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舍友兄弟

我这位舍友兄弟的床,和我的床呈七字摆放,不过他的床靠近桌子。每日夜里,我总要躺在床上玩一会手机,如果困了,只要轻轻唤一声,他都会帮我把手机和眼镜放到桌子上,哪怕他再困,再冷。

求学西林,我第一次远离了父母,第一次踏上了彩云南,从此独在异乡为异客。虽说我不喜欢热闹的孤独,但只身在外,也难免有些不自在。我的舍友,不问山水,和我相遇在这里,陪我一程,温暖了我。

那天开学,我早早来到了宿舍。整理好行李,就坐在凳子上,和其他两个舍友畅聊了起来。我和这两个舍友在暑假通过各种渠道,加了微信,早已认识。这些来自南方北方的,十八九岁的少年,在西林的东二院,谈天说地,毫无尴尬。这时,砰地一声,白色的宿舍门被打开了,紧接着就是洪亮的一句打招呼: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新室友新同学。我们初见,彼此也会打招呼,可这样打招呼的方式似乎还是少见,这样的方式有点儿“猛”。新同学个子不高,穿着一双红色的挺喜庆的运动鞋,手里搬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还有一个大蛇皮袋,他还从家里带了棉被。我在想,如今社会,还会有年轻人愿意提着蛇皮袋出门吗?我的舍友,就是这样实在坦诚的一个人,行李多了,装不下了,就用蛇皮袋吧,方便简单。蛇皮袋怎么了?反正我欣赏。

为了表示礼貌,我连忙起身,双手作揖。我问道他的名字,他接下来的回答让我惊呆了。他大声地回答我:我叫帅哥!不久其他舍友又问了一次,他还是同样的回答。在宿舍风风火火地忙活了一通,他就要约他同乡的姐姐出去吃饭了。他出门后,我和其他舍友不约而同地互相对视,然后微微一笑荡开。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社牛。说实话,我这舍友兄弟,确实像他自己说的,挺帅的。方方正正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这绝对是一张国泰民安的脸。他的内心也和他的笑容一样,说美丽太俗气,那就说澄澈清明吧。

我这社牛兄弟既叫做帅哥,也叫邓连辉,来自黔东南。一听说他的家乡混居着许多许多苗族同胞,我的兴趣立马就来了,我很想有机会去到他的家乡,说采风太高大上,我配不上,但我想去体验一番苗家物语却是真心的。来日方长,一定有机会。邓连辉是个摄影迷,心情来了,欢喜拿着相机拍一拍。他一直在路上,他在路上捕捉着从他生命里经过的风景。他也常常把他拍摄的照片给我看,我一俗人,哪知欣赏。不过我愿意做他的忠实的粉丝,每次给他竖起两个大拇指给他鼓励。我还要说:喏,看咯!我在文章里写过的,手的大拇指我只有两个,都给你竖起来了。他哈哈大笑,那治愈的笑声又来啦!自从认识以后,我发文章时作者简介用的照片都是出自他的妙手。他把提前三十年发了福的我拍得似乎还可以。不能怪人家技术,只能怪我长得太给人安全感。听说我准备出书了,邓连辉由衷地为我高兴,直言愿意为我拍配图。这,当然好呀,我求之不得呢。

我这位舍友兄弟的床,和我的床呈七字摆放,不过他的床靠近桌子。每日夜里,我总要躺在床上玩一会手机,如果困了,只要轻轻唤一声,他都会帮我把手机和眼镜放到桌子上,哪怕他再困,再冷。开始我并没有发现,后来我才看到即使他的床靠近桌子,他也每次都要掀开被子起床。我也巴不得他来借我的水桶,能够帮他一次小忙,总是我的一份心安。同班同寝,日夜相伴,这是有缘。互相帮助,彼此照看,这是有福。

辉哥善良热情,刚开学时,到宿舍里打广告的同学来了一波又一波,众人都不愿意过多理睬。而唯有辉哥,听他们讲述,接受他们的宣传单,他想别人不容易,给人一份温暖。除了这些,他还是一个乐观积极的人,竞选不如意也好,在学生会勤奋工作回报微小也罢,辉哥总是以一颗平常心去努力做好自己热爱的事。一个年轻人,行走在天地间,这般心态,这般境界,我羡慕,我也想追求。那就愿我的舍友兄弟越来越好,越走越远,他不负热爱,热爱亦不负他。

我的舍友兄弟,温暖了我这个来自湖湘梅山的异乡人。异乡的月光终究量不尽我的脚步,而我的舍友兄弟却照亮了我在他乡的黑夜。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活

假面人生

2022-10-21 0:20:11

生活

争吵

2022-10-21 23:37: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