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叶娇的亲事

前情:

他在乎禁军统领的位置吗?或许吧,如果身边有她的话。

如果没有,什么职位都无所谓。

第65章:

殿门敞开着,李策走到严从铮身边,含笑看着庭院内的景致,许久没有说话。

严从铮转过身,也像李策那样看看外面,只觉得无论是飘落的树叶,还是来不及成熟的果实,都稀松平常。

不过是秋天到了,有什么好看的?

就当他准备抬脚离开时,李策忽然缓声道:“严指挥使,你在田迎雨的秘宅里,有没有见到有关四皇子魏王的情报?”

 

四皇子魏王,名琛(音同“嗔”)。

李琛的生母昭容娘娘,是春秋时鲁僖公的后裔。李琛出生时皇帝很高兴,便从歌颂鲁僖公的诗文《鲁颂·泮水》中,取“琛”字,为他命名。

——“食我桑葚,怀我好音。憬彼淮夷,来献其琛。”

意思是归降的部族,送来珍贵的财宝。

李琛对皇族来说,是珍宝一样的子嗣。

他娶了严从铮的姐姐严霜序为妻,如今获封魏王,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严从铮的手指紧握刀柄,脸色僵硬道:“楚王殿下是什么意思?”

李策同样负手而立,声音却很温和,仿佛看穿了别人的心事,却又表示理解。

 

“魏王拉拢朝臣,委托严员外郎,送黄金百两给言官百里曦。这件事就记在田迎雨的密信上。如果这会儿圣上没有见到那封密信,便说明严指挥使你趁职务之便,把搜出的密信拿走了。”

魏王李琛是严从铮的姐夫。户部员外郎严廉,是严从铮的父亲。

姐夫委托父亲行贿,这样的密信当然不能让皇帝看到。

严从铮紧绷着脸。他的衣袖很窄,那封信藏在胸口处,很平整,却滚烫炙热,像是毒蛇的信子,在舔舐他的魂魄。

 

李策继续道:“我今早派人告知田迎雨的位置,让你去搜,为的就是让你发现密信。”

“你看过了?”严从铮问。

“看过了,”李策道,“田迎雨在被拷打时,亲自把所有他经手的密信又写了一遍。不然怎么会那么多呢。”

严从铮咬牙道:“百里曦没有收金子,密信里写得很清楚。”

“没有收,又如何?”李策转头看向严从铮,冷笑道,“若指挥使真觉得无所谓,待会儿还有机会把密信呈上。”

田迎雨是严从铮的部下,圣上是一定会召他问话的。

虽然被李策找到把柄,严从铮还是语带不屑道:“所以呢?这跟你为何拒婚,有什么关系?”

 

他质问李策为何拒婚,李策却说出严家的秘辛。是在要挟他少管闲事吗?

“没有什么关系,”李策看一眼院子里计时的日晷,对严从铮道,“我只是要你知道,我们两个不是对手。你们严家和魏王的事,我也不想管。所以我为什么拒婚,将要怎么做,也不在指挥使你要考量的范围。”

先管好你自己家的事吧。

在供出我之前,先想想你自己的家人。至于你做不做禁军统领,我跟你一样,无所谓。

严从铮转过铁青的脸负气而去。刚走了两步,院门被人推开。

“指挥使在这里啊,”赵王李璟的头露出来,“父皇召你觐见。”

严从铮对李璟简单施礼,李璟还要说些什么,他已经大步离去。

李璟要抬起的手停在空中,尴尬地捋了捋自己的头发。

“那个……”他问殿门口的李策道,“你喂他吃黑火药了吗?”

 

出乎意料,皇帝并未询问有关密信的任何事,他问的,是田迎雨的情况。

这人跟着你多久了,平时做事认真吗,跟谁比较熟悉。

严从铮一一回答,皇帝凉声道:“七月才调到左威卫的?”

七月,距今也不过三个月而已。但那些密信中的内容,时间跨度远超三个月。

一个问题,便择清了严从铮的嫌疑。

皇帝看一眼京兆府府尹刘砚,刘砚便率先开口道:“是这样的,本官已查出,田迎雨乃畏罪自杀。但是有些事情本官还需要细查,故而禁军那边,还请指挥使找个借口,不要让同僚生疑。”

 

畏罪自杀吗?

严从铮虽然没有验过尸,却见过田迎雨的死状。上吊之人,舌头都没有伸出来,怎么会是自杀?

但他不能质疑,只得答应下来。

临走时,皇帝抬眼看了看他,说道:“朕应该表扬员外郎,给朕养了个好将军。禁军中,朕要有信得过的人。”

皇帝不怒自威,这句话却说得很和气,让人如沐知遇之恩。

严从铮神情惴惴地跪安,走到紫宸殿台阶下时,忽然觉得日光有些晃眼。

禁军中皇帝相信的人应该是阎季德,如今这么说,是对阎季德起了疑心。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调查朝臣宫妃的信件,会指向禁军统领。而那些信件,又让皇帝相信严家。

是李策。

是他做了什么手脚。

严从铮向前走去,秋日的风从他衣领处吹过,冰冷狂烈。

他感觉自己似站在奔涌的黄河里,河水扑面而来,把他裹挟进浑黄的水流中,无处躲藏。

 

一个禁军士官的死,掀不起什么风浪。

同僚们听到消息,好奇大过哀伤。听说是在赌场欠下赌债,为免连累到家人,自缢身亡,更是取笑了他一阵。

“还有人敢找禁军讨债吗?”

“这么胆小,真是丢禁军的人。”

大家揶揄地笑着,就散去了。

只有严从铮知道,田迎雨是被李策的人严刑拷打,逼出密信后处死的。

李策说过,七年前,就是田迎雨给顺嫔娘娘送了三封急信,吓疯了李策的生母。

田迎雨死有余辜,但严从铮总觉得,李策更可怕。

他站在秋日的大殿门口同严从铮说话时,严从铮总能感觉到一种决绝。

为达目的不惜一切的决绝,纵使死去也决不妥协的决绝。

那么李策的目的,除了除掉阎季德,还有别人吗?

 

阎季德没有过问田迎雨的任何事。

一个小小军士的死,不值得他开口询问。但是严从铮再见阎季德,发觉他腰间多挎了一把刀。

刀是武将的安全感,他在害怕了。

三日后,皇帝命阎季德挑选禁军出城操练。

阎季德身为龙武大将军,领禁军统领一职。十五万禁军守护都城,是大唐精锐。每年秋天,都会选出十万人,在城北操练一个月。

阎季德奉命离去,出乎意料地,皇帝把京都的防卫之权,暂时交给了严从铮。

 

言官提醒皇帝,说严从铮只是一名左威卫指挥使,不够资格卫护皇城。

皇帝颔首,笑道:“爱卿倒是提醒了朕。转眼就是吏部给官员考绩挪动的时候。朕插个队,先提拔严从铮为左羽林军将军,代禁军副统领一职。”

官员低着头,相互偷瞄几眼。

不知这严从铮一无军功二非皇族,怎么就被陛下青眼有加呢?

只有户部员外郎严廉激动地涨红了脸。

儿子有出息了!可为魏王助力!

 

受训禁军整装出城时,一封信送到了叶娇手里。

她拿着信回家去,一路上快马加鞭。肩头伤口的血痂正在脱落,她时不时就想挠一挠。但今日因为太开心,她甚至都不觉得痒。

“母亲!姐姐!”她跳下马,喊得整个国公府都听到她的声音。

“怎么了?瞧你,满脸汗水。”

叶夫人从正厅出来,身后跟着一个脸上描红的婆子。

这婆子有些眼生,看到叶娇,眼神像黏在她身上,不住地打量。

“街上只远远见过一面,没想到当面见到,奴家差点以为嫦娥下凡了。”

婆子说完屈膝告辞,叶娇来不及思考她是谁,便给母亲看信。

 

“哥哥寄来的!”

叶长庚在信中说,已收到朝廷送去的嘉奖。他将要护送吐蕃使臣,回到京都。也就一个月,就能到家。

他在信中问候母亲和两位妹妹,说是亲手猎下一头白毛野狼,剥了狼皮给母亲做了一套护膝。

叶长庚交代叶娇,要照顾好母亲和姐姐,少惹事。

三个人把信读了好几遍,读得热泪盈眶,心中喜悦。

叶夫人抱怨儿子也不多写几句,叶柔担心哥哥护送吐蕃使臣,会不会太辛苦。只有叶娇乐呵呵道:“我得算好日子,到时候带着武侯们去接他。也让他瞧瞧我的本事。”

 

母女三人笑了一阵,叶娇忽然想起那个婆子,问道:“刚才那个胭脂抹得三尺厚的访客,是谁啊?”

“哦,”叶夫人整理心情,对叶娇笑道,“说亲的,给你提亲。”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更新中)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夺嫡

第64章:男人的隐秘

2022-10-24 21:38:33

夺嫡

第66章:她风流成性

2022-10-26 20:58: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