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要再婚,小舅子气得上吊

苏锦绣跟黄小明说起自己的想法,想把王苗苗和王京华凑成一对,黄小明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但他怕苏锦绣不高兴,没表露得太明显,笑了两声,“王苗苗不是跟罗警官在交往吗?”

“你消息还挺灵通的。”

“我也没刻意打听,只是罗警官的母亲不是在我手里吗,现在由我负责。”

苏锦绣差点把这事儿忘了,“是啊,我把这事儿忘了。”

“人家两人恩恩爱爱,你管这么多干嘛?”

“我觉得你姐夫好,会照顾人又有钱,苗苗要是跟了他,过几年生个孩子肯定不会差的。”

黄小明又干笑两声,“锦绣啊,我看你操太多心了,都怕你头发秃了。”

“才不会,他是你姐夫,苗苗是我闺蜜,凑在一起以后越走越近,逢年过节都能在一起过年,多好,我就喜欢这种大家庭的融洽,还能凑在一桌包饺子!”

苏锦绣说着就激动起来,抱着黄小明,“我真的太开心了……”

黄小明将她压在身上,两人抱在一起亲……

王苗苗被苏锦绣放了鸽子,她有点无奈,在许静屋里又坐了一会儿,只能去找罗永堂了,也不知道他这个时间在不在家。

心里空落落的,为什么需要罗永堂的时候他总是不在,今天她是因为他才和家里吵了架,而他这个当事人对此一无所知。

“许静,我走了。”

“今晚就在这住吧。”

“不了,不打扰你们了。”

“怎么能说打扰?没事的,不打扰。”


王苗苗执意要走,王京华起身,“正好我也要走,我送你。”

“你不是住在这个小区吗?”

“我去外面找人拿点东西。”

他诚心想送,天南海北都顺路,许静见王京华跟着她,也就放心了。

王苗苗前脚一走,她后脚就跟王家打了电话过去,打到于珍香手机上。

于珍香整整抑郁了一天,中午饭都没吃,知道自己说话过分了,但她不愿意这么妥协,真的让王苗苗嫁给了罗永堂,相当于跳进了火坑里。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要去跳火坑。

江爱国安慰她,“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管那么多,以后她的事还是她自己做主,你管得来吗?”“人这一辈子太长了,我们也没有人给我们指路,自己摸着石头过河的,半辈子也这样过了,你说是不是?”

“是啊,但我们这辈子吃了多少亏,上了多少当,我们自己心里清楚,但凡要是有人能帮我们一把,我们会走得顺利许多。”

江爱国叹气,“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她不让你给她指路,你非要给她画个圈圈,她不领你的情呀。”

于珍香告诉自己,不要管了,让她去吧,但心里有个声音又在跟她说,你不管试试,以后她过不好来怪你,第一次婚姻已经走错了,难道第二次再走错?

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一个女人在婚姻大事上,这辈子能有几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呢?


许静电话打过来,一家人正在吃完饭,唯独于珍香躺在床上,就跟病了似的,但又没病,只是心里像是被金箍棒压住了,动弹不得。

接到许静的电话,她睁开眼睛,“喂……”

“阿姨,我是许静啊。”

“啊,许静啊。”

“苗苗今天在我这,刚才她和王老板从我这走了。”

这话让于珍香醍醐灌顶,“你刚才说的是王京华,王京华吗?”

“对,王老板跟我住一个小区的,之前石阳不是出事吗,就是给他修空调外机出的事。”

“哦哦哦,这样啊,我都不知道。”

“他很照顾我们,我跟石阳也知道他和苗苗做生意的事,她在我这一天了,都挺好的,刚才吃完晚饭和王老板一起出去的,她挺好的,你放心哈。”

于珍香有点不好意思,想当初她还帮了忙想把许静从许家赶出去,还曾出馊主意给许静介绍对象。

这事儿整的,她叹气,“哎,她那么大的人了,我不担心。”

“我就是跟你说一声阿姨,那你早些休息。”

“行,谢谢你啊,许静,谢谢啊!”

得知王苗苗和王京华在一起,于珍香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饭后王子阳去二楼上的阳台上抽烟,江洁没过多久也上去洗澡了,二楼是江爱国和江洁母女住的,王子阳单纯觉得阳台那里抽烟会更加舒服,又可以呼吸下新鲜空气,没想那么多。

江洁今天洗完澡出来穿的一个棉质的保暖衣,外面搭了个卡哇伊的睡袍,“子阳……”


她笑着出来,头发刚刚吹干,齐刘海看上去蛮可爱的,但王子阳没心情欣赏,他只觉得不自在,“你不进房间去啊,不冷啊?”

“不冷,我刚洗完澡,手还是热的,我里面穿的德绒的保暖衣,好暖和的。”

江洁说话总是一板一眼的,有什么说什么,也不幽默,王子阳跟她说话很是费劲。

“你还在担心苗姐吗,她出门没带手机。”

“还好,她这么大的人了。”

“要不……”

“我先下去了,你早点睡。”

王子阳没跟她说太多话,江洁倒也不觉得尴尬,在阳台上又坐了一会儿,吹了一会儿晚风,回到床上睡去了。

王京华跟王苗苗走在小区门口,王苗苗说要打车走,王京华让她上车,“上来吧。”

“不用,我打车过去。”

他听王子阳说了,王苗苗今天跟于珍香吵架出来的事,手机和钱都没有带,知道她没钱,只是没揭穿她。

“我正好要去拿东西,带你一路吧,你到哪里?”

王苗苗说了罗永堂家的地址,王京华开车直接过去了,将她下到小区门口,王苗苗刚才其实还有点没底,万一自己打车过来的话罗永堂没在怎么办,谁给她付车费,她估计要社死。

早知道苏锦绣加班她就提前找许静借点钱算了,何至于落得如此窘境。

不过王京华在这也好,她点了点头,“谢谢啊华哥。”

“不谢,进去吧。”


王京华开车掉头离开,王苗苗往罗永堂住的地方去,结果她到了单元楼下往上看,发现罗永堂家里没开灯,灯是灭的。

难不成睡了?她忐忑,到了房门口敲门,竟然也没人……

他上次离开的时候就很匆忙,难不成还没忙完,他究竟忙什么去了?

王苗苗想象不到,脑子里立刻就开始乱想起来,他天天跟一帮不法分子斗智斗勇的,万一哪天被人算计,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她又不在他身边,他死了她都不知道。

这么想着,王苗苗又觉得应该快点和他有个结果,但罗永堂不想这么快有结果。

她鼻子一酸,顿时有点理解于珍香了,确实这个事情很难,怎么都难,但她现在和罗永堂有了感情了,让她撤,她舍不得,她真的很喜欢他呀。

她往楼下走,也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红大衣的女人上楼,女人身上一股香水味,高跟鞋,很有气质,长卷发……

颇有港风的韵味,王苗苗和她擦肩而过,正在想她身上的香水味是哪个牌子的。

走到一楼,她觉得有点不对劲,又往回走,只见那个女人正在开罗永堂的门,她吓得不轻,连忙去抓着对方的手。

她心里已经有画面了,这是谁啊,来报复的?她腿一软,有点后悔这么做了,但又心想,这是小区,哪有犯罪分子这么猖狂,这要是做了坏事跑得掉,才有鬼了。

“你哪位啊?”

对方看着她,“你哪位?”


王苗苗深吸了一口气,“你跟我去派出所吧,你趁人不在撬人家家门,你这种行为已经涉嫌犯罪了!”

“你松开。”对方一脸严肃,好像做事事情的不是她一样。

王苗苗立刻叫了起来,“有小偷啊,入室抢劫!”

她声音很大,喊得很大声,有上楼的或者下楼的看见了,帮着她将人拉着。

不顾红大衣女人的解释,王苗苗直接让邻居报了警。

“这里住的是个警察,她极有可能是什么犯罪分子,你们应该也知道罗警官吧?”

警察家里被人入室抢劫了,肯定是大事,谁能不引起重视。

王苗苗心想,自己也算是做了件大好事了,要是她刚才没有转头上楼,搞不好这女的已经进了罗永堂屋里,给他杯子里放点什么毒,杀人于无形,想想都不寒而栗。

她的男朋友保护人民,而他也需要她来保护啊。

“我不是小偷,也不是非法入室。”

“那你怎么有钥匙,你如何解释?你钥匙哪里来的?”

“他给我的。”

“你真会扯,他能随便给人家门的钥匙吗?”

“你哪位?”

“我是他女朋友。”

王苗苗去的时候没有看到罗永堂,反倒是看到他的同事。

李潇听说有人要非法入侵罗永堂家里,表示震惊,等人到了,他更震惊了。

“罗永堂在吗?”

李潇当即就蹙了眉,“不在。”

“这个……”

“好久不见。”赵喜然朝着李潇伸手,李潇也有点尴尬,握了过去。

看了一眼边上腾出时间准备查案的同事,“你们忙你们的吧?”

王苗苗不明所以,李潇看着赵喜然,“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几天了。”赵喜然说话的时候看了王苗苗一眼,“她性格好强势啊,一句话都不听我解释,非要说我是入室抢劫,行凶……”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姐夫想再婚,凤凰男翻脸不认人

2022-10-29 8:10:32

情感故事

一个已婚女人最悲惨的婚外情

2022-10-31 17:51:4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