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回娘家坐月子,婆婆气成了疯婆子

陶安贵这个当爹的,像是来下苦力的,什么脏活累活全是他,而罗永堂,倒更像是孩子的爹,平常不笑的人竟然抱着孩子露出笑容,一脸温柔。

听到王苗苗这话,本来神情还算闲散的男人,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动作停下,看了她一眼,“我?”

“对呀,你不想跟我回去见见我爸妈吗,我爸妈都特别好。”

虽然是王京华先入为主,但接触久了,他们肯定会喜欢罗永堂的。

她一脸期待看着男人,发觉他面色沉了下来,“王苗苗我还没准备好。”

“不需要准备什么呀,咱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到了见父母的时候了,你去见了他们,以后他们才能放心啊。”

“先吃饭。”

他平时顺着她,可轮到要他干什么事的时候,要他选择的时候,他也丝毫不让。

“你说话呀,去不去啊,要么……你今天休息,就今天?”

“我没准备好。”

“不需要准备。”

他筷子夹到一个包子,跟着又停下来了,将筷子放在桌上。

这一举动让王苗苗有些莫名其妙,他看着她,男人也直视她的目光,“还没到时候,我现在没办法跟你去见你爸妈。”

开始还没确定关系的时候,她理解他所谓的没到时候,后来刚确认关系没多久,她也理解他所谓的没到时候。

但是现在,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到时候?

“罗永堂,这方面我一直很尊重你,但你也为我想想,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我爸妈,我跟他们说我有男朋友,但到现在为止你们都还没有正式见面。”


尤其是上次搬家,他忙工作没时间,结果王京华来了,大家都说王京华好,都快把他这个正牌男友当透明了。

都这样,他也觉得无所谓吗?

“上次搬家王京华过来帮我搬家的,我爸妈都见到了他。”

罗永堂沉默了,王苗苗看着他,“要是你那天有时间的话,没有在工作的话,你会主动过来帮忙吗,借着搬家和我爸妈见一面,你会吗?”

还是沉默,比刚才沉默得更加长久。

“你不用不开口,你有什么就说什么。”

他无话可说。

又等了一会儿,画面像是凝固了,时间仿佛停止了,王苗苗叹了一口气,“罗永堂,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你怎么打算的,你不跟我说我怎么知道你想什么?”

他终于开口,“我手里还有几个案子没办完。”

“什么意思?”

他看着她,“还没到时候,我给不了你交代。”

“你案子没办完跟见我父母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所谓的交代算什么?

长久的沉默,王苗苗气炸了,直接就想把筷子扔了,忍住了,她看着罗永堂,眼睛有点红,“你是不是根本没想过跟我有什么结果,不去见我父母也是这个原因?”

“我案子没办完。”

“什么狗屁案子,你跟你那点破案子过去吧,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人家喜欢你。”

王苗苗起身就要走,觉得罗永堂越看越可恨,她咬了咬牙,还想说点什么。


她是了解自己的,那张嘴比起于珍香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想要羞辱他人,肯定是绰绰有余的,尤其是罗永堂这种的,他根本不会还口,她骂什么就是什么。

但王苗苗并不想骂他,生气归生气,也不想伤害他。

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她要走,罗永堂抓着她,“去哪儿?”

“回去。”

“要回去换个衣服,我送你。”

她低头一看,自己穿的还是秋衣秋裤,不换个衣服着实不妥当。

回到房间换了衣服,出来时他就在门口,“要不吃点东西再走?”

“不用了,再见!”

“王苗苗……”

“你不用送我,我自己走。”

王苗苗白了他一眼,自己出门坐地铁回去。

罗永堂也没心情吃饭了,坐在客厅里抽了一根烟,等了一会儿罗宣给他打电话,说罗小芳出院,让他过去帮忙搬东西,他立刻就又去医院了。

“早上来了着急回去做什么?”

“拿点东西。”

罗宣和万媛的意思,是让罗小芳跟他们一起回娘家住,而金将玉和陶安贵不干,他们的意思还是让罗小芳就在自己家。

但罗小芳不同意,眼瞅着两方争执不下,便道,“安贵,既然是我坐月子,那就由我自己选吧,我回娘家坐月子?”

“这怎么行呢,孩子出院,肯定要看到自己家。”

“我娘家也是他家!”

这话让金将玉无法反驳,她是独生女,她娘家自然也是孩子的家了。


陶安贵不敢明着跟罗家父母作对,只是蹙着眉头,有任何话让金将玉开口,金将玉欲言又止,万媛道,“亲家母,孩子有我,也有王姐在,肯定能照顾好,小芳也能开开心心的坐月子。”

“小芳,你不回去该不是还在跟我记仇吧?”

罗小芳叹气,“你怎么总觉得我在记仇,我都快忘了,你在这天天提醒我做什么?”

金将玉哑口无言,“那亲家母,你要收拾个屋子给我住啊!”

罗小芳家里大,四室两厅,有一个书房,三个房间,罗小芳住一间,月嫂一间,万媛罗宣一间,基本就没位置了。

“不好意思啊亲家母,已经没位置了,住满了。”

“那我跟王姐一起住。”

王姐在医院已经够嫌弃金将玉了,很不得早点出院摆脱这个夜摩罗,结果她竟然还想跟她睡觉。

“算了吧,我照顾孩子不太方便。”

王姐拒绝的很委婉,金将玉面露难色,万媛不想给她难堪,“这样吧亲家母,你跟安贵白天可以来,晚上就不用来了,等小芳出月子养好身子,还是要到你们那边去的,跟你们一起的,就这一个月,大家都理解下。”

“我会照顾好小芳的。”

“小芳在娘家心情可能会比较好。”

“亲家母,你跟亲家公你们不上班吗?”

“我们上班,但这不是还有王姐吗?”

况且单位上班轻松,时间也好安排,并不是从头忙到尾。


金将玉觉得罗家两口子仗势欺人,悄悄的给金包玉打电话诉苦,“要去她娘家坐月子,嫁到我们家了,心还在那边,总想到娘家去。”

“包玉,你说该怎么办?”

“要是她家里有其他兄弟姊妹还好,关键只有她一个独生女,没办法的,姐……”

金将玉不信这个邪,又去跟陶安贵说,“安贵,你说小芳为什么这么执意要去她娘家那边坐月子?是不是跟孩子身世有关?”

陶安贵也正怀疑这个,结果出来没那么快,但这中途出了什么岔子,谁也说不准。

就算结果出来了孩子是他的,也并不能证明两人之前没有任何尖情……

“我猜是。”

“小芳跟她那个……”

“妈,她去娘家坐月子之后,白天我要上班,至于晚上,那就靠你了。”

“靠我,靠我什么?”

“靠你看着她,别让她……咳咳咳……”

咳嗽几声,言下之意不言而喻,金将玉点头,他们如此一来肯定是想隐瞒什么,他们越是隐瞒,她就必须想办法拿到两人有尖情的证据,这玩意儿握在手里,不仅可以让罗家拿钱,甚至可以威胁到罗永堂。

他们这些正规单位的人最怕的就是这个,以后孩子大了,再给孩子讲讲这些陈年历史,孩子也不会孝敬罗家,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他们都注定会输。

当下最要紧的,便是拿到证据,金将玉想想,血液都沸腾了。


罗小芳这个婊平时这样欺负她,不把她当回事,何曾对她这个老人家有过半分尊重啊,也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还有万媛和罗宣,两人看似通情达理,实际上碰到罗小芳的事了,当场就翻脸了,说要干什么就要干什么,真以为自己是皇帝啊,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要跟着跑断腿?啊呸!

“亲家母,拿一下这个东西,这个袋子你也拿下。”

金将玉正在幻想自己一耻雪仇,手刃罗家人,将他们一个个搓成丸子串成串,炸来吃,烤来吃了。

被万媛拉回了现实,接过她手里的袋子,真沉啊,她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了。

再看看万媛,虽然也拎了一个袋子,但那袋子很小,装的都是宝宝的衣服,她扶着罗小芳,孩子由罗永堂抱着,陶安贵拿了一包更大更重的东西。

“安贵,你抱孩子啊!”

金将玉喊了一声,罗宣回头,“让永堂抱。”

凭什么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金将玉咬了咬薄唇,“我怕累着他表哥了。”

“大男人抱个孩子怎么会累?”

确实不累,刚出生的孩子也就七八斤,抱起来绵绵的,软软的,罗永堂很喜欢,月嫂在边上指挥,他照着做。

“阿姨,这样托着可以吗?”

“可以。”

陶安贵这个当爹的,像是来下苦力的,什么脏活累活全是他,而罗永堂,倒更像是孩子的爹,平常不笑的人竟然抱着孩子露出笑容,一脸温柔。

到了车上,罗永堂还是不撒手,“舅舅,你看他睡得好香。”

“永堂,真跟你小时候一个样,长得很像。”

罗永堂点了点头,没说话,“带苗苗去见过你妈没有?”

“还没。”还没来得及。

“要去见见的,见了早点定下来,你看小芳,孩子都有了。”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喜欢一个人,然后跨越千山和万水

2022-10-22 21:33:32

情感故事

我妈让我和前夫复婚,我骂她有病

2022-10-24 16:59:4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