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再婚小舅子翻脸,那就断绝关系吧

wang苗苗想破脑袋都不可能想得到,罗永堂竟然把自己家门的钥匙给了其他女人,还是前女友。

她知道今天自己形象有多差劲,所以在得知zhao喜然身份的时候,她看看自己现在荒唐的穿着,为自己报警以为能立功的天真想法而觉得羞耻。

前女友都能有罗永堂家门的钥匙,她这个现女友没有,还上演了一场抓贼报警的笑话,丢人都丢到他上班的地方来了。

罗永堂人在外地,根本没有回来,也无法设身处地的感受wang苗苗此刻的困境,李潇和其他几位值班的,以前都见过wang苗苗。

但对她都没什么好印象,但相处也算客套。

反倒是zhao喜然,好像跟他们很熟,虽说话也不多,但感觉得到,不一样的。

出来的时候zhao喜然和wang苗苗一起出来。

前者一身精致,红大衣,漂亮的妆,头发丝都是美得,她穿得不伦不类,简直比买菜的大妈还差些档次。

“我朋友来接我了,我送你回去吧。”

zhao喜然表现得很大度,好像对她刚才报警抓她完全不记仇。

而且wang苗苗也下意识的有一种错觉,这女人是故意的吧,刚才她说她非法入室抢劫的时候,她没有说钥匙是罗永堂给她的,更加没说自己和罗永堂是什么关系。

她好像就是要通过她达到什么目的似的。

罢了罢了,她把人想得太深了,哪有这么多事?

“不用了,谢谢啊。”


zhao喜然客气,她不客气就显得自己很粗俗一样,她还是客气吧,她得比zhao喜然更加客气,wang苗苗心想。

zhao喜然点头,朝她笑了笑,“今天的事是个误会,你别往心里去啊,我没怪你,你不知道也正常。”

哦,她知道全乎了,她什么都知道?

门口的大道上一辆红色的奔驰,和zhao喜然的红色大衣相互辉映,路灯下熠熠闪光,她手里拿着手机,标准的微笑,“那我走了,再见。”

再见你妈个xx!

wang苗苗明明很生气,但却想哭的不行了,她今天就不该去找罗永堂,就该低个头认错,回家睡一觉算了。

她随手打了个车,往家里去,用司机电话给王子阳打了电话过去。

王子阳打游戏的时候,天王老子爷的电话都不可能会接的,尤其是陌生电话,他直接无视!

王苗苗打了几个,见司机还在看着她,好像嫌她用电话用久了,她又记不住太多人的号码。

让她打给于珍香,那简直比让她去死还要难受,王军和于珍香躺在一个床上的,更加不可能去麻烦。

许静和石阳那边,刚才才吃完了饭,现在又给人家打电话,绝壁骂她有病。

她回想,自己还记得谁的号码。

脑子里竟然浮现出了许明昌的号码,她抽了抽唇角,自己人缘竟然这么差吗?

王苗苗最终还是给于珍香打了电话,于珍香接通的那一瞬间,她如鲠在喉,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是想打电话让于珍香下楼到小区门口给她付车费的,她半天开不了口。

可能是母女连心,于珍香听出了是她,“你在哪里啊?”

“出租车上。”

“没带钱是吧?”

“嗯,我在回来的路上,快到了。”

“行,你回来吧,我去门口等你。”

简单的对话,谁也没让谁难堪,好像早上吵架的事是上辈子的事似的,于珍香披了件外套就下楼了,没有大张旗鼓,手里拿了五十块钱下去,也不知道够不够,走到一半怕不够,又上拿了个二十的,估计这下子应该死够了,于珍香心里想着,往楼下跑。

到了一楼还怕司机等她,连忙多跑了几脚。

于珍香付完车费,跟王苗苗一前一后往回走,王苗苗走在后面一点,她走在前面。

“你没去找你那个男朋友?”

于珍香主动问道。

结合早上的事,王苗苗面上有些挂不住了,但还是主动道,“妈,你去找他我觉得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你跟他说了什么,他比较敏感。”

“一个男人太敏感不是什么好事。”

“那你找他说了什么?”

“我说他跟你不合适,让他自己考虑考虑,就这些。”

王苗苗叹了一口气,“那你跟我说不就好了,你跟我闹什么?”

于珍香无非是先入为主,她怕她闹,这才先跟她闹起来的。

于珍香看她邋里邋遢的,没再给她过多斗嘴,和她一起上楼,多余的话都没问,进屋睡觉去了。


王苗苗洗完澡出来,神清气爽,找到了自己房间里的手机,许多未接电话,有苏锦绣的,王子阳的,家里人打的,还有王京华打的。

点开微信,消息也多,但置顶的是罗永堂的消息,他说,“过几天回来,最近会很忙,不用联系我。”

一消失就是好几天,一回来就过个夜吃个饭。

王苗苗恍然觉得,她跟他见个面,竟然比跟妃子见皇帝差不多。

她没回罗永堂,直接将手机放下了,闭上眼睛,真舒服,还是家里舒服,好暖和,穿上也软,她闭着眼睛,就这么睡着了。

于珍香在没有提起她和罗永堂的事,对此完全不闻不问了,可能是也怕管太多会吵得更厉害。

王京华替苏锦绣找好了结婚的酒店,黄小明是后来才知道酒店是王京华帮了忙的,他质问苏锦绣,“你怎么回事,我让你找他帮忙了吗?”

“我又没通过你,我让苗苗帮忙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黄小明顿时哑口无言,他腾出时间,到批发市场找王京华。

他来的那天正好将近月底,王苗苗和王京华坐在一起算账。

虽然关系挑开了,但依然是合作伙伴,依然是朋友,说话做事还是跟之前差不多的,王子阳也在那上班,帮忙一起算账,三人坐在嘈杂的市场里有说有笑的。

王苗苗一边剥栗子一边晒着太阳,时不时还对王京华笑。

黄小明车子停下,远远的就看到了,他没走过去,而是给王京华打了电话。


许久没联系,有些生疏,王京华对他还是一如往常,“小明啊。”

“我在你市场门口。”

“你进来吧。”

“我有事,你出来,我找你说话。”

“行,等我一下。”

王苗苗抬头看着王京华,剥了个栗子递给他,王京华摇手,“你先吃,大概就是这些东西,你看看,不懂的你再来问我,问子阳也可以。”

“行,黄小明呢,他不进来?”

“他有事,我出去找他。”

“你小舅子好大的威风。”

王京华笑了笑,拿了一盒烟一个打火机。

“抽烟。”

“我不要,你王老板的烟我抽不起,太贵了。”

“大男人别扭扭捏捏,你有什么说什么。”

黄小明冷笑了一声,推了推眼镜,“我能说什么,你现在是女人也有了,有了新的小舅子了,跟人家处成了亲兄弟了,我爸妈你忘了,我姐你也忘了。”

“你别胡说。”王京华拧眉,“我跟苗苗是合作关系,子阳是我请来做账的。”

“要不是她跟罗警官确定了关系,你早就坐不住了吧?”

王京华脾气好,但黄小明多次这么阴阳怪气,让他极不舒服,“我把你当亲兄弟,把你爸妈当我亲爸妈,我对你们从来都是当自己人,你有什么说什么,你别在这跟我拐弯抹角,弄得大家不舒服。”

“我真要弄得大家不舒服我就进去了,不会让你出来,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了。”


王京华没他读书多,但说话做事这块比起他有过之而无不及,黄小明不爽他有再找的心思,他是可以理解的,但理解也得有个限度,哪能一直这样忍让下去,那不就是成了懦弱了。

他没必要懦弱,他问心无愧。

只是黄家一家子现在对他都这么冷漠,他恍然间有种一无所有的错觉感,无家可归了一样。

“就算我跟苗苗没成,以后遇到合适的,我还是会结婚的。”

王京华开门见山,“我也不小了,你总不能让我百年了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你以前说过你不找的。”

“那是以前!”

黄雯刚离世那几年,他是没有找的打算,也拍着胸脯说了这种话,可人总会变,年纪越大越觉得孤单。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子女,每天除了赚钱就是赚钱,没有目标。

黄小明因为知道他有再找的心思直接就不跟他联系了,他打电话给黄父黄母也都受到了冷嘲热讽。

那一刻他突然清醒了,不是家人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家人,真正的家人就跟王家一家子一样,吵归吵闹归闹,转头就不记仇了。

而黄家和他,显然是不一样的。而且区别非常的明显。

只有自己的女人,自己孩子,自己真正组成一个家了,那才是真正的掏心窝子的一家人。

他看事准,醒得也快,察觉到不对,就不会再继续犯傻了。

“你自己说的话不作数,我姐姐死的时候,你忘记你对她说的话了吗?”

王京华看着他,“我没忘,但人死了就是死了,我把你供到大学,研究生,托关系让你进三医院,看着你结了婚又离婚在结婚,我想找个人过日子都不行,你有什么资格干涉?”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一个已婚女人最悲惨的婚外情

2022-10-31 17:51:47

情感故事

姐夫被小舅子侮辱,被骂成白眼狼

2022-11-2 0:25: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