色一红,“我,你简直,你简直是……你简直是……”

第二天罗永堂到医院,特意挑在没人的时候,金将玉和陶安贵不知道去了哪里办手续,万媛和罗宣去送亲戚去了。

他坐在罗小芳边上,问她,“你上次让我查的事还要查吗?”

“现在有什么眉目了?”

“没有,太麻烦了,事情过去太久,找不到那位之前接触过哪些人。”

“是个大工程对吧?”

“嗯。”

罗永堂也不是怕麻烦,罗小芳要是执着,他迟早能够给她一个交代的,罗小芳心里也清楚,这件事当下就是看自己怎么办。

她之前没想过要跟陶安贵过了,什么时候过不下去就可以分道扬镳。

现在孩子生了,看着儿子这么乖这么可爱,又有点松懈下来了,感觉为了孩子什么事情都可以忍一忍,况且金将玉这人,欺软怕硬的,不敢对她怎么样。

当着外面的面,忌惮她父母,现在对她远不如以前那么强硬,过下去但也凑合着。

“算了吧。”罗小芳拧了拧眉,“之前的事情就算了,无论发生什么都过去了,你查起来也麻烦,我不想太麻烦你。”

“我没关系。”

“可我觉得有关系。”

罗小芳看着他,犹豫要不要跟他提王苗苗的事,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该瞒着他,“你和王苗苗还是分手吧。”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提她的事吗,怎么扯到他了,“你怎么回事?”

“王苗苗不是什么好人,千真万确,你们到这一步了,我跟你细说也不好,但我劝你一句尽快和他分手,以后你就知道了。”


罗永堂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轻笑一声,“什么意思?”

“我现在不能告诉你,等有机会,我把所有事情全都告诉你,你就知道了,我不会害你。”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罗永堂有点不高兴了,起身要走,罗小芳拉着他,“那件事不用查了,无论是不是我怀疑的那样,孩子出生了,我必须为了孩子考虑。”

“就算是也不重要?”

“不重要。”

“行。”

罗小芳深吸了一口气,“你跟王苗苗……”

“我有分寸。”

“你听我的,你们尽快分手。”

“好好休息,照顾好孩子。”

陶安贵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门边,还想听得在真切些,罗永堂从里面将门打开了,他抱着孩子,面上有点挂不住,动了动嘴唇,僵持一笑,“哥,哥,你来了哥……”

罗永堂哭笑不得,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摸了摸他怀里的孩子,“当爹的人了,做事别这么偷偷摸摸,像做贼。”

竟然说他像做贼,陶安贵咬牙切齿,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开始盘算,两人刚才那番对话什么意思,怎么就那么不对劲呢,就跟有什么无法言说的秘密似的。

他看着怀里的孩子,在孩子的屁股上掐了一下,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陶安贵心想,你小子最好祈祷你不是野种,否则……呵呵,老子非得闹得你妈家破产不可。


王苗苗起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伸了个懒腰,脚趾从被窝里露出来,她揉揉眼睛,摸了摸身边,男人已经不在了。

他总是这样,晚上激烈,早上一醒来他又不在,就好像她昨晚只是一个人睡着了做了一场极为缠绵浓重的梦一样。

她身上穿着秋衣秋裤,应该是被他套上的,她分明记得半梦半醒他还在亲吻她的身体。

王苗苗穿上拖鞋,准备给他打个电话过去,不看手机还好,这一看手机,全是未接电话,王军的,于珍香的,江爱国的,还有王子阳的,江洁的。

她仿佛都能想象得到昨晚没有回来,两家人估计是坐在一起开始谈天了,聊她究竟去了哪里,你一句我一句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王苗苗昨晚没回来,首先发现不对劲的就是王军,自打王京华帮忙搬家,女婿这个位置在王军心里就该是王京华的,所以他的注意力几乎都在王苗苗身上。

他等了好一会儿,先是问于珍香,“苗苗什么时候回来?”

没等到回答,他又问王子阳,“你姐呢?”

“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女儿吗爸,你女儿去哪儿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小子,跟王京华学得油腔滑调的,知道怎么说话让人舒服,反之,也知道怎么说话让人不舒服,他拿捏得死死的。

王军问不到,又去问江爱国,“老江,看到苗苗了没?”

江爱国自然也是摇头,“老王,你干脆给苗苗打个电话。”


楼上楼下问,也是累,跑来跑去的,小老头大冬天汗水都出来了。

王军觉得有道理啊,打电话过去,打过去竟然没人接,可把他气坏了,又让于珍香打,王子阳打,都没人接,最后引起了轰动,两家人都坐在一楼的客厅。

江爱国和于珍香都知道王苗苗是有男朋友的,所以一猜就知道在她男朋友那边。

王军不高兴了,骂于珍香,“还没结婚就出去过夜,你也不知道说她。”

“你怎么不说?”

“我当爹的我方便说吗,这种事情,你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

“那我就活该了,什么都是我管,一件事没管好你就骂我,那我干脆也跟你一样,什么都不管好了。”

每每看到于珍香和王军吵架,吵得面红耳赤血压上涨,几乎要血管爆裂了,江爱国就捏了一把汗。

不找老公真好,像她这样年纪轻轻自己带着女儿过日子,没人管,无拘无束,现在生活的也不错。

不用伺候男人,男人也不会来气她,舒坦,真是太舒坦了。

江爱国捂着自己的心口,把于珍香当成了反面教材了,但还是安慰她,“啧,老王,你别生气,当下气坏了身子。”

“平常你不管,到了现在这时候你就来骂我,你神经病啊王军!”

王军从气焰嚣张再到焉下去,“条件好的她不要,条件不好的一个劲往人家跟前凑,真是脑子不灵光,跟你一个样。”


于珍香嗖的一下站起来,“什么跟我一个样,我脑袋怎么就不灵光?就你特么脑袋灵光了,你牛逼了,你不得了了,你孙悟空转世啊有个这么好的脑子。”

王军叼着一根烟,“我再不济那也比你强,你看看子阳跟苗苗,被你管的……”后面的话没说出来。

但于珍香能够读出他后面要说的话,当即脸色一红,“我,你简直,你简直是……你简直是……”

王军也知道怕了,清了清嗓子见好就收,“算了,咱们在这闹也没意思,你现在给苗苗男朋友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情况。”

“我哪有电话?”

“子阳……”

“我也没有。”

大家这才觉得不妥当,王苗苗跟罗永堂交往这么久,没把他带回来给家里看,甚至他们连罗永堂的联系方式都没有,这要是遇到个人贩子,将人用药搞晕了,掏器官卖了,怎么得了?

搬家时家里正是需要人帮忙的时候,那位王苗苗的男朋友没有帮忙,来帮忙的人是王京华……

如此一来,还没见面,就对罗永堂的印象差得不行。

江爱国下来后教江洁,“你记着,这种事千万不能跟你苗苗姐学,女孩子要矜持不能主动,婚前不能跟男人发生关系,不然就吃亏了,被对方吃死了,知不知道?”

“知道了妈,你又说这些。”

“我说的话你都要记住,你要是不干净了,以后结婚了嫁到男人家里,人家瞧不起你的,你子阳哥哥之前那个女朋友,叫熊燕的,就不行。”

江洁一直听江爱国的话,点头,“好了妈,我知道了,我睡了。”


王子阳和王军,于珍香还在楼下接着打电话,确定没人接了,这才只能回去睡觉。

王苗苗看到手机里的未接电话,有一种错觉,自己今天要是回家了,估计会被父母群殴致死吧?

她昨晚为了方便直接开了静音,这不对啊,她知道错了。

正在王苗苗面对着一堆未接电话怀疑人生的时候,罗永堂回来了,他穿着便服,手里拿了一堆打包好的零碎吃的。

门一开,王苗苗扑在他怀里,“老公,你回来了。”

罗永堂有一种错觉,好像他们真的已经结婚了,那种家的归宿感,拉扯着他的心。

怀里这个软软的,还会撒娇的小妻子,就是他的女人,未来孩儿他妈。

“过来吃点东西,一大早的脑子里别装那些。”

“我说什么了?”

王苗苗拧眉,斜眼看他,“一大早脑子里不正经的人是你吧,要是你正经怎么知道我不正经?”

说得还挺有道理,他笑道,“是,是我不正经,我不对,你是清白的。”

他越是顺着她,王苗苗倒越觉得不自在了,没意思啊,他都不跟她争。

东西摆在桌上,他从房间里拿了个外套搭在她身上,“穿上,吃点东西。”

冷冰冰的人,冷冰冰的语气,做着温暖的动作,说着温暖的话,“我想喝水。”

他默不作声,去倒了一杯水给她,“喝。”

“昨晚我爸妈给我打了好多电话。”

他知道,看见了,本想帮她接,又觉得不合适。

王苗苗看他没反应,也摸不准他听懂她的暗示没有,索性明示,“罗永堂。”

“嗯。”

“你跟我回去见见我爸妈吧,我想让他们认识你。”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生孩子到娘家坐月子,婆婆去做亲子鉴定

2022-10-20 20:47:30

情感故事

红杏出墙的女人,决定回归家庭了

2022-10-21 23:25: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