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拖着我不结婚,我妈骂他不是东西

罗永堂想找个喝茶的地方,跟她一起聊聊,刚出警局,于珍香便道,“不用了,我也不爱喝茶,就在这附近找个地方坐吧。”于珍香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罗永堂还穿着工作服,很扎眼。

王京华与人相处很自然,不会突然热情,也不会突然冷漠下来,明明知道她有男朋友了,还一如既往说着客套话。

说是客套,但也不算真客套,令人很快就能消除隔阂。

“华哥。”

“进来吧,外面冷。”

王京华在跟店员谈事,王苗苗在边上听,听了一会儿,心里不由得更加感谢他了,若非他在,这超市她自己来,结果还不一定呢。

“什么时候上班?”

王京华问她,王苗苗叹气,“快了,年后就要开始工作了,一百五十八天,其实一晃眼就过去了。”

“嗯,没吃饭吧,我正好也没吃,跟我找个地方吃饭不?”

“可以啊,你想吃什么?”

“我都可以,看你。”

“吃自助。”

“行。”

王苗苗在前面,正要掏钱,王京华比她高一点,伸手过去扫码,“华哥,我请。”

“哪能让你请啊。”

虽然知道她有男朋友,但出来吃饭也没有要让女士买单的必要。

坐在一起吃饭,两人都吃得挺开心的,罗永堂在家呆了一会儿就被叫去工作岗位上班了,她一个工作狂,忙起来什么都忘了。

出门还在因为王苗苗的事不在状态,现在脑子里全是案子。

等到忙完,吃饭的时候,这才又想起她来,恰好几个同事就在聊这个,聊家庭,聊女人,也有的女同事聊自己老公的,聊得唉声叹气。

这行就是工作忙,一年到头都难得有几天真正的休息。


照常来说是有假期的,但案子没办完,压在那里不是那么回事,加班加点也得搞完,否则卷宗压多了下来,外面真有人来骂他们吃闲饭。

大家都在聊天,他看了看手机,没看到王苗苗的信息。

生气了,绝壁是生气了。

他低着头继续吃饭,李潇看了他一眼,“怎么了,跟女朋友吵架了?”

“罗队什么时候有女朋友?”

大家都还不知道,他藏得深。

“谁啊罗队。”

李潇笑了笑没说是谁,点了火就往边上坐着吃饭了。

他总不能告诉大家,王苗苗是在罗永堂工作的时候和他认识的吧,那就不好了。

罗永堂也没回答他们的话,“吃饭的时候好好吃饭,还有时间八卦,你们加班没加够是吧?”

和王京华吃完饭,他开车准备送她回去,王苗苗有点不想回去,拖拖拉拉的,又跟他聊了一会儿。

如论如何总得回家,不能跟于珍香置气啊,她只好去了车里。

到了小区门口,王苗苗下来,王京华从后备箱拿了几个红色的礼盒袋,“这个拿着。”

“华哥,这又是什么?”

“上次搬家没送叔叔阿姨东西,本来要买东西的,不能空着手去,补上。”

“这是哪门子道理,你都帮了大忙了,不用了!”

王京华之前并不知道王苗苗名花有主了,还想着过去讨好王家老两口的,所以买了不少东西,后来知道了,也不好贸然送。

正巧今天送她到家门口,让她拿上去。


王苗苗不要,王京华交到她手里,“别客气,拿着吧,特意给叔叔阿姨买的,算是我的一番心意,你不要那就是无视我的心意了。”

她臊得脸都红了,“真不用了华哥,这怎么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酒是叔叔最爱喝的酒,上次聊天他就说爱喝这个,你拿上去他肯定喜欢,别客气,以后相处的机会多的是。”

这下,不拿也得拿了,王京华怕她拿不动,还送她到家门口。

于珍香听到声音下来,本是板着一张脸的,却在看到王京华的时候露出了笑容,“王老板来了,进来坐。”

“不坐了,我还有事,阿姨你拿着。”

“这什么呀,拿回去,不要,哎呀王老板。”

“拿着吧,我先走了,我的一番心意啊阿姨,没事,你拿着,我走了,走了。”

“进来坐,进来坐啊。”

“不坐了。”

母女俩没有隔夜仇,早上吵了架,这一下子就没事了,王苗苗回去睡觉,睡到晚上才起来。

一屋子人对着王京华送的这些东西发呆,于珍香就看到烟酒了,还看到一条围巾,护肤品,没觉得有什么稀奇的。

王子阳和王军下班回来,看到牌子,价格,当即就让于珍香陷入了沉默。

王军也沉默了。

人人都想白捡便宜,但不想白捡这种便宜。

两瓶酒,两条烟,分别是五粮液,白南京。

又是于珍香的一条围巾,几千,护肤品一千多,加上两瓶五粮液那就两千多了,又是两条白南京……

七八千块钱了。


这份见面礼已经不同于平时拜访长辈送的普通的烟酒,饮料了,贵重得过分了,王苗苗当时没仔细看,她心想自己都跟王京华坦白了,王京华也知道她有男朋友,不会送太贵重的东西。

五粮液有名,但她不知道具体多少钱,烟的话,她只知道中华贵,其他的一窍不通,剩下的袋子,她就没细看了,估计也是些小物件,谁知道全部拿出来去网上一搜,竟然贵得如此的离谱。

于珍香越发觉得错过了可惜,多好的女婿啊。

“苗苗,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有男朋友的事?”

“知道了啊。”

甚至都撞见了,为什么还要送这么贵的东西来,她也想不明白了。

“这得多有钱啊。”王军一边抽烟,一边感叹,“这些,就算真的女婿来了,也不见得舍得下本。”

“华哥有钱,但不会乱花钱,这个我知道。”

王子阳搓着自己的脸,很是为难,恨不得把脸搓下一层皮,“子阳,你别这样弄。”

江洁一下子拉着他的手,大家都装作没看见,江爱国又道,“我也觉的不合适,老于,这要了不好。”

王苗苗要是没男朋友还好,两人处着,要点东西没事,就当是未来女婿孝敬长辈,可现在情况不同,有男朋友,这些东西万万要不得。

一来,王苗苗现在的男朋友怕是会误会,二来呢,拿人手软,不知道怎么还。


王军看着眼前的东西,心想,这要是真成了,对方估计会更加大方,只恨王苗苗眼光不行,挑不准男人,他拧眉,“你真是糊涂啊苗苗,你可太糊涂了!错过了你要后悔一辈子的,你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你听你妈的话,跟那个姓罗的好聚好散吧。”

“你们又在说什么?”

王苗苗有点无奈,望着面前这一堆东西,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早知道她就不该拿了,就算是跟他在小区门口争得难看,她也不该拿了。

于珍香也觉得非常的遗憾,大家都看着这堆东西沉默,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两个老的就跟错过了一个亿一样,而王子阳呢,比起一个当警察的姐夫,他还是更喜欢做生意的,跟他关系也好的,会处事的王京华。

这么一比,罗永堂被秒得渣都不剩。

东西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于珍香按照市场价凑够了那些钱,让王苗苗去还给王京华。

“不用了。”

“要给的,不能白拿人家东西。”

“就这么给过去,他不会要。”

王苗苗没跟王京华深入交流过,但也相处这么久了,聊过天,聊过人生理想,这种钱他是不会收的。

“那怎么办,不要也得让他拿着。”

“等超市分钱的时候,我少分一点,到时候我提一嘴就是。”

说得明白,罗京华也不会说什么反对的话来。

王苗苗去陪着苏锦绣一起看酒店去了,苏锦绣找一天没找到,黄小明工作忙没办法连续两天请假,他不肯松口让王京华帮忙,王苗苗只好代劳,陪着她了。


找酒店真是一件累人的事,开车到处跑,苏锦绣说什么也不肯降低档次,找起来也就更艰难了,艰难到什么程度?

本来打算在所在的区办酒席,现在都已经跑去其他区问了,还是一无所获。

于珍香在家呆了一上午,决定了不能坐以待毙。

王苗苗是个愣头青,跟她怎么闹都没结果的。

警局,于珍香去罗永堂所在的单位,这时男人正在办事。

突然间一个同事凑在他耳边说话,说有人找他,还是个大妈。

他满头问号从会议室出来,看到了于珍香,之前见过面,再见也认得这张脸,罗永堂不知道说什么,礼貌性的喊她,“阿姨。”

罗永堂想找个喝茶的地方,跟她一起聊聊,刚出警局,于珍香便道,“不用了,我也不爱喝茶,就在这附近找个地方坐吧。”

于珍香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罗永堂还穿着工作服,很扎眼。

毫无疑问,他长得是一表人才的,三十出头,正是男人魅力最足的时候,五官硬朗,成熟稳重,气质也好,谈吐得体。

就是……不爱笑,也不爱跟人客套,这么长一路,跟于珍香一共就没几句话。

这样的人见了家里的亲戚,估计也不会脱颖而出,难以沟通。

“姓罗是吧?”

“罗永堂。”

“你跟我们家苗苗现在在交往,对吧?”

“对。”

“你家里几个兄弟姊妹,父母在哪里上班啊?”

直接问,也不做任何铺垫,罗永堂听得出来于珍香对他并不满,她肯定是知情的,还要刻意问一遍。

他出于礼貌,将自己的条件说了一番,说得冷冰冰的,也没有半点情绪。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我妈让我和前夫复婚,我骂她有病

2022-10-24 16:59:43

情感故事

我倒贴男人受罪,我妈骂我脑子进了水

2022-10-26 21:03: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