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娘家坐月子,婆婆逼迫我喂奶

罗永堂听她说又要见家长,下意识往后一靠。

跟着王苗苗回去见他父母?

他真的还没做好准备,上次和于珍香见一面,已经很不适应了,再说他手里案子还没完,要是哪天出什么事,岂不是连累了人家。

他喝了一口咖啡,拧了拧眉。

“怎么了,不愿意?”

“愿意。”

他主观上不愿意,但王苗苗提这个事情不止一次了,要是不解决,他也会怕她不开心,“我同意带你去见我妈,但她的情况你知道的,我怕吓到你。”

“我不怕。”

说到底,还是不肯跟她回去见父母,宁愿带她去医院见罗雪梅。

晚上本要一起过夜,但罗永堂临时又接到了电话,要去处理后续的工作,将她送到小区楼下,“上去吧,早些睡。”

“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你妈?”

“等这几天空下来,我说到做到,别担心。”

“嗯。”

她正要走,罗永堂抓着一个红色的盒子从车上下来,一个很小的锦盒,丝绒面料的,上面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拿着,回来的路上顺手买的,戴着玩。”

“这什么?”

“你自己看,走了。”

罗永堂转头就上车离开了,“快上楼去,下面冷。”

她朝他摇摇手,看着男人的车子在街道的尽头消失,她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项链,散发着银白的金属色,项链吊坠是一只精致小巧的四叶草。

这男人真是,送礼都不知道亲自给人戴上。


王苗苗转头上楼,迫不及待的脱了外套,拿了项链自己给自己戴上,过程很艰难,但是还别说,罗永堂眼光不错,项链长度刚好,到她锁骨的位置,四叶草静静的垂下,很好看,显得锁骨很漂亮。

客厅里王子阳还在跟于珍香说话,说起今天黄小明到批发市场打了王京华的事,“锦绣姐那个老公不是个东西,虽然是医生,但我真的不喜欢他。”

“医生多好,以后有个三病两痛的我们还要去找人家,不然的话怎么方便?”

于珍香紧张起来,“你可千万别犯傻,咱们谁都不能得罪,把关系处好。”

“处不好,我看到他我就来气,我就恶心,呸……跟锦绣姐差远了。”

王子阳护着王京华,整个王家也都喜欢王京华,但黄小明是个医生,他们也不想得罪,光是听吐槽几句,让王子阳别乱说话。

王苗苗正戴着项链臭美,越看越好看,拿了手机对着镜子,拍了个锁骨戴着项链的照片,挑了个角度最好的,p了一下滤镜,修长了一点,发给罗永堂。

所有人都在跟王子阳说,不能得罪黄小明,下次看到了还是要道个歉,不能让人家记仇,但王子阳不想,“我怕他吗,我怕他个屁!”

“我觉得子阳说得对,职业这块跟人品是两回事,他可能是个好医生,但为人这块真的不行。”


王子阳看了江洁一眼,有点尴尬,江洁又道,“他前妻都死了那么多年,他再找应该得到所有人的支持,他照顾黄医生那么多年,黄医生没有第一时间站在他那边,替他考虑,是黄医生的问题。”

江爱国心想,哪有你这个傻的闺女,什么都说,“江洁,你过来,你不能乱说话。”

“妈,我没乱说,子阳说得对呀!”

王苗苗没有出去掺和,她一出去估计更加不得了了,她怕于珍香和王军一看到她又开始撮合她和王京华。

她跟罗永堂好着呢,刚刚才借题发挥解决了赵喜然的事,她这边可要稳住。

不出去,坚决不出去,就当这件事和她无关。

但她得出去洗脸刷牙啊,她等到外面渐渐的没人了,这才出去,一身睡衣,往卫生间跑,出去的时候发现大家都还在客厅里,没走。

“江阿姨,江洁,爸妈,你们还不睡啊?”

“还早着呢。”

“那我洗澡了。”

王苗苗洗完澡出来,客厅里的人还是没散,她就不明白了,他们究竟要说什么,挨到现在还不睡。

于珍香看了她一眼,“你弄完了过来坐。”

“没弄完。我还要擦脸。”

“等会儿擦,你先过来坐。”

“行。”

上次的事惹恼了于珍香,王苗苗现在完全不敢惹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你对许明昌还有感情不?”

“没有,你怎么会提到这个人,他在我心里就跟死了一样的。”

“你要是还喜欢许明昌,你们复婚我不介意。”


王苗苗干笑,“妈,别开这种玩笑,他配得上我吗,你看看他那个鬼样子。”

“搬家前后,许明昌给我和你爸都打过好几次电话,说了一些罗永堂的情况。”

原来如此,她以为父母只是单纯的对罗永堂印象不好,原来还有许明昌在背后推波助澜,他还真是阴魂不散,跟死猪一样!

“他打你们电话做什么?”

“也不做什么,就是问好,问我们身体如何,问你在家如何,别的没多聊。”

“他说罗永堂什么?”

于珍香叹气,“还能说什么,他跟陶安贵是亲戚,罗小芳那边也知道很多罗永堂的事,说罗永堂家里的事,还有他从小就在小芳家里长大,受了小芳父母不少照顾,但他这个人对谁都不热情,也没有情商。”

“他不是没有情商,只是看对谁?”

“人是个好人,当老公的话,我跟你爸还是觉得不合适,你们可以处处看,但不用带回来。”

“为什么?”

“带回来万一成不了反而尴尬,你实在要谈你自己跟他谈吧,我们不管,但也不勉强一定有结果。”

意思是,只当她新鲜劲上来,玩玩而已,玩过了不行就拜拜。

王苗苗觉得父母不应该有这种想法,显得很不尊重她,但她又没办法跟他们争辩什么,罗永堂也确实不愿意回来跟她一起见她的家人,这样刚刚好。

江爱国看这情况不太对,“老于,我跟江洁上去睡了。”

“好,去吧,早点睡啊江洁。”


于珍香跟江洁说话,秒变夹子音,温声细语的,跟她说话就有事说事了,“你上次在许静那边对吧,都跟明昌离婚了,还是少跟那边的人接触。”

“许静和许明昌没什么关系,这当中发生了什么,你不是都知道吧,我跟许静是朋友,怎么能不接触。”

“那许明昌打过你电话没有?”

“没有。”

她早就拉黑了,除非许明昌换电话给她打,否则根本接不到。

于珍香和王军看了对方一眼,“那没什么事了,你去睡吧,你要是有复婚的打算你可以跟我们说,你要想继续跟罗永堂谈着也可以。”

王苗苗搞不懂父母究竟是怎么想的,之前是全力支持她和王京华好,现在得知王京华是黄小明姐夫,黄小明反对他再婚,立刻转了风向,支持她和许明昌复婚了。

好像对他们而言,只要是个男的,除了罗永堂以外,谁都可以……

于珍香确实是这么想的,跟罗永堂,那是苦的在后面,王苗苗跟许明昌复婚都比和罗永堂在一起好得多,至少许家早就是知根知底了,虽然自私,现实,但现在王家今非昔比,复婚了不一定过得比以前差,有她帮着王苗苗坐镇,定会像罗小芳父母护着她那样护着王苗苗。

罗小芳在娘家坐月子,日子过得很滋润,金将玉和陶安贵只能空了过来看,陶安贵尚可以舔着碧莲过来一起住,但金将玉不行,万媛直接说,“不好意思亲家母住不下。”

金将玉也不好厚着脸皮一直赖着。


鉴定结果早就出来了,陶安贵亲自去拿的,拿到后就跟金将玉说了,孩子是他的。

但尽量这样,依旧不能排除罗小芳和罗同堂有一腿的嫌疑。

孩子是他的,两人有没有那种关系,另说。

金将玉松了一口气,孩子是陶家的种就好,她天天都想过去亲近,但万媛和罗宣很嫌弃,罗宣还好,他出院没几天上班去了。

万媛不行,万媛就请长假在家陪着,和那个姓王的月嫂一唱一和,两人都顶着金将玉,令她窒息。

罗小芳喂奶喂了没多久,还是痛得厉害,晚上也不想起夜了,跟万媛说当妈太累了,生孩子痛,喂奶痛,涨奶也痛,好难受,好痛苦。

月子才半个月,万媛做主,不喂奶了,去中药店买了回奶宝给她。

这件事并没有告诉金将玉和陶安贵,万媛自己做主,罗小芳也没想通知他们,想也不用想肯定会遭到反对的,一天下去,基本上就没有奶了。

恰好遇到金将玉过来看孩子,孩子饿了,月嫂立刻就要去泡奶粉,金将玉清了清嗓子,“慢着,小芳,小芳啊!”

“她在休息,你别喊。”

万媛不悦的看她一眼。

金将玉怵她,笑了笑,“亲家母,孩子饿了呀,让小芳喂奶啊。”

“喂奶太麻烦了,小芳晚上睡不好,这月子马上要过了,休息不好容易得月子病,让她休息。”

万媛的话就跟圣旨似的,金将玉心里不痛快,“那也不能不喂奶,我们都这个时候过来的,习惯了就没事。”

“我女儿习惯不了,奶粉一样的,多花点钱嘛,营养一样的……小芳现在也不能喂了,没奶了。”

“不可能,这要是没奶了多捏几下就好了,小芳……”金将玉直接就抱着陶平进屋去,要让罗小芳喂。

万媛拉着她,“吃了药,喂不了了,别吵了!”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情感故事

姐夫被小舅子侮辱,被骂成白眼狼

2022-11-2 0:25:11

情感故事

我被我们老板娘看上了

2022-11-5 9:43: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