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已婚女人最悲惨的婚外情

“这是不是嫂子啊?”
钟旭看着哥们儿发来的信息,信息下面是一张照片。
钟旭点开照片,看到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女人的腰,女人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距离远,又是背影,很模糊。
女人的背影看起来确实有几分像自己的老婆高佳慧。
“不能够,不可能是你嫂子。”钟旭回。
但是心里却有几分怀疑。
那天,钟旭早早下班回了家,高佳慧在厨房忙着,“你回来的正好,我炖了鸡汤,你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说着,用勺子舀出来一口汤,放在自己嘴边吹了吹,才递给钟旭。
钟旭呷了一口。
“好喝吗?”
“嗯。”钟旭回答的敷衍,他根本没尝出来味道,看到高佳慧就又想到了那张照片,一面觉得不可能,一面又控制不住地把照片里女人的背影带入高佳慧。
高佳慧把汤倒入碗里,洒上小葱花,端上了饭桌。
“今天下午你去干嘛了?”钟旭塞了一口米饭。
“我下了班,就回家了,哪儿也没去。”
“你没骗我吧?”
“我没事骗你干嘛,不信你可以去问门口的保安。”高佳慧一脸莫名其妙。
钟旭的心回落了一大半,高佳慧丝毫没有慌乱,反而理直气壮,看来应该没有说谎。
大概真的只是背影相似吧。

钟旭从小就自卑,因为身高。
从小就比同龄人矮,小的时候自我安慰,大了就好了,结果成年后,身高停止在了一米五八。
放眼望去,是个成年男人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要高他一个头。
身体的矮让他的心也矮了,他自卑,敏感,心思深沉。
好在他发恨读书,一路绿灯到了重点大学,一度也成为多少家庭教育孩子的正面教材。
毕业后又进入了大企业,慢慢坐到了部门经理的位置。
身边对他的吹捧和讨好越多,内心缺失的洞口就越大。
他常常想,如果他有个正常男人的身高,那他的成就和内心的愉悦会更高更大。
尤其娶了高佳慧,他心里的如果更具体了。
在婚恋市场上,他虽然有房有车,工作好,但因为身高,仍然不受欢迎。
后来碰到高佳慧,她是唯一一个不皱眉头就答应的。
高佳慧身高一米六,身材匀称,长的标志,虽然不是一眼惊叹,但也有让人回一回头的姿色。
论外形,高佳慧配钟旭那是绰绰有余了。
可论其他,高佳慧初中没毕业,现在在一家超市做前台。
钟旭是妥妥的学霸,工作前途无量。
钟旭的如果就是,如果他有正常男人的身高,那么他的老婆一定是一个内外兼修的人,一个和他匹配的人。
而不是高佳慧这样,只有外表。
两人的结合不是强强联合,而是取长补短。
高佳慧从小地方出来的,可谁不想过上好日子呢,奈何自己没文化,又没拼劲,所以一心想找个好男人,让她住上大房子,穿金戴银。
钟旭能给她这些。
所以结婚两年来,他们过的也算得上美满。高佳慧工作清闲,时间短,工资少,正适合她,她不想拼,也不想累。
钟旭给她零花钱,她可以买高于她收入的东西。
而对于钟旭而言,高佳慧长的不错,可以让人对着他夸赞,“老婆长得挺漂亮。”
让他的人生和正常男人一样。

钟旭心思重,那张照片像根刺一样,扎在了他的心里,时不时作痛一下。
他决定试探一下。
他趁高佳慧不在家时,在客厅安装了监控,又对高佳慧说公司安排他去外地出差,要三五天。
他白天照常去上班,晚上去酒店住。
第二天,他的手机振动一下,他拿起来看。
监控里,高佳慧下了早班,开了房门,但她不是一个人,身后还有一个人,一个男人。
两个人一进门,男人就开始不老实起来。
钟旭的血液一下子涌上了头,愤怒和羞耻让他把牙咬的咯吱咯吱响。
他攥紧拳头,恨不得立马拿把刀冲过去,把两个人一通砍。
她居然真的出轨了,她给他戴了绿帽子。
三天后,他“出差结束”回了家。
高佳慧仍然一副贤惠的样子,一会功夫在厨房里倒腾出来三菜一汤,端上了桌。
“你这几天都干什么了?”钟旭问。
“我能干什么,下班要不回家做家务,要不和同事逛街。”
“没其他的了吗?”
“还能有什么,我就这点事。”高佳慧面不红心不跳。
“对了,明天我还得出去,得三五天。”钟旭说。
“怎么又出去了?”
“最近开了新项目,忙,一会我还要处理文件,要到很晚,就在书房睡了。”
那晚,钟旭躺在书房的床上,一些念头在心里滋滋冒头。

钟旭“出差”的头一天。
高佳慧果不其然又把男人带回了家。
钟旭拿出手机拨出号码,“你好,我家里好像进小偷了,地址……”
他挂了电话,盘算好那些人上门的时间,几乎和他们同时到达小区。
小区里经常坐着一些退了休的老太太,看到穿着制服的人进来,特别好奇,听说小区进小偷了,都跟了上去。
“你打开房门,退后面,剩下的交给我们。”一个jing察对钟旭说。
房门打开,几个人冲进去,一群老太太也争相进来。
钟旭知道,轮到他表演了。
他推开卧室的门,床上的两个人正在慌乱地往自己身上披衣服。
“高佳慧,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他的声音很大。
一群老太太闻声而动,一窝蜂地挤了进来。
男人全身只穿了一条内裤,高佳慧的半个身子露在外面,身上裹着一条毯子。
这场面,没见过的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众人散去后,高佳慧扑通跪在钟旭的面前,“我错了,我错了,我糊涂,我对不起你,但我发誓,只有这一次,我也是鬼迷心窍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再也不会了。”
“真的只有这一次?”钟旭问。
“真的,只有这一次,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了,我错了。”
钟旭心里冷笑,女人出轨被抓忏悔时和男人一样,都说只有这一次。

生活和往常一样,但对高佳慧来说,好像不一样了。
小区老太太传播消息的速度比网络还快,一个老太太知道了,就等于整个小区知道了。
她走在小区里,被人议论指点,尤其是经过几个老太太身边,她们明明压低了声音但那声音又刚好可以让她听到,“喏,就是她,被捉在床上了,哎呦,那个场面呀,看不得,丢死人了,两个人被抓在床上了。”
每次的版本都不一样,“她丈夫冲进去的时候,两个人还没分开呢,幸亏你们没看到,我看到了几天吃不好睡不好的。”
“丢死人了,居然有这样不要脸的女人。”
一时间,她成了众矢之的,在小区里,所有人都绕着她走,好像她又脏又臭。
下班后,她再也不敢在小区里逗留,逃一样的上楼,像过街的老鼠。
在家里,钟旭没有给过她一个好脸色。
她做的饭,钟旭一口也不吃,每天晚上就睡在书房,连洗漱用品都和她的分开。
高佳慧想缓和这样的局面,早早地洗了个澡,穿上新买的睡衣,睡衣是丝绸的,领口很低,乳沟若隐若现。
她摆了撩人的姿势半躺在沙发上,“老公,回卧室睡吧。”声音甜腻的像融化的糖。
钟旭脸很冷,声音也很冷,“你也是这么勾引他的吗?”
高佳慧当场石化,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被击的粉碎,调起的情欲被浇灭的一干二净,只剩下耻辱。
她抓起旁边的毯子裹住自己,“钟旭,我受够了,你要是不能原谅就离婚,明天就离。”
“好,离婚可以,不过这两天我没时间,公司忙,后天吧。”

高佳慧说出来离婚,多少有点后悔的。钟旭能带给她优越的生活条件,离婚后,她就只能靠她那三千块钱工资紧巴巴地生活了。
可她还来不及想太多,就出事了。
她父亲打电话让她回家,语气特别不好,她心里隐隐不安。
一踏进院子里,七大姑八大姨三叔六公的都在,看到她别过去脸直摇头。
钟旭后她一步到。
高佳慧的娘家是农村,高家在那个村里是大家族,越是农村,越是要脸面,重名节,旧思想清除的不干净。
钟旭挨个打招呼,就像从前一样。
钟旭虽然个子矮,但在高家地位还是很高的,众人对他大有种身残志坚的佩服。
“这是怎么了爸,发生什么事了?”钟旭问。
“女婿啊,我们对不住你,养了个伤风败俗的玩意。”高爸把手机递给钟旭。
手机里播放的视频,钟旭再清楚不过了,是他用小号匿名发到高佳慧家族群里的。
但现在,他装作第一次看到的样子,脸因为愤怒憋的通红。
高爸看到他的样子,二话不说抄起家法棍朝高佳慧打去。
高佳慧哇哇叫着躲着。
“爸,别气坏你的身体。”钟旭阻拦。
“不怪佳慧,可能是我对她不够好,才让她管不住自己犯了错。”钟旭说完,痛苦地抓了几把头发,蹲了下来。
“哪能怪你咧,你让她吃好的,穿好的,这个死丫头不知好歹,我今天就打死她。”
高爸举起胳膊粗的棍子,一群人没有一个人阻拦,所有人都指着高佳慧,说她把家族的脸丢尽了。
高佳慧结结实实挨了几棍子。
“你滚吧,高家没有你这个女儿了。”高爸说完剧烈地咳嗽起来。
“你以后爱咋的咋的,女婿要你,你就好好过,女婿不要你,高家也不会收留你。”
“爸,别动气了。”钟旭拍着高爸的背说着。
他永远是这样,以一个弱者受害者的身份出现,殊不知却是一个胜利者。

高佳慧万万没想到,一切才刚开始。
她挨了几棍子,浑身散架的疼,被父亲赶出了家门,走在路上,领导打来了电话。
高佳慧瘫在了地上,领导说,超市虽然不是大企业,但也要用品行端正的员工,像她这样私生活混乱的人,超市不会再用了。
一下子,她没了娘家,没了工作。
她还来不及哭出来的时候,几个女人从巷子里气势汹汹地拐进来,把她围住了。
有人揪她头发,有人扇她耳光,有人撕她衣服。
“臭不要脸的,死三八,呸!”
高佳慧哪哪都疼,她反应过来后,大声问,“你们是谁,凭什么打我?”
“臭婊子,勾引我男人,你还问凭啥打你,鹏子是你勾引的吧?”女人说完,狠狠地扇了高佳慧一耳光。
听到鹏子的名字,高佳慧沉默了,那就是和她在一起的男人。
“妈的,打完你再去收拾他,花着我的钱还搞别的女人,本来就是小白脸,还搞有钱人那一套。”
高佳慧除了疼,心里也崩塌了。
鹏子是她的初恋,当初两个人爱了好几年,可是鹏子和她一样的人,没文化,又懒,又没拼劲。
两个人过得有一顿没一顿的。
后来鹏子说要走,去寻找机会,挣了钱再回来找她。
一走就没了音信,起初高佳慧自己骗自己,可是后来几年过去了,自己都骗不下去了。
她有种受了伤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后来就嫁了钟旭。
她和钟旭没有爱情,不咸不淡地过了一年,猝不及防鹏子出现了,那些激情的岁月噼里啪啦瞬间燃烧起来了。
两人混在了一起。
就那么过着,她从钟旭那里得到物质,在鹏子这里得到爱情。
她没想到,鹏子和她一样,在女人那里得到金钱,来她这里寻找自尊。
亏她还想过,和钟旭离婚后,再不济可以和鹏子过,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几个女人打累了,走了。
高佳慧狼狈至极,衣服已经不能蔽体了。
钟旭从高家出来,他把这精彩的一幕尽收眼底。
他脱下外套披在高佳慧的身上,高佳慧回头看到他,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天一亮就是他们约定好离婚的日子。
高佳慧彻底后悔了,她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她没了娘家,没了工作,连最后的退路鹏子也不可能了。
离婚后,她真的养活自己都难。
她不想吃苦,不想受累,她没有能力,名声也臭了,到哪里找工作呢,那些脏活累活,她又不愿意干。
她顾不上身体的疼痛,跪在钟旭的身边,“你原谅我,我们好好过,我只有你了,不离婚好不好?”
钟旭面无表情,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是你提的离婚呀,就是明天,早点睡吧,明天一早去民政局。”
他的声音让她冷的发抖。
“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高佳慧的语气几乎哀求。
“睡吧,明天离婚。”
“真的不能原谅吗?”她瘫在地板上,声音无尽的绝望。
钟旭已经回了书房,房门紧闭。
第二天,天大亮,钟旭收拾妥当,迟迟不见高佳慧出来。
他以为是她不愿意离婚故意拖延。
他敲卧室的门,没动静,里面就像没人一样。
他推开门,看到高佳慧穿戴整齐地躺在床上,笔直地一动不动。
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上去摸高佳慧的手,冰凉没有一丝温度,他抖着手指放在高佳慧的鼻子下面,他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高佳慧没气了。
他恐惧中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瓶药,有段时间家里发现了蟑螂,彭佳慧买来的,听说毒性很大,灭蟑螂老鼠,买药的特别叮嘱千万不能让狗,猫误食,人也不能碰。
后来用了一点,蟑螂都不见了,高佳慧就把药放在了储藏间里了。
他爬着过去,拿起药瓶一看,空了。
因为恐惧,他想喊出来,但是他的喉咙特别干,怎么都喊不出来。
他只能痛苦地抱着头,张大嘴发不出一丝声音。
一场出轨,就此结束。
高佳慧因为贪念,既要爱情,又要面包,误入歧途,最终走向极端,失去了生命。
钟旭因为执念,被高佳慧戴了绿帽子,因为咽不下那口气,选择了报复和毁灭,最终目睹一条鲜活的生命因为他而没有了。
这样的代价对他们来说都是沉重而巨大的。
如果高佳慧选择钟旭,安分的过下去,或者她选择爱情,自己靠双手去努力,那么一切都会不同。
如果钟旭知道高佳慧出轨,没有选择报复,而是离婚放手,自己平复创伤,那么一切都会不同。
人啊,千万不要生了贪念和执念。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姐夫要再婚,小舅子气得上吊

2022-10-30 21:18:38

情感故事

姐夫再婚小舅子翻脸,那就断绝关系吧

2022-11-2 0:21: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