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让我和前夫复婚,我骂她有病

嘴上说着不介意,心里还在耿耿于怀,王苗苗替罗永堂觉得难堪,她都那么给他面子了,那么想办法争取让他给家里人留下好印象了,而他露个面都不来。

王苗苗整整一夜没回家,到家的时候王子阳和上班都上班去了,于珍香和江洁在屋里聊天。

两家人感情好,亲得就像一家人似的,无话不谈。

江爱国见于珍香心情不好,安慰她,“老于,你代替不了子女,苗苗有自己的想法,王老板咱们觉得好,但有什么用啊,万一其他地方不好,我们没了解过呢?”

“子阳在他手下上班,他现在相当于子阳的老板,他要是不好,子阳会跟我们说的。”

“那能看出什么,他对身边人,对朋友,跟对女人又不一样了,看不出来了。”

江爱国在帮忙化解,也在给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罗永堂说好话,“苗苗不傻,眼光肯定是好的,她肯定挑了个她觉得合适的,你说你瞎操心,你一把年纪瞎操心什么?”

“那我不能完全不操心啊,猫也有打盹儿的时候,苗苗这孩子你平时看她,好像精得很,到了感情上,就跟个傻子一样一窍不通。”

“当年觉得自己挺聪明,找了许明昌,义无反顾的扎进去,结果呢,这才几?”

“现在王老板明摆着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又去找个警察,那个条件,老江,现在我们王家真心不差了,你想想,这要是放在江洁身上……”

江爱国立刻捂着自己的心口,江洁,江洁是她的命啊!

“老于,你别说了,江洁的事我也愁,现在这些男的乍一看都好吃懒做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咱们圈子小,没认识那些优秀的人。”


于珍香也叹气,“老江,我跟你一个想法,但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打铁还需自身硬,我家两个,你家一个江洁,那都是老实本分的人,自身不优秀,去找个优秀的,听着好听,以后过得如何那还不一定呢。”

“是,差的看不上,好的看不上咱们。”

“不是看不上咱们,是咱们那一代过来的,心里也会去盘算,人家那么优秀,看上咱家不优秀的,图什么?”

两个当妈的聊得热火朝天,于珍香一口气却发泄不出来,“还是你家江洁好,江洁乖,她愿意听你的话,我家这两个,除非用绳子系在脖子上,否则拉都拉不住!”

“好了,放宽心,别那么悲观。”

咔——

门开了,王苗苗觉得自己刚才哭过眼睛有点红,特意在外面多站了一会儿才进来,哭是看不出来了,就是面部表情有点管理不到位。

“妈,江阿姨,我回来了。”

“昨晚哪儿去了?”

“哦,我昨晚,在朋友家里,锦绣家里。”

一个明知故问,一个漏洞百出的胡说八道。

于珍香这次也没有给她留脸面,母爱这玩意儿泛滥起来不得了,比起分寸感,王苗苗的幸福更加重要。

“我昨晚给锦绣也打了电话了,”

江爱国看了于珍香一眼,示意她给王苗苗留点面子。

“妈,我在我男朋友家里。”

这才说了实话。


刚才两人的对话,王苗苗在门外能听个大概,结合那只言片语一组织起来,就知道两人在说什么。

今天运气不好,在哪里都不顺,自己也一直碰壁,在罗永堂那里碰,回到家还碰。

于珍香点了点头,“你坐过来,我跟你说几句话。”

“好。”

王苗苗只好坐过去,江爱国叹了一口气,“那老于,我就先上去了,我衣服正好洗完了,晾衣服去。”

“你去吧,我等会儿上来找你。”

江爱国撤了,一楼客厅就剩下母女二人。

王苗苗昨晚和罗永堂在一起,身上少不了有他的味道,且昨晚没睡好,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妈,什么事啊?”

“你说什么事,昨晚不回来,招呼也不打。”

“你不是知道我有男朋友吗,我想着打招呼也是多余的。”

“谁知道你那个男朋友是不是好人,万一是个不学无术的,拐卖人口的,割腰子的……”

“妈!”

于珍香呼吸一紧,“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你那个男朋友我们可能见过,但都没有正式见过,谁知道具体做什么的,现在的人复杂……”

言下之意,要是正儿八经的,怎么也得见见。

王苗苗也懂事,知道这个,但罗永堂那边不愿意,她夹在中间两头为难,打马虎眼,“妈,你想什么呢,哪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他不是,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有什么用?他连那个王老板一根手指头他都比不上,但凡他有那个性格有那个格局,早就主动过来见我们了,搬家都没露面……”


嘴上说着不介意,心里还在耿耿于怀,王苗苗替罗永堂觉得难堪,她都那么给他面子了,那么想办法争取让他给家里人留下好印象了,而他露个面都不来。

他真是敬业啊,忙着自己那几件案子,那当时怎么想到要和她在一起啊,他干嘛要交女朋友呢?

是她贱,非得缠着他?

“是我觉得我们还没到那个份上,我让他不要来的。”

“你疯了你,你不让他来?”

于珍香逼得太狠,王苗苗毫无办法,再加上今天心情不好,跟罗永堂吵了一架,更加没心情了。

“我知道你喜欢王京华那一款的,但我真心不喜欢,你口口声声说锦绣脑子不得转找个离婚的,配不上她,那你又何苦让我也找个离婚的,你觉得合适吗?”

“她那个跟你这个一样吗,她那个离婚有孩子的。”

“就因为王京华有钱,老婆孩子都没有,父母也没有,你就觉得他好,是吗?”

“我还不是为了你考虑……”

“我自己难道不知道为我自己考虑吗?”

“那许明昌的事……”

“这都过去多久了,你怎么还提?”

担心则乱,甚至没发觉自己戳到了对方的痛点,王苗苗一下子激动起来,“是,那是我看走眼了,但那不代表我看每一个男人都会看走眼啊,妈,你太过以偏概全了。”


于珍香没想提这档子事让她不高兴的,但王苗苗就是生气了,刚回家就在客厅里跟她争辩了一番,转头就出门去了。

于珍香要去拦她,但也没拦,让她自己好好想想吧。

王苗苗一走,于珍香就上楼找江爱国去了,想到王苗苗的事,眼泪直掉,过了一会儿又给王子阳打电话,让他帮忙劝。

王子阳在批发市场做账,熊燕最近倒是没打他电话骚扰他了,但王京华跟他就在一起上班,他接电话有点不方便,跑到好远的地方接的。

听完了,叹气,“妈,你这不是把我卖了吗,跟你讲了不要说跟我有关系,你还是跟姐说了。”

这样一来,王苗苗怎么看他啊。

于珍香的重点不在这,她严肃道,“你也是,你也不知道劝劝她。”

“我劝了,她不听啊。”

“不撞南墙不回头,我今天是不会打她电话的。”

她的意思是让王苗苗自己好好想想,思考究竟谁才是更适合她的人。

另一头,黄小明跟着苏锦绣去见苏锦绣父母,商量结婚的事。

最初苏锦绣父母全力反对,随着苏锦绣软磨硬泡,最终也不得不妥协了,出彩礼二十万,定日子在三月初,时间紧凑。

王苗苗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苏锦绣正在找酒店,一般结婚的都是提前半年就定好酒店,他们算是去的比较晚的,好点的酒店都被被人订走了。

开车从早上到中午,也没有挑到称心如意的。


黄小明是二婚,没想办得那么好,甚至没想大办。

但苏锦绣不一样了,她是头婚,父母那边很注重排场,一定要她找个风光点的,所以苏锦绣是抱着目的是找的,要找个五星级酒店。

黄小明觉得铺张,但没好意思说,苏锦绣找来找去没找到,他便道,“随便找个饭店吧,也不一定要五星级。”

“我就要五星级。”

黄小明看她一眼,没说什么,“现在是订不到,没办法,那天日子大,结婚得多。”

“让你姐夫帮忙找找吧。”

没错,苏锦绣说的就是王京华,生意上的人路子野,什么人都认识,让他帮忙去找个五星级酒店结婚,王京华一定是马首是瞻的,找不出来也得找出来。

“我们自己找,不找他。”

“他认识人多,他一出马肯定能找到。”

还用她说,就凭他和王京华的情分,王京华知道他要再婚,肯定很激动,毕竟是看着他一路到现在的,这个姐夫对他没的说。

“你别老想着找他帮忙。”

“不就这一次,咱们不是找不到吗?”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苏锦绣按了接听键,“苗苗。”

“你在干什么?”

“我在找酒店啊,我跟小明在一起。”

王苗苗本想去她那边待会儿的,听她在为了结婚的事奔波,也就免了,“行,那你忙吧,找好地方跟我说。”

挂完电话又去了超市那边,想过去看看,不巧,遇到王京华也在,超市的事她等于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用干的,王京华一个人奔波,她就负责分钱。

亲眼看到王京华在打点事情,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愧疚的,王京华和她合伙,不知道几分出于真的合作,几分又是出自情谊。

察觉到有人在看,王京华也看着她,昨晚的事让彼此再碰面都有点尴尬,可细想生意还在,碰面无可避免,他一笑打破了尴尬,“来了啊,也不跟我说,我好去接你啊。”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我要回娘家坐月子,婆婆气成了疯婆子

2022-10-24 16:56:52

情感故事

男友拖着我不结婚,我妈骂他不是东西

2022-10-24 22:09: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