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骗局,单身男青年真的要小心了

只要能将这母女俩绳之于法,把我的5万块钱追回来,我当然愿意配合。但接下来的事,也不需要我配合什么了。我录了几遍口供,把我受骗的前后经过,仔仔细细讲了个清楚。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警方和陈峰的了。
那天晚上将近12点了,我一个人在小区旁的小公园遛狗。

这时,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让我带她回家,她说养狗的男人多半都是好人……


自从我养了奥利奥之后,身边的好看姑娘就没断过。

奥利奥是条边牧,它真的很漂亮,黑白毛油光水亮,长得精神,又聪明。我还特意把它送去培训了两个月,接回来之后简直成精了,边牧真的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狗。

从此之后我的好日子也来了,只要我出去遛狗,就有各种人主动跟我搭讪。

除了年轻漂亮的小姐姐,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碰我的奥利奥。

奥利奥也非常懂我的心思。遇见漂亮小姐姐,我给它一个眼色,它就会主动伸出手和小姐姐互动。奥利奥绝对是狗界渣男,撩得一手好妹,每次都能让这些小姐姐满载而归。该拍照拍照,该合影合影,该留微信留微信。而且,经常有小姐姐加上我微信之后,直接说来我家看奥利奥。主动上门?我当然来者不拒。

这天晚上,我和朋友聚餐回来到家都将近12点了,赶紧牵着奥利奥下楼溜。

小区旁边有个小公园,这是我每天遛狗的必经之地。等奥利奥方便完,我牵着它往家走,还没出公园,就听见女孩嘤嘤嘤的哭声,还是个女生。

奥利奥比我还好事,拉着我往有哭声的方向走。穿过几棵树,我看见一个小女孩正坐在长椅上,双手抱着头哭。看她的穿着、打扮还有身形,顶多也就十二三岁。

我左右看看,旁边也没有人,只有她自己。这时候,奥利奥已经凑到了小女孩身边,用头蹭着小女孩的腿,应该是想给小女孩带去一点安慰。

我赶紧拉住了奥利奥,也坐在长椅一边,温和地问:“小妹妹,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家啊?”

小女孩抬起头来,先是看了看奥利奥,又转头看了看我,眼睛里含着泪哽咽着对我说,“小哥哥,你能带我回家吗?”

“当然,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家。”说着,我就站起来,准备送她回家。

“我现在回家会被我爸打死的!小哥哥,我能去你家吗?我现在好饿好冷!”说完这句话,小女孩又低下了头。

小女孩长得很好看,眉清目秀的,可刚才她抬头时,我借着昏暗的路灯灯光,看见她脸上鼻青脸肿的,还有一个红手印。初秋的晚上已经很冷了,可她还穿着一件无袖的睡裙。

她脸上的伤,是她爸打的?这得多禽兽,能把自己的闺女打成这样?


面对这样一个无助的小女孩,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而且我最痛恨家暴男,只要是家暴男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人渣。

我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小女孩身上,然后问她:“小妹妹,你叫什么?哥哥帮你报警好不好?”

“小哥哥,千万不要报警!求你了!我叫小雨......”小雨用哭腔断断续续地跟我说着。

小雨说,她爸今天又在外面喝醉了酒,回家之后看见鱼缸里的金鱼死了两条,问是谁动了他的鱼,小雨说是她天给金鱼喂食了,她爸便抽了小雨好几个耳光,还要拿皮带抽小雨。小雨妈妈赶紧拦着,小雨爸便开始打她妈。小雨妈妈让小雨跑,要不然小雨可能会被打死,所以小雨现在也不敢回家。

之前小雨妈妈也报过警,但是没有用,警察来了之后也只是对小雨爸爸做批评教育。妇联的人也来过,但都没有用。真要是把小雨爸抓起来,没人赚钱,她娘俩吃喝都是问题。

而且等警察走后,小雨爸就会变本加厉地打她娘俩。小雨说,她妈妈告诉她,只能忍着,长大就好了。

我气得牙痒痒,虎毒还不食子呢,怎么能对自己的亲闺女下这么重的手?奥利奥也感受到了这种气氛,冲着天空吼了几声。

我带着小雨回了我家,给她下了包泡面,放了俩鸡蛋和火腿。小雨饿坏了,这孩子晚上没吃饭,风卷残云地把泡面吃完了。

我给她烧好热水,找了套我的睡衣,让她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安排她在客房睡了。

睡觉之前,小雨借我手机给她妈妈发了个信息。然后她躺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奥利奥非常懂事,躺在客房床边,陪了小雨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给小雨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吃完饭之后,我们又等了一会儿,等过了小雨爸上班的点,我才把她送回家。

小雨妈妈开门之后,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小雨妈妈身上的伤,要比小雨严重多了,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破裂,鼻子里也有血迹。看见这一幕,我心里真的非常不是滋味。

小雨把昨晚的事给她妈妈讲了一遍,小雨妈妈赶忙向我道谢,但明显看得出来,她精神状态非常差。

“你们家有医药箱吗?你这些伤口要处理一下。”我对小雨妈妈说。

“没有,昨天晚上都让我老公给砸了。”

我这才看清她们家里一片狼藉,小雨妈妈正在收拾。

“你们在家等我,我去买。”我没等她们同意,就赶忙离开她家,来到小区外的药店,买了碘酒棉签纱布红花油什么的,然后就又来到小雨家。

我拉着小雨妈妈,要给她上药,她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不光胳膊上,她背上也有很多淤青,此刻我也顾不上什么男女关系了,好在小雨妈妈也没在意。

我揭开她的上衣,在她背上轻轻地揉搓着红花油。小雨妈妈忍着疼,但嘴里还时不时发出嘶嘶的疼痛声音。小雨也很知趣地回了她的房间。

小雨妈妈虽然身上都是伤,但也挡不住她的好样貌和好身材。她身上一点赘肉都没有,皮肤还很嫩滑。这么漂亮的女人,应该用来疼啊,她老公怎么忍心下手呢?

我正想着,她突然转过身来,抓住了我的手。她的上衣还没有放下去,我赶紧把眼神躲开。


“青姐,是不是把你弄疼了?”我赶忙问,小雨妈妈叫胡青。

“没有没有,阿强,能不能再帮青姐一个忙?”青姐很真诚地问。

“当然,只要我能帮得上。”我挣脱开青姐的手,把她的上衣拉了下来。

“我和小雨命不好,下次能不能让小雨直接去你家避避?”

“去我家当然没问题,但总不能一直这么忍着吧?青姐,你没有想过和他离婚吗?”我温和地问。

青姐苦涩地笑笑,没再说话,我也只好告退。

没想到,第二天青姐就敲开我家的门。为了表示感谢,青姐自己做了鸡汤馄饨,给我送了过来。我把青姐让进来,寒暄了几句。

今天的青姐和昨天那个邋遢样子完全不一样了,她化了淡妆,散发着一股成熟女性的魅力。

我平时接触的都是年轻女孩,还没和这样的气质少妇深入接触过,真的很不一样……我赶紧打消自己脑子的乱想法。

青姐的馄饨做得非常好吃,我们也聊了很多。青姐告诉我,她不是没想过离婚,但是她很多年没工作了,离婚之后小雨肯定要带在身边,但她能保证养活她们娘俩吗?而且青姐娘家没人了,她带着小雨连个投奔的地方都没有。她一直说,都忍了那么多年了,等小雨长大就好了。

我不同意她的说法,现在只要肯吃苦,到哪里都能打工,何必每天忍受这种痛苦呢?青姐只是摇摇头。

后来这段时间,我也算是和她母女俩混熟了。混熟的原因自然是,小雨经常挨打,一挨打她就跑,一跑就到我家。

小雨和奥利奥也已经混熟了,有时候她都自觉帮我去遛狗。

过了一个月左右的一天深夜,青姐和小雨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还拎着两个行李箱。

“这是?”我赶紧让她娘俩进屋。

“阿强兄弟,求你帮个忙。”青姐一进屋就给我跪了下来。

我赶紧把她搀扶起来,说有什么话直接说,千万不要这样。

“请你收留我们娘俩一晚,我们明天就走。”青姐说。

“你终于想清楚了,这是好事,在我这想住几天住几天。”我赶忙回应着。

青姐欲言又止,我也没有多问。太晚了,我赶紧安排她娘俩洗漱睡觉。可当晚夜里,我正熟睡中,却突然感觉到有人钻进了我被窝。

我被惊醒,打开灯一看,小雨正赤身裸体地躺在我床上,用那双大眼睛看着我。

“小雨,你这是干什么?”我赶紧把被子蒙在她身上。

“阿强哥哥,我妈妈让我今天晚上陪你。”

“陪我?陪我干什么?”我一下清醒了过来,但完全没弄懂小雨的意思。

“我妈妈说,让我用我的身体,来报答你。”


“胡闹!快回你房间睡觉,要不然我要生气了!”我把小雨赶出房间,本想去找青姐问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又转念一想,这事怎么说得出口?一个10几岁的小姑娘,清白对她可太重要了。

我反锁了门,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实在想不通青姐这是要干什么。没过几分钟,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我打开门一看,是青姐站在门外。

青姐穿着一条很单薄清凉的睡裙,等我一打开门,她就直接扑在了我怀里。

“青姐,你这是干什么?”我赶紧把她推开。

“阿强,你要了小雨吧,她还是处女,我们娘俩真的没有什么能报答你的了。”青姐说着,又要往前走。

“青姐,我不需要你们报答,况且小雨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让她做这种事呢?”我脑袋都大了,这女人到底要干吗啊。

“阿强,如果你觉得小雨还是个孩子,那要了我吧?”青姐说着就要脱衣服。

我赶忙上前抓住了她的手,制止了她:“青姐,你到底想干什么?”

青姐的身材很诱人,但我不是一个见色起意的人。何况,事出反常必有妖,她娘俩这是闹哪一出?

“阿强,我想找你借点钱,所以……才想到用这个办法……”说着,青姐就哭了起来。

“青姐,不要哭,你好好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要借多少钱。”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经历过什么,竟然想用女儿的身体来借钱。

青姐哽咽着跟我说,她其实早就想过要和丈夫离婚,但苦于自己没有工作,而且她丈夫是一个把钱看得很紧的人,平时只会给她留下日常生活支出的钱,其他钱一分钱也不给青姐。

青姐甚至连自己的银行卡都没有,她担心离婚后自己无法养活小雨。

所以,青姐想忍到小雨上了大学,她就可以脱身了。可是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之前丈夫打她、打小雨,毕竟身体上的疼痛,忍忍总会过去的。可最近丈夫酒醉之后,竟然对小雨有了邪念,前几天要不是青姐拦着,她丈夫就把小雨裤子扒了干那事。她丈夫简直是个人渣,是个畜生。

青姐生命里最重要的就是小雨了,她绝不能忍受自己的丈夫去侵犯小雨。所以,她想要逃离。

青姐有一个学生时代的闺蜜,在外地一所学校当老师。闺蜜帮小雨联系了新学校转学,但需要交一笔不菲的借读费,青姐拿不出这笔钱……

青姐娘家已经没人了,所以青姐想到了我,她觉得我是好人,能帮她们一次,也能帮第二次。

青姐想找我借5万块钱,有3万多要交借读费,剩下的钱租个房子,维持暂时生活,然后青姐去找工作,打工赚钱。

但青姐不知道我会不会把钱借给她们,只好出此下策。能把一个母亲逼到这份上,真的能够想到她心里有多难。


“青姐,你应该直接跟我说实话的。”我说。

“阿强,我知道你是个好人。”青姐低着头,虽然她哭得梨花带雨的,但身上有一种说不清的柔情。我想给她个拥抱,但又怕她误会。

“青姐,这钱我借给你,你不用着急还,等什么时候有了再给我。”说着,我就要拿出手机给她转账。

“阿强,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但你能给我现金吗?”青姐抓住了我的手,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怎么?转账不行吗?”我质疑道。

青姐告诉我,她微信上也是认证的她丈夫的银行卡,她担心转账的话,会被她丈夫发现。而且之后如果消费的话,网上的消费也能查到消费地址,青姐担心。她要消失,就不能留下任何线索。

青姐这么想是对的。我答应了青姐,第二天一早就去银行取钱,然后给她现金。

青姐又说了好几次,要用她的身体报答我,但都被我拒绝了,咱不能趁人之危。

第二天等银行开门,我就去取了钱,拿给青姐。

青姐要给我打个欠条,也被我拒绝了。我觉得,这样苦难的母女俩,一定会记住帮助她们的人。等她们有钱之后,也一定会还给我的。

钱放好之后,我把她娘俩送去了火车站。

青姐母女俩对我千恩万谢,说一有钱一定第一时间还给我。我说不急,让她母女俩注意安全,好好开始新的生活,然后就目送她俩进了火车站。

但我没想到,当天下午我的微信,就被青姐拉黑了。下午我发微信想问青姐她们到没到,但发现被拉黑了。我本来还以为青姐丈夫发现了她们,把她们带回去了,然后把我微信拉黑了。我还一直为她们担惊受怕。

好几天过去了,我没有收到她们娘俩的任何消息。我实在忍不住了,主动登门拜访,可等我敲开青姐家的门,更是傻眼了——中介正带着人看这套房子。

我给中介递了烟,问他怎么回事,房主呢?

中介告诉我,之前的房客是短租,只租了两个月,好像走得挺急,连押金都没退。

我继续追问才知道,原来之前的租客只有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压根儿没有什么男人。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过来是被骗了。


这对狗母女,利用我的善心,给我编了这么一大套苦情戏。她俩演技实在太好了,说哭就哭,而且身上还有伤。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见过那个所谓的丈夫,我也不知道小雨母女俩的真名。

我问中介,能不能搞到前任租客的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中介说,这是保密信息,不能对外说,犯法的。

我跟中介小哥聊了好久,最后花了500块钱,让中介小哥拍下了那份签约合同。但签约人的身份信息和电话号码也都是假的。

我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能设计这么精明骗局的女骗子,又怎么可能留下自己真实的身份信息呢?

我努力回忆着,前一段时间和这对母女俩接触的日子。非常庆幸,当晚小雨爬上我的床的时候,我没有和她发生关系。如果当时我脑子一热,那这对女骗子,一定会说我强奸幼女,好好敲诈我一笔。这种事,想想都后怕。

我用了各种方法,想要找到这对母女,但是大海捞针。人海茫茫,她们消失了。5万块钱,就当作破财免灾吧。

时间过去一个月左右,宠物群的一个朋友组织了一个线下聚会,让我们几个都带着狗去她家玩。她们小区在城西,我家在城东,离得很远。等晚上吃完饭,我们折腾到很晚才散。

等朋友送我出小区的时候,我朦胧中竟然看见了小雨。

此刻小雨正在小区一条长椅上,和一个遛狗的男人在聊天。此情此景,和我初次遇见小雨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本来想冲上去,抓住小雨把她扭送公安局。但转念一想,我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她们母女诈骗。没有转账记录,我连借条都没有让青姐写,现在抓住小雨,又有什么用呢?

我悄悄问朋友小颜:“你们小区,养狗的人多吗?你都认识吗?”

小颜说:“养狗的不少,不过经常能在遛狗的时候碰见,基本上也都脸熟。”

我又问,那边那个男人,她认不认识。小颜朝那边看了看,说认识,是一个性格非常和善的单身男青年。

好,认识就好办了。原来这母女俩是专挑养狗单身男青年下手,而且是善良男人。

我把我前段时间和小雨母女的事情,告诉了小颜。小颜听完之后气得不行,说现在就去抓小雨。

我说不着急,我们现在还没有证据。然后,我就把我的计划说给了小颜,让她明天带我去找那个男人。想要拿到证据抓到小雨母女,必须要让那个男人配合。


第二天上午,我又来到小颜小区,让小颜把昨晚那个男人约了过来。

男人叫陈峰,他来到小颜家里之后,我把昨晚小雨和他说的话讲了一遍。

“你怎么知道?”陈峰一惊。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经历过和他一模一样的事。

我把来龙去脉和陈峰全部讲了一遍,并告诉他,这对母女有这么成熟的骗人招数,不知道已经骗了多少人了。我希望他能配合我,一起将这对母女绳之于法,不能让她们再继续骗人。

陈峰和小颜比较熟,养狗人之间天生有一种亲近感,而且都是邻里邻居的,绝不至于骗他。

陈峰想了想,当即决定配合我们。

我们三人详细商议了计划,就让陈峰将计就计。还让他在家里装个摄像头,掌握好证据,等她们上钩。

我被骗的时候,小雨母女和我接触了将近一个月才下手。这一个月的时间,就是相互建立信任的时间,陈峰这边应该也不例外。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来准备。

小颜说,他堂哥是个警察,要不要提前告诉警方。毕竟我们这些人,都没有执法权。

当天下午,我们就找到了小颜堂哥王鹏,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全都对王鹏讲了出来。

王鹏一听诈骗案,非常关注。王鹏请示了他们领导,然后我们一起开了会。

现在整个案子由警方主导,任何动作都要先经过警方同意和安排,我们来配合。

只要能将这母女俩绳之于法,把我的5万块钱追回来,我当然愿意配合。但接下来的事,也不需要我配合什么了。

我录了几遍口供,把我受骗的前后经过,仔仔细细讲了个清楚。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警方和陈峰的了。

因为有警方的指导,陈峰刻意露出了更多的和善,让小雨母女俩觉得,可以加快进度行骗。还不到三周,青姐和小雨就带着行李来到陈峰家。当晚陈峰经历了和我一样的夜晚,第二天,陈峰借给青姐10万,并让青姐打了欠条。

正当青姐准备离开时,警方到场,将母女俩抓捕归案。接下来就是审讯时间,我也耐心地等了好多天。

一周之后,我的钱追了回来。王鹏请了小颜、陈峰和我吃饭,算是表示对我们线人的感谢。

王鹏告诉我们,青姐和小雨是惯犯。前后两年的时间,她们流窜于多个城市作案。两年的时间,两人的诈骗金额高达500万人民币。

我说问:“一次5万、10万的,怎么两年能搞到500万的?”

王鹏说:“得亏你是个好人,没有被小雨色诱。如果那天晚上睡了小雨,青姐就会以强奸幼女的罪名来实施敲诈。强奸幼女可是重罪,闹不好都能无期的,而且她们会拍下作案现场来要挟事主,其中一个人被敲诈了50万,就是因为没忍住睡了小雨。”

我操!得亏我当时没有冲动啊,这母女俩简直太狠了,竟然用女儿未成年的身体,来敲诈别人。

王鹏说,小雨压根儿不是未成年,她们也不是母女,而是姐妹俩。青姐是姐姐,小雨是妹妹。小雨在小时候得了一种病,长不大,一直娃娃脸,所以看上去就像母女俩一样。这样两个人的配置,有着完美的欺骗性。

再加上,她们姐妹两个专挑养狗的单身男士下手,就是觉得有很多养狗的男人很善良,容易被骗。她们给自己编了一套苦情戏,很容易就让善良的人放下防备,然后她们一步步瓦解受骗的男人,最后在某个晚上突然出击。

她们选择目标很有一套,她们会在某个小区里观察很久,就找这些容易得手的目标。还有一点挺绝的,她们会看面相,能从面相上分析出来,谁面善,更容易上当。

总之,这姐妹俩确实是个高手。但这么聪明的人,脑子没用对地方,得在里边待几年才能出来了。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生活故事

智慧的女人,从不在婆家找地位

2022-10-30 21:45:09

生活故事

冬天里:养儿真的能防老吗?

2022-11-5 12:54: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