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妖娆曼妙的女人

前情:

“对,”叶娇点头,“白队长,”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妖娆起腻,“借你的肩膀一用。”

“啊?”白羡鱼呆在原地,感觉叶娇修长的胳膊已经环住他的脖子。

第67章:

白羡鱼的感觉,就像是夜里去做贼的时候主人突然醒了。他动也不敢动,走也不能走,浑身僵硬呼吸暂停希望自己像空气一样透明。

求佛祖菩萨保佑,千万别让楚王殿下看到我。

但是他想要透明,挂在他身上的人可不想。

叶娇说话的声音大得能吓醒睡着的猪。

“小鱼啊,”她娇媚乖巧道,“你说我们是去逛东市西市还是曲江池啊?”

白羡鱼浑身颤抖小声道:“长官,我觉得我得去逛黄泉路。”

而且是死得很惨那种黄泉路。

 

京城的人都知道,楚王拒绝迎娶叶娇,让国公府丢了脸。

但白羡鱼可不这么想。那日在花朝楼,如果严从铮是想啃叶娇一口,李策就是想把叶娇吞到肚子里。

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相比之下,白羡鱼更想跟着李璟鞍前马后。李璟那个人,简单,好骗。

话音刚落,叶娇的手指就使劲儿掐了一下白羡鱼的后背,白羡鱼疼得面容扭曲,汗毛都竖起来。

“好好配合,”叶娇压低声音道,“要不然我的脚底下,就是你的黄泉路。”

白羡鱼发自内心地浑身颤抖。

 

横竖都是死,豁出去了!

他的声音比叶娇还大,像是喊出来的:“逛……逛曲江池吧,我给长官租条船!”

如果他们白家独苗的人生结局是跳船自杀,那也躲不过了。

没想到叶娇继续掐他。

“别叫长官,”她的额头抵在白羡鱼胳膊上,一字一句道,“喊我娇娇。”

娇娇……

白羡鱼手脚发麻连带着嘴唇都是麻的。

你哪点娇了?

但是已经豁出去了,不在乎底线再低一点。为了活命,他可以无底线。

 

“娇娇!”白羡鱼索性主动牵住叶娇的手臂,“你看那边是不是卖糖葫芦,走啦,我请你吃。”

他假装自己看不到李策已经走到面前,眼睛瞅着天,步子迈很大,转身就要把叶娇带走。倒是叶娇停止不动,假装惊讶地瞪大眼睛,对李策道:“哟,楚王殿下出门买药了?”

活死人当然药不离口。

李策的表情像是吃饭的时候吃到苦药,爬山的时候遇到山崩,睡到半夜房子漏了。

说不出的苦涩和一言难尽,但又竭力隐藏眼中的阴郁。

 

“白队长先走,我有事同武侯长说。”他对白羡鱼道。

白羡鱼看一眼叶娇。

“长……哦不,娇娇,我能走吗?”

“你去曲江池等我吧。”叶娇道。

白羡鱼连忙跑路,走了几步听到叶娇在身后道:“小鱼,路上慢点啊。”

他的腿一软,差点摔地上。

叶娇这才抱臂同李策说话。

“什么事儿啊,”叶娇歪头翻着白眼,踢一脚地上的土块,“我们家可不卖药,也没资格跟皇子公主什么的打交道。”

 

既然你拒婚,我也没必要给你好脸色。

李策对叶娇笑了笑。

是和煦清爽的笑,像秋天的风从金黄的树叶中穿过,让人舒适轻松,差点就忘了跟他的仇怨。

“劳烦你写一封信给长庚兄,”李策道,“让他护送吐蕃使团回来时,不要从甘州过。”

叶长庚将要护送吐蕃使团觐见大唐皇帝,这件事叶娇已经知道了。

“甘州怎么了?”她下意识道。

“那里地动过,”李策解释说,“官道损毁行走艰难,会误了回来的日子。”

听起来似乎是好意,不过……

叶娇的眼睛转了转:“你自己不会写信吗?我哥看不出路坏了?你少在这里管我们叶家的闲事!”

她说完扭头就走,飘飞的披帛擦过李策的手指。那绵软光滑的绸缎像少女的嘴唇,一瞬间,让人堕入思念的深渊。

李策静静地站着,看叶娇离去,一群武侯们也跟着她离去。那些武侯以前耀武扬威连京兆府尹都不看在眼里,此时一个个的,却都像叶娇的小马驹。

大唐的女武侯长,她如今是这里闪亮璀璨的星星了。

真好。

 

叶娇走出去好久,才假装整理披帛,扭头看了一眼。

大街上的行人很多,却没有那个长身玉立的身影。

胡人杂耍班正在表演喷火,嘴里的火喷出一丈远,吓得坐在父亲肩头的孩子哇哇大哭。那父亲带着孩子转过身,哄着来到卖糖人的推车旁。还没有付钱,小孩子就又笑着跑开,去逗街边的一条流浪狗。流浪狗停下脚步,确认这孩子手里没有吃的,就迈开四肢跑走,在食肆门外汪汪地叫。

一辆马车经过食肆,里面的人丢出来一个包子。狗咬住包子,跑走了。

 

大唐长安繁华热闹车水马龙,可叶娇心里,空得像割去农作物的田野。只剩下一根根密密麻麻的枯杆,走上去又硬又疼。

“混蛋!”

她低声骂了一句,身边的武侯们提醒道:“长官,要去曲江池吗?”

“不去了,”叶娇道,“哪儿有心情玩耍啊,好好巡街。吐蕃人快要来了,不能给咱大唐丢了面子。”

虽然如此,可是……不管白队长了吗?

武侯们相互看看,见叶娇心情不好,没敢吱声。

 

这个午后,白羡鱼躺在曲江池的游船上,听了两个时辰的曲子,也没等来叶娇。

他宽慰自己,除了费钱,这样的日子也能过。

回去路上白羡鱼遇到了出门溜达的李璟。

“怎么不见楚王殿下随行呢?”

白羡鱼巴巴地贴上去,笑着问。

“他不想出来,”李璟意兴阑珊道,“近日小九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害得本王无趣得很呢。”

白羡鱼连忙提建议:“要不……殿下乔装打扮,跟卑职一起,到赌场转转?”

“不去,”李璟毫不犹豫拒绝道,“去了会输钱。”

 

白羡鱼倒是没想到,赵王殿下竟然如此节俭。

“输钱不怕,”他劝道,“这不是找刺激吗?”

“呵,”李璟冷哼一声,“本王要是想找刺激,回府就能找着,还用去赌场吗?”

府里有个女人正在练箭,准备随时收拾他呢。这刺激还不花钱。

白羡鱼神情讪讪不知该说些什么,李璟倒是忽然开口,语气有些郑重。

“那个……咳咳,叶娇,你还是不要去添乱求娶了啊。本王这是为了你好。”

白羡鱼眨了眨眼,英雄所见略同啊!

但他的眼睛又转了转,立刻假装很难过,很纠结,不甘心,肝肠寸断,装了很久,才沉沉地叹了口气,揉着腰间的玉佩,欲言又止。

李璟连忙又道:“你不是想认识我二哥吗?等他回来,我带你去晋王府做客。”

晋王李璋,是目前皇子中身份最为贵重的,也是最难结交的。

 

白羡鱼有些难为情,又露出壮士断腕般的决心,深吸一口气道:“既然赵王殿下这么说了,卑职听命便是。我这就去给我姐姐写信,别让她自作主张,让圣上费心。至于我自己……”白羡鱼揉了揉没有泪水的眼睛,“我就做她的部下,看着她幸福快乐,也就知足了。”

简直感天动地。

李璟露出笑脸。他持重地点头,拍了拍白羡鱼的肩膀。

小九啊,哥哥也只能帮到这里了。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卖的什么关子,但是你可赶紧卖啊,因为你心里稀罕的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抢手了。

抢手得不可思议。

看来天底下不怕死的人,太多了。

李璟按了按左边衣袖里的泰山石,右边衣袖里的符文,略微放下心。他可不想见到那个女人,完全不想。

 

入秋不久,北地的风霜便很重,天气也更冷。

叶长庚从营帐里钻出来,身上裹着叶娇为他准备的冬衣。

他率领的军队呈六花阵形状扎营,把吐蕃使团保护在最中间。这是大唐的国境,虽然是夜里,叶长庚也并不觉得紧张。

出来半年,他的脸上添了一道伤疤。被北地凛冽的风吹过,竟喜欢这样的日子。

怪不得妹妹总是喜欢念塞外从军粗犷的诗歌,等回到长安,他也要多背几首。

使团的主营帐内还亮着灯,想必是吐蕃公主还没有就寝。

里面有个人影缓缓走动,在营帐上投下女人曼妙的身影。

叶长庚连忙转过身,向远处的哨卡走去。

丛林深处,有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盯着他,蠢蠢欲动。

在那双绿眼睛后面,越来越多的绿眼睛悄无声息地聚集。

 

点击下方阅读全集

20220824142111424
20220824142111424

夺嫡(更新中)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夺嫡

第66章:她风流成性

2022-10-26 20:58:18

夺嫡

第68章:温柔的触摸

2022-10-28 23:14: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