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佛牌故事:我老婆在佩戴南平妈妈之后,却生下来一个干尸怪胎

林哥看着何丽说:“既然是婴灵的事儿,又牵涉到龙婆UP的南平妈妈,那自然是去大城府的瓦通鳃寺,找主持龙婆鲁爹超度。龙婆鲁爹是龙婆UP的法脉传承者之一,几乎是最纯粹的法流,以擅长超度阴灵而闻名。”

南平妈妈是求子最灵验的佛牌。另外,它也可以保佑怀孕妇女顺利产子,保护正姻缘,使夫妻和谐、家庭和睦等。

我是个佛牌商人,在我多年的卖牌生涯里,求南平妈妈的多为女人,而且颇为灵验。但是,我的高中同学的老婆在佩戴南平妈妈之后,却生下来一个干尸怪胎……


那是2015年春节前我回了山东老家。刚巧高中同学聚会,我正好在家闲着,就欣然前往。

老同学大都10几年没见了,变化都不小。酒席开始前,相互之间聊聊这些年的经历,都唏嘘不已。

坐在我旁边的是李江。我记得他说话有口吃的毛病,尤其一激动,口吃就更严重。李江默默抽着烟,看来那个闷葫芦的性格还是没变。

酒过三巡,每个人脸上都有些泛红,都开始吹吹牛。我就讲自己做佛牌生意期间的奇闻怪事

大家都觉得太神奇了。有人问我,佛牌真有你说的那么灵验吗?我回答道:“佛牌有正牌阴牌之分,功能也各有不同,保平安、增财运、旺桃花、招人缘、挡小人、防小三甚至保佑生孩子的佛牌都有。”

一下子,同学们都用崇拜的眼神看我。说实在的,这种被人群簇拥的感觉,是挺爽的。

没想到,沉默了全场的李江突然跑到我跟前问:“陈……陈哥,你刚才说……说佛牌能保佑生孩子,是不……是真的?”

我解释了一下:“我给你讲,比如南平妈妈。但是,也不是说一定能求子成功,但泰国很多不孕的妇女基本都会拜南平妈妈,而且灵验效果也非常不错。”

李江看着我的名片,还想再说些什么,略一犹豫,就又变得沉默了。

这件事,我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过了两天,李江突然给我打电话,约我到县城中心附近的一家烧烤店吃饭。酒一多,人就话多,李江给我聊了聊他这些年的经历。

原来,毕业后他又参加了两次高考,但都是几分之差落榜。家里没钱供他读书,他只得南下广东打工。他身体本来就不壮实,又不懂技术,只能做了洗车工。

李江性格内向,又因为口吃,经常受到工友欺负,什么脏活累活都让他干。他个子矮,工友们让他钻到车底洗车,还一边干活一边拿水枪故意往他身上打。李江只能默默忍受。他说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水枪打在身上,那种冰冷刺骨的感觉。

后来,同乡看不下去了,就让他回老家了。回来后,他也是尽糟村里人的白眼。得亏一亲戚在县城小区里做物业,就招他做了一名保安,一直干到现在。

2013年,李江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可是一晃两年过去了,两个人一直没有孩子。在农村,要不上孩子,是让一家人抬不起头的事儿。

李江和妻子去医院检查过,两个人身体都没有问题,可偏偏就是怀不上。李江妈妈也着急,送子观音都从庙里请了好几个,见庙就磕头烧香,跳大神、看风水的都请过了。钱花了不少,可妻子肚子还是没动静。为这事儿,他一直发愁。前两天听我在同学聚会上,谈到佛牌很灵,还可以求子,就想从我这儿请一块求子的佛牌。

李江虽然跟我交情不深,好歹是我同学,这个忙我是一定要帮的。但我手头上的几条南平妈妈,都是其他龙婆阿赞加持的。求子最灵验的,是泰国人尽皆知的龙婆UP制作的南平妈妈。我就让李江等几天,我找泰国的朋友看能不能找到。

他走后,我就给远在泰国的林哥打电话。林哥直接在电话里骂我有病,说龙婆UP加持的南平妈妈数量有限,市面上能流通的基本都是仿制品。

我软磨硬泡,林哥才答应帮我试试,但三日之内要是不给我回消息,就让我找别人想办法。

我赶忙表示感谢。这事儿难度确实不小。

此后三天,都没收到林哥的消息,我内心焦灼。到了第三天晚上,林哥终于给我发来了图片和报价。


“龙婆UP亲手制作的正牌南平妈妈一条,算上国际快递邮费,共报价3万泰铢。”林哥写道。

我问林哥从哪儿搞到的。

林哥说:“我他妈曼谷、罗勇、芭堤雅、清迈快绕一遍了,耗了我多少汽油。最后在清迈西北部一家寺庙里找到的,在一个老僧人的法坛上,千求万谢才答应给我的。”林哥得意道。

“能便宜点吗?”我小心翼翼问道。

“你出去打听打听,龙婆UP的南平妈妈都什么价位了?我这是看在咱俩交情的份上,才便宜转让的。你信不信,我把这佛牌亮出去,一大票人开抢。”林哥笑着说。

这话他还说得还真没毛病,龙婆UP的南平妈妈,真不是谁都能请到的。

“行,3万就3万,反正也不是我出钱。你快点给我发过来。”我咬着牙给他转账。

“没问题,后天可能就到了。”

货到了以后,我给李江打电话,让他来取牌。没想到他带着老婆一起来了。

李江的老婆叫何丽,我第一眼看到她,觉得真是蛮惊艳的。何丽身材高挑,跟身高不足1米6的李江站在一起,看上去不太般配。何丽长得也很标致,皮肤白皙,怎么看都觉得何丽嫁给李江,是一朵鲜花插在那个啥上。

我把佛牌拿给他俩看。李江好奇地问:“那里面的女相是谁?大腿下面为什么还有个小孩儿,还是脚朝下的?”

我对他说:“传说,在泰国的暹罗时代,有一位叫南平的母亲将要临产,可是由于胎儿不正,孩子脚朝下出来的,导致难产大出血。邻居们就用白酒在这位母亲的身体上涂抹,希望可以减轻她的痛苦,可是这种办法并不能挽救母子两个的性命。在这位母亲将要死去的时候,她说出了自己临终前的愿望,希望再没有一位母亲会遭遇这样的痛苦。她的善心感动天地,神灵就把她的灵魂留在了人间。

“数百年后,南平妈妈在森林遇到了正在修行的高僧龙婆UP,南平妈妈觉得机会已经来临,希望此缘份能帮助有需要的人。于是就在龙婆UP禅定时,南平妈妈走进龙婆UP禅定时的意识界中,并告知龙婆UP,可以借助自己的法力制作成圣物,使有缘的人能得到她的帮助。龙婆UP听了她的遭遇,决定禅坐时引其灵气做成法相,帮助世人解除烦恼。所以以后的南平妈妈像,都是做成怀孕妇女生产时的模样,胯下的婴儿也做成头朝上,脚朝下。供奉南平妈妈用的供品,也都是用的当初减轻其生产痛苦的白酒。”

听完我的解释,李江夫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李江又问:“陈哥,那这块佛牌,就是……”

“没错,正是龙婆UP亲手制作的同批南平妈妈里的其中一个。在泰国,龙婆UP的南平妈妈,流传在市面上的基本都是仿制品,不能说没效果,但肯定不如你手里的这个。这是我托泰国的朋友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的。”我打断李江,又把之前林哥的话添油加醋地说道。

“陈哥,那这牌得多少钱?”李江支支吾吾的。

我哈哈一笑:“李江,都是同学,我也不瞒你,这条南平妈妈,我花了3万泰铢请来,合人民币6000块,我只赚你1000,你给我7000就行啦。”说完,怕他不放心,我还把给林哥的转账记录拿给他看。

李江夫妇俩商量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何丽点头,李江才说:“行,只要能保佑生孩子,花多少钱都值。”

“李江,你也别太迷信佛牌,这只是个强力助益,平时你俩也要多注意,多调理身体。”我劝道。

“我明白的,陈哥,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李江问。

“南平妈妈是正牌,属于入法不入灵,平时没有什么禁忌。只要每天晚上睡前,要将其摘下来供奉,在其前面放一杯白酒,在佛牌上面有一个小孔,滴少许白酒即可,其他可以用清水、鲜花陪衬一下就可以啦。另外,南平妈妈没有独立的心咒,一般用万能心咒佛首经供奉。每天晚上,对着供桌上的佛牌念诵108遍佛首经即可。”说着,我递给他俩一张纸条,上面是巴利文的佛首经,我用汉语拼音在上面标注了读音,嘱咐他们要按这个念诵。不久,应该就能见效。

钱货两清,送走李江夫妇俩后,我突然觉得有些孤单,看着别人都结婚啦,我还单着,难免有些寂寞啊。

半个月后,我突然接到李江的电话,他说自打他老婆戴了南平妈妈后,家里就开始闹鬼。


原来,昨夜李江在小区保安亭值夜班,他老婆自己一个人在家。和平常一样,供奉完南平妈妈,何丽就回床睡觉了。到了半夜,何丽觉得口感舌燥,想去厨房拿杯水,不料手脚怎么都不听使唤,全身软绵绵地起不来。

突然,何丽听到屋顶有弹珠掉落的声音,还有小孩子嘻嘻呵呵的笑声。可是他们家就是顶层,楼上哪有人家啊。想到这里,何丽就有点毛骨悚然啦,想叫却又叫不出来。

迷迷糊糊的,她好像看到天花板上,有两道小小的黑影在跳来跳去,笑声好像就是它俩发出的。突然,那两道黑影扑到何丽的肚子上,何丽吓得一下子坐起来了。

何丽以为做了个噩梦,起身就想去拿水。一抬头吓得她大叫起来,原来床对面站着一个穿着白色长裙挺着大肚子的孕妇,眼神冷冷地盯着她,嘴角勾着一抹笑,一种可怕的冷笑。

何丽吓得蒙着被子不敢看,拨通李江的电话,说什么也要李江回来。等李江赶到时,屋里什么也没有,只有在床上蒙着被子、瑟瑟发抖的何丽。

李江问我:“陈哥,你不会拿错了,给我的是个阴牌吧。”

我说:“不可能,这个牌我也看过,正牌无疑。正牌入法不入灵,你老婆看到的那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不是鬼,是龙婆UP的法力化现而成的南平妈妈。正法加持做成的佛牌,也是有独立意识的,不会害你们的。至于楼上的黑影、小孩子的笑声,可能是你老婆最近压力太大了,求子的想法太强烈导致的幻想。你别着急,过两天再看看。”

听完李江的描述,我也觉得奇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明显就是南平妈妈本尊啦,但南平妈妈是女性的守护神,一向以慈祥温和著称,不可能出现冷笑啊,难道是何丽的错觉吗?

听了我的回复,李江也没有再说什么。我怕真出什么幺蛾子,就给林哥打了个电话,再三确认是龙婆UP的正牌南平妈妈才放心。

可是闹鬼的情况并没有改善,何丽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有时候梦到走夜路,身后跟着两个小黑影;有时候梦到,它们拼命从下面往她肚子里钻,每次都被吓醒。何丽黑眼圈越来越重,整个人好像都被抽空了一样。

这些梦越来越恐怖,最近一次,她梦到两个小黑影在拼命咬她的手臂,她疼得大叫,醒来后发现自己的手臂上竟然真的在流血。何丽再也受不了了,李江也害怕了,想把南平妈妈退给我。别弄得孩子没怀上,老婆再疯了。

我听完他说的,越发觉得离奇。思来想去,觉得可能是何丽家里最近不干净。

要想彻底驱邪,得专门从泰国请阿赞法师,这样太麻烦了。思虑再三,我决定给李江一个魂魄勇试试看。

李江看着魂魄勇问,这个稻草人能管用吗?我让他不要小看这个稻草人,这是阿赞塔沃加持的魂魄勇,虽然没有入灵,但是却是正宗克阴法门,专门防止阴物侵袭的。我让他把魂魄勇放在床头,实在不行再考虑退货。

这之后,何丽果然没有再做过噩梦,身体也渐渐恢复了。

又过了一个月,李江突然来找我。好家伙,不会又出事儿了吧。结果刚见面,李江就兴奋地抱着我说:“有了,有了。陈哥,我有了。”

“你有啥了?在外面有女人啦。”我笑着说。

“陈……陈哥,可不兴开这玩笑。我是说,我老婆有……有孩子啦。”看来李江是很激动,口吃得都快不会说话了。

“去医院检查了吗?”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早就去过了,百分百无疑啦。陈哥,你的佛……佛牌真灵啊。走,咱哥……哥俩一起去喝酒。”

有人请客,我自然不推辞。

春节以后,我赶回广州古玩街上的佛牌网店,专心照看生意,广州泰国来回跑,没跟李江再联系过。我本以为李江这事儿过去了,没想到,2016年的9月份,李江突然给我打电话,哭着说孩子没保住,她老婆生的还是一个怪胎死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次何丽怀孕,李江是抱了很大的希望的,一天到晚悉心照料。为了保证何丽顺利生下孩子,预产期前两个月,李江就带着何丽住进了最好的病房。但李江觉得这一切都很值得,每天做梦都能笑醒。

但当我赶到医院病房,看到李江坐在医院地上流泪时,我知道他真的很伤心。何丽也躺在床上流泪,旁边站着李江的岳父岳母。我着急问何丽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何丽一边哽咽,一边对我说她昨夜做的一个奇怪的梦。原来,昨夜何丽睡着后,突然觉得肚子很痛,睁开眼看到一个光屁股的小孩儿,正坐在她的肚子上,一边凄厉大叫,一边用力打她的肚子,越打越痛。她胯下还有一个小孩儿在使劲儿往外拽什么。何丽害怕了,想把他俩甩开,却发现怎么也没力气。突然她看到床对面,那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又出现了。何丽张嘴向她求救,孕妇却依旧冷冷地看着她,笑容诡异。

终于,何丽忍受不了肚子的疼痛,大叫了一声惊醒。打开灯,低头一看床单,何丽差点昏过去,白色的床单已经被鲜血染成红色。她赶忙叫来医生,医生也觉得很奇怪,从来没出现过这种即将临产却意外流产的情况。折腾了一夜,何丽没事,但孩子没有保住。最可怕的是何丽的胎儿长得非常恐怖。

主治医生看到何丽的胎儿,吓得差点没昏过去——胎儿形同干尸一样,皮肤干硬呈乌黑色,背后长满了黑毛。婴儿头骨严重畸形,全身的骨头似乎都被什么东西捏碎了。即使生下来,也活不长久。

何丽说完,我都懵了,这是一个干尸鬼胎啊。除非孕妇长期接触阴物,否则不会生鬼胎的。

难道南平妈妈,真有问题?我急忙问李江,那个魂魄勇呢?

李江与何丽下意识地一顿,糟了,看来忘了带来了。看来何丽已经被阴灵缠上了,没有魂魄勇的压制,导致阴灵反噬,孩子流产。

李江的岳父生气地把何丽脖子上的南平扯下来:“都是这个鬼东西,差点害死了我女儿。”说完,就要把南平妈妈砸了。

我急忙冲过去,把佛牌抢回来:“事情还没弄清楚,要撒气自个儿拿脑袋撞墙,也别拿佛牌撒气。”

李江岳母,指着我的鼻子骂:“肯定是你,是你串通起来用邪术害我女儿,骗我女婿的钱。你赔我外孙,赔我……”

我刚想反驳,就听李江一声大喊:“好了,妈,别吵了。陈哥是我请来帮忙的,有什么事,等弄清楚了再说。陈哥,你帮我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儿。”

总算有一个明白人。但这事儿我只能给林哥打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听见林哥破口大骂:“你小子有病啊,还不到3点,有什么事儿,不能天亮说吗?”

我说:“南平妈妈出问题了。”

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林哥。林哥听完后,打了个哈欠说:“小陈,林哥告诉你,南平妈妈压根儿没问题,有问题的是他们夫妻俩。”

我手机开着扩音器呢,一个病房的人都能听到。所有人都开始疑惑林哥的意思。

我凑近手机话筒:“林哥你说话注意点,他们全家都在呢。”

“怕啥,怕他们吃了你啊。”林哥道。

我心想,你倒是不怕,你在万里之遥的泰国。我可就在他们跟前,你要是哪句话说岔劈了,挨揍的可是我。

“林哥,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到底咋回事儿。”我心里着急。

“南平妈妈的确有保佑孕妇顺利产子的功效,但对两种人是不起作用的,一种杀过别人婴儿的人,一种是杀过自己婴儿,也就是堕过胎的人。总之,凡是欠过婴灵债的,南平妈妈一律不帮。”林哥慢悠悠说道。

林哥刚说完,我就注意到房间里李江一脸困惑,何丽的父母脸上的表情却不太自然,何丽也低下了头。

林哥又悄声对我说道,“你之前用魂魄勇压制,的确暂时有效果,但势必激起婴灵更深的怨念,一旦离开魂魄勇的保护,会遭到婴灵更大的报复,造成这场惨剧,你也有责任哦。”

我赶忙捂着手机,生怕何丽家人听到,否则得活剥了我。我赶忙问林哥,这事儿该怎么解决。

“婴灵缠缚是比较麻烦的。如果不能消除婴灵的怨念,他俩这辈子都别想怀上孩子。只能让他俩来泰国,找阿赞法师驱邪或者找龙婆高僧超度婴灵。”说完,也不等我回话就挂了。

李江看着眼前的妻子,也明白了,妻子指定有什么瞒着自己。他抓住何丽的领子激动地问:“何丽,你不是说只跟我谈……谈过恋爱吗?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还瞒了我多少过去?”

我看李江有点歇斯底里,就把他拉到一边。何丽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就把自己认识李江之前的经历说出来了。

原来,何丽高中毕业后,就去上海一家房地产公司做了前台。她长得漂亮,又很聪明,能说会道,很快被公司老板看中提拔为助理。没什么学历的何丽,自然对老板感恩戴德。二人朝夕相处,难免心生情愫。何丽一个人在外地,难免孤单。那老板每天对她嘘寒问暖,再加上热烈的追求攻势,何丽很快倒在了他的怀中。

何丽也知道那男的有家庭,但她那时已经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只是这恋爱是甜蜜的陷阱,很快何丽第一次怀孕了。为了不破坏那男的家庭,何丽狠心打掉了。

后来,虽说嘴上说着不求天长地久,但时间久了何丽也厌倦只做地下情人。那男的虽说每次都满口答应,一定和老婆离婚娶何丽,但每次都找借口。直到有一天,何丽发现自己又怀孕了,何丽想凭着这个孩子,要挟那男的跟自己结婚。没想到,那男的黑着脸,直接甩给她一捆钱,让她把孩子打掉。何丽这才绝望地明白,她对于他不过是一个一时兴起的玩物。何丽伤心之下,把第二个孩子打掉,独自一个人回了山东老家。

后来经人介绍,何丽认识了李江。一事无成的李江和那个抛弃她的初恋男人,简直就是世界的两个极端。但或许是为了惩罚自己,又或许是对过去生活的厌恶,何丽决定嫁给李江。因此才有了这段外人看来并不般配的婚姻。

说到最后,何丽哭着对李江说:“李江,我对不起你,不该瞒你这么久,求你原谅我。”

李江听后,没有回答,只是一个人默默走到医院外面的台阶,狠狠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地面。我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李江问我:“陈哥,我该怎么办?”

“兄弟,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如果你爱她,就该接受她的一切,包括她并不光彩的过去。”我温声道。

“陈哥,我明白你的意思,”李江把手里的烟头狠狠掐灭,“刚才你朋友说,要去泰国做什么驱邪法事,得多少钱?”

我心里预算了下,算上来回的路费、供金,大概又得3万左右。但是,这件事我的责任不小,没有问清楚南平妈妈的忌讳,造成这惨剧,我怎么好再收他钱?于是,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都是老同学,这钱我出。

“谢谢你,陈哥,你是真心帮我。拜托了,我希望这事儿能快些解决。”李江感动不已,几乎哽咽。

我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何丽休息调养了一个月后,我们出发去了泰国。首先去了林哥那儿落脚。没想到,林哥在家里正忙着验牌,林哥从怀里掏出一个类似罗盘的东西,打开后,在一堆堆佛牌上来回绕圈,做着奇怪的动作。


我说:“林哥,你不做牌商,改行看风水啦?”

林哥瞪了我一眼:“你懂什么,我这是检查这些佛牌上面有没有阴料,是不是正牌,有没有入灵,你小子电话里也不说清楚,我这边也忙,所以才没去接你们。”

我说:“都这么熟了,就没必要那么客气啦。不过,这罗盘怎么找是不是正牌?”心里蛮好奇的。

“谁告诉你这是罗盘了,这是我专门找阿赞昂定做的专门识别阴气的大杀器——阴罗仪。看上去跟罗盘很像,但阴罗仪识别的是阴物阴料,乃至阴灵。总之哪里有阴气,上面的指针就会一直指着它。”林哥得意地说。

我问:“这怎么做成的?”

林哥说:“你看里面那个指针,是泰北阿赞昂特别做的符管,入的是柬埔寨顾高棉巫法,形状神似可以旋转的钉子,一头细长,一头粗短。背面是用一半用寺庙里的泥土,一半用坟头土,混合花粉,草药,莲座圣水刻成的引灵经咒。阿赞昂将它浸泡在毒粉中,连续加持了七天。来,我给你表演一下。”

林哥拿着阴罗仪,在李江和何丽之间来回绕圈圈。结果发现不论怎么绕,阴罗仪的指针细长端,始终都是指着何丽。林哥又把阴罗仪放在何丽头顶,没想到上面的指针竟迅速旋转起来。

林哥看着说:“这位女士身上阴气很重,这么剧烈的转动,看来你身上有阴灵缠缚。”

好家伙,我羡慕地看着林哥手里的阴罗仪,赶明儿说啥也得让林哥帮我弄个,有了这玩意儿,鉴定正牌阴牌就简单多了。

我问林哥,李江的事儿怎么办。

林哥看着何丽说:“既然是婴灵的事儿,又牵涉到龙婆UP的南平妈妈,那自然是去大城府的瓦通鳃寺,找主持龙婆鲁爹超度。龙婆鲁爹是龙婆UP的法脉传承者之一,几乎是最纯粹的法流,以擅长超度阴灵而闻名。”

谈好了费用,又约定了时间。我们坐着林哥的破皮卡赶往大城府,一路上叮叮当当,我都快吐了。

我忍不住问林哥:“你都赚那么多钱了,换辆好点的车不行吗?”

“小子,钱不光是挣出来的,还得会省。皮卡耐造啊,你弄辆奔驰宝马,在泰国的山路上不一定好使。”说着,又是一脚油门。

忍了半天,终于到了瓦通鳃寺。刚见面,龙婆鲁爹就在旁边侍者的耳边,用泰语轻声说了些什么。

侍者用带点潮汕口音国语,对何丽说:“你身上有男女两个堕胎婴灵,一左一右正趴在你的肩膀上。”龙婆鲁爹不愧是高僧,能直接感应到鬼魂的存在。

何丽害怕地往肩膀看去,却什么也看不到。

龙婆鲁爹又用泰语对我们说:“衲可以帮忙驱邪超度,但是这两个婴灵,会从此游荡在人间,直到业障消尽才可以再入轮回。衲有一个更好的提议,衲可以将这两个婴灵引入古曼童中,由你们供奉,不仅对你们有许多益处,婴灵也可以积累功德,早日轮回投胎。”

林哥把这些话翻译给了李江,李江求助的眼神看着我。我向他解释了下古曼童

古曼童又称佛童子,是泰国独有的婴灵信仰。龙婆高僧在甚深的禅定状态中,恳请堕胎的婴灵或早夭的儿童的阴灵入驻其中。古曼童可以帮助供奉者增财,招人缘,也是泰国人常用的速效成愿的法门之一。而且,龙婆古曼童,是师父用佛法加持的,不用担心反噬。

我劝李江可以考虑下供奉古曼童,对自己对婴灵都有好处。何丽也望着李江,年轻时不懂事,狠心将两个婴儿堕胎,可是她也有做母亲的渴望。每当深夜,想起那两个年轻的小生命,她也曾默默流泪。这一次她希望能给两个孩子一个好点的结局。

李江看着何丽,似乎明白她的想法。对我说:“陈哥,那两个婴儿也挺可怜的。不管怎么说,我愿意供奉古曼童,给他们一个家,保护他们不在人间受苦。”李江终究还是善良的。

龙婆鲁爹拿出一尊古曼童像,是一男一女拥抱和合的模样,白白胖胖挺可爱的。龙婆让何丽跪在古曼前,让她双手合十用心忏悔,用红色的经线缠绕手腕,延伸至古曼身上。龙婆拿起佛前莲座下的油灯,放在何丽的头顶,开始低声念诵起经咒。

古老而深沉的巴利语,在房间里游荡,似乎连我的身心也得到了净化。我情不自禁,盘腿坐下,双手合十。过了一会儿,何丽的身子开始剧烈的颤动,眼泪不断流下来,到最后开始嚎啕大哭,似乎随时都会倒下。李江想去扶,我赶忙阻止,这个时候可不能打断师父施法。

而且,有些时候,哭出来才好受些。

师父施法结束时,何丽已经泣不成声。师父将经线拆下来,表示施法已经成功,消解了婴灵的怨气,古曼可以拿回去供奉了。每晚要念诵佛首经供奉,供桌上,放些小孩子喜欢的饮料,衣服,玩具,糖果都可以,食物要三日一换。

林哥掏出阴罗仪,果然,指针不再指向何丽,而是朝向古曼童。看来,何丽身上的阴气已经化解了。


离开时,李江抱着何丽,问她为什么施法时,嚎啕大哭。

何丽说:“龙婆施法时,她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灰白色的,特别凄凉。我看到不远处,一个小男孩拉着一个小女孩,一边招手一边冲我喊妈妈。我努力朝他们跑去,却怎么也靠近不了,我急得大哭。这时候来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慈祥和蔼地看着我,拉着我的手,把我带到他们身边。我想把他们抱起来,手指只能从他们身上穿过。他们却能抱着我,躺在我怀里。过了一会儿,大肚子孕妇朝他们挥了挥手,他们笑着,蹦蹦跳跳地跟着她走了,我想追,却怎么也追不上。”

林哥叹了口气说道:“婴灵也是渴望母爱的,他们本是母亲的至亲,却连降生的机会都没有,于是这份爱变变成了怨念和恨意,所以说小鬼难缠。你看到的那些,应该是龙婆鲁爹用佛法帮你落阴,让婴灵感受一次你对他们的爱,以此消除他们的怨气。大肚子的孕妇,是你佩戴的南平妈妈,南平妈妈对古曼童是有守护与庇佑作用的。”

一番话说完,李江听得也是满含热泪。对何丽说:“你放心,何丽,回去后我肯定好好供奉古曼童,爱护他们。”

送走两人后,我没着急回国,而是拉着林哥到阿赞昂那里,给我加持了一个阴罗仪。我惦记这东西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来泰国,所有的费用都是我承担的。但搞到这东西,这趟泰国就没白来。

大概过了一年,何丽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请我喝满月酒时,李江提到,这一年他悉心照料那尊古曼,夜里常常能梦到两个光屁股的小孩在他周围开心地玩耍。

这一年,他的变化也很大,不怎么口吃了,头脑也灵光了,说话办事明显情商有了很大的提高。同事们都说他像变了一个人。

我笑着说,这很正常,你用你的爱与善良感动了古曼,古曼自然会用他们的法力护佑你。

在这世上,上至最高的天众,下至游荡在人间的鬼魂,没有不渴望被爱的。爱与善良是世上最强的力量,因此佛陀宣讲了《慈爱经》来教导世人。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惊悚故事

在睡觉前请放好你的鞋

2022-10-30 22:42:30

惊悚故事

用少女人皮写成的日记,你敢看吗?

2022-11-8 22:41: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