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老公猝死后,老总对我做了那种事

2020年5月17日晚上10点,刘彤彤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你好,我是周国文的同事,请问你是周国文的妻子吗?

是这样的,周国文在加班时突然倒地抽搐,现在正送往XX医院抢救,你这边赶紧过来一趟。”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急,就像一把把尖刀,扎穿刘彤彤的心脏。

“你说什么?!”

她快速翻起身来,压低声音尖锐地问着到底怎么一回事。

周国文身体一直很健康,他怎么可能会突然倒地?

刘彤彤慌得不行,她快速换好衣服,想要赶过去。

可刚走到门口,她却又停顿了。

女儿小贝才一岁,她出去了,谁看着?

思前想后,她又将孩子带上,绑在后座安全座椅上,开车前往医院。

刘彤彤到达医院时,周国文已经宣告死亡。

死因是心源性猝死,享年35岁。

“不,这不可能!”

听到这个噩耗,刘彤彤歇斯底里地喊着。

女儿被吓醒,懵懂地嚎啕大哭。

同事见此,伸手抱过孩子,刘彤彤直接冲进手术室。

她软瘫在手术床前,面色煞白,浑身都在颤栗。

那个曾经说守护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已经和她天人相隔。

她咬着唇,突然像疯了一般,抓住周国文的遗体晃着。

“国文,我求你了,别给我开这种玩笑。

我胆子小,我经不起吓的,你赶紧起来,没了你我和小贝该怎么办?”

悲戚的哭喊,听者落泪,不忍直视。

刘彤彤哭到晕厥,却仍旧抱着周国文的遗体不肯撒手。

一有人碰她,她就像被惹毛的受伤狮子一样,猩红着核桃大眼,对他们龇牙咧嘴,不让他们碰周国文。

“他肯定是在和我开玩笑,他没死,你们都是坏人,坏人!”

周国文可是她的英雄,怎么能就这样倒下!

刘彤彤不愿相信,发疯发狂,最后不得不给她打了镇定剂,才让她沉睡过去。

再次醒来,守着刘彤彤的是周国文的同事徐清风。

徐清风将早餐递给她,安抚她节哀,叫她想想小贝,她要是再倒下,小贝可就成孤儿了。

就这一句话,让心死如灰的刘彤彤活了过来。

因为周国文就是个孤儿。

他父母早亡,全靠奶奶捡破烂拉扯长大。

他刻苦读书,刚要出人头地,奶奶却已老去。

子欲养而亲不待,成了周国文一生的痛。

刘彤彤不能让可爱的小贝,也成为孤儿,走周国文的老路。

她赶紧抹了把脸,接过早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刘彤彤吃饱后,又将自己打理好。

又去徐清风家看了小贝,见她软糯一团,睡得正香,不由捂着嘴,哽咽地红了眼眶。

那是她的心,她的肝,是让捡起扔弃的刀,再次成为勇士,披荆斩棘的动力源泉。

刘彤彤含泪在小贝额头落下一吻,而后决然转身,大步离去。

身后,熟睡的小贝迷糊睁眼,瘪着嘴嚎啕大哭。

刘彤彤几乎是落荒而逃,跟徐清风一起去了周国文的公司。

周国文是公司副总,如今因公猝死,理应得到赔偿。

但公司老板王总却只是给她打了个电话,叫她节哀。

又侧面说周国文身体本身就有隐性疾病,在猝死前早有预兆。

但到底是在公司猝死的,他们有责任。

并且说给个二十万,私了。

不要走程序,慢且不确定性强,对大家都没好处。

这话说得,半分人情味都没有。

刘彤彤咬牙怼着:“我给你二十万,你把你命给我行不行?!

在我眼里,我老公的命是无价的,他就是因公猝死,该走的流程,该给的赔偿,你必须一个子儿都不许少!”

即便刘彤彤不想要这死人财,但为了小贝,为了周国文,她不得不去谈!

徐清风给刘彤彤递了张纸巾,叫她擦擦眼泪。

他和周国文是最好的哥们,对公司的某些事,也是门儿清。

公司王总又抠又会算计,刘彤彤都闲赋在家四年多了,哪里玩得过王总这老油条。

再加上周国文确实是有基础病,公司很多人都劝他少加班,好好休息,身体重要。

可他却总想着赚多点,每天都像上足发条的机器一样,高速运转。

这边又是独立于总部的分公司,天高皇帝远的,王总难保不会为了保住名誉,把问题都归咎在周国文身上。

毕竟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辩驳的。

但这些真相太赤果果,他没好直说。

只能叫刘彤彤去看看,实在不行,那就请个律师。

这赔偿呢,是必须拿到手的,至于拿多少,就得看刘彤彤和律师的能耐了。

“谢谢了,赔偿一事,我自己去谈,你就别插手了,免得被老板穿小鞋。”

刘彤彤感激徐清风的帮忙,同时也不愿连累他。

到了公司,刘彤彤率先跑进去。

王总本来对周国文就有点意见,刚跳槽过来,就是经理职位。

如今两年过去,业绩斐然,直接提拔为副总,成了他的一大威胁。

所以周国文猝死,他反而有些幸灾乐祸。

活该!

他也见过刘彤彤,长得可不是一般的漂亮。

也怪不得周国文那小子累死累活,也要供养着,这床上想必不是一般的销魂。

要钱可以,就看怎么谈了。

王总嘿嘿笑着,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香薰,打开放在桌上。

对于王总的龌龊心思,刘彤彤是半点不知。

她拿着周国文的病历以及合同,直接砸在桌子上,要求王总走流程。

若是不走,她就闹到总公司!

王总看着刘彤彤即便苍白却倔强的脸,那前凸后翘的身材,仍旧风韵犹存。

他有些心猿意马:“别气,气坏身子可怎么办?”

“周副总猝死一事事关重大,走流程是很麻烦的,来,你先坐下来,我们慢慢谈细节。”

饶是刘彤彤再气,也察觉到王总目光恶心。

可她不坐下,王总就不说话。

两人在进行无声的拉锯,也不知过了多久,刘彤彤都有些头晕了。

她只能坐下,用力指着文件:“没什么好谈的,签字!”

谁曾想王总又看了她好久,才伸手握住她的手摸了两把。

“签字可以,但就看你诚意够不够了。”

“你流氓!”

刘彤彤触电般站起来,刚想拿起桌上的标签砸向王总,可却身形一晃。

她不得不撑着桌子,才没摔倒。

眼前景物,也慢慢变得不清晰,这是怎么回事?

刘彤彤还没想明白,王总就抱住了她,上下其手。

“我要的诚意很简单,从了我,我可以帮你拿到最大的赔偿款……”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故事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一个年老孤独女人的晚年挣扎

2022-7-29 21:25:29

惊悚故事故事

惊悚故事:木偶室友

2022-7-29 21:25:5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