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被婆婆五花大绑,我拼命反抗

唐双对刘国英积怨已久,自己从平京来到这个小渔村,她何等骄傲的人啊,低着头来求这些渔夫收下他,好不容易自己委身一个渔夫了,结果还受到各种嫌弃和白眼。她用力的将刘国英推开,“趁我现在心情好,你赶紧滚!”

《明珠》-----

地主家的小姐唐双,迫于时代困境不得已嫁给了渔民胡春生。她忍气吞声只为自保,有朝一日翅膀硬了,她该如何摆脱这段不堪的过去?


唐双接到了家里摘帽子的消息,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她大着肚子,正是预产期,收拾东西就要回平京。

婆婆刘国英拉着她,不让她走,“你等等,你去哪里啊?”

“不要你管!”

她看这个老太婆脸色,看了将近一年了,早就看得作呕,现在一口气儿得以舒展,她想抬手给她两下子,好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唐双忍住了,将自己的大衣抢了过来,“你松手,别脏了我的东西!”

一股鱼腥味,她闻着直呛鼻。

“春生去打渔了,你等他回来,否则我不会让你走的!”

刘国英悔得肠子都青了。

当时听说唐双是地主家的女儿,村里没人敢要,后来大儿子胡春生将人带回来,她是各种嫌弃,横看竖看不顺眼,天天想着轰她出去。

可没过多久大了肚子,刘国英心想,算了算了,大肚子就留下来了吧,胡春生也让她一定要对唐双好,她便对她稍微好了些。

后来外面闹得厉害,每每有人在刘国英面前说外面如何汹涌,她都吓得一抖,生怕全家受唐双娘家的牵连。

内心的恐惧无处发泄啊,她到底是个没出过岛的渔妇,开始还能忍忍,后来每次在外面听见了风吹草动,回来就骂她。

“你赶紧走吧,回你娘家去。”

“你哥哥嫂子都以已经完了蛋了,你也要完蛋了,你别以为大了肚子我就拿你没办法,你滚啊,你快点滚!”

胡国英对着大肚子的唐双又推又撵,趁着胡春生不在家指使她干重活。


开始那是巴不得她有自知之明有多远滚多远,可现在,她生怕唐双跑了……摘掉了帽子,唐双就是平京来的千金小姐,他们这些平民老百姓边儿都沾不上的。

唐双对刘国英积怨已久,自己从平京来到这个小渔村,她何等骄傲的人啊,低着头来求这些渔夫收下他,好不容易自己委身一个渔夫了,结果还受到各种嫌弃和白眼。

她用力的将刘国英推开,“趁我现在心情好,你赶紧滚!”

“那你不走,你不走我就出去,我不碍你的眼。”

唐双力气敌不过她,用力推她一把,自己也被相互而来的力道折腾得够呛,她竟然肚子疼。

她忘了一眼自己隆起的大肚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当初哥哥怕她一个未出嫁的女儿会受到牵连,平京闹得可太厉害,便让熟人带着她千里迢迢来到这边的一个渔岛。

又是火车,又是坐船,舟车劳顿,到这里的时候她已经瘦得鬼一样,没有半点血色。

哥哥所谓的熟人到处吆喝,问哪家要老婆,这边有个平京来的女人要找夫家,什么也不要,只要给口吃的养着就行。

没人要她,她像个货物任人挑选,后来胡春生要她,胡春生看她瘦得可怜,带她走,给她吃窝窝头。

她对这个脏不拉几的男人厌恶至极,那时胡春生刚打渔回来,船一靠岸就看到了她。

“你跟不跟我,我家里穷,但我不让你饿肚子。”

“跟。”

哥哥说了,就算是个缺胳膊少腿的,她也不能嫌弃。


人在绝境只想好好活下去,但一旦有了选择,谁还会看上这么一个打渔的老男人。

胡春生不小了,三十二岁,她十八进了他的家门,今年十九,肚子里的孩子八个来月。

唐双肚子疼得厉害,汗都出来了,往后一退坐在了床上,“哎呀……”她眼泪夺眶而出,“哎呀……”

“怎么了,怎么了,唐双,是要生了吗?是不是要生了?”

唐双瞪她一眼,圆溜溜的眼珠子,巴掌大的小脸,望着刘国英那张被海风吹得干枯的脸,咬牙切齿,“你想得美!”

忍着肚子的剧痛,唐双用力的锤着自己的大肚子,打鼓一样,“我才不给你们家生孩子,我不生!”

“我不生……”

刘国英将人摁着,“我告诉你,不等春生回来我绝对不会放你走的。”

唐双发了疯,手舞足蹈,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动静,唐双大叫了起来,“胡春生你给我进来,你妈打我,胡春生!”

外面的动静停下了,唐双哇哇哭,没进来就说明不是胡春生。

那个男人是不会允许刘国英欺负她的,但是很可惜,他要去打渔,全家要吃饭,不能时时刻刻在她身边。

“胡春生你个混蛋,你赶紧回来呀!”唐双又哭又叫,刘国英有点拿捏不住她了,“大喜,大喜你赶紧进来帮忙啊!”


刘国英喊了一声,胡大喜这才进来。

回来的人是胡春生的弟弟胡大喜,胡大喜自然是听老娘的话,上前想将嫂子摁住,但又不知道碰哪里好,这个嫂子啊,娇滴滴的,干活不行,之前没怀孕还能帮忙晒鱼,后来怀孕了,直接就往床上一躺,什么也不干了。

偏偏胡春生惯着她,家里人都骂她出身不好还是个懒婆娘,难不成平京来的女人竟然不会做家务?

胡春生甚至还在饭桌上说了,“只要她愿意,她想睡哪里就睡哪里,她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你们跟我说就是。”

岛上也有集市,每隔三天赶一次集,能买点新鲜花样回来。

胡大喜正不知道如何下手,怕被大哥打,面露难色,刘国英不知道从哪里拿了根绳子过来,“快快快,赶紧的,绑起来,绑起来啊!”

唐双哭着挣扎,但她哪里是母子俩的对手,愣是被绑在了椅子上,动弹不得,绳子嘞得她难受,愣是绕过了肚子,绑着她的手脚。

“我不会屈服的,我回去后就跟我哥哥说,我让他叫人打死你们。”

“你敢!你少吓人了……都要到日子了,你要走也得把孩子生了。”

刘国英说这话的时候有点没底气,看她哭闹不止,心里也怕得不行。

从屋里出来去地里挖地,村里人见了她都在跟她说恭喜,“你家媳妇娘家现在好过了,恭喜啊,刘大姐!”

“刘大姐,我可真羡慕你啊,早知道当初我家就要了得了,也不至于四个儿子还没找落。”


小村偏僻,单一个岛,四面环海。

姑娘家大了都要往好的地方嫁,不愿意嫁到当地,所以当地最多的就是男人和老人,老人是老了,走不出去了,男人得继承老人的衣钵,不放弃面前的这片汪洋大海。

靠海为生的村民们,离了海就不知道如何活了。

“刘大姐,得了个漂亮的儿媳妇啊,马上孙子呱呱落地,攀上有钱有势的亲家,你可就厉害了!”

“羡慕你啊刘大姐!”

几个同村的看到刘国英,一双眼睛放光,羡慕有,嫉妒也有,更多的当然是嫉妒。

风云骤变啊,一天一个样,早知道这么快就能摆平身份的事,他们当初也不该嫌弃唐双出身不好。

以前嘲笑过的,说过风凉话的,背后骂人家娘家不好的,跟现在说羡慕刘国英的,都是同一批人。

刘国英去干活,让小儿子胡大喜盯着唐双,还是怕她跑了。

唐双哭了很久,最后哭得靠在凳子上睡着了。

胡春生回来的时候是正午,今天收获不小,他挑了个最活泛的鱼养在桶里,打算给唐双熬点鱼汤喝。

怀孕的人喝多点鱼汤,生下来的孩子就会聪明。

这么想着,他兴致很好,一路回来听说了一些消息,他高兴,但也有点害怕唐双会因此离他而去。

他只得安慰自己,唐双不是这种人,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一年了,别说人了,猫猫狗狗都会有感情的。


到家推开门,眼前的景象令他震惊,唐双大着肚子,被绑的动弹不得,而弟弟胡大喜正在边上抽烟,看他来了,嗖的一身站起来。

“哥……”

咚——

胡春生怒火滔天,随手抄起门边的凳子,朝着胡大喜砸过去。

“哥,不是我的意思,是妈弄的,不是我……”

“滚……”

——咚!胡大喜解释道,“真的不是我……”

胡春生揪着他的衣服,一拳下去,连着踹了几脚,吓得胡大喜连滚带爬的往外跑,“是妈的意思,跟我没关系,妈的意思!”

胡大喜一边跑一边叫,胡春生站在原地,深色的衣服被汗湿了,海与天蓝成一片,他深吸了一口气,泪水从额头出来,到男人的浓眉,睫毛挡住了即将落进眼里的汗珠子。

男人一个趔趄,那汗珠子滴落在地上,唐双已经醒了,呆呆的望着他。

“我回来了。”

胡春生有点不知所措,喉结滚动,愣了足足好几秒,这才低头去找剪刀,给她将绑在身上的大绳剪断。

太夸张了,手腕粗的绳子,绑在她身上足足缠了四五圈,也是瞧得起她。

唐双想将手腾出来了,起身,胡春生还在给她接腰上的带子,唐双看了看自己葱白的小手。

啪的一声,直接打在了胡春生的脸上,还没等男人反应过来,她又是一巴掌。

第三巴掌要落下去,胡春生拉着她的手,“对不起,我道歉,今天的事我不知情。”

“不重要。”唐双早已褪去了刚才的脆弱,直视他的眼睛,“胡春生,我要跟你离婚……”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活故事

实录:婚外情里都是债

2022-10-26 18:09:43

生活故事

我继承了5000万的遗产之后

2022-10-29 8:21: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