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跑去直播的北大清华教授,到底想搞什么?

和他同一批直播的,都是清华北大和武汉大学的高校教授。这些难缠的问题,确实也只有这批人能解释得通俗易懂。直到这样一个问题出现:你来搞直播,到底有什么意义? 意义就是,让你成为中国人当中那10.56%。
说真的,现在直播越来越出乎意料了。
几天前,我点进了一场14万人的直播,场面一度无法控制。
虽然里边都是你我一样的小老百姓,但满屏幕都是这样的问题,我随便列三个给你看看——
前几年很火的引力波,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吗?
暗物质到底是什么物质,是它毁灭了恐龙吗?
如何评价霍金悖论?
我当时就很困惑,这是进到了什么国家级的研究现场了吗?
但看完主播的履历之后,我瞬间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他叫苟利军,在哈佛读了博士后,现在,他在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当导师。
和他同一批直播的,都是清华北大和武汉大学的高校教授。
这些难缠的问题,确实也只有这批人能解释得通俗易懂。
直到这样一个问题出现:你来搞直播,到底有什么意义?
 意义就是,让你成为中国人当中那10.56%。
苟利军教授告诉我,这次他应抖音邀请去做直播,有自己的小私心。
他说,其实中国的天文学研究,在古代一直遥遥领先。
早在秦汉时期,咱们就有专门检测天象的太史令。有了不好的天象,大家认为是上天对人间的惩罚,或者对皇帝的一种警示。
古代人监测天象有多勤奋呢?
从公元前一二百年到清朝时期,哈雷彗星每一次回归地球,都被史书记载下来了。
但如今,国内的天文学研究却非常小众。全中国专业研究天文的仅有2000多人,相比欧美,他们有多达上万的研究者。
苟利军教授也清楚原因,天文学是个相对“无用”的学科,并不能直接产生经济效益。而且研究的时间跨度很长,需要很久才会有进展。
所以有人问出这样一个灵魂拷问:那我们的科普还有什么意义?
苟利军教授提到了一个数字:10.56%。
这个数字,来自中国科协统计一个重要数据,就叫国民科学素养。它代表了中国科学的传播力度和普及程度,15年前,这个数字仅仅只有1.6%。相比现在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这个数据越低,迷信愚昧的活动就越会四处泛滥,到处散布着各类耸人听闻的谣言。
相反数据越高,这类现象就会越少。那些扯淡的谎言会不攻自破,虚幻的恐慌不再会到处传播,不会再有人相信某种食物能够治愈百病,也不会再有人被神棍、大师骗去所有财产。
这就是苟教授坚持做科普的意义。
他曾经为了科普黑洞,写了个动画脚本,想拍成视频让大家更好理解。两年后,这个视频获得了中国电影协会“科蕾杯”唯一的短视频一等奖。
为了科普星系,他花半个月翻译了《星际穿越》。这本书又拿了中国优秀科普图书奖。
现在,他还兼任《中国国家天文杂志》执行主编,日常任务,就是给人讲解天文知识。现在他也来到了抖音,给十几万观众,解答那些宇宙中的奥秘。
正是他这样的分享,让国民科学素养的数字,翻了六倍。
将来,研究天文学的“2000”人,也会变成“两万个”。
外国人都觉得我们不行,但我要告诉你们这不是真的 
在抖音开设的直播公开课里,还有一位特殊的大咖。
去年,新冠疫情刚爆发,西方国家一直在质疑中国的防疫能力。
是这位老师和他同行的努力,堵住了这些话。
他叫陈宇,在武汉大学病毒学专业,新冠病毒爆发后,包括他所在的武汉大学实验室在内,全国5个研究机构同时进行病毒的鉴定和测序——将这些工作在七天之内完成且汇总。
大概在1月10号左右,他们就把所有实验室的序列上传网站,在全球范围内公开。
中国因此有了绝对前沿的科研成果,也对外展示了我们的抗疫能力。
而这次面对数以万计的观众,陈教授也有自己的话要说。
自从疫情爆发两年后,全国各地依然不断有疫情在复发,所有人都生活在一种焦虑和恐慌中。
但作为专业从业者,陈宇教授心里很清楚——从病毒发展的规律和科学控制来说,人类最终搞定新冠病毒肯定没有问题,只是时间问题。
怎么能把这件事告诉大家,让大家多一点信心呢?
他专门在这次直播里提到了西班牙大流感,那是和新冠疫情同样危险的大灾变。
那场流感,曾经造成全世界约10亿人感染,4千万人死亡。那时的人口才只有17亿。
可经过3年时间,它就彻底销声匿迹了。甚至那时还没有疫苗、医疗也不发达。“因为太强的病毒,会马上杀害宿主,反而不可能会长久。”
所以,从科学角度来讲,病毒的传播一定会变弱,人类也会赢下这次和病毒的战争。
陈宇教授说,哪怕直播有一个人,明白病毒的原理后,更安心一些,那他就实现了心愿。
谢谢你们能听完我的课
戴锦华教授今年62岁,是互联网上最敢说话的大学教授之一。
她也是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很多导演眼里的引路人。看完陈凯歌拍的《道士下山》,她不留情面地评价:“这次陈凯歌不是求爱一样地来讨好大家,而是趴在地下,舔大家的鞋底,说拿钱来吧,我在娱乐你们。”
要说她有啥标签,不讨好别人可能是一个。
但前几天,她却对着镜头和12万观众聊了两个小时,最后还对每一个听完的人说谢谢。
她一直想和更年轻的伙伴们一起聊聊电影,以及电影的意义。
她曾经因为过于热爱电影,差点付出生命。上世纪八十年代,她和几个同事一起筹建中国第一个电影史论专业。因为做的是之前没人做过的事儿,基本处于两眼一抹黑阶段。
为此她耗尽心血,持续三年处于精神上的极度亢奋与身体上的过度劳累之中。
病倒之后,戴锦华被诊断为肺结核,胸片上布满了病灶,被迫住了八个月的院。
当时,她的学术事业才刚刚开始,但却一夜之间连活着都成了奢望。
这次濒死的经历之后,她把电影当作“贯穿生命的情感。”
在直播里,她不仅提到了电影的一些基本理论,还提到了那个很多人都想过的问题——电影对我们到底有什么用?
戴教授说,电影可以带领我们进入另一个世界,看到别人身上发生的事儿,并以此思考自己的生活。
这和你在天才捕手阅读一个好故事是同样的:沉浸在另一重人生体验里。我们用有限的一生,过了别人的好几辈子。
如果说,苟利军教授讲的是科技的浪漫,陈宇教授讲的就是生命与尊严。而戴锦华教授的直播间,讲的是艺术的功用。
没有抖音的这次公开课,我很难想象代表中国最强学术能力的各个领域的教授们,可以每天面向十几万人,去讲艺术、科技、天文与生命,和屏幕那头的陌生人,分享他们几十年的沉淀。
在中国科学院曹则贤教授的课程中,他提到一个观点:我们要多读一些读不懂的书。
很多人碰到读不懂的东西,习惯性地会跳过去,曹教授说:我们读书的目的是为了获得知识,当然要尽可能去读一些读不懂的东西。“如果一本书你都能读懂,你读它干什么?”
看故事、学习也是一样的。当大家越来越沉浸于高效、快速、知识点式的文字,那么看的东西会越来越流水线、越来越干巴。
让大家能够看到更多领域的、深刻的知识,是抖音请来这些教授们分享的原因。
我记得在两小时的直播结束后,戴锦华教授面对镜头,笑着说了一句:“谢谢屏幕前的朋友们,谢谢你们忍受到现在,谢谢!”
她把自己的授课戏称为需要大家“忍受”的东西。
留言里齐齐刷过:“有幸,我也能听到戴老师的分享,谢谢。”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故事

我出刀必要人命,但我只是无影阁的一条狗

2022-10-27 20:56:39

短篇故事

焚经

2022-10-27 21:28: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