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孩

这个故事太值得每个新手爸妈看了,女人当妈妈真的太不容易!

一诺:“我为了给你生个孩子,我屎拉身上了,我屎拉身上了让你伺候那一回,你嫌弃的表情,我记你一辈子啊肖路。”


女人刚生完孩子就被丈夫处处嫌弃,然而,怀孕期间更是惨遭冷落,一晚素面就是她的营养餐,在沙发上睡着后,丈夫也是不管不顾,熄灯后,就自顾自的去卧室睡起了觉,早上一睁眼,丈夫已经没了踪影,只剩下行动不便的妻子。即便是快要临盆,不想丢掉工作的一诺还是坚持上课,不料下一刻,羊水就破了,

一诺:“不动 不动,都别动啊,杨凡,你,你,你拿个拖布把它拖一下啊,我先去生个孩子,你们都老实点啊”。

然而,到了医院却迟迟生不出来,丈夫就开始不耐烦了,

肖路:“都这么久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说着说着,起身就要回家先休息一会,一诺感觉一时半会也生不了,况且,母亲也在医院,于是就让工作一天的丈夫先回家休息等着。

一诺:“真走啊!!!”

一诺母亲:“你可真够贤惠的”

一诺:“不是,这么近,你一会儿一叫,一有动静马上就叫,也就十分钟的事嘛”。

回到家后的肖璐,就从冰箱里拿出啤酒,然后就喝着啤酒悠闲的看着球赛,酒足饭饱后就直接睡起了大觉,仿佛医院待产的女人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第二天一大早,一诺肚子终于有了反应,岳母连忙通知女婿,在来医院的路上时,肖璐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

肖路妈妈:“你 你听着啊,一会儿,一诺生的时候,你可千万别忘了跟大夫要那个胎盘。”

肖路:“妈,你可真行,你这一天到晚惦记着胎盘,这玩意能吃吗?”

等姗姗来迟的肖璐赶到医院后,一诺已经被推进了产房,生气的岳母埋怨了他几句后,就慌张准备接生物品去了,在经历一场撕心裂肺的疼痛后,虚弱的一诺终于被推出了产房。

医生:“方一诺家属,方一诺家属,怎么回事?刚才还在呢。”

见家属都不在,护士只能先把她推回病房,

护士:“这老公也太不着调了吧,老婆刚生完,这人就不见了,刚拿了胎盘,估计啊,送胎盘去了。”

原来,肖璐一直没有忘记母亲的嘱咐,妻子自生完孩子后,他就马不停蹄地把胎盘拿给母亲

肖路妈妈:“亲家没看见吧?”

肖路:“我能让他们看见吗?”

肖路妈妈:“就是”

肖路:“他们要知道他外孙女那什么被他叔叔给吃了,他们不得把我给吃了”

肖路:“你不跟我上去啊?”

肖路妈妈:“我先把它洗完了,洗完了我就上去,你先去。”

儿媳生孩子这么大的事,婆婆不照应,却一心惦记着孩子的胎盘,

肖路妈妈:“我到时到做馄饨,你吃两碗吃试试?这是大补啊,找都没地儿找去。”


等丈夫和婆婆处理好胎盘赶到病房后,也只顾着看孩子,一诺虚弱的连个水杯都拿不起来,婆家却没有一个人关心,直到一诺的妈妈赶来后,她才喝上的一口热乎水,果然只有妈妈才会心疼自己的孩子,看着亲家只顾孙女不管女儿,母亲是一脸的愤恨。而婆婆也是仅仅待了一会就走了,只留下父母照顾虚弱的一诺,而一诺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

一诺:“疼,可疼可疼了.....”

一诺妈妈:“嘘嘘嘘嘘,我知道疼,我知道疼,阿乖。”

没过多久,一诺就回家坐月子,可刚一进门,迎接她的却是堪比猪窝的家,这让一诺感到十分无奈,难道肖璐是指望她来收拾吗?

一诺妈妈:“这女人生了孩子,不能生气,也不能累着,一诺的伤口还没有好呢,家里的卫生一定要注意,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得照顾好一诺和孩子。”

肖璐:“好啊,你放心吧。”

肖璐嘴上承诺着,会照顾好妻子和孩子,可到了晚上,一诺给孩子喂奶时,本想让丈夫给她倒杯水,可肖璐睡得比猪还死。

丈夫的不闻不问和孩子昼夜不停的哭闹,让一诺逐渐变得抑郁起来。看着日渐憔悴的女儿,妈妈的心中十分心疼,就想搬过来照顾一诺坐月子。可妈妈再过两年就要退休,现在是关乎能否拿到最高退休金的关键时刻,如果请假,肯定会被领导压低退休金。一诺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妈妈被领导穿小鞋,就拒绝了妈妈的帮助,最终两口子打算请月嫂,可一听儿子要请月嫂,婆婆立马说起了风凉话,

肖路妈妈:“月嫂再好,还不如自己人上心,你说现在月嫂动不动就上万,我都跟肖璐说,你不如你给我。哪怕你少给点,是不是?我照顾一诺跟禾禾,有什么不行的呀?”

肖路:“一诺不是怕你累着吗?”

肖路妈妈:“累,累有什么累的呀?她大自然是赋予的,她是女人,她母母母,母性她,她,你看这老母猪,一窝它生十个八子,它累吗?”

肖璐平时工作繁忙,又没时间照顾人和干家务,而婆婆又大大咧咧,压根不会照顾人,还经常吸烟,所以夫妻二人才决定请月嫂,结果却被婆婆说的一无是处,气得一诺的母亲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第二天,手忙脚乱的一诺终于等来了月嫂,月嫂一进门就给自己消毒,甚至准确说出了室内温度,专业的表现让户主很放心,可到了半夜,宝宝大哭不止,月嫂却睡得比丈夫还香,次日一大早更是不见了踪影,一诺只好给她打去电话,

一诺:“出去你得跟我说一声的呀”,

虽然静姐给一诺道了歉,并表示以后绝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但坐月子的女人神经都很敏感,再加上母亲的一句话,更是让她寝食难安。

一诺妈妈:“现在的月嫂,哎,我听说,为了让孩子睡觉,给她吃安眠药。”

这天,一诺发现禾禾有了黄疸,紧张的要去医院看一下,但静姐说她大惊小怪,

月嫂:“我都看过几十个孩子了,你头回当妈紧张点肯定正常,但你就相信我,相信我的经验,肯定没问题的。”

听她说的有理有据,一诺也就放心了,因为孩子采用的是科学母乳喂养,因此一诺要求静姐把女儿的吃喝拉撒都做记录,但她发现孩子喂奶的次数和时间根本对不上,而疲惫的肖路却觉得是一诺太敏感,转头就沉沉睡去。但一诺不放心,想去看看女儿,来到客厅,却看见静姐在洗奶瓶,等她洗碗回房后,一诺闻了奶瓶后大惊失色,奶瓶里竟然有奶粉的味道,她赶忙跑回房间再次叫起了丈夫,怀疑静姐肯定不想起夜,所以才给孩子喂了奶粉。说着便想起床直接质问对方,但肖璐已疲惫不堪,他建议一诺明天再说,说完倒头又睡了过去。

然而第二天早上,伊诺刚起床,就看见月嫂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书,

月嫂:“孩子睡了”

一诺:“睡了,你夜里总有点别的活干吧你?咱俩聊聊。”

随后,一诺就问起她擅自给孩子喂奶粉的事,见事情瞒不住了,静姐便开始狡辩,

月嫂:“我在没有经过你同意之前,我是不会给禾禾喂奶粉的,我昨天是冲奶粉了,但是我就是为了让禾禾睡得安稳,禾禾有的时候睡得不安稳,我就让她闻闻那奶粉味儿,这样她就觉得你在她身边,就会有安全感。”

原本请月嫂就是为了帮自己分担看孩子的重任,而如今却要处处操心不靠谱的月嫂,这让一诺很是抓狂,于是她让静姐晚上和自己一起睡,让丈夫搬到客房。这天,一诺觉得禾禾的黄疸严重了,但静姐看了一眼仍旧说没事,

月嫂:“有的的话,有的孩子退的慢,她精神头好,能吃进睡了就没事。”

但一诺放心不下,一再坚持让月嫂带女儿去医院。就在这时,肖璐也下班回家,他也觉得妻子大惊小怪。然而,到了医院一检查,结果显示孩子的黄疸值已经严重超标,必须住院照蓝光治疗。

因为自己的不专业,才导致出现这样的事,静姐正发愁该如何向一诺解释时,护士的一番话却提醒了她,

护士:“我都告诉她是母乳性黄疸了,她还偏不信”

护士:“别说了,别说了。”

于是她就把肖路叫到一旁,想要为自己开脱,说禾禾黄疸是因为母乳,她早就建议早点喂奶粉,一直坚持喂母乳只会越来越严重。回到家后,一诺便开始埋怨起静姐,

一诺:“你还不相信我,你是不是应该早点去?早点去也不至于这么高,所以说你们月子中心那些也不完全对,教的那些,对吧?”

月嫂:“一诺,你,你不能这么说呀”

静姐却推脱说一诺母乳分泌少,孩子早该加些奶粉了,

月嫂:“那孩子都不够吃,吃的少她就排不了,那排泄少,那黄疸自然就退的慢”

一诺:“你没有凭证,你不能在这瞎说的呀”

肖璐赶紧出来打圆场:“那孩子黄疸值高,很多种原因呢,那有可能是这个母乳性黄疸呢?”

一诺:“你什么意思啊?就我母乳有问题呗?”

一诺气得重重摔门回屋。

次日,一诺和肖璐来到医院,他们只有五分钟的探视时间,看着女儿在蓝光箱子里手脚都被绑着不停的哭闹,一诺的心都快要碎了,赶忙给女儿办理单独病房,可却被医院告知没有,因为孩子太小,担心大人来回走动也交叉感染。尽管检查的结果显示黄疸值已经降低了不少,但放心不下女儿的一诺就是守在医院不肯走,直到女儿黄疸值恢复正常,一诺才放心回家。


可静姐竟然已经不告而别,一诺只好让丈夫重新找个月嫂补位,但问过后得知要等半个月才行,肖璐只好把母亲从麻将桌上叫回来,央求她先去带带孩子。母亲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帮忙带孩子,但真正需要她时,她却不愿意了,听到儿子每天熬夜只睡四五个小时,母亲这才心疼的答应下来。可才照顾孩子一天,她看到楼下有人在打麻将,就迈不开腿了,邻居让她帮忙打两把换换手气,她倒也是不客气,直接坐下来开始打牌,悠闲的叼着烟,完全忘记了孙女,而邻居不小心的举动,却让这个家掉入了深渊。

邻居:“孩子.....婴儿车”

肖路妈妈回头看慌张:“车...车...我孙女!”

而这一幕刚好被孩子的母亲一诺看到,她赶紧冲了过去,

一诺:“崽...妈妈在这...妈妈在这”

肖路妈妈:“车怎么到这来了”

一诺:“妈妈在这...妈妈在这”

一诺:“为什么啊  为什么?”

愤怒而又心疼的一诺抱着孩子赶紧到了医院,好在女儿并没有什么大碍。回家的路上,一诺接到母亲询问的电话,她安慰母亲孩子没事,但丈夫知道妻子憋了一肚子气,之前母亲经常在孙女面前抽烟,就吵得不可开交,如今又因为犯了毒瘾,疏忽了对孙女的照顾,这一架肯定躲不过了。果然,等他们回到家,丈母娘已经和母亲吵了起来,母亲也表现出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嚷嚷着说自己只不过是看了一会打麻将,婴儿车滑下去,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杀人不过头点地,难道还要自己跪下来道歉吗?母亲的一番话气的丈母娘流着泪说不出话,谁知这时,丈夫的弟弟肖旭又横插一脚,

肖旭:“我来那么几天吧,看我哥和我妈,我觉得特委屈的一天天,每天都得看你和我嫂子的脸色过,我觉得这不是他们家,这是你们家,是方家”

一诺听到后火冒三丈:“肖旭,你挺大个人了,你懂不懂456啊你”

四人顿时闹得不可开交,丈夫又开始做和事佬,劝解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一家人都该相互体谅,但一诺却埋怨他每次都和稀泥。

肖旭此时再次出言不逊,一诺索性爆出他吃禾禾胎盘的事,

一诺:“你吃什么你不知道吗?你连禾禾胎盘都吃,你不知道你吃什么了吗?”

肖旭:“吃胎盘?我吃什么胎盘?”

肖路妈妈:“行了,我 我给你做那馄饨,禾禾胎盘做的”

一诺妈妈:“不是 你们这也太恶心了”

这下,一屋子人全部炸开了锅,一诺逼着肖路表态,同样憋屈的肖路猛扇自己耳光,自从禾禾出生后,他白天拼死拼活的干活,晚上回家后,哄完大的哄小的,哄完小的哄老的,他的心太累了,每天睡在沙发上第二天都腰酸背痛,却从没有一个人上前关心,哪怕是问候一句,相反,任何一人有一丁点不高兴,他都担心的要命,就因为他们是自己的家人,他不想他们受委屈。

听了肖路压抑许久的倾诉,一诺蹲下来帮他擦着眼泪,不停的道歉,她忽略肖路的感受真的太久了,在不知不觉间,两人感情的裂痕已经产生,而苍蝇专盯有裂痕的蛋。


肖路:“昨天晚上是我不好”

客户珠珠:“我也没有想到我会喜欢上你”

因为工作的需要,肖路经常和客户珠珠对接方案,一来二去两人便熟悉了起来。

在一次公司组织的聚会上,喝醉的肖露被珠珠带回了自己的家,于是晚上找到珠珠,想和她划清界限,但哪有得了便宜就能轻易走人的道理,此时的珠珠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还亮出了她和肖路亲密时的照片,她觉得这样很刺激。因为从小她就循规蹈矩,画的口红都要被母亲训斥,甚至连栏杆都从未翻过,在和肖路相处的这段时间,她尝试了很多从未做过的事情,这种不守规矩的爽快感,甚间让她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

肖路他意识到一定要和珠珠断清关系,于是,第二天就去公司把负责和珠珠对接的项目全部交给了其他同事,想以此来撇清和珠珠的关系。可物极必反,在看到肖路把自己拉黑后,电话也打不通,于是她竟选择联系一诺的学校,假装成家长要到了一诺的电话。巧合的是,一诺这天刚好给女儿办一周岁宴会,她以为珠珠是肖路的朋友,顺其自然的就邀请了她,并告知了她宴会举办地址。等到肖路上台致谢时,角落里的身影令他虎躯一阵。

丈夫强装镇定的举行完仪式,赶紧来劝珠珠先回去,但固执的珠珠非要让他给自己一个交代,

珠珠:“那我呢?那我们的事算什么?”

二人的争吵声,很快惊动了正在吃饭的妻子,

一诺:“我女儿今天过周岁宴,有什么想说的换一天说,我去找你,现在请你回去好吗?”

珠珠:“方老师,我今天来就是要把事情讲清楚的”

肖路:“别发疯了”

珠珠:“我就是发疯了,你还看不出来吗?肖路,我为了你,我和我妈决裂了,公司所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我现在就是一个笑话,然后你就转头把我微信删了,我算什么?”

此时的珠珠已经什么都不顾了,翻出他和肖路的合照就给一诺看,得知真相的一诺彻底心碎,但她并没有大吵大闹,毕竟有这么多的亲朋好友在场,丈夫可以做出龌龊的事,但她却不能不顾及家人的脸面。随后一诺抱着孩子去了娘家,深知犯下大错的肖路在岳父楼下等了整整一夜,一诺觉得老躲着也不是办法,于是把肖路叫到了家里,

一诺:“你摸摸你的良心,从我们有孩子到今天,我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咱们家我让你操过心吗?没有吧,肖路,肖旭吃胎盘我忍了,你妈在家抽烟把禾禾摔了我忍了,我一边工作一边带,还是我忍了,你把咱们家当旅馆我也忍了,对吗?我该做的我能做的我全做了,我还要怎么样啊?我还要怎么样?”

面对妻子歇斯底里的怒吼,肖路愧疚的说不出话。而母亲知道儿子犯了不该犯的错后,气得直接对肖路拳打脚踢,可打归打,儿子犯了错,做家长的不能做事不管,隔天就带着肖路上门赔礼道歉。可说是来道歉,但母亲话里话外总是偏袒着儿子。一诺的母亲感觉他们做了错事还有理,情绪逐渐激动起来,没一会,两位老太太就吵了起来,这时一诺从房间里走出,让他们先回去,表示自己需要点时间考虑。冷静下来的一诺,并不想轻易放弃这段婚姻,于是打电话约珠珠见个面。虽然珠珠在生日会上大闹一场,但要真正面对一诺时也难免有些心虚,于是赶在见面前给肖璐打了个电话,当两人会面后,并没有发生你死我活的争吵,

一诺:“你敢来见我挺棒的你”

珠珠:“因为我没有觉得低你一等,我知道这件事情伤害了你,你是无辜的,但是,我也可以为我想得到的东西而努力,不对吗?”

一诺:“你继续”

珠珠:“你关心过肖路吗?”

听着珠珠这些幼稚的话,一诺感觉又好笑又可气,在她眼里,珠珠只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小姑娘,

一诺:“关心一下不是爱情,就算有了爱情也不一定能过到一块儿了,我今天的处境很有可能就是你明天的处境。”

这时,肖路也赶了过来,一诺感觉无话可说,转身就走。肖路不顾珠珠的挽留,赶紧追了过去,一诺边走边想着珠珠的话:

“你从不觉得自己会出错,对吧?但失去了什么,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这时,肖路终于追上了妻子,也许是珠珠的话提醒了一诺,她和肖路的婚姻出了问题,自己一点错也没有吗?如果现在彻底放手,不光失去的是老公,更是失去了一个完整的家庭。随后坐上了车,让肖路送自己回母亲家。到了楼下,肖路表示以后再也不会去见珠珠,希望妻子能原谅自己,但一诺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正当肖路目送一诺上楼时,珠珠再次给他打来了电话,正要回家的一诺突然停下了脚步,一脸茫然的愣在了原地,肖路经不住珠珠的请求,再次答应了和她见面,但他忘了自己刚刚才和妻子做的承诺。

二人见面后,想通了的珠珠表示以后不会再打扰他们的生活,并轻轻抚摸了肖路的脸作为告别。两人正要起身回家时,却看见一诺早已站在了那里,愤怒的一诺也没想到丈夫再次欺骗了自己。


一诺怒骂一巴掌打上肖路的脸上:“我以为你真的错了,你这么对我,我以为你知道错了,我都要给你机会了,你也算个人,我现在要跟你离婚,马上”

肖路:“不是你想的那样”

一诺打断:“我不要再给你撒谎了,真能演戏”

回到家后,一诺:“这几年的收支明细全在这儿,咱俩一共剩下7万8千4,一人一半,你有意见吗?”

肖路:“可以”

一诺:“另外,我多说一个事,你弟肖旭从咱俩这一共拿了9回钱,说是借,但一次没还....这事你记得吧?9次一共拿了两2万1百块钱,没错吧”

肖路:“不用看了...你方老师记得,能会错吗!!!”

一诺:“你不用这么阴阳怪气的,他是你弟...不是我让他来借钱的对吧!!!”

肖路:“没错,是...我有这么个弟弟,我认了,有什么可说的呢...你说...怎么算!!!算我的..是吧”

一诺:“好好说话,行吗?”

肖路:“行...方一诺,我跟你好好说话,咱们算...是吧,那咱就好好算一算,去年,你爸你妈去新马泰,机票住宿都是我出的,我还给了他们3万块钱,我妈去过新马泰吗?我给我妈了吗?”

一诺:“吵吵这个事是吧”

肖路:“节假日生日,我给我妈800块钱,我给你爸你妈1000”

一诺:“是我让你给你妈800的吗?是我说的必须给我妈1000你妈800吗?”

肖路:“对...我活该,我愿意,我就是愿意”

一诺:“我没有说非要给婆婆800,给我妈1000对吧?你那房子装修,我爸妈没给你3万块钱吗?你没揣兜里吗?”

肖路:“行,方一诺,你说的都对,好吧,你说的都对,行行,算吧,算吧,你不记小本本吗?对吧,你也没打算好好过”

一诺:“肖路啊肖路,我们今天能坐在这儿这么算,是我没有打算好好过日子是吗?你自己干的那些恶心的事,你,你真是啊,你真是屎不臭,你非要挑起臭”

肖路:“对...你都是香的,你拉屎拉身上都不臭”

一诺:“我屎拉身上了是吧?对呀,我屎就是拉身上了,我为了给你生个孩子,我屎拉身上了,我屎拉身上让你伺候那一回,你嫌弃的表情我记你一辈子啊肖路,你跟我说这种话,你还算个人吗!!!”

肖路一掌拍到桌子上:“你嘴给我放干净点”

这对夫妻终于撕破了脸,埋藏多年的怨恨再也憋不住,两人用最狠最恶毒的话互相攻击着对方。

一诺:“你恶心”

肖路:“我一进家门看你演贤妻良母,在那叽叽歪歪我都恶心”

一诺:“你个死人渣现在给我滚,你现在就给我滚...滚滚滚!滚!不要再来我家....你怎么不去死呢!!!去死吧你”

本来商量好的好聚好散,最终还是以这样狗血的方式结束了多年的婚姻。几天后,一诺组织了一场散伙饭,肖路来到宴会厅,看着好友都在有些尴尬,可更让他尴尬的还在后边。

一诺:“你闹到我孩子周岁宴上,我这辈子都记得你”

珠珠妈妈:“方老师,我女儿做错了事情,我代她向你道歉。”

珠珠妈妈对肖路说:“你离我女儿一点”

一诺对肖路说:我也再跟你说一次,离我女儿远一点”


四年后,在这四年间,她都没让肖路看过孩子一眼,如今两人分别再婚,丈夫谢天华是她的初恋男友,现在又走到了一起,对一诺也事有求必应,对孩子更是视如己出,对一诺来说,老谢就是上天赐给她最好的礼物,他已经做好一辈子不见肖路的准备,却不料女儿在这时被查出白血病,已经到了晚期,急需骨髓配对。一诺一直把孩子当作命,听到这个消息后,仿佛天掉要塌了,还好老谢一直陪在她身边,不断的鼓励她。

一诺深知给女儿治病需要一大笔钱,因此不想连累老谢,

一诺:“你天华是个好人...我不想霍霍你,咱离了吧,我不能跟你过了。”

虽然禾禾是一诺和肖路所生,但老谢并没有把她当成累赘,表示愿意和她一起面对所有的困难,当老谢的家人得知禾禾生病后,也慌忙赶到了医院。虽然禾禾不是自己的亲孙女,但多日的相处早已有了感情,天华的母亲直接伤心的哭了起来,然而大姐却异常的冷静,因为禾禾有亲爹在,他们谢家没有义务出看病的钱,

谢天华大姐:“没钱你就别打肿脸充胖,想要救她..啥时候是个头啊,就算钱够了,那也得找到配型啊。”

大姐的话也并无道理,天华平时只经营着一个不大的花店,收入也微乎其微,而禾禾的治疗费却是一个无底洞,即便可能他们倾家荡产,但天华还是一心想着治病要紧。然而,最让一诺痛苦的事,他俩的骨髓配型都不合适,医生让他们一边等骨髓库的消息,一边让家里人赶紧都来做个化验,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希望。于是,一诺让父母也来做个化验,但都不合适,现在唯一的希望只有肖路了,但一诺并没有直接联系前夫,只是把禾禾生病的事告诉了肖旭,让他转到肖路禾禾生病的事,并赶快去医院做配型。虽然肖路不是一个好丈夫但对待孩子却没有二话,来到医院,又是出钱又是出力,然而他的骨髓配型也不符合要求,现在唯一的希望只能等骨髓库的消息,可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猴年马月,一诺立刻跪求医生,希望她能救救自己女儿。

医生:“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只不过有很大的风险性”

一诺:“什么风险?只要能救禾禾,什么风险我都愿意试试”

医生:“有没有考虑过再要一个孩子?”

天华:“再要一个孩子?”

医生:“对”

医生说可以用新生儿的脐带血来救禾禾,可这对于普通家庭不算什么,可如今两人已经分别再婚,这样的方法完全不可行,可看着女儿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两人已经别无办法了。晚上,肖路硬着头皮和妻子说出了救禾禾的办法。

董帆:“你太自私了,你太欺负人了,我没有不让你救禾禾,我说的是包括一诺要跟你再生一个,对不起,我接受不了,这个世界上没人能接受得了”

肖路:“如果这样的话,禾禾就没救了。”

董帆:“别说了,这事没得商量”

肖路还被天华暴打一顿,换做谁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一夜过后,不想失去一诺的大冤种表示自己能够理解她。

天华:“禾禾是我的女儿,如果你再生一个,也是我的孩子,我理解你。”

一诺:“这不是理不理解的问题”

天华:“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相比于天华的理解,董帆表现的相当冷静和理智,

董帆:“我们离婚吧,我知道你一定会救禾禾,也知道你一定会和方一诺再生一个,这我接受不了,所以我们俩都会很痛苦,所以离婚...是我们现在最好的选择。”

虽然董帆的态度很明确,但肖路为了女儿还是决定和前妻做试管婴儿,可检查结果显示一诺的子宫内膜异位,暂时并不适合做试管,需要等身体调养好了再来,可女儿的病情不能等。一诺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给肖路发了信息,

一诺:“我们来真的吧”


可没想到,这条短信刚好被董帆看到,但她并没有声张,而是记下了天华的电话,她决定要阻止丈夫和一诺见面,于是早早在肖路的公司等他下班,提出要他陪自己吃饭看电影,但肖路表示晚上还有重要的应酬,等改天再去陪她。董帆见自己留不住肖路,便找到了天华。

董帆:“方一诺和肖路...去酒店开房了,你不去找他们吗?”

但天华却无动于衷,并把她赶了出去。与此同时,肖路和一诺如约来到宾馆,此时的二人心情沉重,感觉既陌生又客气,

肖路:“还是算了吧。”

一诺:“好”

随后两人满怀心事的各自回家,董帆主动把肖路叫到了卧室,表示自己不想离婚,二人的误会也随即消散。一诺回到医院,看到天华耐心细致的照顾着禾禾,一诺敏感柔弱的心被巨大的痛苦吞噬着,如果和肖路真的迈出那一步,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天华。随后,一诺发信息告诉他晚上和肖路什么都没发生,并表示自己已经离不开他了。天华看到后开心的像个孩子,而让他更开心的是发现卫生间的验孕棒。确认后才得知,应该是一诺怀孕了。此刻的天华又惊又喜,她请求大姐不要告诉一诺自己知道这件事,她想让一诺亲口告诉她,然而一诺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因为怀了天华的孩子就意味着无法救女儿。一诺不愿意生下来,因为她还想和肖路生二胎救女儿,可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可怜吗?她和谢天华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属于他们的孩子,而谢天华一直对他的女儿视如己出,于情于理,他没有任何对不起一诺母女的地方,而且谢家人对他们非常的好,如今人家想要谢家血脉,这有什么错呢?


谢天华知道自己无法说服方一诺,于是,去医院举报了他们。肖路和方一诺的结婚证是过期的,那么只要他们没有合法的婚姻关系,就无法进行试管,肖路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意外。

医生电话里跟肖路说:“像你这种情况,我们是不可能给你们安排手术的。”

他立刻打电话给一诺,一诺听到后也非常着急,一不小心竟然摔倒了。

很遗憾,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保住,如此一来,很难不让谢家人怀疑她是故意的,但方一诺自己也很难过。

一诺:“彻底结束了,他肯定觉得我是故意的。”

肖路送方一诺回家,他担心一诺会和谢家人起冲突,于是打电话给谢天华,让他赶快回家。这时,肖路说出了一诺流产的真相,

肖路:“这事真不怪一诺,金医生那边通知我,是我跟一诺跟人举报了,我正跟一诺说这事,意外就发生了。”

这下谢天华傻眼了,原来竟然是自己害了一诺,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个人跑了出去。难得的是,谢家人竟然没有责怪一诺,同样失去过孩子的大姐反而很理解她,

谢天华大姐:“你要说我一点不怀疑那是假的....但我也是当妈的,哪个当妈的,能忍心不要自己的孩子?就算我再讨厌她,我觉得她也做不出这事来。”

方一诺出去找谢天华,谢天华正伤心欲绝,他哭着向方一诺说出了真相,

谢天华泣不成声:“对不起...对不起...真对不起,我一直....一直不想你伤心,不想你受到伤害....不想你痛苦,我想给你幸福,想让你快乐,但我...但我却给你带来最大的伤害,是我...是我举报你跟肖路的事情。”

一诺:“我不怪你了,嫁给你的时候,不爱你...我也自私,一人错一回,翻过去了。”

两人和好如初,继续守护着这个家,可孩子的病越来越严重,肖路决定不再等了,于是把他和一诺各自的家人都叫到了一起,

肖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们,你们同意我跟我跟帆帆离婚,还有叔叔阿姨,你们同意老谢跟一诺离婚,我跟一诺就能去配型...就能去做试管,禾禾可能就有救,我...我对不起你们,我在这谢谢你们了,我求你们了,我下辈子报答你们,都是我的错,好不好?大家帮我一把,就帮我一把,我谢谢大家。”

看着失声痛哭的肖路,被感动的一诺也对他的怨恨少了很多。回到医院后,一诺很佩服肖路的勇气,意识到之前不让他见女儿是自己做的不对,并郑重向肖璐路道歉,希望未来还有机会一起见证禾禾的成长,并称赞肖路是个好父亲。

当他回到家后,看到董帆做好了饭菜等着他,心里顿时充满了感动。而骨髓库也传来好消息,符合要求的捐献者决定为禾禾捐骨髓。几天后,禾禾终于等来了移植手术,一诺在手术室外恍惚中似乎又看到了六年前的自己,那时她对肚子里未出生的小生命只有一个期待,那就是健康。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活故事

如何挽救绝症孩子的生命

2022-10-19 20:29:32

生活故事

有些事让人很无奈

2022-10-22 21:45: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