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爷爷当先生的那些年

爷爷紧张的呼吸着,张爱花眼睛发白而又肿大,一双眼睛紧紧注视着爷爷,爷爷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子鬼从女鬼身上爬到了爷爷身上,用他油腻且含有腥味的舌头舔着爷爷的眼睛。

楔子

行业间素有南茅北马,中龙虎之说。

这三大派系都是捉鬼界赫赫有名的行业家,大多数人遇上鬼怪都会去寻求三大派系出马。

民间述有三派出,鬼怪亡。

因此大多数年轻人想要学习术法,找到一个吃饭的碗,都会拜入这三大派系。

我爷爷也是一个吃阴阳饭的,但是却不属于这三大派系,我的爷爷名叫罗晓生,一个本领非常硬的阴阳先生,他是从我太爷爷手中接过这碗饭的。

我爷爷是镇上十问九知的先生,只要他出马,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他和人家斗过法,赶过尸,捉过鬼,踏过阴界,去大墓压过金甲尸,本领非常大,但是本领这样大的一个人,也会被鬼眯眼。

今天的故事,便是我爷爷出门办事以来,第一次翻车,时至今日,说起这件事,我爷爷脸上依旧是满脸尴尬。

 

鬼遮眼

我爷爷那时已经四十多了,我爸爸都已经能打酱油了,那时他本领还没有那么硬。

那天晚上他出门办事,是给一个当地有钱的人办事的,那时文化大革命闹得严重,各地打击封建迷信严重。

因为我爷爷是十里八乡的年轻的大先生,本地人也比较客观,知道有些东西科学无法证明,但是它确确实实存在,力保我爷爷,因此我爷爷并没有受到迫害。

于是红卫兵便将矛头转向有钱人,其中,我们这的最大户李家便遭了殃。

李老爷子被批斗致死,李老爷子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大富人,他死后整个李家堡也乱成一锅粥,这时李老爷子的大儿子站了出来,当天就派了人来请我家老爷子。

老爷子当天晚上和我奶交代了几句,留下我奶和我爸,跟着那个脚厮去了李家,路上脚厮因为难得回一次老家,便和老爷子说明了情况。

老爷子也没有说什么,点头示意后,独自一人前往李家。

因为老爷子走得也比较着急,在加上红卫兵打击封建严重,老爷子并没有带法器等一系列东西。

老爷子路上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遇到红卫兵,最近有好几个因为家里供奉牌位的被拿了去,现在谈封建人人色变,谁也说不好,路上有没有红卫兵躲着准备捉你。

那晚的月亮还算亮,爷爷也没有点赶马灯,但是他还是随身带着一盏赶马灯。

老爷子一直步行走到三岗岭,三岗岭是一座松树林,附近着许多尸体埋葬在这,夜晚的三岗岭还是十里八乡特有的恐怖之地,许多大伙子晚上都不敢过,但是我爷爷是什么人,他本来就是吃这碗饭的,怎么可能会怕这些东西。

我爷爷赶路也比较急,因为李老爷子是被批斗致死,身上有一口怨气,我爷爷怕时间拖久了会突生变故,便快步赶往李家堡。

爷爷不知走了多久,头上都渗出密密的细汗,爷爷虽然正值中年,但是三岗岭的路特别难走,爷爷也走乏了,便找到一块石头休息。

爷爷坐在上面,喘着粗气,看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开始感叹这世道,红卫兵打着中央的口号,到处迫害百姓。

爷爷今天劳累一天了,眼睛也涩的不行,便靠在石头上,闭着眼睛吹着微风,但是爷爷一闭上眼睛,就感觉到身边有一个人,等眼睛睁开,身边却空无一人,如此反复好几次。

这时爷爷也知道了原因,他怕是靠在了不改靠的地方,情急之下,爷爷连忙将赶马灯点上。

爷爷定睛一看,就看到身旁丢着许多没有烧完的衣服和瓶瓶罐罐,还丢着许多香纸,爷爷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不慌不忙从口袋里拿出半块吃剩下的饼,丢在地上,顺手捡起地上的香点上,爷爷把香插在地上,看着那堆黑色的灰烬和残余的衣服说道:“我是陈家村罗晓生,路过此地,多有打扰,今天干活剩下一块饼,大兄弟别嫌弃!”

这时香也骤然亮了起来,还伴有感叹的声音,爷爷知道这是对方原谅自己了,连忙起身继续赶路。

但是爷爷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依旧难以走出三岗岭,爷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靠在一棵树上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小路。

因为当天爷爷赶路也比较急,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会被鬼遮眼,休息了片刻后,爷爷便继续赶路,但是这条路爷爷平时走只需要花费半个时辰就可以走完,但是他现在却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了,爷爷也意识到不对劲。

当即就把鞋扣解开,又试着继续走了一段路但是爷爷还是没有办法走出三岗岭,这时爷爷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拦住他的不是死的时间长了,就是对方数量太多了,解鞋扣也无济于事。

现在爷爷身上也没有带着法器,身上就只带着一盏马灯,竟然解鞋扣没有办法解决,爷爷便只好向对方妥协。

“你们有什么事吗?如果有事的话,在我罗晓生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一定帮你们,如果是想要玩弄我的话,那恐怕就不好办了。”

爷爷一开口就说出了可以帮他们办事情,顺便还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拦住他的只可能是一些玩性较大的鬼,或者是一些长时间没人烧香送钱的孤魂野鬼,对方拦住他,无非就是看到刚才爷爷给那个刚死的鬼上了香和给了一个饼。

同时爷爷报出自己的身份,也在于恐吓他们,十里八乡都知道陈村罗家一直是吃阴阳饭的,得罪他们会被灭了魂永世不得超生的。

但是对方便不买账,开始疯狂摇晃树,一阵阵孩童的嬉笑声也随着传来,爷爷听到这些嬉笑声便知道自己惹上大事了。

对方是一群贪玩的鬼童,而且数量还不少,他们对香火需求不大,而且不懂事,根本就没有在意爷爷的身份,当时就是想吓一吓爷爷,讨点乐子,或者别有用心。

现实中也有许多这样的例子,如果你遇上了,不是对方和你讨要香火,就是对方想捉弄你。

我爷爷现在就遇上了对方想要捉弄你的这种情况!

我爷爷也站在原地和他们干耗着,他现在也没有办法,法器不在身边,而且对方数量众多,而且还只是一群屁大的小屁孩。

当时爷爷并不打算向对方妥协,想他吃这碗饭遇上鬼打墙了,还要向鬼妥协,传出去他面子还往哪搁。

正常人如果听到这些诡异的笑声和听到树摇晃的声音,恐怕魂都吓没了,但是我爷爷是什么人,既然你们想玩,那就陪你们玩玩。

对方看到爷爷并没有害怕,开始愤怒起来,树叶摇晃的越来越厉害,嬉笑声也变成了愤怒的声音。

这时一把把沙子也从四面八方撒了过来,爷爷听到沙子撒来的声音,连忙闭上眼睛。

如果你在路上被鬼遮眼了,在遇上对方撒沙子,千万不能用手挡,也不能用手接,因为一接你就会发现,自己哪里是接了一把沙子,而是接了一摊摊血水。

爷爷任由那些沙子打在他身上,那些沙子听着声音急,但是打在身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一接触到活人就消失了,除了用手接除外。

不一会儿小鬼撒沙结束了,对方也停止了晃树,嬉笑声和咒骂声也随着消失,我爷爷知道,是对方看到吓不到他,对自己的恶作剧一点都不满意,决定放我爷爷离去。

我爷爷这时也慢慢睁开了眼睛,开始继续赶路。

事后我还问过爷爷一次,为什么小鬼撒沙用手接可以看到,撒在身上却没有反应。

爷爷回答很简单,小鬼撒沙只是一些小鬼惯用伎俩,他们目的只在于恐吓对方,使对方屈服,对他们产生恐惧,实则就只是一种幻象。

我爷爷继续赶路,不一会儿,就出了三岗岭,我爷爷擦了擦头上的汗,看着后面的三岗岭,苦笑一声,吃这碗饭十多年了,还会被小鬼拦住。

爷爷出了三岗岭后,便顺着小路继续前往李家堡,不一会儿就到了芒草坝。

芒草坝是一望无际的草场,我爷爷也放开了脚步开始赶路,但是爷爷当时已经在三岗岭耗了好几个小时了,此时又累又困,原本如果没有小鬼拦路,我爷爷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去到李家堡。

现在月亮已经开始下降了,距离天亮仅有三四个小时了,按照现在赶路情况来看,爷爷天亮也走不出芒草坝,于是爷爷便打算养精蓄锐一波,毕竟接下来几天自己都得熬夜,而且还有很大一段路要赶。

于是我爷爷一边赶路,打算一边寻找一家来这里搭伙房的人家,今晚上后半夜在这里借宿一下。

凌晨的芒草坝,一股股热风吹拂着爷爷的身体,绿草的清香沁扰着爷爷的鼻孔。

爷爷走着走着还真让他找到了一家,但是伙房下边并没有拴着牛和马,当时我爷爷也没有疑惑,可能这家人的马和牛赶回家里去了。

屋子内还亮着煤油灯,我爷爷走到门前拍了几下门,不一会儿,一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女人给他开了门,爷爷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并且想在这里借宿一晚,女人欣然同意。

但是爷爷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清女人的脸,爷爷因为太累了,也没有多想,因为是大夏天,气温较热,女人没有给爷爷拿来被子,而是给爷爷拿来一张草帘子,爷爷也没有拘束,接过去欣然垫在了地上,躺在上面打算睡觉。

爷爷躺在草帘子上闻到一股特别浓烈的味道,但是却又说不上来,这时爷爷也看向女人,女人坐在一个桌子上,对着镜子梳着头发,桌子上点着两根蜡烛,女人一直对着镜子梳个不停。

屋子里就只听到女人的梳头发声音和屋外不知名的昆虫叫声,爷爷睡了一会儿,以为自己拿了人家的草帘子,对方没有地方睡了,便提出要将草帘子还给对方,自己靠在墙上就行。

但是对方却摇摇头拒绝了,于是爷爷便问你今晚上不睡觉吗?女人摇了摇头,爷爷继续问他为什么不睡觉,女人顿了顿手中的动作,语气有些哭丧解释道,明天他丈夫就要来接他了,他今晚上要好好梳头发打扮一下。

当时听女人说完,我爷爷满脸不解,你丈夫来接你了,你不应该高兴吗?怎么还伤感上了呢?

我爷爷想了想,和他也没有多大关系,便昏然睡去,爷爷睡了三个小时左右,天才蒙蒙亮,女人便叫醒了爷爷。

她身上仍然穿着那件麻布衣服,爷爷依旧看不到她的脸,女人对爷爷说,等下她丈夫就要来了,让她丈夫看见我爷爷在这不好,我爷爷也理解,毕竟那个社会不像现在这个社会。

我爷爷和她道谢后,揉了揉眼睛继续赶路,等到日出时分爷爷也走出来芒草坝,路过人家的玉米地,瞅着四下无人,掰了一根人家的玉米,大口大口生吃起来,吃完爷爷又继续赶路。

走着走着就遇上了几个人,对方也是李家堡的,爷爷以为对方是来迎接自己,但是对方却是有自己的事情。

几个人也认出了爷爷,和爷爷寒暄了几句,爷爷看着这几人火急火燎的样子,便问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一个年纪看上去比爷爷大了十几岁的老汉告诉爷爷,他的儿媳妇前几天死在了芒草坝,只用草帘子随便裹了一下,今天要去把她的尸体弄回来。

等尸体安置好了,还是需要爷爷的,正好爷爷来了,便让爷爷和他们去一趟,爷爷问了李老爷子尸体状况,李家堡的几人便说,所有事都被李老大料理好了,只等着爷爷来开阴喉。

爷爷一看李老爷子这边也没有多大事,自己刚好也才刚从芒草坝出来,就去帮他们看看吧!当即就和他们回去了芒草坝。

爷爷跟着他们去到了芒草坝放着尸体的地方,爷爷看着四周和地上的尸体惊讶不已,地上的尸体是一个女人,身上穿着麻布衣服,一张草帘子丢在一边。

原来昨天爷爷和鬼共同过了一晚上,那张摊开的草帘子正是女鬼给他睡得草帘子,现在尸体身上散发着昨天晚上爷爷闻到的味道。

爷爷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到,自己捉了一辈子鬼,靠着这门技术吃饭,反倒接二连三被鬼遮眼。

女子的公公看到自己儿媳身上裹着的草帘子被扯开了,愤怒不已,爷爷安慰了他几句后,当即就带着几人回到了李家堡。

爷爷为了感谢昨天晚上女鬼地收留,特意帮那家人家点了一处宝穴,对后代升官发财有利。

后来爷爷又去处理了李家老爷子的事情。

从那以后,爷爷去到哪里都会随身带着法器,防止再被几个小鬼糊弄。

 

东阳村母子鬼

那一年是1987年!隔壁东阳村出了一件大事,李二虎妻子怀胎七月有余,临产之时自家男人在镇上的矿洞出了事。

事后矿洞老板赔了八千多块钱,这件事情草草结束,李二虎妻子张爱花怒火中烧,去到县上找矿洞老板说理,没想到矿洞老板不予理会。

因为张爱花一而再再而三去找他,那天老板酒也就喝多了,脾气一时之间收不住,就踹了一脚在张爱花的肚子上,造成早产。

因为未能及时送达医院,一尸两命,李二虎家人出面要报案,老板害怕有牢狱之灾,给了李二虎家十多万,私底下解决了这件事。

后来老板有一次在家里睡觉,总是听到有小孩子哭声,起床查看数次,没有发现任何小孩子在他家,便没有多想。

但是紧接着自己女儿无故跳楼自杀,妻子在厕所看见一个血淋淋的小孩,被吓得瘫倒在地上,她的头不偏不倚砸到了瓷砖的切口,脑颅大出血,送到医院不治而亡。

接着老板的矿洞接二连三出事,但是基本上每个人都只是受伤,并没有出现死亡,短短几天就赔了十几万,政府部门也勒令矿洞老板停工,无奈之下,老板只好停工。

那天守矿洞的老大爷看见一个女人背着一个血淋淋的孩子,出现在矿洞门口,那女人坐在矿洞门口大哭,大爷也是年纪大了,没有注意到女人是不是人,于是便上前安慰。

大爷走过去拍了拍女人的背部,打算安慰一下女人,没想到女人转过脸来,是一张满脸蛆虫的脸,那女人脸上的蛆蠕动个不停,甚至蛆已经吃掉了女人的嘴皮部分,已经可以看到牙齿了。

大爷当时就被吓得差点断气,接着那个血淋淋的小孩满脸诡异之色看着大爷,大爷看到小孩的样子,高血压一会儿就上来了,心脏病瞬间突发,直接被吓死在矿洞门口。

第二天接到群众报警,警察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并且进行了尸检,经过法医检查为心脏病突发,警察才草草结案。

接二连三的意外给老板造成了心理打击,老板的矿上又出事了这件事情也传开了,一些矿工生怕老板跑路,连夜跑到老板家要债。

老板忙得焦头烂额,把房子都抵押出去了。

接着有一天晚上,有两个小工酒喝多了,晚上十一点多才去和老板要债,走进大门就遇上了那个吓死大爷的女人和小孩。

两个小工被吓到屁滚尿流,回到家足足病了三四天,高烧才退下去。

接着老板家也开始发生怪异的事情,晚上睡觉总会听见女人哄小孩的声音,和小孩哭泣的声音,晚上老板经常做噩梦,梦到张爱花带着小孩来找他要债。

老板因为这件事情,精神恍惚,和个病恹恹的病人没有两样。

这时镇上也开始接二连三出事,就连李二虎亲生父母也被吓死在家里,老一辈都说是张爱花母子俩怨气大,因为公公婆婆接受了老板的钱,对儿子和儿媳的事情达成和解,张爱花母子俩大怒,一时之间村里人心惶惶。

忘记介绍了,老板叫刘大财,上过高中,文化水平在那个年代已经算高了,是一个无神论者,虽然这些事情发生得太巧合了,但是老板依然坚持无神论,认为这一切只是巧合罢了。

虽然老板口头上这么说着,但是某一天他还是被吓破了胆。

老板因为近几天以来,诸事不顺,并且媳妇和女儿的去世给了他很大打击,那天他一人在一家酒馆买醉,从酒馆离开后,老板回到了家里。

老板和往常一样,推开房间门躺到床上,不一会儿就传出呼噜声,在睡梦中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挠他的脖子,老板不耐烦的睁开双眼,就看到床边趴着一个脸色惨白,牙齿黄黄的女人,一个血淋淋的小孩正趴在衣柜上看着他。

老板惊恐不已,想要起身逃跑,但是他的身体就像被定住了一样,腿和脚根本使不上劲,想要叫,但是张开嘴也发不出声音,女人看到老板醒了。

“咯咯咯”笑个不停,老板惊恐万分,这女人便是张爱花,张爱花用奇臭无比的舌头一下一下舔着老板的脖子,并且伸出手抓着老板的脸。

老板心都已经提到嗓子眼了,张爱花似乎注意到了老板的状况,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突然张爱花抬起手对着老板的眼睛就挖了下去。

老板顿时间就被惊醒了,老板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都湿了,老板看了看床边和衣柜,并没有女人和孩子,老板知道这是一场梦,但是心里还是恐惧不已,把头捂在被子里不敢睡觉,生怕再梦到女人。

第二天老板起来感觉到眼睛疼痛不已,便来到镜子前查看,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左右眼满眼血丝,而且眼球里面黑黑的角膜也少了许多,老板恐惧不已,慌慌张张的跑出了家,去到朋友家求救。

老板也将这些天发生的怪事告诉了朋友,朋友一听,你这是撞邪了,而且这次邪祟还不简单,赶紧找个先生看一下。

这个时候的老板,不相信也得相信了,老板便问哪个先生靠谱,老板的朋友就向他介绍了我爷爷。

后来老板带着礼品和钱财来到了我爷爷这里,爷爷查看了他的眼睛,爷爷一眼就看出来了状况,这种叫做鬼挖眼。

等七天过后你就会彻底失眠,永远活在黑暗之中,而且鬼也会出现在你梦里继续吓你,直至把你吓死。

老板还算胆子大,否则一般人遇上情况,早就被吓破胆了,甚至胆子小的,胆汁都会被吓得流出来。

关于老板和二虎家的事情,爷爷还是了解一点的,爷爷知道是张爱花娘俩的怨气不散,只要让老板出面道歉这件事情就解决了,也不需要怎么大费周章。

当天爷爷带着老板买了纸钱和香烛,带着老板去了东阳村,接着爷爷打听到了张爱花和孩子的坟包,当即带着老板去上香。

老板来到坟前颤颤巍巍就跪下来磕头,妹子长妹子短,爷爷也在一旁点上香烛和烧纸钱。

老板让张爱花放过他,自己已经被他弄得财尽人亡了,他已经知道错了,我爷爷也在一旁看着坟包劝解,声称刘大财已经收到了应有的处罚,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就放过他吧!以后他每一年都会给你们娘俩上香烧纸,去到那边也不至于苦了你们。

爷爷说完这番话地上插着的香烛和纸钱依旧没有半点变化,香也是缓慢的燃烧着,老板看着拜也拜完了,道也道歉了,并问我爷爷可以走了吗?

我爷爷摇摇头,让他再等一下,地上的香烛依旧是缓慢的燃烧着,证明对方没有来拿,对方没有来,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不接受和解,二是对方没能及时来到,爷爷想在等一会儿,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两人一直等到香烛燃尽,香是正常的燃烧结束的,证明是对方不想和解,爷爷看了一眼坟包叹了一口气,竟然对方不想和解,爷爷只能暴力插足了。

回去的路上爷爷让老板今晚上再来,带上六个属龙的小伙子,今晚上带着铁锹和锄头,今晚上便要刨张爱花的坟,逼她出面。

刨死人的坟属于大忌,爷爷现在也只能用这个方法逼张爱花出面。

老板答应了下来,当即就回了家,爷爷也回到家准备足了需要用到的东西,因为对方是怀着孩子的张爱花,并且是一尸两命,已经演变成母子鬼了,特别难对付。

当天晚上老板带着六个小伙子准时来到,爷爷带了一大袋东西就带着他们去了东阳村。

去到东阳村后,爷爷又让老板去和当地人借了一张桌子,原本对方听到是要用来开坛做法开始时死活不同意,但是等老板拿出两百块钱给那家人时,那家人喜笑颜开,把桌子卖给了老板。

那个时候的两百块可是一笔巨款了,一张桌子都才是几十块钱,但是老板又比较着急,便以两百块钱买下。

老板气喘吁吁扛着桌子回到了张爱花的坟包,爷爷将桌子放好,摆好一系列法器。

月上柳梢头的时候,爷爷点上贡香和香烛,便让几个小伙子开始刨坟,老板并没有参与,而是躲在爷爷身后看着几个刨坟的小伙子。

几个小伙子因为收了老板的钱,刨坟异常卖力,不一会儿,朱红的材子就裸露在眼睛,爷爷看着材子脸色阴沉,不一会儿,整个材子就已经露了出来爷。

爷上去拿起锄头撬开钉着的阴阳锁,让几个小伙子合力打开棺材,爷爷看着材子内的女尸惊讶不已。

棺材里面的女尸肚子已经消肿,女人面色惨白,一个小孩躺在她肚子上,爷爷脸色愈发阴沉。

母子鬼本来就是大忌,一般如果哪家的孕妇不幸去世,都不允许将母子俩葬在一块,但是李二虎的父母却将二人葬在了一起,也是他们作死,棺材还是用朱红漆。

朱红漆的棺材一般只给到达七十岁以上,安然离世的老人用,年轻人,孕妇这一类都是用松黑漆。

棺材里面臭气冲天,老板和几个小伙子捂着鼻子,爷爷看着棺材若有所思,不一会儿,一阵阴风刮起,爷爷脸色大变,连忙让几个小伙子合上棺木。

棺木合上不一会儿,一阵“嘿嘿嘿”的笑声传来,爷爷连忙带着几人去到法坛后面,爷爷穿上青色道袍,手上拿着桃木剑。

四周的树被刮得“呼呼”作响,虽然是夏天,但是几个小伙子和老板就入坠冰窟,浑身寒冷无比,几个小伙子都紧紧挨着,老板一脸紧张盯着爷爷背影,只希望爷爷能给力一点。

不一会儿,四周也响起来了小孩的哭声和女儿的哄睡声,四周的树叶也停止了作响,四周就只剩下母子鬼的声音。

“孩子乖,孩子乖,妈妈抱!”

”宝宝快睡,宝宝快睡,嘿嘿嘿嘿嘿!”

老板急得满头大汗,几个小伙子也是这样,他们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爷爷头上也渗出了密密的细汗,从始至终爷爷都没有发现对方的位置,足以证明这母子鬼已经不是一般的母子鬼了。

爷爷也算看明白了,这母子鬼的怨气冲天,恐怕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但是爷爷打算先和对方讲理,毕竟对方已经谋害了好几个人,那边的鬼差也不会放过她。

爷爷清了清嗓子,扯着嘶哑的喉咙说道:“张爱花,你于今年五月中旬就已离世,阳间有阳间的律法,阴间有阴间的律法,犯错的人终究会得到报应,刘大财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应了,你该离去就离去吧!此事就此和解,如果在执迷不悟,你就不怕阴差吗?”

爷爷话刚说完,四周孩子的哭声便戛然而止,爷爷以为对方已经离去了,松了一口气,爷爷悬着的心才刚放下来,突然,爷爷瞳孔一缩,一张满脸蛆虫的女人出现在爷爷眼前,女人满嘴黄牙,一脸狞笑看着爷爷。

爷爷也不敢动,但是身后的几人已经被吓破胆了,有几个想逃跑,但是大腿却根本不听使唤,这时从女人的背上也探出一个头,那个头正是张爱花的孩子,母子鬼中的子鬼,子鬼脸色铁青且惨白,但别看它只有一两岁小孩那么大,但是其速度各方面已经远超同龄人。

爷爷紧张的呼吸着,张爱花眼睛发白而又肿大,一双眼睛紧紧注视着爷爷,爷爷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子鬼从女鬼身上爬到了爷爷身上,用他油腻且含有腥味的舌头舔着爷爷的眼睛。

爷爷一动不动任由子鬼的舌头舔着,此时子鬼看着爷爷没有威胁,顺着爷爷的肩膀就爬到了地上,手脚并用,像一只壁虎一样爬向老板几人,几人被吓得嗷嗷大叫。

子鬼在地上时而前进,时而后退,一直在吓唬几人,而这时女鬼看到自己孩子的战果和刘大财的样子,心里高兴不已。

爷爷抓住这个机会,快速去到一边,用手里的桃木剑扫了过去,女鬼匆忙闪避,飞出去十几米远。

爷爷抽起桌子上的铜钱剑,右手快速结印,口中道念,“天地无极,乾坤借法,万象无极,上请三清。”

“哧”

铜钱剑瞬间就冒起金光,爷爷对着子鬼就抛了出去,子鬼直接被一铜钱剑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叫声。

远处的女鬼看到这情形,发疯似的冲了过来,爷爷拿起八卦镜跑了过去,一八卦镜照在她脸上,女鬼整张脸瞬间被照得血肉模糊,而且八卦镜散发的光把她击退好几米远。

爷爷双手结印,快速念口咒,“诛邪祟,踏阴阳,镇行尸,灭乱祟,灭。”

爷爷拿起八卦镜就往子鬼头上砸了下去,子鬼直接被砸得透明,爷爷又举起八卦镜对着他脑顶砸了下去,第二次直接就把子鬼砸得灰飞烟灭。

这是女鬼也冲了过来,一巴掌就掀飞了爷爷,满脸血肉向刘大财袭去,刘大财这时也慌了,连忙抓起一个小伙子,就推了过去。

踉踉跄跄往前了几步,直接被女尸一巴掌拍飞,砸倒了棺材,棺材里面的尸体也滚了出来,爷爷暗道不好,想赶快去把棺材合上,但是那边女尸已经甩飞了好几个小伙子,已经掐住刘大财的脖子。

爷爷来不及多想,去到法坛上,拿起诛邪弓,拔出一根燃烧着的香就搭在面爷爷对准女鬼脖颈就射了出去,女电脖子遭到贡香射中,她当然吃不消,带着刘大财飞出去十几米远,刘大财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女鬼一看自己想要杀了刘大财一直被这个老头阻拦,只有杀了这个老头,自己才好杀刘大财,当下就向爷爷袭来。

爷爷摸起几张符纸贴在桃木剑上,一剑挑向女鬼,由于女鬼始料未及,直接被爷爷一剑刺中,发出刺耳的叫声,爷爷的耳朵里也流出来了鲜血。

爷爷连忙拿起八卦铃,八卦铃快速扫过放着童子尿的碗,把铃铛击在符纸上,由于铃铛端口有童子尿,比较湿润,爷爷这一拍带起好几张符箓。

爷爷用力把桃木剑在刺进去了一点,拿起八卦铃就对着女鬼面门打了下去,但是女鬼早就知道爷爷的用意了,连忙避开爷爷手中的八卦铃。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爷爷甩开。

女鬼身体已经变得透明,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但是女鬼已经不在意这些了,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去到棺材旁边,想要和尸体汇合,但是爷爷怎么可能会给他这个机会,拿起法令旗对着女人的背部就抛了过去。

法令旗刚好射中了女人,直接贯穿了女人的尸体,这时女鬼魂魄虽然去到了棺材旁边,但是终究她的灵魂还是被爷爷打散了

爷爷走过去掐了掐刘大财的人中,刘大财不一会儿就醒来了,节爷又招呼几人,把棺材扶起来。

爷爷用镇尸钉钉住了女尸各处关节,又拿出女尸身上抱着的孩子,去附近刨了一个坑埋下。

将这一切都做好后,爷爷又用朱砂笔在棺材上划了一张镇尸图,并且在棺材头贴上了三张紫色符策。

棺材的四个角也钉下长钉,冒出来的留着一部分,还在棺材四周的八个方位埋下钟天师雕塑,每个雕塑脚下都拴着一根墨斗绳,每个墨斗绳头都和棺材上四个长钉头拴在一起。

将坑填好后,爷爷又去到孩子的坑旁边,埋下一对哪吒雕塑,并且在四个方位埋下五帝钱,做完这些事情,这件事情才算彻彻底底结束。

虽然母子鬼的魂魄被灭,但是尸体有很大几率会尸变,爷爷才会做些事情,这件事情慢慢过去。

直到某一天,几个孩子,挖出来哪吒像,把子鬼带回了家里。

后来这里被规划为建筑用地,几个工人挖出来了棺材!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惊悚故事民间故事

婚礼当天,我和妻子同时被鬼附身了

2022-10-25 20:04:41

惊悚故事

在睡觉前请放好你的鞋

2022-10-30 22:42: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