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贴男人受罪,我妈骂我脑子进了水

一字一句戳到罗永堂心窝子去了,她他最开始犹豫不和王苗苗确定关系,也有这个原因,他怕耽误人家,特别怕,也知道自己这种条件很难被人接受。后来是王苗苗慢慢的让他放下这些,他才敢稍微勇敢点迈出这一步。

于珍香对罗永堂印象本就不好,如此一来,更不好了。

他的职业神圣而伟大没错,但这跟嫁女儿是两回事,要过日子的,要什么神圣而伟大?

不能因为他的神圣而伟大就牺牲掉自己的女儿,去过丧偶式的婚姻啊,一个人怀孕,生孩子,一个人独守空房,以后还得一个人带孩子,光是想想,于珍香都替她觉得累,头都大了。

罗永堂的情况的确也如于珍香之前了解到的一样,一套老房子,父亲殉职,母亲精神病,自己都照顾不了,还得长期花钱,以后更加不能为他分担什么。

于珍香头痛啊,这种情况真要是结婚了,是肉眼可见的糟糕,为什么王苗苗明知道是火坑还要往里跳啊?

“阿姨,大概就是这些。”

于珍香皮笑肉不笑,点头,“你看你,挺好的,一表人才,我们家苗苗还离过一次婚……”

罗永堂正要说他知情,不介意,但又看着于珍香面露难色,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

她哪里是怕他嫌弃,她是嫌弃他,只是不好明说。

“小罗,现在谈恋爱嘴上说得好听没用的,以后过日子你就知道了,不是那么回事,要两家条件差不多,双方个人条件也差不多,这才好。”

“我明白,阿姨。”

“不,你不明白,你们都不年轻了,你也三十几了,这样下去没个头的,你们谈下去到最后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父母不帮忙,靠着自己结婚,而且又是那种危险的工作,哪天出去了都不一定回得来,万一出什么事,没生孩子倒还好,可以再找,万一有孩子,那他没了责任都是王苗苗的。

于珍香心疼女儿,出了许明昌的坑,以为能长记性,却找个更大的坑跳进去,她若不是看着罗永堂在这,她都要晕过去了。

于珍香的话算是说得直接了,罗永堂沉默了片刻,“阿姨……”

“你找个没结婚的,跟你一样差不多的,我觉得门当户对能长久,但我们家苗苗,我觉得她跟你不太合适。”

“不可否认你真的很优秀,小罗,一表人才,个子也有这么高,工作稳定……你爸又是个英雄,真的很风光啊,但我们家苗苗,她在婚姻这种事情上吃过亏了,我觉得她跟你母亲不是一类人,也注定没你母亲那么贤惠……”

于珍香逼得狠了,把难听的话捡的往好听了说,几乎使出了洪荒之力,“我今天来找你,是因为我没见过你,想了解情况,苗苗谈恋爱吧,我们全家都担心,她爸天天骂我,说她谈了这么久我都不来了解情况,万一被什么骗子骗了就不好了,呵呵……说笑的。”

“是我大意,没过去拜访你们。”

“明白,也理解,你工作忙,没时间,为人民服务嘛。”

于珍香的笑容挂在脸上,摸了摸自己的膝盖,“那今天就这样吧,我还是觉得你该重新考虑下你和苗苗的关系,谈恋爱这种事说跟结婚没关系,其实也是有关系的,别耽误对方。”


一字一句戳到罗永堂心窝子去了,她他最开始犹豫不和王苗苗确定关系,也有这个原因,他怕耽误人家,特别怕,也知道自己这种条件很难被人接受。

后来是王苗苗慢慢的让他放下这些,他才敢稍微勇敢点迈出这一步。

于珍香没说反对的话,却等于委婉的告诉他了,友善而从容的告诉他,他不被这家人所接受。

于珍香生怕罗永堂在她走之前就听懂了,尴尬得很,走了几步,罗永堂突然起身,“阿姨,我送你吧。”

“那不用,你赶紧回去上班吧,什么人做什么事,你工作忙就去忙工作。”

回到家于珍香坐立不安,怕罗永堂听出反对的意思,又怕罗永堂听不出来,她去找江爱国说,江爱国一听到她去找了罗永堂,震惊,“我的妈呀,你真的去了?”

“不去怎么办,放着王老板那么好的人不要,去找这么一个条件,脑子不进个几吨水做不出这种傻事!”

于珍香说了今天见面跟罗永堂的对话,拉着江爱国的手,“你帮我猜下,他估计是能不能听懂的,我没明说,我也不敢明说,明说显得太难看了。”

“我估计啊……”江爱国喝了一口水,捂着茶杯,“他能听懂的。”

“人家那个职业的,对一些言语啊,面部表情啊,高度敏感。”

“见了面他也没跟我聊别的,就有事说事,说了几句话。”

“那就够了,不用再说别的了。”


于珍香忐忑,“我还跟他说了重新考虑下关系,这个到位不?”

“差不多了,他不傻,要真这么不懂事,苗苗也看不上的。”

“那倒是……”于珍香笑了笑,放心了。

王苗苗陪着苏锦绣找酒店找了一天,脚都要跑断了,留了几个中档的酒店号码,坐进车里,苏锦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大喜的日子,你叹什么气?”

“快结婚了,心里有点不自在。”

“要结婚了有什么不自在的?该高兴啊?”

“结了婚不知道什么样,希望我的婚姻没有那么多柴米油盐。”

苏锦绣看了王苗苗一眼,拧了拧眉,“也希望酒店能够早点定下来。”

“也不一定要五星级啊。”

“那不行,我就得风光一点,一辈子就这么一回。”

王苗苗撼动不了苏锦绣的婚礼梦,“那我陪你再看看。”

“不看了,不过你要是想帮我的话,我确实有个忙让你帮。”

苏锦绣跟王苗苗说了,想让王苗苗去找王京华找酒店,王苗苗一听这话,眼神都直了,“这不好吧,我找他?”

“他是黄小明姐夫啊,黄小明怎么不找?”

“不知道,两人最近估计闹了什么不愉快吧,我让他帮忙找,他不找,你不是跟王京华关系也不错吗,你帮我找找他,让他帮个忙。”

“黄小明一张嘴的事。”

“对你来说不也是一张嘴的事?你跟他交情也不错,我找你也不算是麻烦他姐夫了,算你的人情。”


王苗苗摇头,“不好,不太好。”

“你帮不帮吧,咱们这么漫无目的的找,不如让他问问生意上的熟人,他点子多。”

苏锦绣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跟她开这个口估计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她想拒绝都没办法拒绝,“下次见面我提一下吧。”

“好。”

苏锦绣其实也有自己的心思,她找酒店是其一,另外呢,于珍香跟她打过电话,担心王苗苗和罗永堂的事成不了。

她其实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条件虽然不能要求太高,但太低了也不行啊,加上听王苗苗说起罗永堂迟迟不愿意去见她父母,那这算什么啊?

把人吊着浪费时间吗,不想负责吗?

王京华不知道比罗永堂好到哪里去了。

整整一天下来,王苗苗没有接到罗永堂打来的电话,她反思自己,是不是逼他逼得太狠了,应该跟他好好的谈一谈。

苏锦绣送王苗苗到家门口,她没有直接上楼,在单元楼下徘徊了一阵,便起身去了地铁站,打算去罗永堂工作的附近找他。

罗永堂加班到很晚,下班从地方出来,王苗苗的电话打过来了,“你想不想喝奶茶啊?”

他什么时候喜欢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罗永堂不明所以,下意识回头,只见她就站在他身后。

大冬天的,她真是不怕死啊,一件黑色高领毛衣,一件燕麦色的外套,一个链条包挂在手肘,拎着一杯奶茶,在这寒冬里显得格外单薄。


她冷得缩成一团了,将奶茶递给了罗永堂,“喝吧。”

奶茶还是热的,她的手心也是热的,手背冷冰冰的。

罗永堂一看到她就想起于珍香下午来跟她说的那些话,他短期内给不了她什么答案了,他也着实不想像于珍香所说的那样,去耽误她找更好的男人。

“等多久了?”

“没等多久,我猜着这个点你要下班了。”

“万一我没下班呢?”

“没下班我就再等会儿呗。”

王苗苗冻得鼻子红红的,“罗永堂,我可能太冲动了,我跟你道歉,我不该催你催得那么紧,我愿意给你时间,直到你真心实意愿意跟我家里人见面为止,我给你时间。”

罗永堂愣了一下,没料到她会主动说这个,“你没错。”

他自己也察觉到了,王苗苗为了他在一直妥协,从最开始的强硬,到在他面前的软弱,一切都源自她对他的爱。

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会无条件的为他降低自己的底线。

他并不希望王苗苗这样,他希望她还是可以做自己,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做,而无关他如何抉择。

“我惹你不高兴了,我只是觉得见我父母一面应该也没关系,没必要一直耽误下去,我没考虑你的感受。”

“你别这样。”

为什么要在他面前这么软弱?

罗永堂将她的手放进了自己口袋里,丝毫没提于珍香来找她的事。

在王苗苗看来,这应该就是不生气了,和好了。

“我不能干涉你什么时候去见我父母,但我想正式去采访你妈妈,跟她认识一下。”

“不行。”他说这话的时候没看她,盯着手里那杯奶茶,王苗苗咬了咬嘴唇,整个人都有些绷不住了……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男友拖着我不结婚,我妈骂他不是东西

2022-10-24 22:09:06

情感故事

同事要租个女友回家,3天出5000,老公推荐了我

2022-10-27 21:06: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