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新公司的第一天,我就被猥琐男同事骚扰了

我是我们公司唯一的女性,入职就被骚扰了……


毕业后,我在互联网公司工作了两年,但我被裁员了。我开始疯狂地投简历找工作,但太难了。

房租、日常消费、衣服化妆品,各种支出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每个月都要透支信用开。如果再找不到工作,我只能卷铺盖卷回老家了。但就在三周前我萌生退意之时,我收到一家新晋互联网公司的offer。

两周之前,我入职了这家互联网公司,故事里就管这个公司叫红桃A吧。公司开发了一款app,主要做个人健康和卫生管理的。因为天时地利人和,很快就拿到了好几轮投资。但公司人并不是很多,只有几十个人。

我的工作,主要负责处理app上的关联客户的技术客服。每周五天班,四天白班,一天夜班,白班是早9点到晚9点,夜班是晚10点到早8点。工作时间确实是长了一点,但架不住给的工资高啊。公司给我开了2万多的底薪加绩效,我简直太开心了。

第一天上班时,我化了淡妆,衣着也尽量选了一身朴素的衣服,穿了长袖衬衫和长裙。因为我知道,这种新创业的互联网公司男性程序员居多,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但我没想到,公司里只有我一名女性。但我也没有深想,毕竟高工资才是王道。

公司在一家创业园区内的一栋独栋的三层小楼内,一层是访客区域;二层是开放式办公区域,座位都不是固定的,而且二层还有休憩区和厨房;三层是几个创始人的办公区域和会议室。

面试我的是人事负责人陈强,他把我带到一个工位前,告诉我电脑桌面上有上一任技术客服的工作交接文档,看完这些交接资料工作就能上手。说完他就走了,我直接就进入了工作环节。

陈强走后,我在打开电脑的过程中,环顾了一下公司的环境,都是一水的格子衬衫程序员,每一家互联网公司都一样。但我总感觉周围的空气好像很压抑,好像在对我说这里不欢迎我。

好在电脑很快打开,我打开交接文档,里面对我的工作内容介绍得非常详细,想必我的前任一定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我根据她留下的这份文档可以快速上手。

不过,在这份交接文档中,还有一个隐藏文档,我点开之后,被吓了一跳。

文档里写着:夜班时小心,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是谁?公司里可都是男人啊!为什么要夜班时小心?我心里忍不住地犯嘀咕,但又想,有可能是前任的恶作剧吧。我刚来公司,和谁都不熟,等和公司同事混熟了之后,再好好问一下这个前任的具体情况吧。

我需要了解公司app的具体业务流程,还要熟悉自己的工作范畴,好在是前任交接文档写得非常详细。我需要做的就是,收发公司系统内的需要技术支持、业务内容、业务服务等咨询或业务邮件,然后再根据邮件的重要程度分类,分类好后再转接给具体负责的工作人员。

等我对公司具体的业务了解之后,我就要单独处理一些基础的业务服务。

这一天过得非常快,我都没有时间吃午饭,好在公司的厨房内准备很多很营养的零食,我想简单对付一口当作午餐。

我来到厨房前,就听到里面有几个人在休息聊天。等我进去后,我简单打了个招呼,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那几个人停止了聊天,感觉像是在色迷迷地看着我。

“第一天工作怎么样?咱们公司可都是些单身恶狼,你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可要小心哦!”

一个已经有些谢顶的男同事,不怀好意地说。这种话已经构成性骚扰了,这种男人怎么这么恶心,对一个新同事做出这种话。

“恶狼我不怕,我手里有钢叉!”我直接顶了回去,我可不惯着这些拿女同事打趣的油腻臭男人。我随手拿了几样零食和一瓶饮料,走回了自己的工位。

回到工位之后,我总觉得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盯着我,但又不是刚才那个谢顶油腻男,他还没从厨房出来。

这时候,我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好有性格的小姑娘,我喜欢!

邮件内就这么一句话,我真想真起来大骂一句是谁这么无聊,敢不敢站起来面对面对老娘说。但我没有,毕竟第一天上班。而且整个公司都是技术男,想要用匿名邮件这种小招数来恶作剧简直太容易了,查也查不出来。我只得心里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别让老娘抓住你。

我继续工作。我是来上班赚钱的,可不是跟这个猥琐男置气的。

但这个猥琐男竟然变本加厉起来。在我就要下班的时候,我又收到一封匿名邮件。邮件内容是一句话外加一张我的照片。

那句话是:你的胸型好美呀!同事们都在认真欣赏吆!

而附件的照片,是我前男友给我拍的一张半裸照。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当时我和前男友去海边旅游,在酒店男朋友顺手给我拍了这张照片。

我觉得这张照片拍得特别美,但毕竟我也不是那么放得开的人,我当时让前男友把照片发给我,看着他删除掉。而我一直保存着这张照片。因为中途换过手机,所以把手机里的照片上传到网盘里了。

这张照片只有我的网盘和我手机里有。不用想,一定是那个猥琐男破解了我的网盘。我的怒火一下就上来了。我想着此刻可能公司里所有人正在看我的裸照,我就像吃了屎一样恶心。


我删掉了那封邮件,关了电脑,打卡下班。

我已经感觉到,在我的背后,那些恶心同事们正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我回到家之后倒在床上就开始哭。我脑子里翻来覆去地一直在想这件事情。

摆在我面前的有好几个选择:一是离职,但我做不到,工资太高了,我不能放弃,要不然我的信用卡、我的房租都没有着落;二是把这件事告诉人事或者老板,但我又不知道是谁发的邮件,即便是老板知道那个人是谁,老板会帮我这样一个刚入职的新人吗;三是报警,但如果报警,肯定会对公司形象有损,那我还能保有这份工作吗?

还剩下最后一个选择,那就是忍耐,当这件事没发生过。我也是这么做的,第二天我继续当作没事人一样去上班,想把老娘打倒是不可能的。

我尽量不和任何同事有接触,除了上厕所和吃饭,我就一直待在我的工位上,做好我的本职工作,然后秘密调查那个猥琐男是谁。

我找到人事陈强,说交接文档有一件工作写得不是很清楚,我想要离职前任的联系方式问询一下。陈强没有任何怀疑,把前同事陈佳的电话给了我。

我加了陈佳的微信,告诉她我是新来的技术客服,想问一下她交接文档中隐藏文档中“夜班时小心,那个男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但陈佳给我的回复,却让我不寒而栗。她回复说:“夜班前那个白天一定要睡好觉,保持精力;准备好防狼喷雾等一切趁手的防狼装备;保持手机畅通,每隔1个小时和自己的爱人或朋友报平安;检查办公区内的每一条过道、办公桌下、窗帘后等能藏人的位置,确保没有其他人;关好门窗,不要让陌生人进来。”说完这些之后,她又说了一句,“祝你平安。”

我看得云里雾里,但我再给陈佳发信息,却没有等来任何回复。我给陈佳打电话,她也不接。

而我明天就要上夜班了,怎么办?临阵退缩可不是老娘我的作风,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能整出什么幺蛾子。第二天一早,我就买好了防狼喷雾,还有甩棍。

公司所在的园区,虽然晚上上班的人不多,但也有园区保安在巡逻,而且园区不远处就有派出所,我相信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

为什么一个技术客服要上夜班呢?因为我们公司这个app做的是卫生健康项目,和欧美的一些医疗健康机构有合作,所以就会有时差。这些客户又很重要,所以要做到及时反馈和沟通。

陈强跟我说过,其实晚上不会那么忙,凌晨2点到5点之间是可以睡觉的,办公区内也有休息的沙发,但要设置邮件提醒,不能错过关键信息。

不到10点钟,我来到公司,二楼办公区内已经没有人了,不过三楼还亮着灯,应该是哪个老板在加班。

因为陈佳的信息,让我心里发毛,我来到三楼想确认一下是谁在加班,却刚好和老板面对面碰上。老板忙完工作也要下班了,他关上灯嘱咐我几句,就一个人走了。

现在公司内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来来回回把二楼检查了好几遍,确认没有人。我关好了门窗,确认外人进不来。然后我坐到工位前,开始工作。

但我刚坐下,那封匿名邮件又来了:小宝贝,我们的游戏就要开始了,准备好哦!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我再次站起来,二楼办公区的灯全都开着,我已经确认过没有人。我又围着办公区赚了一圈,确实没有人。一定是哪个猥琐男故意恶作剧,设定好了时间发来了这封邮件。贱人!

但谁会这么无聊呢?会不会是那天在厨房调侃我的人,他叫汪涛。我来到汪涛工位前,朝他的杯子里吐了一口口水。而后我回到工位,把防狼喷雾和甩棍都放在了面前触手可及的地方。有它们在面前,我心里踏实不少。

我开始处理工作,有些积压的邮件,需要及时处理。接下来的1个小时非常安静,除了我敲打键盘的声音,没有其他任何声音,邮件也没有再发来。我心里也越发安定了,一定是哪个贱人搞的恶作剧。

临近12点的时候,我有点饿了,想要起身去厨房找点吃的。但就在这个时候,有滴滴答答的声音从厨房那边传来。说实话,我当时心里有点怕,毕竟陈佳的信息和那封匿名的邮件,搞得我心神不宁。

我壮起胆子,左手拿着防狼喷雾,右手拿着甩棍,脚步轻轻地来到厨房,那个滴滴答答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了。

厨房内没有人,原来是一个电子闹钟在响,一定是那个贱人设定了闹钟响的时间,又是恶作剧。我当时真的想把那个贱人拿刀给劈了。

我把闹钟关掉,然后开始寻找自己喜欢吃的食物。公司的零食准备得都很高档,冰箱内还有各种饮料和水果。

我看到冰箱内有小西瓜,被裁员之后我过得紧紧巴巴的,已经很久没吃西瓜了。我把西瓜拿出来,拿过旁边放着的水果刀,准备切西瓜。但这时我听到办公区有声音传来,那声音的位置,感觉就在我工位附近——是非常大声的敲击键盘声。

我又慌了,难道真有其他人在办公区内?我双手握着水果刀走出厨房,来到办公区。没有人,声音也停了。

我走到自己工位上,但电脑屏幕上的一幕,让我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西瓜好吃吗?璐璐小宝贝!

电脑屏幕上赫然出现一封已经打开了的匿名邮件,还公然叫我璐璐,我叫江璐,身边亲近的人会叫我璐璐。但此刻从电脑屏幕上看见这两个字,我觉得特别恶心。刚才真的有人在敲击键盘,办公区内真的有人,而且他在监视我!

“是谁!出来,你这个猥琐男到底想干什么?老娘就在这,有本事你出来!”

我怒了,我朝着空气大喊,也是以此来宣泄,来给自己壮胆。但是我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办公内仍旧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我瘫坐在椅子上,我准备回复这份邮件:猥琐、恶心的贱人,你到底要干什么?敢不敢出来,让我看看你是谁?

宝贝,你的风流照我都有,我劝你乖乖听话,要不然我会让你的风流照,传遍世界!邮件紧接着回复了,是的,我在网盘里的裸照不只那一张。但其他的都在我的私密文件夹里,设置了复杂的密码,他连这个都破解了?我还真是小看了这个技术男。

你要干什么,出来!我紧接着又回复了一封邮件。

我刚把这封邮件发出去,我的工位底下伸出一只冰凉的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脚踝。

“啊!”我大叫一声。那一刻我的整个后背全湿了,全都是冷汗。

我已经忘了我手边还有刀,防狼喷雾和甩棍现在还在厨房里。我双脚一起用力,用没被抓住的右脚使劲去踹那只手,我挣脱开了,但我没有勇气往下看,到底是谁在下面。

我疯了一样打开办公区的门,一路跑出公司。直到跑出了将近有100米,我才敢回头看,后面没有人跟来。我准备掏出手机报警,但发现手机落在工位上了。


我找到园区的保安,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并借了他手机报了警。报完警之后,保安问我要不要陪我一起回公司看看。

我说还是等警察来了之后再去吧,我现在心有点害怕发慌,不敢回去。然后保安把我带到了他们的保安休息室,等警察来。

派出所离得很近,不一会儿就有一辆警车停到园区门口,从警车上下来两个警察。我赶紧从保安休息室内出来,来到警察面前,把我今晚遭遇的一切告诉了他们。

“走吧,姑娘,咱们一起去看看,不要怕。”那个年长的警察看到我说话都在发抖,安慰着我说。

我们一行人就来到公司,那个帮忙报警的保安也跟着来了。公司里面特别安静,只有我们一行人的脚步声。走到二楼,打开办公区的门后,老警察非常警觉,用鼻子用力在嗅着什么。

“血腥味!”老警察嘀咕着,然后他让我和保安在门口先等一下,就和年轻警察小心地走到工作区开始查找着什么。

为什么会有血腥味?经老警察这么一提醒,我确实在空气中闻到一股腥气的味道。

不一会儿,警察就在工作区的地上发现了什么。我站在门口,有工位遮挡看不见地上有什么东西。但两个警察所站的位置,正是我的工位。

老警察和年轻警察耳语了几句,然后拿出警用对讲开始上报着,说发现尸体。

尸体?那个年轻警察来到我面前,问我:“你离开公司之前,有没有和那个抓你脚的男人发生争执?”

“我踹了他的手一脚,挣脱开之后,就赶紧跑了,连他是谁都没有看见。尸体?是有人死了吗?”我惊慌失措地问。

“你来跟我看一下,认不认识死者。”年轻警察不自觉地抓住了我的胳膊,很用力,感觉就像是我会跑掉一样。

我就这样被年轻警察抓着来到我的工位前,而我的工位下面赫然躺着一具男性尸体。被吓了一个晚上,我现在神经都有点麻木了,见到了死人本应害怕的我,却整个人都非常麻木。

这个人我认识,正是之前在厨房用语言调戏我的汪强。他胸口扎着一把刀,已经死翘翘了。

难道汪涛就是给我发邮件的人?是谁杀了他?今晚他一直在办公室内吗?他藏在了哪?杀他的人是谁?又藏在哪了呢?我现在脑子里特别混乱,这些问题,我一个都解答不了。

“认识他吗?”老警察问我。

“认识,是我们同事汪涛。”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他身上这把刀,是你从厨房拿的那把刀吗?”老警察继续问。

老警察这么一问,我才警觉起来,我工位上那把从厨房拿来的刀已经不见了,而汪涛身上插着的这把刀,特别像那把水果刀,难道是凶手用这把水果刀杀了汪涛?然后嫁祸给我?

“看着像,但我不确定。”我哆哆嗦嗦地说。

“姑娘,你要跟我们说实话,是你杀了他吗?”老警察语气非常温和,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辈。

“不是,怎么可能是我?”我大喊着。


见我情绪特别激动,老警察让年轻警察把我带离了现场。我想拿上手机,但老警察说要当作证物留存,而后年轻警察、保安和我又回到了保安休息室。

“接下来会怎样?”在保安休息室内,我问年轻警察。

“一会儿,刑警就会来,这种杀人案不是我们派出所能参与的。等刑警来了之后,会把现场和你都移交给刑警。”年轻警察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我,可能在他眼里,已经把我认定为杀人凶手了。

年轻警察刚说完,就有几辆警车闪着警笛呼啸而来。保安赶紧打开了园区大门,我被带上了一辆警车,剩下的警车径直开往了我公司。

就这样,我在全程懵逼中被带到了警局的审讯室。审讯室门口站着一个警察看守我,像块木头一样一动不动,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

我问他什么,他也不说,或者就是回答不知道。也对,现在警察们肯定在勘察现场,现场没有勘察完之前,他也确实不知道更多信息。

不一会儿,有个警察来到审讯室,提取了我双手的指纹样本。我知道,这肯定是要比对凶器上的指纹,如果汪涛身上那把刀就是我从公司厨房拿出来的水果刀,那刀上肯定会有我的指纹。这下我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到底是谁,要嫁祸给我呢?我在煎熬地等待着。约莫过了两个多小时,审讯室进来两个警察,一男一女。他俩进来之后,门口看守我的警察就出去了,而后女警察打开了审讯时用的监控摄像头。

男警察告诉我他姓陈,让我把今晚在公司发生的一切,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讲一遍。

我很听话,我知道我能做的就是尽量配合警察的问询,我还要寄希望于警察能查清真相还我清白。我把今天在公司发生的一切,以及从入职这家公司开始发生的邮件事件,以及我的疑问,全都一股脑地讲了出来。

“给你发邮件的人确实是汪涛,我们的技术人员已经对发邮件的人进行了技术破解。”陈警官说。

“真的是他?那是谁杀了他?”我并没有因为知道是谁发了邮件而开心,我只想知道我是不是成了嫌疑人。

“那就要问你了,杀死汪涛的凶器就是你说的那把水果刀。水果刀上有你双手的指纹,对这一点,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陈警官很淡定地问我,旁边的女警察一直在做记录。

“不可能!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绝对有人陷害我!”我一激动直接站了起来,大喊着。

“江璐,如果情绪这么激动,就要把你锁进审讯椅里了。”陈警官用手指了指审讯椅,这张椅子有一个小桌板,可以把人的双手锁进去。

现在还没有把我锁起来,而且全程也没有给我戴手铐,那是不是证明警察也觉得我是被诬陷的?想到这儿,我开始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一定要好好配合警察,只有他们能帮我。


我大脑飞速地旋转着,我一定要找到利于我的证据,找到整个事件的关键点。

“你知道,人在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大脑会刻意地让你忘掉一些血腥暴力的片段。也就是说,有时候那件事是你做的,但是你的大脑让你忘记了。你再好好想想,人是不是你杀的?”陈警官继续追问我。

我的大脑不可能诓骗我,我整个晚上的记忆都非常清晰。所以我问陈警官:“刀上除了我的指纹,还有其他人的指纹吗?”

“没有,只有你的指纹。”

“这把水果刀是公司的公用水果刀,不应该只有我的指纹。如果只有我的指纹,说明这把刀在我拿之前,被人特意地擦拭过,就是为了让我的指纹更加清晰。”

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紧张,我把疑问告诉了警察。

“你很聪明,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没给你上铐子的原因。你还想到了什么?一块讲出来。”陈警官说。

我缓了一口气,对啊,人家是刑警,这点小猫腻还能看不出来?其他还有什么?对了,还有陈佳的信息。

“还有陈佳,公司之前的技术客服,她离职之后我才顶替了她的工作。我加过她微信,问公司猥琐男的事情,结果她给我发来一堆莫名其妙的信息。我的手机在你们那,你们可以查。”我已经想不到其他信息了,只剩下陈佳这条线。

陈警官对着审讯室一边的墙点了点头,不一会儿就有一个警员,把装在证物袋里的我的手机拿了进来。那面墙应该就是电影里经常能看到的单向玻璃。

陈警官把手机拿给我,让我解锁找到陈佳的信息,我找到后拿给他看。

陈警官拿着我的手机,把我和陈佳的聊天信息看了一遍,然后又把手机拿个女警察也让她看了一下。

“这也算是一条关键信息,你再好好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线索?”陈警官又坐了回去,继续问道。

“真没有了,我能想到的,全告诉你们了。”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好,那今天先到这里,但我们还不能放你走,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仍然是嫌疑人,明白吗?”陈警官虽然这么说,但我能感觉到他的语气是在宽慰我。这让我缓了一口气。

“明白,明白。我一定好好配合你们的工作。”我乖巧地回答。

“好,那就委屈你一下,先在这间屋子里待一下,有什么需要可以叫门口的警员。但如果你要走出这间屋子,比如上厕所,那就要给你上铐子,希望你理解下。”陈警官继续温和地对我说。

“理解理解,我相信你们一定很快就能查清真相,辛苦你们了。”我恭维道。

“这是我们的工作。谈不上辛苦。”

说完陈警官和女警察就走出了审讯室,审讯室里就剩下我一个人。

没有手机,没有其他任何可以消遣打发时间的东西,我只能看着四面墙发呆。


我在审讯室内足足关了一天,到第二天晚上,我才被放了出来。

期间我上了三次厕所,但都有女警察陪着,拿着手铐把我们两个人拷在一起。我就这样和女警察亲密接触着上厕所,别提多尴尬了。

我吃了三顿非常简单的盒饭。这一天的经历,是我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的,我会牢记一辈子。

到了晚上9点多,陈警官又来到审讯室:“江璐,你可以走了。”陈警官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我的包还有手机。

“啊?你们找到真凶了?”我真想送给陈警官一个大大的拥抱。

“走吧,我送你回家,路上跟你说。”

在路上,陈警官告诉了我全部的真相。

汪涛,我那个死去的猥琐男同事,死的真是罪有应得。从我入职的第一天起,他就用黑客技术破解了我的网盘,以及我的各种社交软件,他知道了我的一切。而后,他开始给我发那些匿名邮件,目的就是性骚扰。在我上夜班的那个晚上,他藏在了二楼办公区的一个隐蔽的电表箱内,怪不得我找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有人。

警方从汪涛身上,没有发现打斗痕迹,却在他的鼻腔内发现了迷药物质,也就是说有人先把汪涛迷晕了,然后把他拖拽到我的工位下面,再用我拿过的那把水果刀扎入了汪涛的心脏。现场的痕迹和物证都能证明这一点。

而杀死汪涛的,正是我的前任陈佳。陈佳在红桃A公司只任职了两个月,她入职之后经历了和我一样的遭遇,被汪涛性骚扰。汪涛破解的是陈佳和她男朋友的一段激情视频

而后汪涛开始给陈佳发匿名邮件,还附上视频截图要挟陈佳,如果陈佳不答应汪涛的要求,汪涛就会把视频匿名传播出去。

陈佳和我一样,都不想丢掉这份高薪工作,所以陈佳只得同意了汪涛的要求,但那时陈佳也不知道发邮件的人就是谢顶男汪涛。

汪涛和陈佳约定好,在陈佳上晚班的时候交易。那晚陈佳上晚班,汪涛来到公司,陈佳闭着眼睛忍受了这次侮辱。

陈佳本以为汪涛得手后就会放过自己,但是陈佳太天真了。汪涛之后变本加厉。

陈佳再也忍受不了了,所以主动离职。但陈佳料定汪涛这种人狗改不了吃屎,所以在交接文档里,留了那么一句提醒我的话。

本来陈佳是想提醒我不要被汪涛伤害,但我加了陈佳微信之后,陈佳有了报复的想法,她想杀了汪涛嫁祸给我。

陈佳知道公司的格局,也还留有公司的钥匙,她也知道汪涛的藏身地。就在我上夜班的这个晚上,陈佳悄悄潜入公司,迷晕了汪涛,在我去公司厨房的时候,把汪涛拖拽到办公区。

陈佳还掌握了汪涛的电脑,用汪涛的电脑继续给我发匿名邮件。然后在我最紧张的时候,从桌下抓住了我的脚踝。

我逃离开之后,陈佳带着手套,拿着满是我指纹的水果刀杀死了汪涛,而后逃离了现场,藏在了园区里。等天亮之后,她混在人群里出了园区。

但这一切都没能逃过警方的眼睛,警方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把案子破了。

汪涛的死是罪有应得,陈佳被汪涛侮辱,也很可怜。但陈佳竟然想嫁祸给我,又让我对她再也可怜不起来。

出了这种事,再高的薪水,也没有办法让我继续在红桃A工作下去了。

我办了离职,又开始重新找工作。希望我未来的人生中,再也不要碰到这种猥琐男人,愿天下所有猥琐男都不得好死。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xinxijubao@outlook.com)。

给TA赞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短篇故事

典当行也有阴阳合同,偷换当户的东西,还骗他们借高利贷

2022-11-4 22:30:00

短篇故事

小女孩被拐山村十几年,受尽折磨变成哑巴。

2022-11-5 22:52:5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