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要租个女友回家,3天出5000,老公推荐了我

章小丽的老公费明和谢斌是同事,两人同在一个办公室,平时关系没多亲近,但也还算过得去。中秋前的办公室闲聊中,谢斌提起,家里父母催婚催的紧,而他本人还没有女朋友,又对相亲这种形式很反感。

章小丽跟着谢斌,回他老家见父母的第三天,接到了村里的通知。

因为突然出现一个确诊病例,需要封村,初步决定,所有人员居家隔离15天。

正在往行李箱里塞衣服的手,停顿了下来。

章小丽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

有点忐忑,还有点兴奋,但又不能表露出来,所以只好面无表情。

一旁的谢斌看看她,赶紧带着歉疚低声说,可以再加5000块钱给她。

章小丽心念动了动,最后摆出无奈的表情,柔声说:

”都是不可预料的事,又不能怪你咯。“

然后说是要和父母说一声,便跑到了走廊上打电话。

电话,是打给她老公费明的。

她这次,作为假女友陪着谢斌回老家,就是她自己的老公给介绍的。


章小丽的老公费明和谢斌是同事,两人同在一个办公室,平时关系没多亲近,但也还算过得去。

中秋前的办公室闲聊中,谢斌提起,家里父母催婚催的紧,而他本人还没有女朋友,又对相亲这种形式很反感。

这次中秋回家,父母若见他依旧单身,肯定又要催,又要被逼相亲,实在头疼。

谢斌说,都想找个假女友,回去忽悠一下父母,先躲过这关。

末了,还自言自语的说,好像现在能找到付费假扮女友的。

如果有靠谱的就好了,就三天时间,他愿意付费5000元。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最近费明的日子,真是不好过,疫情之下,能保住工作已是不易,更别提工资缩减不少。

他老婆章小丽,婚前就怀孕,自从怀孕后,就一直在家没出去工作过。

而女儿又刚上幼儿园,学费和课外兴趣班的花费都少不了。

捉襟见肘的费明,在听到谢斌说,三天给5000元后,心里使劲酸了一把。

他暗自腹诽,拆迁户果然都是暴发户,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5000块啊,顶他现如今一个月的工资了。

而且,老婆三天不在家,他也可以痛快的鬼混三天不回家。

他开始想着,要怎么说服自己老婆,接下这个差事。

费明没想到,说服章小丽,压根没有他想象的难。

没几句话,章小丽就答应了。

自从结婚后,她一直过着手心向上的日子,时不时被老公嫌弃,明里暗里都是嫌她不会赚钱。

如今,三天就可以赚老公一个月的工资,这何乐而不为?

他费明,身为自己的丈夫,都不在意,自己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有啥不敢去的。

再说了,不就是装一下嘛。人生如戏,本就是全靠演技。

纵使,章小丽打心眼里,是鄙视丈夫的。但是对钱的贪念,让她说服了自己。

半真半假的拒绝了几句之后,也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章小丽临时变成了费明老婆的前同事的老乡,被费明热心引荐给了谢斌。


见面那天,章小丽给自己梳了个慵懒丸子头,穿了身碎花裙,还略施淡妆。

看上去没有一点已婚妇女的样子。

女友虽然是假的,但回家见父母是真的。

为了此行顺利,费明介绍章小丽给谢斌认识的时候,还识相得提前闪人了。

咖啡馆的卡座里,章小丽像个纯情的小女生一样,欲说又止,全程都很认真地听谢斌介绍自己的情况。

当时的她,假装没看出来,自己明艳动人又听话乖巧的样子,让面前的谢斌心动不已。

她也没想到,这一趟假扮谢斌的女朋友,会让她心里五味杂陈。

她只恨自己当年没见识,眼皮子浅,嫁的太早。

原来,这世上还有这样好的家庭。

那天,当她和谢斌拎着大包小包到家的时候,两老早就准备好了一桌子的菜肴等着他们。

谢斌家,让章小丽看的眼热不已。

宽敞的一楼客厅里,是全套的红木家具,富贵又舒适。

通上二楼的楼梯和雕花扶手,那都是平时在电视中常常见到的装潢。

饭桌上,都是她平时看吃播视频时,馋得不行,又买不起的海鲜。

更重要的是,谢斌家不吃辣,然而好几个菜都放了辣椒,只因为她提了一嘴她喜辣。

两个老人也特别和蔼,吃饭时,一个劲给她夹菜,也并没有急着调查户口。

就连听说她暂时失业,也没有面露不悦。

还安慰她,最近形势不好也没有办法,找工作不急,慢慢来。

吃完饭,两个老人就递给她两个大红包,说姑娘是第一次上家里来,礼数一定不能少。

摸着两个厚厚的红包,章小丽很开心。

越开心,心里的落差也越大。

因为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她只是个冒牌货。

甚至,她心里已经开始嫉妒那个还不存在的,未来的谢斌妻子。


见公婆这事,章小丽有经验。

她和费明回去见家长的时候,可没有这个待遇。

那时候,费明妈脸上挂满了对她的不满意,嫌弃她娘家在农村。

桌上只放了三盘菜。两个蔬菜一个荤菜,美其名曰做多了吃不完浪费。

关键就是那盘红烧肉,只要她夹一筷子,公公的眼神就能准确地捕捉到。

三次一下来,章小丽再也不好意思下筷子,最后在公婆的帮忙下,红烧肉都到了费明的碗里。

她不是没有打退堂鼓,但是当时的她,真得没有更好的选择。

她自己不是那种肯努力工作的女性,从小,在乡下的娘家条件就不好。

“得好不如嫁得好。”这话,是她妈从小就在她耳边念叨的。

听得多了,也成了她自己的想法。

更何况,当时她和费明的恋情,还是她费尽心机,不惜婚前怀孕才抢来的。

当时的费明,已经有个谈了几年的女朋友。

说起来,费明的条件不算多好,但家在市里,有自己的房子。

就这点,在当时就挺吸引章小丽的了。

没有被生活善待过的底层姑娘,先下手为强是她的生活逻辑,于是,婆家的嫌弃和怠慢也只能刻意忽略了。

可是如今,有了比较,章小丽心里就有了波澜。

谢斌戴个眼镜,文质彬彬,只是短短三天相处,已经让她感觉从未有过的体贴和重视。

他给她准备独立的房间,对他的父母说他们没结婚,不适合住一起。

他带她出去玩,给她买她眼神被吸引的东西。

他轻声细语,尊重她的意见,和费明的暴躁脾气形成了鲜明对比。

所以,这突如其来的封村,是不是老天给她的机会呢?

那时的章小丽只是贪恋那一点的温暖,还没有想要更多。

于是,在给费明的电话里,刻意装着烦躁说,不得不还要留在谢斌家15天,还特意说了谢斌愿意加钱。

听到钱,费明本来有些不愿意,也瞬间改口了,只叮嘱一句:

”不该做的别做,解封了记得拿钱。“

看自己老公句句不离钱,章小丽的不安,被鄙视完全覆盖了。

也是,卖老婆的男人,哪能得到尊重呢?


于是,这15天里,每一天,章小丽都表现得比前一天更投入现在的恋情。

和谢斌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和谢斌偶尔一起下厨的时候,和谢斌一起头靠着头下五子棋的时候。

很多时候,她都忘了自己是别人的妻子,她是真的忘了。

或者说,她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谢斌的女朋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开始自如的对谢斌撒娇。

看着他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己,接住他含情脉脉的眼神和温热潮湿的手心。

15天很快就过去了,谢斌的外在和内在条件,已经全方位碾压了自己的老公费明。

章小丽心里的天平,毫无悬念得完全倾向了谢斌。

这让她心里,越发生出一阵阵的渴望,像蔓藤一样交织在一起爬上她的心肝脾肺肾。

她开始暗自希望,隔离的时间再延长一些,能让她们之间能够发生一些实质的改变。

所以,当谢斌提出,回市里之前,去周边的一个古镇景点再玩一天,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那是惬意浪漫的一天,也是出轨的一天。

章小丽如愿以偿,他们做了情侣之间所有能做的事。

甚至,当她躺在民宿的大床上时,她都在庆幸,还好自己当年生娃的时候很注意护理,又是顺产,肚皮上没有留下露怯的疤痕。

也是这一晚,坚定了章小丽抛夫弃子的决心。

谢斌简直就是完美的,就连在床上,也比费明那个废柴强百倍。

章小丽开始给自己洗脑,并不是自己水性杨花,只怪费明太没用!

见过玫瑰的娇媚,谁还会去要一棵杂草呢。

眼前的幸福如果不能抓住,那她这一辈子都得和费明过将就的人生。

至于女儿,她也不打算要。

等她先施展手段和谢斌结婚了,她再找机会坦白。

到时候,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她相信过去的事情,谢斌也不会揪着不放的。

更何况谢斌有钱,以后也就是她有钱,多给女儿一些钱,谁也没法说她是个不负责任的妈妈。

章小丽的算盘打得叮当响。

临分别的时候,她表现得恋恋不舍,眼神勾着谢斌的眼神拉拉扯扯。

还和他说,会回去尽快告诉父母,他们恋爱的事情,然后在浓情蜜意里说了再见。


回到家的章小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直接就提出来离婚

还杵在沙发上打游戏的费明,一个激灵就蹦起来了,三步并作两步怼到她跟前,恶狠狠地问:

“你是不是和那个谢斌假戏真做了?”

费明讥讽道:

“就凭你?他能看得上你,你还真把自己当黄花大闺女了?”

章小丽也不恼,也不还嘴,直接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放在桌子上,说:

“我净身出户好了,孩子我也不和你争。你也别闹,闹出去人家只会说你卖老婆,到时候身败名裂的是你。“

章小丽为了下半生的美好生活,也是拼了,当机立断先下手为强,向来都是她能做的出的。

她不仅放弃家里为数不多的财产,还拿出了自己的积蓄5000块,和谢斌给的5000块,凑了一万块给费明。

其实,最后分手前,谢斌是想给她钱来着。

但是她觉得,这个时候,再收钱,性质就不一样了。

本着放长线钓大鱼的策略,她坚决拒绝了。

之前给的5000因为是一早就给了,她也就没还回去。

再说回费明,挣扎了两天,也就同意了。

那时候还没有离婚冷静期,两个人就这么急不可耐去办了离婚证。

脱离了婚姻的桎梏,章小丽感觉到无比轻松。

走出民政局的大门,望着蓝天白云,觉得空气都清新脱俗起来,笑意在脸上克制不住地弥漫。

被费明看在了眼里,冷笑着又是一顿嘲讽。

章小丽却只是白了他一眼,心想,何必和人渣纠缠,然后头也不回,毫不留恋地走了。

她走得太干脆,以至于忘了好好想想,一个男人哪怕再窝囊,再不济,面对老婆出轨,也不会这样平静吧。

可惜她心飞得太快,太急于摆脱现在的婚姻,太急于给自己一个新的身份,出现在谢斌面前。

所以,她忽略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边章小丽准备奔赴爱情之旅,幻想新生活。

那边费明也快马加鞭,赶去快捷酒店和一个女人翻云覆雨。

气喘吁吁之后,两人躺在被窝里说话。

女人说:”没想到你老婆同意得这么快。“

费明说:”她就是个拜金的婊子,这下好了,咱俩终于能修成正果了。“

然后嬉皮笑脸的搂上来。

女人没有接话,反倒是嘴角含着一丝冷笑,拨开他的手,起身开始穿衣服。

女人,正是费明的大学同学也是前女朋友。

她和费明,当年也曾爱得轰轰烈烈,都准备要谈婚论嫁时,却被现在费明的老婆章小丽横插一脚,还要借子上位。

那时候的她,纯粹的眼睛里融不下沙子,果断分了手。

后来,费明结婚后,她也匆匆嫁人。

只是没想到,婚后一直怀不上孩子。去医院一查才得知,由于之前和费明在一起时流产过两次,年少无知伤到了身体,她以后都很难有自己的孩子了。

结局,自然是以离婚收场。

对于这段婚姻的失败,她倒不觉得有多伤心,当年匆匆结婚更多是为了赌气。

可是一想到以后,有可能没有自己的孩子,想到她被摧毁的人生,她心里被掩埋的,对费明的恨意,便再也控制不住的滋长。

一次,她在国外的弟弟,托她给自己的老同学送样东西,却在离开时,意外撞见了费明。

而弟弟的老同学,正是谢斌。

没想到,时隔多年,他们又相遇了。

如果不是,费明腆着一副旧情难忘的面孔,又来骚扰她,她埋藏的恨意也不会破壳而出,按耐不住。

她要报复,让背板者品尝被背叛的痛苦,让无耻的侵占者感受被侵占的滋味。


她开始对费明的示好顺水推舟,同时不着痕迹的暗示,自己家前年刚拆迁了。

反正她也是空窗期,费明的百般讨好殷勤,当个解闷的玩物也无妨。

可两人私会了几个月,费明对于她要他离婚的事,却一直拖拖拉拉,不怎么积极。

对于费明来说,身边的女人虽然是个矿,但是架不住她不会下蛋。

家里的女人虽然没用,毕竟给他生了个女儿,他费明还想拼个儿子呢。

于是,在两个女人之间犹豫的费明,居然还得意起来。

这人,一旦得意,就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小孩子才做选择,而他是个成年人,不着急呀。

看穿了费明的得意,她愈发无法忍耐,发誓要让费明鸡飞蛋打。

她对弟弟以及谢斌,和盘托出自己和费明的新仇旧恨。

谢斌当场就答应,试探一下费明,同她里应外合上演付费女友这场戏。

以她对费明的了解,不出所料,费明立刻就上了套。让他们吃惊的是,费明老婆竟然也一拍即合。

只是她没想到,疫情更给她的计划推波助澜了一把。

她想要的结果来得如此之快。


那边,章小丽的爱情梦,自然是碎得稀烂。

上次一别就是永远,谢斌拒绝了她的见面请求,只打过来5000块钱,和一句留言:

交易完毕,请自重!

然后,就被谢斌拉进了黑名单。

直到此时,她也不知道,一切都是精心的算计,当初的掠夺,就是她今日被欺骗的原罪。

原本,如果她有底线,还能守住自己的尊严。

可惜,习惯了撒谎和不择手段的章小丽,终于自食了恶果。

那边看似大仇得报的前女友,穿好衣服离开了渣男,出了酒店,却没有一丝开心。

她看似赢了,内心却一片荒芜。

除了再次验证,她年少时候义无反顾爱上的人,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以外,她一无所得,甚至悲从中来。

费明发觉,自己已经被前女友彻底清除之后,才明白对方只是和自己逗着玩,根本不可能和自己结婚。

而公司里每天见到的谢斌,依旧是喜笑颜开,还拍着他的肩膀,多谢他给介绍的好妹子,角色扮演很成功。

费明,真的是既愤怒又憋屈,还要强装笑颜打着哈哈。

他内心悲愤的,几乎要爆炸。

这四人中,最爽的,应该就是谢斌了。

老同学的姐姐出钱,给他请了付费女友,成功应付了父母的催婚不说,还意外的滚到了不用负责的床单!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我倒贴男人受罪,我妈骂我脑子进了水

2022-10-26 21:03:01

情感故事

离婚后再嫁被欺负,姑姐骂我自作自受

2022-10-29 8:07: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