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再嫁被欺负,姑姐骂我自作自受

于珍香说完这话就上楼,江爱国连忙去劝她去了。

王苗苗也呆不下去了,她穿着睡衣,转头就往外走,手机都没拿。

“姐,妈说的是气话。”

“苗苗,你别跟你妈一般见识,她越老说话越难听,平时骂我也是这么骂的。”

“苗姐,你现在别走,阿姨肯定不是那个意思。”

“我就是这个意思,你要滚就滚吧,你要自甘堕落我拿你没办法。你要嫁人你什么也别要了,那家也就个破房子,什么都拿不出来。”

一边说话骂她,一边还不忘侮辱罗永堂。

“走就走!”王苗苗看着楼上,“你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从我跟许明昌没要彩礼,再从我跟许明昌闹离婚,你早就看我笑话了,你看着王京华有钱,你就想让我嫁个有钱的。”

王苗苗哭了,声音却洪亮,反驳她,“那你干脆多生几个女儿,卖了给你赚钱算了……熊燕要嫁有钱人你瞧不起她,又在这要求我嫁个有钱人,你真够双标的,凭什么人家熊燕找有钱人就是贪慕虚荣。”

这话一下子戳到王子阳软肋了,于珍香在楼上大叫起来,“你要跟那个狐狸精去比是你自甘下贱。”

“我就是自甘下贱,我就是喜欢罗永堂,你们都喜欢王京华你们去嫁他好了。”

王苗苗说这话的时候血液倒流,往脑门上涌,心跳个不听,手都有点发抖。

再说下去估计能把她气死,于珍香吵架多厉害她也是知道的。


只是王苗苗从未想过,于珍香骂她也可以骂得这么难听。

当年她闹着一分钱不要想和许明昌过一辈子的时候,于珍香都没有像现在这么激动过。

她外套都没穿,一套珊瑚绒睡衣冲出家门,手机都没带,走到小区里像个异类,王子阳去追她,被她把手打开了。

“走,你回去,你别管我。”

“你去哪里我送你,妈今天在气头上。”

“我管她在不在气头上,你赶紧走!”

王苗苗自己抱着自己往小区门口钻,说实在的,她也不知道去哪里,但她现在特别想给罗永堂打个电话。

为了男人和亲妈闹翻,负气离家出走,这种事情她从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若是听人说起,或者新闻上看到,她只会觉得优质,白痴,蠢,但今天发生的一切快得令她措不及防。

她只是想问于珍香要个答案,她跟罗永堂说了什么,可于珍香不但骂她,还连着罗永堂一起骂了。

控制欲真强啊,一切事情都必须在她眼皮子底下发生,如她所愿才好,否则她就翻脸,逮着人乱咬。

怕不是更年期吧。

王苗苗揉了揉眼睛,一方面理解于珍香为了她好,一方面又实在不理解于珍香那样骂她,竟然说她不知羞耻,不检点,哪有当妈的这么说自己女儿的。

她走着走着,走到了许静家附近,她现在住的地方离许静那边确实不算远,一眼就看到许静家收垃圾的牌子,写了个垃圾回收,字眼很大。


许静和石阳两人现在过得真不错,虽说要养三个孩子,但他们赚得多,也舍得花时间。

许静和他都是吃得苦的人,到的时候石阳不在,许静正在带孩子。

石云馨的婴儿车就在一堆纸板子边上,小孩子吃着手指正在睡觉,许静呆在那看账本,记录每天收下来多少斤,能赚多少差价。

听到脚步声,起身,这才看到她,只见王苗苗一身蓝色的珊瑚绒睡衣,头发被吹得凌乱,鼻子和脸都被风吹红了。

许久没见到她了,这副样子来到这,许静多少有点诧异,“你怎么来了?”

“好冷。”

许静将烤脚的小太阳对着她,王苗苗坐下,连忙把两个手凑上去。

还好她当年没跟许静闹掰,否则现在她真的只有在外面冻死的份,许静拿了两个包子给她,还是热的,“吃了没?”

“没,我想喝热水。”

早上起来水都还没喝一口,又吹了风,喉咙里干得冒烟。

许静给她倒了杯热水,王苗苗接过来喝了一口,太烫了,感觉烫到心里去了,她捂着心窝子半天没缓过来。

许静都被她逗笑了,“你慢点,又没人跟你抢,跟逃荒一样的。”

确实跟逃荒一样的,许静又把包子递给她,“我也没没吃,这是早上买的,我都忙忘了,一天到晚太忙了。”

王苗苗看了一眼许静递给她的小猪包,没忍住笑了,“这一看就是石阳买的吧?”


曾经在一起共同生活了两年,王苗苗了解许静,她不爱这么花里胡哨的东西,就算是买早点也是挑便宜的买,这种猪猪包得两块钱一个,她舍不得的。

“你还会猜,是他买的。”

“那我不吃了。”

“你别装怪啊,吃。”

王苗苗这才啃了一口,许静也坐在她边上,“我正要问你,小芳娘家在哪边啊?”

“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她不是生了吗?我打算买点东西过去看看。”

“你跟她又不熟。”

不熟是不熟,但她以前生孩子的时候罗小芳过来看过她,而且之后也过来送过东西,她觉得罗小芳善良,心好。

就算不当朋友处,人家过来看过她,她也得回礼才是,不能白收了人家的礼还要装聋作哑,不对。

王苗苗都不知道许静这一套究竟是在许家跟金包玉学来的,还是她天生就这样。

她正要拿出手机给许静发个地标,又想起自己没带手机,衣服连口袋都没有,摸了个空,“出门没带手机。”

“那你说给我听。”

“我也忘了具体位置,只知道进去怎么走。”

王苗苗正想跟她说进去怎么说,许静蹙眉,“算了,我连她家小区都没进过,你这样说我肯定找不到。”

“再说吧,先给我拿个外套吧,还是冷。”

王苗苗竟然有一天会跑到许静家里问她要外套穿,许静给她拿了个粉色的羽绒服。


石阳真的宠女人,把许静也当做女孩子一样宠,衣服都是鲜艳粉嫩明朗的颜色,一件深色都没有,自己穿得破破烂烂的,一双像样的鞋子都没有。

许静和孩子们跟他的待遇,明摆着就是主子跟奴才的待遇。

“你俩现在压力大吗?”

“大呀,好在能存点钱了,石阳说了,等再过几年赚到钱了,就把房子换个大点的。”

“许浩许楠听话吗?”

“听话,他们也知道我们赚钱辛苦,有时候还帮着收垃圾,数瓶子。”

王苗苗点头,裹着大衣坐在屋里,东西很多,但还是很整洁,许静和石阳都勤快,她竟然不由得羡慕起许静来了。

女人能有一个自己真正的家真好。

她鼻子一酸,想起了于珍香,许静问她,“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跟我妈吵架了。”

王苗苗看到许静跟看到知心大姐姐一样,什么都跟许静说了,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掉眼泪,觉得于珍香说话实在是太难听了,但又不想于珍香因为她的事太难受。

许静没给她什么情感上的建议,一边烤火一边打毛线,冷哼一声,“你知足吧,你还有个妈,身后有父母替你撑腰。”

“但有时候他们管太多,对我来说也是压力,我总不能因为她就跟永堂分手。”

“那个罗警官是很帅。”

许静见过罗永堂,现在还能回忆起他的五官,以及他工作时认真严肃的样子。


制服男人对女人来说也是一种诱惑,哪个女人没幻想过自己能和一个这样铁骨铮铮有风度的男人谈一场恋爱。很小的时候看到警察叔叔,看到步伐整齐划一的军人,为国为民何等风光。

许静也幻想过的,她那时甚至还想,自己在他面前必须小鸟依人,温柔体贴。

最好是巴在他身上,被他亲亲抱抱举高高,贤惠识大体,照顾好人民的英雄。

但年龄越来越大了,这种想法也就消失了,做梦是做梦,梦总会醒的,想象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而现实的许多难处需要人去承受。

承受孤独,寂寞,冰冷,来自于外界的压力……

算了吧,还是石阳好。

她叹了一口气,“你妈也是为了你好。”

“我之前要嫁给许明昌的时候她也没说得这么过分。”

“是啊,她之前可能是想让你自己懂事点,觉得你经历了这个就能懂事,现在看你又一股脑只想谈恋爱。”

“不,我想结婚。”

“结婚?”

“对,我跟他不是玩玩而已。”

“你今天为了他跟你妈吵了架,他人呢?”

“我没带手机,没给他打电话。”

“好,那你现在给他打电话。”

许静将手机递给王苗苗,王苗苗没接,“什么意思?”

“不敢打吧?”

她心里一紧,“许静,你什么意思?”

“你承认吧,你其实不敢打,你怕他在工作,打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可能接你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你妈正是因为知道这个才会反对。”

这话戳到她心里去了,她觉得许静像她肚子里的蛔虫,把她看得透透的。

许静冷笑一声,低头继续织毛线,“换做我的话,我也喜欢王老板,他认识的人多,对人也好,我跟石阳这边他也帮了不少忙。”

“有钱人多,但有钱还有良心的基本上已经死绝了,我可以理解阿姨的心情。”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同事要租个女友回家,3天出5000,老公推荐了我

2022-10-27 21:06:54

情感故事

姐夫想再婚,凤凰男翻脸不认人

2022-10-29 8:10:3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