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被小舅子侮辱,被骂成白眼狼

黄小明咬了咬牙,“你一直都这么想,你终于说实话了是吧?”

他还指望着自己不理他,让父母也不理,王京华就会打消再找的念头,谁曾想竟然愈演愈烈了。

王京华拧眉,“我说错了吗,我希望你父母好,希望你好,指望你们都能好,你们谁希望我好过了?”

“我想找个女人过日子,生个孩子,我有什么错?”

姐夫和小舅子撕破了脸,黄小明气得不行,一拳头上去,咚的一声。

王苗苗和王子阳听到了动静,连忙跑过去。

“华哥!”

“黄小明你疯了吧,你姐夫你都打!”

“我姐夫?”黄小明冷笑,看了一眼王子阳,拍着他的肩膀,“马上是你姐夫了,还我姐夫,真会说笑。”

“黄小明,你几个意思?”

“我几个意思,脚踏两只船的女人,还在我这摆什么谱,你当大家都不知道你什么德行?”

王苗苗莫名其妙,看着黄小明眼里的恶意,没忍住冷笑了一声,“黄小明,你,你有病吧?”

王子阳也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忽然就急眼了,挽起袖子就要动手,“子阳!”

“你特么神经病吧,要不是看在锦绣姐的面子上。”

“怎么,你两姐弟还挺重口味,一个看上我姐夫,一个看上我老婆!”

王京华一拳揍过去,没让黄小明接着往下说,黄小明揉了揉自己的脸,看着王京华,“以后没有联系的必要了。”

“这十年,就当我瞎了眼,我姐也是瞎了眼。”


黄小明说着就走了,眼中隐隐还有泪花,相处十年,当家人看待,眼下闹成这样,王京华心里也难受,但他知道这次是黄小明过分了,所以不会再让。

难受归难受,三观不会偏。

王苗苗和王子阳都有点担心他心情不好,给他剥了个栗子,王京华若无其事,“继续看,看,咱们继续对账。”

“你要是今天没这个心情,改天也可以,我明天再来。”

“择日不如撞日,对账……”

王京华低头继续看,一边跟王苗苗说话,丝毫不受这件事的影响。

忙完了王子阳送王苗苗回去,送到地铁站,她多嘴问了一句,“黄小明经常来批发市场找他?”

“没有,我就见过这一次。”

“那你怎么认识他的?”王苗苗好奇起来,“我好像也没带你认识过他,你怎么知道他是谁?”

“不是锦绣姐的未婚夫吗?”

“对啊,可我没跟你介绍过,你怎么见了面一下就认识?”

王子阳点了点头,“哦,是这样的,我……”他犹犹豫豫,“我……啧……”他有点解释不上来,拧了拧眉,“我……我有一次开车路过看到他跟锦绣姐走在一起,我就知道是他,后来你在家不是也跟锦绣姐打了电话,我才知道他和华哥的关系。”

“是吗?”

王苗苗眼神里带着几分疑惑,王子阳清了清嗓子,“我能骗你吗?”


坐地铁一路回家,半路上接到了罗永堂的信息,王苗苗前几天丢了那么大的人,结果他不在,风头过去了,她都快把出洋相的事给忘了,结果他又来了,还真会挑时候。

王苗苗不想装聋作哑,她倒想成为沉得住气的人,偏偏就不是那个性子。

转地铁到罗永堂家门口,男人一身便装到地铁站接她,估计也知道前几天发生的事,看到她就笑。

王苗苗板着一张脸,看上去死气沉沉的,罗永堂拍了拍她的肩膀,“穿这点,冷吗?”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我穿的是羽绒服,里面还有两件毛衣,你说我穿得少?”显然在跟她找话题。

不过罗永堂这个男人也太直了,话题都不会找。

王苗苗觉得气人又觉得好笑,还在跟他僵着。

罗永堂笑着看她,“生气了?”

“怎么敢?谁敢跟罗警官生气,真害怕惹您不高兴了一个手铐把我铐上关进去了,到时候啧啧,哭都来不及哭呢,是吧?”

她阴阳怪气,罗永堂低着头,“去喝咖啡。”

他带王苗苗去了咖啡厅,这个点正是下班的点,许多上班族白领都爱来咖啡厅休息,带着笔记本电脑,偶尔忙忙工作。

罗永堂并不喜欢这种场合,但他知道,王苗苗先。

咖啡捂在手里暖暖的,休息了将近大半年,即将踏入工作,王苗苗有些恍惚,咖啡厅人来往的人群就好像是她的剪影,罗永堂也不跟她绕弯弯了,一本正经看着她。


王苗苗什么都没问,但他必须得主动把误会解释清楚。

她看着咖啡厅内的商业人士,望着玻璃外的人来人往……

罗永堂主动道,“我们聊聊。”

“你讲吧。”

她收回目光,刚才看风景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赵喜然的钥匙是我给她的,但那是好几年之前的事。”

“分手了为什么没收回来。”

“来不及,当时情况不允许。”

zhao喜然让他辞了工作和他一起做生意,赚钱,他没同意,zhao喜然渐渐的就和他有了隔阂,闹分手,他当时尊重她的意见,zhao喜然收拾东西就走。

估计是以为他还会来劝她,挽留他,但他没有,赵喜然直接就离开了,去了外地做生意,近几年估计是嫁了人,过得蛮好的,具体的他不清楚。

对罗永堂来说,这就是一个已经过去的人了,没过多纠结,哪里会想到zhao喜然会时隔几年突然来开他的家门,还被现任王苗苗撞了个正着。

“你知道她有钥匙,对吧?”

“知道。”

“那你分手后怎么没收回来。”

话题被他绕出来,又被王苗苗绕了回去,一如他当年在派出所把她当嫌疑犯的问话方式。

罗永堂也只得老实了,她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没来得及。”

“分手后可以问她要,怎么没问她要?”

“分手后就不该再有任何联系,不是吗?”

“可你们事情还没解决清楚,大可以解决清楚后再断了联系,不香吗?”


罗永堂看着她,“我会问她把钥匙要回来。”

“你就应该在回来见我之前,就去找她把钥匙要回来!”

王苗苗的声音不自觉加大,她简直无法忍受罗永堂还有个那么有气质的前任,有气质就算了,长得也还不错,上次把她秒得死死的。

“若是我刚回来不来见你,跑去见她,情况岂不是更糟糕?”

王苗苗也是个女人,也会自卑,她看着罗永堂,气不打一处来,“她结婚没有,有老公没有?”

“有。”

“你怎么知道的,你说没关注,其实还不是关注了,不然你怎么会知道。”

“我听我们共同的朋友说的,我没刻意去关注。”

“那你怎么还记得,你就该像耳边风一样知道了立刻就忘了。”

这多少是有些无理取闹了,他拧了拧眉,“职业习惯,下意识的去记一些东西,抛开这些不谈,单是普通人,知道了你让他立刻就忘,也不太容易。”

解释没毛病,但王苗苗还是生气,她看着他,气得都快哭了,“你知道上次我出了多大的洋相吗,我真的以为她是什么不法分子上门报复的,我都快吓死了。”

“我去拦着zhao喜然的时候,我都怕她突然从包里拿出一把抢,或者一把刀,朝着我给我一枪……”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罗永堂噗嗤笑出了声,王苗苗更气了,“你还有脸笑,我一心想着帮你抓坏人,你在这笑?”

“我知道,我知道你委屈了。”

“我路上还在想我这也算是替你立功了,让人家都知道你女朋友还是蛮厉害的,结果到了之后……”


王苗苗一边说一边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是真的委屈得不行了,丢人的后遗症又来了,她眼泪吧唧掉下来。

罗永堂将椅子搬到她边上,“好了,没事,他们不会笑你的。”

“你管得住他们吗?”

“我会注意,谁敢说你闲话,我就记下来,让他们加班。”显然是说笑,哄她开心的。

王苗苗打了他一下,罗永堂没有还手,“不许和那个赵喜然联系。”

“行。”

“把钥匙拿回来,我都没你家钥匙,你前女友还去你家开门。”

“你不让我跟她联系,我怎么拿钥匙?”

“问得好,下次不许再问了。”

王苗苗擦了擦眼泪,有点哭笑不得,又觉得自己又在公众场合出了洋相,烦得不行。

“这个zhao喜然,该不会是经常拿钥匙去你家吧?”她又敏感起来。

“我保证,我对天发誓没有,这是第一次,她之前应该没在本地。”

“别让我知道你骗我。”

“我没骗你,我这几天在外面忙,听到李潇打电话说这个事,我怕你多想。”

不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稍微煽情一点就不得了了,“你还会怕我多想,你前任有你家的钥匙,我都没有。”

“给你了你没要。”

“那你不知道多给几次?”

罗永堂掏了一下口袋,掏出钥匙给她,“给你,拿着吧,你要是不放心手机也可以查。”

又把手机给了她,王苗苗鼻子红红的,看着他,“去见我父母,或者带我去见你妈,你选一个,我想名正言顺,不想双方都不认识,感觉跟偷情一样。”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姐夫再婚小舅子翻脸,那就断绝关系吧

2022-11-2 0:21:01

情感故事

到娘家坐月子,婆婆逼迫我喂奶

2022-11-2 23:36: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