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当行也有阴阳合同,偷换当户的东西,还骗他们借高利贷

“这帮狗日的,太不讲规矩,你这个主意不错,咱们下午就去。”老虎答应得很痛快,正如他所说,他最痛恨的就这种不讲规矩的人。下午,老虎叫来了两个小弟,我们一行五人,开了两辆车再次来到忠义典当行。

前段时间,我妈胰腺癌做手术需要钱,我老婆刘梅背着我,把她奶奶留给她一个古董花瓶给典当了。

可等刘梅去赎当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签了阴阳合同,不光要交高额利息,还威胁她不给钱就要她命……


事情还得从一个月之前说起。

我妈得了胰腺癌,前前后后看了好多家医院,最终到了省城医院,决定做手术。

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才真的知道生活有多不容易。年初我家刚换了一套改善房,之前是个小两居,住的实在是憋屈,老早就想换,可刚换完新房不久,我妈就查出了得了病。

我妈是农民,没社保没保险,所以这手术费只能是我自己扛。

我们家里还有一笔30万的定期存款,5年期的,还有一个月就到期了。这笔钱我们是一直攒着,等儿子长大娶媳妇用的,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这手术可等不了一个多月呀,床位手术都要提前预约。

我跟刘梅商量,要不就不要这利息了。刘梅虽然非常不太高兴,但还是答应了。

我让她去取钱,我带着我妈来到省城医院安排住院和手术。

说实话,刘梅是个好老婆。我农村人,她是市里的,而且30多岁仍然很漂亮。而且刘梅没有表现出任何对农村人的歧视,对我妈这个农村老太太也是照顾得特别周道。所有人都说我走了狗屎运,才能找到这么好的老婆,我自然也加倍地去爱护她。

刘梅平时很节俭。30万5年定期的利息,这次为了给我妈手术,她能忍心把钱取出来,说明她真是个好样的。

我和我妈在省城前后待了有一个多月,排队手术,术后恢复,放化疗。刘梅第一笔给我打了20万,也没剩多少。

我妈总觉得花了那么多钱给她治病,给我带来太大负担了,心里不落忍。还好我妈这么多年一直干农活,身体还是很硬朗的,术后恢复也还不错。

出院之后,我们离开省城,我本想让她在我家多住一阵子,好好养养身子。但我妈说啥也要回老家。我理解我妈的意思,花了那么多钱她心里负担太重,住在城里每天看见我和刘梅,她心里压力太大。

我只好把她送回老家,定时给她送药。

本想着,我妈的病也治好了,这下可以安安稳稳地生活,努力搬砖赚钱了。可没想到,我才离开一个月,之前那个完美的刘梅变得特别敏感。

我一番调查之后,发现她竟然和陌生男人去开房。


我在省城整整陪护了一个月,刘梅一个人在家接送孩子上下学,还要上班,还要做饭,绝对要比我辛苦一百倍。

等把我妈送回农村老家之后,我开始好好表现,下了班做饭、做家务、接送孩子上学,好让刘梅能好好休息一下。

但我却发现,刘梅对我有些不冷不淡的,而且我把剩下的钱转给她后,按照她以往的脾气,肯定会给我核算一下花销,再好好絮叨一些要如何攒钱,但这次她却没说什么。

我刚开始只是以为,这一个月把肯定是把刘梅给累坏了,也没多想。但三天后,我好哥们儿陈阳的电话,一下就让我跌入了冰窟。

“雷子,你来春风酒店一趟,我在门口停车场等你。”陈阳在电话里说。

陈阳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处得就跟亲兄弟一样。

“什么事?我上着班呢。”我在电话里问他。

“别墨迹,快点,有事。”说完陈阳就挂了电话。

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陈阳语气绝对不会这么急。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让同事帮我打个卡,就提前溜了。

到了春风酒店,我在停车场找到陈阳的车,直接上了副驾驶。

“怎么回事?着急忙慌的。”我问陈阳。

“雷子,你看看。”陈阳打开手机里的一张照片,拿给我看。

照片里是刘梅正和一个陌生男人,一同走进春风酒店。我拿着陈阳的手机,眼睛都要瞪出血了。这是我老婆刘梅?刘梅怎么可能是这种人?她特别顾家,她怎么会出轨呢?我真希望照片里的人不是她。

“我有事路过,碰巧看见。他们还没有出来,我一直守着呢。雷子,先别急,刘梅不是这种人,兴许里边有其他事。”陈阳递给我一支烟。

“我也不相信刘梅是这种人,可我一走走了一个多月,是不是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我点上烟,脑子里一团乱麻。

“先别多想,待会儿等人出来,好好问清楚。”

车里的气氛很尴尬,即便是我最好的兄弟,但面对被戴绿帽子这种事,好兄弟也没法感同身受啊。我俩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刘梅和一个男人从酒店门口出来了。

出了酒店门口,男人连招呼都没和刘梅打,就直接到路边打车了。我赶紧冲了过去,可那男人都已经坐上车走了。

我又回头走到刘梅面前,很严肃地问:“这是怎么回事?”我本想破口大骂,但面对刘梅我骂不出来,从恋爱到结婚这么多年来,我们两个太恩爱了。

“老公!”刘梅看见我,直接扑进了我怀里,然后就开始哽咽,已经泣不成声了。

“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是不是刚才那个男人欺负你了?他是谁,你告诉我。”我抱着刘梅来到酒店拐角没人的地方,我可不想让人围观。

“老公,我对不起你,我跟刚才那个男人睡了,但我并不认识他。”


“什么意思?不认识,你跟她睡?”我抓着刘梅的肩膀,质问着她。

刘梅更是哭泣不止,哭得我心都要化了,10几年以来我从来没讲过刘梅哭成这个样子,她绝对是遭遇特别糟糕的事情,我又赶紧把她抱在怀里。

刘梅哭了10几分钟之后,才断断续续把真相告诉了我。原来,刘梅表面上答应我把那30的定期取出来,可是她实在舍不得利息,所以她没去银行取钱,而是把她奶奶留给她的一个古董花瓶拿去典当行典当了。

刘梅计算过,从典当行那里典当20万用一个月,所需要的费用远远少于我们30万定期的利息。刘梅想着,一个月之后定期存款取出来,去典当行再把花瓶给赎回来。

可等刘梅取出钱,去典当行时,却发现典当行老板给她签了阴阳合同。明明当时签的是一个月赎当,可合同里却变成了半个月,而超过半个月之后利息每天翻倍,这些利息涨到了将近10万。

那时,我还在省城医院里没有回来。刘梅也没给我打电话,怕我担心。

但刘梅简直要气疯了,10万块钱对于我们现在这个家庭而言太重要了。给我妈动完手术,前后花了将近20万。我们家的存款就剩下这10万块钱了。要是再把这10万付出去,我们家就真的一点存款没有了。

刘梅当时就要报警,可是典当行老板威胁说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即便是告到法院刘梅也必输。

刘梅无助极了,这时典当行老板贱兮兮地 告诉刘梅,只要刘梅答应她一件事,他们利息就不收了,只收1万块钱保管费。刘梅问什么事,典当行老板说,让刘梅赔三个男人睡一觉,利息就免了。

刘梅当场就想抽他一耳光,但为了10万块钱,刘梅屈辱地答应了。而今天这个男人,正是三个男人中的最后一个。

这帮狗日的,竟然让我老婆去陪别人睡觉。我感受了奇耻大辱,我一定要报仇。

“老公,我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要先把花瓶拿回来,你陪我去好不好?”刘梅哭得梨花带雨的。

“当然,走,我们一起去。”我擦干净刘梅的眼泪,带她上了陈阳的车。

陈阳看见我们两个这种状态,没好意思问话。

“阳子,带我们去趟忠义典当行。”我对陈阳说。

陈阳没问啥事,直接发动车子。

一路上,我都在想,要先把花瓶拿回来,再好好琢磨如何给刘梅报仇。这个仇不报,我这辈子就不是男人!

到了典当行,老板不在,刘梅给他打了电话,老板让店员把我们的花瓶拿了出来,交接完各种手续,签好字之后我们就先离开了。

本想先会会他,结果人不在。我们只好先回家,可是在路上,我却发现了不对劲。

这个花瓶,不是我们的。这件古董花瓶是刘梅的陪嫁,我欣赏过无数次,花瓶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其中有一条纹路很特别,是在底部。现在手里这个花瓶,虽然长得和我们的一样,但那条纹路没有了。

这个狗日的典当行,不仅白嫖了我老婆的身体,竟然还把我们的古董花瓶给掉包了,给了我们一个赝品假货!


“这花瓶不是我们的!”我在陈阳车里大喊着。

“什么?”刘梅问。

我赶紧让陈阳掉头回去,在路上告诉了他们我发现的不对劲。等回到典当行,找到刚才那个店员,店员却说这就是我们的花瓶,货品出了他们店面他们概不负责,而且我们刚才已经在收据和合同上签了字按了手印。

白纸黑字再加上手印!我们就眼睁睁的被这个典当行玩了两次!我真气急了,想上去给这个戴金链子的店员一拳,被陈阳拦住了。陈阳把我拉回车里,告诉我现在闹事没有用,兴许是我看错了,让我找个人鉴定下。

我也希望是我看错了。陈阳说得对,现在闹事打人,吃亏的只能是我。

我让陈阳开车去了我认识一个古董藏家家里,我当时就找他对这个花瓶鉴定过。他说这是明朝的,虽然不太名贵,但放在市面上卖个大几十万还是很容易出手的。

到了藏家家里,藏家拿出刚接过花瓶,表情就变了:“从哪搞来的赝品?”藏家连眼镜都没戴,凭手感就直接判断这是赝品。

“老师,麻烦你好好看看!”刘梅此刻也心急如焚。

“错不了,这个是复制的工艺品,不是明朝的古董。”藏家又戴上眼镜,拿着放大镜看了一圈,斩钉截铁的说。

我气得差点跌倒在地上,这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缓了好一会儿,辞别了藏家。我安慰了半天刘梅,让她不要太自责,这事不怪她。要怪就怪那个狗日的典当行老板!

我让刘梅先回家接孩子,我要和陈阳喝点酒发泄一下,要不然我真要给气死了。

“阳子,你认识的人多,我想弄死他!”酒桌上,我直接干了一杯白酒,然后把刘梅的遭遇全都告诉了陈阳。

“兄弟,犯法的事咱不能干,但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你让我想想!”陈阳也陪我干了一整杯。

“我有个主意,不过得让你表哥帮个忙。”我向陈阳求助道。

“表哥自己人,放心吧,你打算怎么办?”

我把我想法,仔仔细细地跟陈阳说了一遍。陈阳听完之后,也觉得这个主意非常不错,立马拿出手机给表哥打电话。

陈阳表哥绰号老虎,在我们当地名号很响。在监狱里待过几年,出来后领着一帮出狱的狱友干拆迁生意,还开了一家夜总会。江湖上都传言他心狠手辣,在监狱里活吃过别人的耳朵。

老虎的过去我不知道,不过陈阳带我和老虎一块吃过饭,老虎挺和善的,还一直劝我们要遵纪守法。

“我把事儿跟表哥说了,表哥让我们明天去找他。”陈阳脸上的表情也很兴奋。

“谢谢兄弟,啥也不说了,都在酒里了。”

当晚我们没有多喝,要养好精神去见老虎。

回到家之后,儿子已经睡了,刘梅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愣。她看见我回来了,也不敢抬头看我。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把她揽在怀里。

“老公,你不会不要我了吧?”刘梅又哭了。

“怎么会?”我轻轻拍着刘梅后背,“梅梅,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爱的人。这件事不怪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把花瓶要回来,也一定会给你报仇。”

“老公,你可千万不要做犯法的事,这个家还要指望你呢。”听完这样说,刘梅抬头看着我。

“放心吧,不会的,以后做什么事都要和我说,受欺负也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不能让别人欺负你,知道吗?”

我和刘梅紧紧相拥,我一定会让伤害她的人付出代价。


第二天上午,我和陈阳一起来到老虎公司。我带了两瓶茅台。

我把前因后果跟老虎又讲了一遍。

“这帮狗日的,太不讲规矩,你这个主意不错,咱们下午就去。”老虎答应得很痛快,正如他所说,他最痛恨的就这种不讲规矩的人。

下午,老虎叫来了两个小弟,我们一行五人,开了两辆车再次来到忠义典当行。

我和陈阳,昨天都来过,怕被店员认出来,所以先不进去。老虎是压轴的,也要等一等。老虎的两个兄弟,拿着这个赝品花瓶,来到典当行。两个兄弟配合默契,进去之后就找老板。典当行老板刚好在店里。

他俩先是装模作样地告诉老板,要典当个古董,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吊足了老板的胃口,然后从纸箱里拿出蒙着布的花瓶,神秘兮兮地递到老板手里。

老板小心翼翼地接过花瓶,刚准备揭开蒙着的布,其中一个兄弟一个轻巧地转身碰撞,老板没站稳,花瓶啪一声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我操,你把我花瓶摔了,赔钱!”一个兄弟立马抓住典当行老板,大喊着。

“好小子,碰瓷碰到老子这来了!”典当行老板丝毫不怕,店员也都围了上来。

一帮人开始撕吧争吵起来,再闹下去肯定就要动手了。

“走吧。”老虎一看时机差不多了,带着我俩下了车走进店里。

下车之后的老虎突然变得气场特别足,完全不像我之前见到的样子,一步一步气定神闲的,一看就是大佬。我跟在身后,都能被震慑到。

进到店里之后,老虎没说话,而是蹲在地上,开始捡花瓶碎片。其他人都被老虎的举动整懵逼了,停下了争吵。

安静下来之后,老虎手拿几个花瓶碎片站了起来,对着典当行老板说:“我是老虎,这几天手头紧,想把这花瓶当了救个急,老板你怎么就给摔了呢?”

“这位大哥,你可别瞎说,是他递给我时没递好。古董行有规矩,货不过手,这事跟我没关系。”典当行老板面对老虎,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不过他好像并不知道老虎是谁。

“你放屁,我这录着像呢,就是你摔的。”老虎的小弟掏出胸口的摄像头。

这下典当行老板更加确信了,我们就是来碰瓷的。店员也认出了我和陈阳,悄悄和典当行老板耳语几句。

现在局势已经非常清楚了,典当行骗我在先,我现在反手做局,还录了像,而且还有老虎这位老大哥压阵,不管是公了私了,典当行老板都占不到便宜。

典当行老板和他的店员,在一边悄悄地聊着什么。从老板的表情来看,估计是店员认出了老虎,所以老板脸上的表情非常紧张。

“虎哥,我有眼不识泰山,你看这事闹得,快请坐。”老板笑呵呵地让老虎到休息区坐。

“不坐了,咱就赶紧处理事吧,都挺忙。”老虎没理他。

“虎哥,你想怎么办?”老板眉头一紧。

“好办,赔我一个一模一样的,这事就算了。”老虎面无表情,让人完全猜不透,声音里透着威严。


能开典当行的人,都是精明的人,上上下下也有很多人脉,要不然这生意也做不起来。何况是一个弄虚作假签阴阳合同,还掉包顾客典当东西的老板,绝对的黑心奸商呢。

他们这种人精,目的就是赚钱。遇见老虎这种硬茬,典当行老板心里肯定会好好衡量。是硬碰硬呢?还是老老实实把古董花瓶还回来?

典当行老板不傻,真要是和老虎硬碰硬,他能有好果子吃?更何况他还不占理。所以,这件事他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老老实实把花瓶还回来。如果不还,以老虎的手段,完全可以让他生意做不下去。

“巧了,虎哥,我这还真有一个,您看看。”典当行老板吩咐店员,把我的古董花瓶拿了出来。

这次交接,大家都很小心。

“雷子,你去找人鉴定下,看看是不是真的,我在这等着。”老虎还是没有理典当行老板,对我和陈阳说。

其实我已经左三圈右三圈,对着花瓶看了好几遍了,纹路对,就是我家的。但老虎说得对,这帮人造假工艺那么强,还是找人鉴定下才靠谱。

我和陈阳又开车来到藏家家里,请他再给看一看。这次藏家戴上眼镜和放大镜,上下左右看了一遍,说,没错,这才是真的。听到这句话,我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陈阳赶紧给老虎打了电话,老虎让我们在赶回去,戏还没完。我和陈阳又赶紧赶回典当行。

“雷子,专家鉴定说,这瓶子是明晚期的?”回到典当行后,老虎坐在休息区悠闲的抽着烟,对我说。

我被问得有点懵逼,我只能附和着老虎的问话:“啊,对,明晚期的。”

“可是,我这个花瓶,是明早期的,这古董差着100多年,这价钱可也差不少,老板,对不对?”老虎又转头问典当行老板。

“理是这么个理,不过虎哥,您刚才不是说,赔你一个一模一样的就行嘛。”老板回答。

我明白了老虎的意思,他是觉得光把花瓶还回来还不够,还得让老板补偿。

“别废话,这点破事在你这耽误一天了。你还叫忠义典当行,知道忠义两个字什么意思吗?开门做生意,要的就是诚信两个字。你摔碎了我的瓶子,赔我钱天经地义!要不要我把你这点老底,往外宣扬宣扬?工商局、税务局、公安局,我都熟,你经得起查吗?你上边的关系,稳嘛?”老虎急了,直接撂下狠话。

“虎哥,您要多少?”典当行老板被虎哥突然的发怒吓了一激灵。

虎哥的威胁并不是空穴来风,如果真的撕破脸,把典当行干的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捅出去,典当行老板可就不是单纯的赔钱这么简单了,兴许得混几年牢饭。

“这瓶子,上次当了多少钱?”老虎问我。

“20万。”我说。

“那我也不多要,这个碎瓶子我就当你这了,既然一模一样,那就还当20万。”老虎说。


典当行老板的脸,都被气白了。但他只能忍着怨气,带着笑脸问老虎能不能商量。

老虎毫不客气:“当不当你说了算,你要是觉得值20,那就给我当20,你要是觉得不值,那就拉倒,我去别家。”

“当,虎哥,交个朋友。”典当行老板琢磨半天,最终还是答应了。

我真的服了。虎哥做事真的是滴水不漏。

老虎让典当行老板签了一张当票,明代古董花瓶,典当20万,没有赎当时限,没有手续费,没有利息,什么乱七八糟的条款都没有。说白了,就是用那个碎花瓶换了20万。这才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

我们拿着钱,离开了典当行。我找了一家档次很高的酒店,请老虎一行人吃饭。

饭局上,我提出把钱要给老虎,但老虎不要。他对我说:“兄弟,我知道你老娘刚动完手术,你又刚买完房子,要不然也不会把传家宝给当了。哥不缺钱,这钱给你老娘买点营养品。”

我对老虎千恩万谢,又提出拿出10万给两个帮忙的兄弟当辛苦费。但老虎一句话把我回绝了,他说这10万块他俩也看不上,让我别再墨迹。

酒过三巡,老虎又单独对我交代说,杀人报仇都是虚的,现在是法制社会,安安稳稳搞钱才是正道,所以让典当行赔点钱才是最实际的。我完全明白,也完全理解。但想起典当行对我老婆做的恶心事,我心里还是非常生气。

老虎又说,雷子,我能出面帮你的,只能做到这,但是你要是心里还得劲,那剩下的事,你就要自己干了。说完,老虎从包里,拿出一堆资料。

我赶紧接过来看,这些资料里,原来都是典当行老板的犯罪证据。比如文物买卖、文物造假,典当行老板有一个造假工坊,不光是我,典当行会看人下菜碟,觉得有价值的古董,他们就造一个假的,等人来赎当时,给人一个赝品,很多人还看不出来。还有他们的阴阳合同,导致典当人被动借了高利贷。总之,这个典当行真的是无恶不作。

老虎太厉害了,短短一天时间就搞到了典当行这么多的犯罪证据。

没隔几天,我就拿着典当行的犯罪证据去了警察局。很快典当行就被查封了,老板也被抓了起来,几年牢饭肯定是免不了的。

我把花瓶和钱拿回家之后,告诉刘梅这件事过去了,之后谁也不要再提。我们要好好的过日子,把这段伤心事忘掉。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故事

不像骗子的骗子

2022-10-30 22:37:07

短篇故事

入职新公司的第一天,我就被猥琐男同事骚扰了

2022-11-4 22:58: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