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妈妈开直播,竟把女儿当狗养

这也是花臂第一次和二哥发生了这么大的冲突,两个人见面还要嚷嚷,被A拉住了。他直接来了一句,女士优先,让花臂先把冯倩的事情原原本本说清楚,看看里面到底有怎样的误会。然后在二哥的震惊中,花臂说出了一个充满心机,且好逸恶劳的女人的形象。

钱很重要,为了钱而工作本无可厚非。

但人,不应该成为金钱的奴隶,更不能为了挣钱毫无底线

一旦人没有了道德底线,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今儿故事的主人公,还是我们善良,且缺爱的二哥

二哥和A相同又不同,相同的是,目前都单身,但不同点嘛,二哥很有女人缘,而A,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花臂姐姐的存在,其他女生总是躲得远远的。

这件事发生在三年前,2019年5月。

那时……还是一个没有疫情,不需要戴口罩的时代。

二哥接到了表弟的电话,简单说一下表弟的情况。

表弟在北京的某公墓上班,但表弟不是卖公墓,他不喜欢当销售,而是负责看公墓。

表弟虽然不大,二十出头,好安静,看公墓算是一个非常对口的工作。

估计,没有比公墓更安静的地方了。

但就是在这么一个安静的地方,却出现了一个“怪人”。

表弟说的怪人,其实是一个女孩,之前没见过,但最近总是出现,其实来看看过世的亲人,不是什么问题,主要是,这个女孩好像“亲人”很多!

女孩每次都会在不同的墓碑上站立,然后就没了踪影,而墓地大部分是没有监控的,看也看不到。

但表弟知道一点,这个女孩还总是待到挺晚才离开。

他担心女孩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万一再出了问题怎么办?

表弟向上反映过,结果上面说,这都是“潜在客户”,你管那么多干嘛?又没过来挖坟,好好待着吧……

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但在表弟心里始终是个疙瘩。

他憋得难受,在一次喝酒的时候给二哥说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二哥本来就好八卦,觉得这个女孩有点意思,肯定不是一般人,毕竟正常人谁天天去墓地待着?

二哥问表弟,女孩好看吗?

表弟说自己也没看太清楚,每次女孩来了,都是穿着一件黑色大风衣,戴着帽子,他还偷偷拍了一张。

看到表弟偷拍的照片,二哥傻眼了。

这他妈不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吗?

关键,还是自己的暗恋对象……冯倩

二哥拉着表弟问,女孩是不是叫冯倩?

表弟想了想,说还真是!他能记得清楚,是因为女孩的名字写的很漂亮,毕竟现在能写一手好字的人,真的不多了。

大部分写字,都跟虫子爬似的。

听了这个,二哥激动了。

二哥曾经表白过冯倩,但被拒绝了,他始终没有放弃,现在回想,觉得就是自己当时太土,也不会打扮。

更重要的,二哥觉得是大学时自己家里没有拆迁,没有那么多的补偿款……

有了钱吧,整个人的气质就变得不一样了。

“哥,你一直喜欢她,不行就跟她聊聊,说不定她也单身,这样一来,她还可能成为我嫂子呢!”

“嗯,下次她来了,你一定告诉我……”

结果,二哥没想到的是,等来的,却是一个“噩耗”。

两天后,二哥的电话响了。

表弟在电话里嘀嘀咕咕,说那个女孩来了!

但……表弟接着说,女孩还跟着一个男人来了,两个人,是手拉手一起来的!

二哥的脑瓜子当场就有点嗡嗡响。

看来自己的期待就要打水漂了,人家这么一个好看的女孩子,有男朋友实在是一件太正常的事情了。

“哥,你还来不?”

“算了算了……”

“哎?不对啊!那个,冯倩对吧?她的脸怎么……有伤啊?好像,好像哭过啊!”

听到这个,二哥就坐不住了,挂了电话就开车过去了。

当他到的时候,冯倩已经走了。

他从表弟那的监控中,看到了冯倩的身影,确实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一起手拉手走了进去。

两个人在墓地里呆了二十分钟,出来时,冯倩的脸上一闪而过,真的看到贴上了纱布。

进去好端端的,出来却挂彩了,肯定是这个男人干的啊!

妈的,打女人?算什么爷们!

二哥看着监控,拳头攥的咔咔响,他想要教训教训男人。

但,却不知道该怎么找到男人。

“哥,实在找不到那个男的,可以等等冯倩啊,你直接问她不就行了?她估计过两天还来呢,哎,也是有意思……”

表弟的话提醒了二哥,对啊,等到冯倩再来的时候,自己去问问不就行了?

但是连着一周,冯倩都没有出现。

而二哥本身并没有冯倩的联系方式,备受煎熬的时候,二哥通过好几个大学同学,终于找到了冯倩的手机号。

看着这串数字,二哥思考许久,拨通了号码。

响了几声,电话通了,里面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二哥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这个说话的男人,肯定就是动手打冯倩的人!

“哥们,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敢发生什么问题,好好沟通,好好说话,打人,算什么男人?我看不起你!”

那边愣了一会,二哥明白,估计是自己的话,触及到了对方的心底。

过了几秒,那边说话了。

“你他妈谁啊?傻逼吧你!滚!嘟嘟嘟……”

二哥微微一笑,将手机放下,觉得对方肯定是感到了羞耻,也许,就不会再打人了。

其实二哥还没有意识到,他已经露出了一些“舔狗”的趋势。

虽然不严重,但确实是舔狗的症状。

虽然不能得到冯倩,能保护到冯倩,他就很快乐很满足了。

心情不错的二哥,约着A和花臂一起吃饭,A说自己出差,过两天回来。

花臂虽然人在北京,但现在正忙着给学员上私教课。

那段时间健身房搞活动,招来了不少学员,花臂忙的连饭都顾不上吃,她说就算见到二哥,时间也会比较晚。

二哥说没关系,他必须要讲自己的快乐分享给花臂,说完就自己开车去接她了。

一个小时后,二哥来到了健身房,结果,原本开心的二哥,再次遭遇了严重的打击

健身房里人非常非常多。

教练,尤其是女教练严重短缺,之前花臂主要是上私教课,但现在学员太多,老板给她提了钱,让她多带带大课。

在震耳欲聋的声音中,花臂戴着耳麦,在音乐中挥洒汗水,台下,则是乌央乌央的学员们。

二哥在里面看了一会,眼就花了,还是退出来在休息室等着。

墙壁上有很多学员的减脂效果的照片,看来健身的效果的还是很明显的,不少男女学员都有了巨大的改变。

看到最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冯倩

她竟然也在这里锻炼过?

二哥最为吃惊的,便是冯倩“减脂前”的照片,整个人就像是吹气吹起来似的,双下巴、游泳圈、皮肤油腻、双眼无神。

要不是脸型能看出是冯倩,二哥真的无法将这个人和印象中的女神划上等号。

而在“减脂后”的照片中,则变回了那个二哥熟悉的冯倩。

就在二哥不断赞叹的时候,花臂过来了,满身大汗,气喘吁吁。

“卧槽,卧槽,累死老娘了……我都扛不住了,这帮姐们也不累吗……”

“你上完课了?咱们走吧?”

“没呢!还有一节呢!我这不是出来喘口气嘛,生产队的驴也不能他妈的这么用啊……你在这瞅什么呢?”

花臂擦着汗,喝着水看到二哥指了指冯倩的照片,“噗”,直接把水给喷了。

二哥懵了,花臂这是什么反应?自己还没说话呢……

“哥们,你没事吧?该不会看上这位了吧!你可行了吧啊,墙上挂的这么多的姐姐,你看上谁都行,就是别看上这位……这他妈……我都没法说!”

看着花臂一脸的嫌弃,二哥感觉到了很严重的问题。

“怎么了?哦,我……我就是看她挺好看,她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这就是一个公共汽车!男朋友恨不得一周换八个!来健身房就是勾搭男人的,要我说,这个照片就该烧了,没办法,老板不让,非说这个婊子好看……”

“行了!别说了!”

二哥急眼了。

他实在无法容忍自己的“女神”,就这样被花臂痛斥。

花臂也傻眼了。

这还是那个憨憨的二哥吗?竟然敢冲自己吆喝起来?反了天了!

“你他妈没事吧?为了这么一个玩意,冲我嚷嚷什么啊?有病吧你!”

“不准说冯倩!你说我可以,不准说她!你再说,你再说……”

“再说怎么着?你敢抽我啊?”

花臂脾气上来了,二哥确实扛不住,看着花臂的指甲大有“磨刀霍霍”的样子,二哥把心中的不满统统压下去,转身就走了。

临走背后还在传来花臂的骂声。

别人拦也拦不住,花臂一踢凳子,“妈的,后面的课,老娘不上了!没心情!”

本来花臂还觉得二哥够意思,专门跑来带自己吃饭,结果呢,因为一张照片,闹了个不欢而散。

花臂心中不藏事,二哥你让我不爽,我 必须找到发泄口啊!

她的方法就是,给A打电话!让他连夜回来!

A都懵逼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

电话里花臂哭的梨花带雨,直言,A你要是不连夜回来,此生咱们就再无缘相见……

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A就这样连夜从外地赶了回来,下了车就来到了花臂的出租房外面。

为了不影响工作,A还拿着笔记本电脑,一边听花臂念叨,一边手里啪啪啪敲打。

“别他妈敲了,烦死了!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

花臂一嗓子,喊得A都是一个激灵。

“你们的问题,我也知道了,我让他给你道歉,咱们好好宰他一顿大餐,行了吧?”

第二天晚上,在A的撮合下,花臂和二哥见面了。

这也是花臂第一次和二哥发生了这么大的冲突,两个人见面还要嚷嚷,被A拉住了。

他直接来了一句,女士优先,让花臂先把冯倩的事情原原本本说清楚,看看里面到底有怎样的误会。

然后在二哥的震惊中,花臂说出了一个充满心机,且好逸恶劳的女人的形象。

冯倩原来确实是花臂的学员,花臂刚认识冯倩的时候,冯倩体重将近200斤,这对于不到一米七的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不但形象不好看,身体机能也受到了影响,体检的很多指标都不合格。

为了美观,更为了健康,冯倩开始和花臂减脂减肥。

可惜,花臂说冯倩的运动态度很不好,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拍照,P图和聊骚

花臂怎么苦口婆心地劝导,都没用。

每次冯倩来了都是热热身之后,就开始拍照,然后说自己哪哪儿不舒服,就找机会撤离。

花臂有冯倩的微信,总是看到冯倩发这样的朋友圈。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为了更好的自己,加油!”

陪着文字的,就是一张扭着屁股的照片……

看着这样“无可救药”的冯倩,花臂也没有办法。

之后,冯倩消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期间,花臂发现,冯倩也没有更新过朋友圈,以为自己被拉黑了,也就没有在意。

直到两年后,冯倩突然更新了朋友圈。

里面是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孩子,而脸,则是冯倩!

花臂没有多想,觉得肯定就是连着身材一起P了呗,之前还只是P脸、下巴,现在连身子都P的这么厉害,真是纯纯的骗自己。

但花臂错了。

冯倩来到了健身房,她的身材,真的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竟然比花臂还要好!

花臂看着全新的冯倩,愣了半天,还是冯倩主动过来打着招呼,然后去锻炼。

当时花臂觉得很羞愧,人家肯定是去了外面的某某减肥训练营吧,才会有现在的样子,而且养成了健身的好习惯……

但花臂很快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这个冯倩,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妥妥的“健身婊”。

冯倩那段时间来的很多,每次来都会挑选最轻量的哑铃,撅着屁股、挺着胸在镜子前运动。

运动一会就开始擦汗、补充液体,花臂发现她喝水时,都要撅着屁股、挺着胸,虽然冯倩的屁股和胸确实很好看,也没有必要这么做……

慢慢的,花臂注意到,冯倩时不时地和一些开豪车、穿名牌的男人走的越来越近,有时来到健身房,活动了不少五分钟,冯倩就和不同的男人离开。

虽然跟自己没有直接关系,但花臂还是觉得,你来健身就好好健身,干嘛非要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带进来呢?

花臂提醒过冯倩,但冯倩只是嘲笑着看着花臂,说花臂自己没有魅力,干嘛还要多管闲事?

这句话惹恼了花臂,花臂当场和冯倩撕了起来,最后冯倩报了警,花臂被老板扣了钱还停了几节课。

当时花臂气疯了,想的是要好好教训一下冯倩,但后面一段时间,冯倩都没有再出现……

结果现在二哥冷不丁提起了冯倩,花臂自然是很生气。

“我给你说啊,这个冯倩,肯定是抽脂减肥的,她的胸什么的,一定是假的!”

“为什么?”

“她腋下有刀口,就是这个地方……”花臂扯开衣服就要指,A和二哥赶紧让她控制一下,周围还有不少吃瓜群众呢。

抽脂、隆胸、和不同的男人交往,这让二哥彻底沉默了。

他相信花臂,给花臂道了歉,说自己确实是上头了,不应该那么吼花臂。

花臂的气早消了,说没事没事,她还认识一个和冯倩交往过的男的,那个男人说过,冯倩这人“不干净”,还试过给自己“下药”。

听到这个,二哥很不解,图什么?

交往就好好交往,下药是为了什么?

在二哥的央求下,花臂给那个男人打去了电话,闲聊中男人说,冯倩偷偷给男人的杯子里点一些东西,被男人看到了。

当时男人问冯倩,放了什么东西?

男人说,他注意到冯倩的脸色有点不对劲,但还是回答,“助兴”的。

不过,冯倩并没有让男人喝下,而是说还需要搭配一些食物,可发现家里没有了,这药也别喝了……

正是这些反常的表现,让男人觉得不对劲,之后和冯倩渐渐断了联系。

“二哥,你这个姘头……”

“咳咳咳!”

“哦哦哦,你这个姐们,有问题啊,我只听说男的给女的下药,她怎么给男的下药?”

二哥一直摇头不说话。

直到饭局结束,两个人把喝大的花臂送回了家,刚要走,二哥拉住了A。

“你得帮我个忙……”

“卧槽,我就知道,你丫的眼神都不对了,肯定琢磨着折腾我呢,说吧!是不是找到这个冯倩?”

二哥点点头。

“我有好多话,想跟她问清楚……”

A点点头,“行吧,你这烂桃花啊,比我牛逼多了!”

但,想要找到冯倩并不容易。

连着几天,无论是二哥表弟的公墓,还是花臂的健身房,都没有冯倩的身影。

她好像人间蒸发了似的。

最终还是花臂提供了线索。

她曾经听到过冯倩给人打电话,谈论关于身体“修复”的话题,现在想来,应该是和她身体里的假体有关系。

A黑进了几十家整容机构的网络,花费了一天时间,终于找到了名为冯倩的客户的公司。

但公司的电脑中并没有冯倩的地址,唯一的号码也打不通了。

A和二哥便来到这家公司,为了不打草惊蛇,在外面守候起来。

而在外面守候的时候,看到这家机构非常“热闹”,除了有来整容的男男女女,还有来闹事维权的人。

那些维权者,将自己的面部、身体暴露在外,明显是医疗事故,惨状看了让人感觉触目惊心。

“你说,冯倩的身体不会也变成这样吧?”

“不知道,这我哪儿知道啊,不过我刚才查了下,网上对于这家公司的负面评价极多,说是请韩国医生,但曝光发现只是一些会说几句韩语的医生罢了……”

等待了四天后,一台黑色轿车出现了,开车的正是那个涉嫌在墓地“殴打”冯倩的男人!男人停好车,小跑着走进了这家门店。

半个小时后,男人出来了,手里拎着一个黑色袋子,开车离开,A和二哥在后面跟着,他们觉得,男人应该是给冯倩拿的药物……

男人来到朝阳区的一个小区,A看着他走进单元门后,跟上去按下门铃,假装说是快递找人开了门。

盯着电梯看,看到男人的电梯停留在了21楼。

A和二哥商量了一下,二人来到21楼,看到这层共有两户,东侧的一户看着应该许久没有人进出,便直接来到西户,A敲了门,说是快递,里面传来了说话声,好像是谈论是谁买了东西。

几秒之后,门开了,A看清,正是那个男人,一下将腿跨在门口,身后的二哥冲了进去!

二哥是进去了,但男人和A搂在了一起,直接在地上扭打在了一起!

突然,里面传来了尖叫声和哭声,男人骂了一句,“卧槽!别动我媳妇!”

说完,跑进去……看到了没有头发的冯倩蹲在地上,拿着饭碗呜呜地哭着……

二哥看着冯倩,完全傻了眼。

冯倩还是那么瘦,但整个人状态极差,头上一根毛发都没有,身上还隐隐传来浓重呛人的药水味。

“你,你们……”

“我认识他,别打了……”

冯倩抬起头,A和二哥看到了冯倩的鼻子,歪到了一边。

而更加吃惊的,是A看到房间里放着一个铁笼子,里面居然有一个瞪着大眼睛的小女孩

在铁笼的正前方,竖着拍摄设备,正在进行直播

女孩,是冯倩的女儿,但冯倩并不知道女儿的亲生父亲是谁。

冯倩大学毕业后因为生病,注射了大量激素,导致体重飙升。

随着她变成一个胖子,男友离去,工作也丢了,她决定减肥,但根本吃不了苦,也管不住嘴,减肥失败了,但对于幸福的生活,还是非常执着。

因此,她选择了一条“捷径”。

抽脂、美容,为此她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瘦身成功的冯倩,确实风光了一阵,在闺蜜的建议下,她决定寻找到真正的黄金单身汉,这样就可以找到永久的饭票。

可惜,那些富二代、有钱人对于她的态度很明确。

玩一玩可以,最多给你一个包,想要嫁入豪门?

门都没有!

有钱人做的都是“等价交换”,现实中哪有那么多的富二代爱上灰姑娘的故事。

再一次次被戏弄,被抛弃之后,冯倩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想要打掉孩子,但医生告诉她,因为身体的情况,如果冯倩流产,以后就不能生孩子了。

冯倩只能将孩子生下,独自抚养。

为了挣钱,她想到了各种方式,去墓地,就是其中之一。

她并不是去看望过世的亲友,而是去墓地大跳“艳舞”!

为了钱,她已经毫不在意什么道德水准,只要给钱,她愿意做任何事。

在这个过程中,她认识了现在的男友,准确来说,是舔狗男友。

为了取得更好的直播效果,他们还会一起演戏,包括在墓地上演激情打戏等等。

而将女儿放在铁笼里,就是男友的主意

他曾经看过一些私播,里面都是很多不堪入目的变态视频,这些视频偏偏深受个别人的喜爱,为了能看这样的视频不惜充值、打赏。

于是在男友的多次建议下,可怜的女孩,被放在了铁笼里吃喝生活……

现在冯倩的秘密被曝光了,她央求不要说出去,而男人则希望用钱搞定A和二哥,让他们不要“多管闲事”。

二哥终于放弃当一个舔狗,一拳将男人的牙打掉,然后选择了报警……

希望小女孩能够忘记这段黑暗的记忆,过上属于她的快乐生活。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故事

招娣

2022-10-20 21:16:13

短篇故事

我新婚的妻子失踪了,等她回来变成了一个废人

2022-10-26 18:16:3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