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男明星的裤裆八卦

谁知那人笑了,说你搞错了兄弟,你说的“那个男星”是假的,他只是长得跟我老板有些像而已,他的那个经纪人也是假冒的,俩人联手骗了不少无姑娘,我们这边已经报警了,也正在找那俩骗子呢。

说起明星,很多人调侃如今已经成了高危职业

因为这几年我们见多了这样的情况——某个明星可能前一天还在公众视线里春风得意,但随着某个突如其来的爆料,随后再经警方的正式公告一发,一夜之间直接就从顶流变得销声匿迹。

尽管如此,还是有数不清的年轻人,想尽办法也要往这行里进,前仆后继,源源不绝。

无他,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在几乎所有人的心目中,这行实在太挣钱了。

接下来咱还是老规矩,闲话少叙,开始今天的故事。

一个跟某著名男明星有关的故事


2021年9月的某天,有个自称是99年的妹子找到我,委托我帮她找个人。

妹子的英文名叫Judy,穿一条香奈儿的裙子,手拎爱马仕的包包,拿着刚发布不久的苹果13Pro Max,浑身上下透着三个字:不差钱。

Judy让我找的人叫高勇(化名),但除了这个不知真假的名字和一个已经关机的手机号码之外,她并没有其他任何关于这个高勇的身份信息。

我说这活儿我可接不了,仅凭一个名字和手机号,连张照片都没有,就想让我把人给你找出来,这我真干不了。

Judy瞪着一双卡姿兰大眼睛看着我,嘴角浮现一丝若有似无的轻蔑微笑,说我知道你啥意思,没事我加钱,你就开价儿吧。

我说姑娘你误会了,我不是那意思,真的是能力有限,怕收了你的钱办不成事儿。

而且我们这行的规矩是不论最后事儿能不能成,都得先收一半,但你这活儿难度确实太大,另外现在还有疫情因素影响,您说这人我大概率是找不到,所以不想你白浪费钱。

谁知听了我的话,Judy毫不在意,直接从包里摸出一捆现金拍到了桌子上,跟我说没关系,我不在乎钱,我就是听人说你挺厉害的,不难我还不找你呢!你尽力帮我找就行,实在找不到,我再想办法另请高明。

我一看这架势,知道这个高勇对于Judy来说确实非常重要,本着替人排忧解难的宗旨,这活儿不接实在说不过去,再加上人姑娘给的确实多,于是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根据Judy的介绍,她只跟这个高勇见过两次面,至于找他的动机,Judy跟我说是高勇欠了他一笔钱。

而她对我的要求,只是让我找到高勇的下落,然后暗中拍照片发给她确认身份即可。

另外,她让我切记不要打草惊蛇,等她确认我找到的人就是高勇的话,第一时间就会赶过去跟高勇见面,然后把剩下的一半费用给我结了。

Judy走后,我徒弟一二三见我一副眉头眉不展的样子,凑到我旁边说师父,这小姐姐这么年轻而且还这么有钱,明显就是一富家千金,你是不是觉得费用要少了,有点后悔?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丫白跟我这么久了,没看出她那爱马仕是莆田货么?她能拿出这么多就不赖了!

而且你看她脖子上那几道细纹,她要是99年的,我把眼珠子抠出来撇地上让你当泡儿踩着玩儿。

一二三闻言一愣,说那她不是骗你吗师父?既然她不说实话,您干吗还要接她的活儿呢?

我顺手就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指着桌上的钱说你傻啊?这是什么?这是钱!真金白银!

疫情马上都两年了,眼么前儿看着可还是看不到头呢,明年一定更难,不想办法多挣个吃喝,真等着到时候我带你小子喝西北风去啊?

我可告诉你,真到了要喝风的时候,那上好的大风口可也轮不到咱爷儿俩去蹲,有的是有能耐的人去占,懂不懂?

一二三听了点点头,接着问我说师父那这高勇可怎么查啊,北京这么大,两千多万人,就靠一个名字和手机号码,咱上哪儿找去?

我说这有啥愁的,你得学会转移压力、整合资源,不能啥事儿都亲力亲为。

说完我就给我的技术支持老K打了个电话,把高勇的那个手机号码发了过去,然后让他想办法帮我找一找。

老K一听,当场就给我撂挑子,说这活儿我干不了,太麻烦了,搞不了搞不了。


我早料到他会这么说,心说别看你小子黑客技术牛逼,可跟人玩心眼儿还是差点事儿,你说“太麻烦”,这不明摆着就是能干么?

于是我赶紧接着他的话茬儿,捧他说我当然知道这活儿麻烦,要不我能找你么?别人谁能有那么牛逼的技术?

再有,咱这也是帮人家的忙,一个年轻姑娘找的我,这个高勇欠了她的钱,小姑娘一个人在京城打拼挺不容易,怪可怜的,你就费费心吧,哦对了,这单我给你加钱,多一千!

老K切了一声,接着说最少两千!否则免谈!

“一千五!哦不,一千六!我就这么多,再多不了了!你就说能不能干吧?!”我故意把声音提高,吼着跟老K说道。

“行!但是这活儿急不来,最少三天时间,那啥,你赶紧给我打钱!”

我麻溜儿地把钱给老K转过去,一二三看着我坏笑道:“师父,人家这次给的这么多,可你就只多给老K一千多,真是奸商。”

我说句滚蛋,你懂个屁!老K这孩子花钱太没谱,我得限制着点儿,他的钱在我这儿算是暂存,等将来他啥时候改了乱花钱的毛病后,我再都给他,你小子赶紧给我干啥干啥去,少特么跟我这儿碍眼。

可能是那一千六百块钱的作用,我根本没等三天,第二天傍晚的时候,老K就把调查结果给我发来了。

他具体咋干的我不知道,但大概就是根据高勇那部手机的信号移动范围,帮我圈出了一个相对比较精确的区域。

我看了一下老K圈出的范围,发现这处地方位于东四环一带,是个五百米见方的方格区域。

根据地图显示,这片区域里有个规模不小的夜店。

老K告诉我,这个高勇的手机信号曾在一个礼拜之前,几乎每天晚上八点一直到第二天凌晨,频繁在这片区域出现。

他据此分析,高勇那段时间应该经常光顾这家夜店。

我马上带上一二三,准备来个实地探访。

我的想法是,届时看能不能找个借口,跟夜店的安保部门沟通一下,拿到他们一个礼拜前的监控录像,然后再让Judy看一下,能不能从监控中找到高勇的身影。

可事情并没有想我想的那么顺利,这家夜店的安保部门非常牛逼,级别也很高,我完全没办法从他们手里搞到监控。

让老K直接黑进去并不是不可以,但那么做一来比较麻烦,二来大概率也会打草惊蛇,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还是先试试别的法子。

从那家夜店出来,我和一二三都有些饿了,往马路对面一看,发现有一家不大的面馆,里面有不少人在吃饭,而且看起来有很多都是从夜店出来后进去吃碗面的时尚男女。

看来经常来这家夜店玩的人,有很多都会光顾这家面馆。

我赶紧拉上一二三,也穿过马路走进了那家面馆。

一进门,一个扎围裙的四十来岁中年妇女就喊我们俩出示健康码,接着在门口登记簿上登记,然后测体温才能入内。

我一眼就瞥见门口小桌上有一本A4纸打印的登记簿,于是让一二三帮我挡着点,然后弯腰装作登记,迅速将那本登记簿翻了一遍。

果不其然,在一个多礼拜之前的登记信息里,我找到了“高勇”的名字,而且他填写的手机号,正是Judy给我提供的那个。

出乎意料的是,高勇的一手字写得还挺漂亮,一看就是懂书法的,看来此人的文化层次不会太低。

我不禁好奇起来,这个欠了Judy钱的男人,到底是干啥的呢?


我赶紧登记完信息,然后让一二三进店里点吃的,而我则给Judy打了个电话,让她赶紧过来一趟。

好在此时已经不早了,路上不堵车,半个多小时后Judy就赶到了。

之前在电话里,我让她别穿太精致,也别化妆,最好是简单朴素一点,要是能显得略微狼狈一些,那就更好了。

Judy还是挺听话的,披散着头发,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就出来了,一看就是着急上火的样子。

我一见她这副样子,没等老板娘让她登记,直接就起身对老板娘说大姐啊,是这么回事儿,我刚才在咱家店的登记簿上看到一个熟人的名字,这小子欠了我妹妹好几万,到现在都找不到人,搞得她一个小姑娘都没法儿活了,所以我就想麻烦您,让我们看一下店里的监控,您看成么?

其实老板娘一看Judy那副样子,心里就已经有了五成相信、两成同情了,但她没敢同意,而是说要跟老公商量下。

正好这时候店里不忙,老板在后厨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一边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边从后厨走了出来,跟我说没事儿,俺也不太会摆弄那玩意儿,你们就自己随便看吧。

都没等我说声谢谢,一二三已经冲进柜台里打开了老板的电脑,快速调出了监控画面。

因为有登记的时间,所以几乎没有费什么劲,我们就找到了想要的画面。

Judy指着监控画面中的一个男人,说就是他,他就是高勇!

只见那个高勇大概三十岁左右年纪,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染一头金发、身穿一件Fendi外套,打扮得挺潮。

但我注意到,Judy见到高勇之后,虽然一脸的兴奋,但她的兴奋很明显不是因为见到了高勇,因为她的注意力和视线几乎都在高勇身后的那个男人身上。

那男人比高勇还要高半头,大半夜的却戴一顶渔夫帽、脸上还架着副墨镜,再加上黑色的口罩遮脸,整个人显得格外神秘。

这时Judy让一二三赶紧切到室内摄像头的画面,只见高勇和墨镜男居然是一起的。

他们进店后就坐到了最角落的一张桌子上,墨镜男背对摄像头,然后慢慢摘下了口罩,可仍旧看不到他的脸。

这时就听监控视频里老板娘喊他们到门口登记,随后高勇站了起来,朝门口方向走去,而墨镜男依旧坐在那里没动,只是回头朝门口方向看了一眼。

然而仅仅就是这回头的零点几秒的画面,却让一二三惊呼出声。

我白了一眼,问他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一二三将画面定格,指着墨镜男露出来的半张脸,低声紧张地跟我说狮虎,你不印识他么?他不是那个明星么!

我一愣,随即也反应过来,没错啊,这不是那个颇有名气的男明星么?

看这样子,那个高勇不是他的朋友,就是他的经纪人。

联想起方才Judy看视频时奇怪的表情,我马上反应过来,她委托我找高勇应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真正的目标,很可能就是那个明星。


而Judy接下来的行为也验证了我的猜想。

看过高勇的视频之后,我让一二三将高勇的画面定格,然后指着画面问老板娘对这人有没有印象,他是不是经常来你们家吃面。

老板娘就看了一眼,随后就点点头,说不过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没来。

我又指指他身后的墨镜男,问老板娘说他俩每次都是作伴一起来么?

老板娘点点头,说差不多吧,不过有时候那个戴墨镜的不进来,而是让这个黄头发的买了带走。

我把高勇的画面拍了照,然后谢过老板娘就出了门。

刚一出门,Judy就把我叫住,跟我说谢谢你钱哥,虽然你还没有帮我找到高勇的下落,但接下来不用再查了,我自己找他吧。

一听这话,一二三先急了,说小姐姐你这就有点不地道了,我们可没这规矩,你说不查就不查了?你知道了高勇他们经常会来这家面馆吃面,这下你只要来个守株待兔就行是吧?

我笑了笑,对一二三摆摆手,说人家既然说不查,那咱就不查了,时代变了,这年头谁也不容易,咱的规矩也该变通变通,没事。

接着我跟Judy说姑娘,都是聪明人,别的我也不说了,只是有个建议,以后你那爱马仕还是别背了,虽然看起来确实挺真的,但眼毒的人还是能看出来,我认识一莆田卖家,他家的货能做到99成真,不到专柜验货绝对看不出来那种,要不要我把他微信推给你?

我的话一出口,Judy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气得脸通红,狠狠地剜了我一眼,然后打了个车就走了。

Judy走后,一二三还是有些不忿,觉得我们让她给涮了,咽不下这口气。

我安慰他,说人家之前给的确实不少了,而且那个Judy很明显就是想要找那个男明星,这里面不定有啥事儿,咱们还是少介入为好。

一二三嘟囔了半天,最后还是冷静下来,开车回家完事儿。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Judy这档子事儿过去大概一个来月之后,竟然又有个姑娘找到我,让我帮她找个叫高勇的人。

而这个叫霜霜的姑娘,不但给我提供了高勇的手机号码、身份信息,而且还有高勇的照片。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个霜霜要找的高勇,跟之前Judy要找的那个高勇,不但手机号不一样,照片更是判若两人。

这张照片里的高勇,竟然身穿一件道袍,一副道士打扮。

不过细看之下,这个道士高勇跟之前染黄毛、穿Fendi外套的那小子,的确是一个人。


既然有这样的巧合,我自然会问霜霜是不是跟Judy认识。

霜霜点头,跟我说她就是Judy推荐来的。

不过,Judy的状况不太好,因为她之前借了不少网贷,目前已经还不上了,整天被催收的各种围追堵截。

半个月前,她因为躲催收的,着急横穿马路被一辆车给撞了,断了一条腿,目前正在住院。

我心里咯噔一下,想不到Judy之前付给我的费用,竟然都是她借网贷来的。

她这是图什么呢?

于是我让霜霜把情况都给我说清楚,否则她这活儿我没法儿接。

霜霜倒也坦诚,直接跟我说她和Judy其实都被那个高勇给骗了。

她和Judy都是模特出身,不过之前彼此并不认识。

模特是吃青春饭的,干不长久,而且看似光鲜,挣钱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可她们灯红酒绿的生活过惯了,平时的消费水平都很高,所以就想着怎么捞点偏门,多挣点钱。

于是后来她们就先后走上了外围的路线,平时干点模特的工作,而私下里则加了许多男星的经纪人或中介,通过这些中间人介绍,陪男明星睡觉。

然而时间长了,霜霜说很多男星根本不像他们表现的那么豪爽大方。

经常是说好了多少钱,但到最后往往为了几百块钱跟她讨价还价,甚至还有的男星跟她打偶像牌、感情牌,说白了就是不想付钱,想白嫖。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男星都这么鸡贼抠门,最起码让高勇当经纪人的“那个男星”就是很豪爽大方的。

他每次找霜霜过夜,给钱总是很大方,而且还爱额外多给一些,甚至有时候还会给她一些代言奢侈品牌的小礼物。

另外,霜霜说他其实并不是每次跟霜霜见面都要做那种事,有时候就是跟她说说话、聊聊天,有一种把她当朋友对待的感觉。

慢慢的,两人越来越熟,霜霜便开始动起了心思,主动问“那个男星”,说能不能给自己介绍一些剧组或导演,因为自己想一直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毕竟模特饭不能吃一辈子,自己也想有在大屏幕上露脸的机会。

可是听她说完,“那个男星”却并没有答应,反而劝她这行并不好混,而且她也没有什么表演经验,这忙估计帮不到她。

虽然有些失望,但霜霜并没有往心里去,自己只是试一试而已,并没有指望一定能成。

然而当她又一次去陪“那个男星”过夜的时候,他却主动告诉霜霜,自己已经帮她问了,的确有个机会,不过自己不方便出面,让她找自己的经纪人高勇,由他来安排。

霜霜喜出望外,从“那个男星”的房间出来,马上就找高勇帮自己联系。

高勇很直接,跟她说这事儿可以办,但是得花钱,然后就跟她说了一个非常吓人的价格。

霜霜虽然大感肉痛,但想到这是一个可以挤进演艺圈的机会,还是倾尽所有,并去借了一圈,凑够钱交给了高勇。

然而就从那之后,她就被高勇给拉黑了。

而她并没有“那个男星”的联系方式,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高勇给坑了。

霜霜告诉我,Judy的情况跟她差不多,不过她被高勇坑的钱更多,所以才会孤注一掷,宁可借了高利贷也要找到高勇。

听了她们的故事,我并没有问她们为啥不选择曝光,因为我知道:一来她们的力量实在太弱,二来她们仍然对“那个男星”的承诺抱有希望。

但我还是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出于对Judy的一份歉意,我还是接下了霜霜的委托。

不过我并没有打算去找高勇,既然已经知道他是“那个男星”的经纪人,那我直接找正主就好。

我虽然不认识“那个男星”,但毕竟在这行里干了这么久,好歹还是有一些娱乐圈的关系,七拐八绕地找到“那个男星”应该问题不大。

只要找到了他,那么高勇自然就不在话下了。

虽然我觉得出这种事儿“那个男星”不可能不知道,但我还是先假设他是无辜的,因为霜霜和Judy的诉求也不高,她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只要把被高勇骗的钱追回来就行。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竟然自称高勇,问我是不是最近一直在找关系想联系上“那个男星”。

我说没错,但我真正要找的人是你。

谁知那人笑了,说你搞错了兄弟,你说的“那个男星”是假的,他只是长得跟我老板有些像而已,他的那个经纪人也是假冒的,俩人联手骗了不少无姑娘,我们这边已经报警了,也正在找那俩骗子呢。

我说情感上我很想相信你,但理智告诉我不能信,除非咱俩见一面,好好唠唠。

那个自称高勇的家伙沉吟片刻,然后跟我约了个时间和地点。

为了确保安全稳妥,我也通过层层关系,找了一个圈内的朋友,这朋友是认识“那个男星”的,想让她帮我把把关。

见过面后,我终于确定,这个高勇是真的,那俩货确实是骗子。

原来,假冒“那个男星”的家伙是个不算太缺钱的富二代,因为自己跟“那个男星”长得有几分相似,而且还曾经参加过模仿秀之类的综艺选秀,但遗憾没选上。

不过他志不在此,而是为了追求刺激,去做了整形,并模仿“那个男星”的声音,藉此来骗炮白嫖。

他之所以每次找外围陪睡都给钱很大方,就是为了获取姑娘的信任,然后再找机会反骗姑娘一次。

不但将自己的嫖资都骗回来,甚至还能挣一笔。

而且这小子很鸡贼,每次找姑娘陪睡,假如有姑娘说你不就是那个谁谁谁么?怎么感觉跟在电视上见不太一样呢?

每当这时他总会否认,说你认错了,我不是他。

但其实他越这么说,姑娘们反而会越相信,她们甚至会觉得电视上都是化妆的,这一面才是他私下最真实的样子。

了解了情况之后,我也跟霜霜和Judy说了实情,但她们却难以相信。

无奈之下,我只好问了她俩两个我了解到的关于“那个男星”的私密问题。

你俩陪他睡觉的时候,他穿什么样的内裤?另外,他的那个地方有没有什么奇怪?”

她俩面面相觑,不知道我为啥要问这个问题。

我叹口气,跟她俩说“那个男星”其实非常迷信,他平时穿的内裤很特别,上面印有八卦图案,而且他的那玩意儿上还做了入珠。

如果跟你俩睡觉的那人这两个特点都不符合,那他百分百就是冒牌货。


后记:

故事最后,我把Judy的钱刨除老K的费用之后,全部退给了她。

这让一二三感到非常的郁闷,因为他总有一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

不过我劝他看开些,有的时候,吃亏是福,不要什么事情都太过较真。

可是这孩子却一直耿耿于怀,背着我又查了好久。

就在2022年春节前夕,一二三突然跟我摊牌了,说师父你知道么,我查到那个冒牌男明星的身份了,他和真的“那个男星”是远房亲戚,怪不得俩人长得像呢!

而且那个假高勇是个真道士,我怀疑“那个男星”穿八卦内裤很可能就是他的主意。

我问他什么意思,一二三神秘兮兮地说师父,我觉得吧,那俩骗子骗那些姑娘钱的事儿,“那个男星”应该不会不知道。

我对他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告诉他此事到此为止,没有必要再纠结下去了。

我们不能把所有的人都当作好人,但我们也不能把不了解的人随便看作坏人。

如果我们还纠缠着这件事情不放,那很有可能错怪了好人;但如果他真的是那样的坏人,迟早有一天,他一定会得到属于自己的报应和惩罚。

毕竟这个圈子就那么大,而且也早已烂透,用不着我们费力气,一切该来的,总归会来。

最后我再多唠叨两句。

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人削尖了脑袋也要想办法当明星,以及明星的变种:网红,其实在我看来,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行的钱太好挣了。

尤其是在当今的网络时代,流量才是这些人最终极的追求。

因为名气越大,银子就越多。

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有过这样的一个梦想:每个人给我一块钱,我就能成够亿万富翁。

当年觉得这就是白日做梦,但现在看来,这个梦并非不切实际。

那些顶流明星网红,不过才坐拥几百上千万的粉丝,就能够实现成为亿万富翁的梦想。

但我们普通人完全没有必要羡慕。

而我劝大家不要羡慕,并非是想说“得到多少就要失去多少”“世界是公平的”这种屁话。

其实正因为这世界不公平,我们才更没有羡慕的必要。

因为你我可能永远都达不到那个水平,与其整日羡慕,还不如脚踏实地,好好地打造自己,过好自己的每一天。

PS:

郑重强调:本故事纯属虚构,强烈建议列位不要胡乱猜测以及对号入座。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故事

妈妈为了700块将女儿抵押给高利贷,竟没想到发生暖心催泪的故事

2022-10-26 22:14:23

短篇故事

我出刀必要人命,但我只是无影阁的一条狗

2022-10-27 20:56:3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