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将至

白凤坐在病床前,握着娘的手,黑色的寂静裹袭了世界,娘带着黏丝的呼吸声爬满了四周,敲击着白凤的心。

“娘,又睡不着了么“,白凤细细地问道。

“没大事儿“,娘握了握白凤的手,平静地说道。

“凤儿啊,快过年了,饭店,里,这几,天应该吃饭的人,不少吧,还,有过年要准备那,么多事儿,你在这里陪了那么多天了,回去吧,让你姐来看两天儿,忙完了你再来”,娘断断续续地说道,强忍着肺部气体的流通带来的瘙痒与疼痛。

“没大事儿,娘,家里忙得过来,我就在这陪着就行”。

“行啦,听娘的,让白霞,来看几天,你,回去忙着,今年娘想去你家过个年”。

白凤的眼眶生满了湿润,没有讲话。

娘又睡着了,白凤整理了一下被子,坐在床边,头轻轻地放在娘的身旁。 

月光撒进窗户,冷冷地拥抱着母子二人。


“快过年了,这两天饭店有点儿忙不过来,我得回去帮两天,你帮我去看着娘两天”,白凤对着坐在客厅里的白霞说道。

“这家里也老多事儿要做来,他爹最近这两天还有点儿高血压”,白霞弱弱地说道,眼睛向别处飘去,但始终没有聚焦。

“饭店就靠着这几天多赚点儿了,我忙完这两天就没事儿了,不让你待很久”,白霞的语气平缓,但语速明显快了一些。

“咋啦,干么呢”,姐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这几天饭店忙不过来了,我得回去帮两天,让我姐上医院里陪两天去”。

“前两天不是刚去了啊,咋又让你姐去”,他愠怒地说。

“前两天前两天,那都多少天了,我就问你们,那是你们娘吧,问你呢,白霞,是那个人生的你吧,做人凭点儿良心吧,医药费扣扣索索拿那几百,让你去陪两天吱吱歪歪磨磨唧唧,么事儿都别搞得太难看,晚上你就过去,我忙完这几天就去”,白凤说完就往外疾步走去,重重地摔了一下门。

屋里的两个人停留在原位置,等白霞走远后,嘟嘟囔囔了起来。

“奥,说得真好,说得就跟光自己孝顺一样,咱都是没良心的东西,咱没出过力,咱没掏过钱“。

“个舅子,甭理她,她回去忙,饭店赚钱又不给咱,她那一家孝顺,她那女婿咋不停停手里的活儿,咱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哎,没法整,摊了这么一摊子事儿,我还是过去一趟吧,在那儿待一天我就回来,剩下的爱咋办咋办“。

白霞气冲冲地回到房间里,她男人本来想上厕所,现在气得,尿都憋了回去了。


“娘,没事儿了吧,小凤这几天饭店里忙,我跟她说我来这儿待两天,忙完这几天她就回来“,白霞走进病房,殷勤地说道。

娘闭着眼,脸扭向一边,脸色白皙,静静地躺着。

“小凤也真是,这几天也不把手里活儿放放,少赚二毛钱又饿不着,我前几天一直在她饭店里帮忙来,店里人真不少。哎,娘,你吃苹果吧,我给你削两个“。

沉默。

白霞停止了话头,坐在床边,看起了手机。

沉默。

时间无声地审视着病房,白霞坐在昨天白凤的位置上,轻微的鼾声响起,娘把头扭过来,看着身边的女儿,漆黑中,眼睛里浮现出月光的闪亮。

肺部又起汹涌,娘将手掌轻轻移向女儿的身旁,抚摸着她年轻时的回忆,一家人的欢声笑语中,匆匆地向太阳走去。

清晨,早餐过后,她男人以高血压不舒服为名,把白霞喊了回去。


娘孤独地躺在病房中,脑中不断闪出一些重复的画面,两个女儿放学后争相跑向自己的怀抱,左手拉着白凤,右手牵着白霞,日落西山。

“娘,娘,今天晚上吃啥啊“,白凤问道,”我想喝大米汤,放糖。“

“我也想放糖,行不行啊,娘。”

“娘,白霞今天在课上被老师熊了,别给她吃饭”,白霞戏谑地说道。

“你再说,你再说,我就吃,不给你吃”。

两个女儿打闹起来,围着自己转圈圈……

娘安稳地躺着,疲惫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嘴里微微地嘟囔着,“好了,好了,别闹了”……胸部的起伏越来越小,笑容越来越凝固……

月光洒在病床,铺上了一层裹尸布。


年将至,有些人走了,有些人来了。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散文

赠以落霞

2022-11-2 23:23:54

散文

那年看日出

2022-11-10 21:09: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